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章冲我来的

第一百三十章冲我来的

  帝景大厦吗?

  叶南手指轻敲着桌面,那里他是去过的。

  现在趁着知微不在,再过去探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想了许久,叶南起身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独自离开了柳家。

  他来地球之后,还是很少独自一个人去行动的。

  眼下的情况却是一个人更好一点,带上人很容易拖累到自己。

  所以出门的时候都是悄悄的,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

  就算如此,却还是被发现了。

  柳家的书房内,柳治纲愁容满面的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他真的是一个人出去的?”

  书桌前面站着一个保安样的人,“是的,一个人。”

  柳治纲沉默许久,最终摆了摆手,“你先下去,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

  叶南去了哪里,他一想就能想的到。

  帝都来的那群人地址是他让柳蕴行查的,也让他让柳蕴行告诉叶南的。

  本来他还以为叶南是有什么计划,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走了。

  这该如何是好?现在出去阻拦嘛。

  虽然相处不是很久,可是叶南的性格他也算吃的比较透。

  跟他那个死鬼爷爷一样,只要决定去做一件事,谁都阻拦不了。

  有勇有谋,并且武道修为高强。

  可说到底来的都是帝都大武道家族长老级别的人,叶南现在的武道修为的确是算是妖孽,如果再过个十来年,怕是中原武道难有敌手。

  现在,却还是太年轻了些,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啊。

  柳治纲心里是很担心的,也不太想让叶南冒这个陷。

  不过叶南自己选了这一步的话,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尽量保护了。

  盘算许久,最后把电话打给了柳蕴行。

  叶南离开柳家别墅的小区后,直接打了一辆车到帝景大厦。

  不过,并没有让司机把车开到帝景大厦的门口,而是在四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就下了出租车。

  这次出来的时候穿了帽衫,并且戴了口罩,算是比较小心了。

  毕竟是来探人家的虚实,还是得做出一个隐藏自己的段。

  现在的时间,还是早上的十来点钟不到,帝景大厦周围的商铺都还没有开始营业。

  整条街除几个快餐店早餐店有人外,算是比较清冷的。

  叶南往前走了一段,找了一个快餐店坐着。

  二楼的位置,落地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帝景大厦。

  只点了一杯奶茶,俩份汉堡。

  不是他不饿,是在这种地方像往常那样吃的话很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力。

  对方住在帝景大厦,待会儿要出来的话,坐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到。

  叶南小口咬着手里的汉堡,眼睛却始终注视着帝景大厦的门口。

  这估计是他来地球之后吃的最斯文的一顿饭了……

  就这样,一边观察一边吃,将近半个小时才把一个汉堡吃完。

  叶南伸手去拿另外一个汉堡的时候,发现桌子上已经是空空如也,连喝剩的半杯奶茶都没了。

  登时心头一沉,下意识地打量四周。

  此时,却发现自己旁边桌子的座位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也穿着黑色的帽衫,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在睡觉,手臂旁正是一个空的奶茶杯,还有一个吃干净的汉堡盒子。

  有的人不需要看清楚长相,只是凭借气息就能分辨出来是谁。

  叶南看到那人,有些小小的震惊,上手轻轻推了一把,“你怎么来了?”

  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正是柳蕴行……

  此时被人推了一下,也不紧不慢地坐了起来,脸上带着慵懒憨厚的笑意,“呀,被你发现了。”

  发现你个大头鬼?你坐那么近,根本就没准备隐瞒自己的行踪好嘛。

  叶南无语,“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

  “我不知道啊,我就是来吃早餐的。”

  对于这个回答,柳蕴行表现出一副全然不知的模样。

  吃早餐?吃谁的早餐!

  “吃早餐哦……”

  叶南目光渐渐移动到桌面上的空奶茶杯,还有空汉堡盒子上,“你吃的东西哪儿来的?”

  “嘿,不好意思。”

  柳蕴行顺着叶南的目光看向桌面,“噗嗤”就笑了出来,摆手解释道,“我出来吃早餐,到店里了却发现没拿钱,刚好不是遇到你了么,看你桌子上有剩的,就拿过来吃了。”

  这家伙,还真是……

  有趣!

  看着柳蕴行那副样子,叶南是又好气又好笑,“我没准备干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在这儿观察一下而已,你们不用太担心了。”

  这话已然是委婉拒绝了柳蕴行的好意。

  叶南心里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因为吃早餐偶遇的,却也没有再拆穿。

  柳蕴行此时到这里,必然是因为担心他,才特意赶来的。

  要知道柳家最后的一道牌就是柳蕴行,他现在贸然出现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他还是来了,这份情谊总还是重的。

  然而,柳蕴行对这份委婉的拒绝表示的很不在意,只是努了努嘴做出个非常无奈的表情,“你说什么我可不懂,我真的是来吃早餐的,还有钱吗?麻烦给我再买几个汉堡吧,我现在可不是没睡醒,是饿的没有力气。”

  这家伙,装傻的功夫倒是一流。

  叶南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掏出钱包,抽了几张红色的软妹币给柳蕴行,“你自己去买好了。”

  来柳家之前,叶北给他准备了一个钱包,里面也装了一些应急的现金,还有几张额度不是那么夸张的信用卡。

  因为她知道那张信用卡已经给知微保管了,才会准备这个钱包的。

  没想到,还真是有用到的一天了。

  比如今天出来的单独行动……

  柳蕴行看到钱,倒也真的接了过去,起身去了取餐台买了一堆吃的回来坐到了叶南的同一张桌子上。

  落座的时候,怕叶南担心,还特意小心解释了一句,“这个份量不至于引起别人注意的,咱们可以一起吃。”

  叶南也的确是有点饿了,顺势取了一盒炸鸡,一边吃一边观察外边。

  “那些长老的反侦察能力很强的,不要一门心思的盯着那里看,咱们还是随意一些的好。”

  柳蕴行则自在多了,一边吃一边拉起了家常,“不如聊聊天,你姐姐最近过的怎么样?”

  这话倒是提醒了叶南……

  的确是如此,太过于有目的的注视一个人,对五感比较强的武道人士来说是会有所察觉的。

  也不怪他没有注意到这个……

  以往在修仙界,实力不强的时候一直在宗门内,也就只有那些同门欺负。

  宗门的规矩也是如此,剩者为王,败者为寇。

  被人欺负了,只能说你实力不行。

  都是一群直肠子的人,没有过偷偷暗算这样的事情。

  等后面实力强悍了,那就更不需要偷偷追踪谁了,直接面面对面的上门开干。

  像现在这种需要偷偷去追踪别人的情况,还真是没怎么遇到过。

  “你倒是挺有经验的。”

  叶南收回视线,咬了口手中的鸡腿,“还有,聊天就聊天,干嘛一上来就问候人家姐姐?”

  “嘿,那就不问候了。”

  对此,柳蕴行只是憨傻一笑,随意地瞟了眼对面的帝景大厦,“我从十五岁起就出门历练了,这些生存的本领都是摸爬滚打学来的,不像你们,生活环境相对稳定。”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这话落到叶南耳朵里却是感同身受。

  生存的本领,自然不是从摸爬滚打中学来的。

  那些都是在生死一线中领悟出来的,可见柳蕴行在外出历练的时候过的并不是很轻松。

  可是,叶南有一点想不明白,“你放着好好的柳家大少爷不做,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历练?”

  生在柳家,就算不是名满天下,不是那么的富甲天下,可是也要比很多人安稳的多。

  就看柳蕴仪,在家里不就是被养成了个小公主?

  可是那又如何,就仗着柳家这个名头,也没人敢把蕴仪怎么样。

  柳蕴行何苦那么小就跑出去历练?

  听到这个问题,柳蕴行吃东西的手微微一顿,抬头深深看了叶南一眼,“那还得从你爷爷去世之后说起……”

  “你爷爷去世的时候,你还小,估计不记得事。”

  提起叶南爷爷,柳蕴行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我却已经是大了,从小也受了老人家不教导,他说过真正的本事是从生死之中领悟的,太过安逸的环境只能让拳脚成了变成花把势,这句话我一直记得很牢,不过却从没有想过去履行,后来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们也有陪在一旁,估计我爷爷都不知道,他偷偷塞了一卷地图给我,说这辈子没有收过徒弟,也没有机会去教自己的孙子习武,我是他唯一一个教导过的孩子,这张地图是他送给我最后的礼物,等我走遍了这张地图就会成为真正的武道高手。”

  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出故事呢?

  “我爷爷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

  叶南不禁调侃了一句,先是黑铁盒子,又冒出一张地图。

  敢情这个便宜爷爷也是个身怀巨宝的人物……

  说罢,又问了一句,“那张地图,你现在走了多少了?”

  提到地图的进度,柳蕴行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语气中充满了自嘲的味道,“不到二十分之一,感觉这一生都走不完了。”

  如果只是个地图的话,走了这么多年也不至于只有二十分之一吧?

  看来,地图中应该还隐藏着什么关卡。

  叶南心里也有点好奇地图里到底是什么,便说道,“等我忙完了,陪你一起走。”

  等走完地图,就会成为真正的武道高手。

  那真是不知道真正的武道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他们出来了。”

  说话间,柳蕴行下巴突然朝着窗外扬了扬。

  目光随意,就好像是打量路人一般。

  这专业的追踪水平,还真是让人诧异。

  叶南牛头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一行七八个人,全部都穿着练武用的短打。

  从帝景大厦走出来,立马有一辆黑色商务车过来接。

  这些人的年龄普遍在四五十岁左右,距离太远看不清楚能力的高低,

  可是看他们一块熟悉的程度,此次出现到西河市应该是有共通的目标。

  柳蕴行喝了口可乐,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猜,他们此次来西河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是什么?现在还真不好说。

  “不知道,咱们查清楚,也就有备无患了。”

  叶南摇摇头,起身准备下楼,“我们跟上去看看。”

  才刚站起来就被柳蕴仪抓着胳膊,按回了桌子上面,“他们不是为了开脉丹来的,如果是为了开脉丹,就不会这么和谐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柳蕴行这副镇定的模样,叶南总感觉柳蕴行应该是知道对方为什么而来。

  也就干脆不去看窗户外边,稳稳当当地坐在椅子上,问道,“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柳蕴行一口将瓶中的可乐吸完,然后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饱嗝,靠在椅子上云淡风轻地问道,“我听爷爷说,你的天赋很妖孽?”

  天赋妖孽!

  叶南恍然大悟,“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历来修仙界就有如此事情,天赋妖孽的弟子也是宗门抢夺的资源。

  当然,也有些宗门,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也会灭杀一些不愿意归顺的天赋修炼者。

  就算是大的宗门,遇到哪些天赋妖孽的弟子,也不敢太在人前表现的过了。

  不然,很有可能会有别的宗门联合起来搞一些不干不净的小动作。

  就譬如他,已然修炼到了冥尊的境界,却还是避免不了被人合力绞杀的结局。

  所以,现在这种结局是要再一次上演了吗?

  柳蕴行撇撇嘴,语带讽刺,“这些老东西往日里就没少干这样的事,他们那些家族荣耀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

  说到这里,目光渐渐转移到了叶南身上,“这一次,不是柳家有难,恐怕是整个叶家都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这话,说的不假!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修仙界的大宗门也是如此行事的,倒不是让人很意外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