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一章一根藤蔓上的瓜

第一百三十一章一根藤蔓上的瓜

  “这样的话却是很好,最起码能保住柳家。”

  叶南点点头,面色十分平静,“我们家的事,就不要再拖累别人了。”

  可是坐在对面的柳蕴行却看出了隐藏在其中的滔天怒火。

  这份平静,不过是暴风雨来的临的前兆而已。

  柳蕴行笑了笑,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平时我们得好处的时候总说着一家人不说俩家话,现在遇到麻烦了再说什么俩家话,就有点过分了。”

  说罢,目光陡然看向叶南,眼神带着一丝坚定,“一家人不说俩家话,没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咱们俩家从现在开始死死的绑在一起了。”

  饶是叶南并没有打算连累柳家,才主动劝退。

  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头还是没由来的一暖。

  “你们不怕?”

  叶南本来心底涌起的暴怒也因为这话消去了许多,淡笑着提醒道,“柳家可能从此以后就会从武道界消失了。”

  “怕?呵呵。”

  柳蕴行闻言轻笑出声,“有什么好怕的?了不起就是一死,那些人总不好追到地府来找麻烦吧。”

  言词之间,将生死看的极淡了……

  看柳蕴行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却自有一股老成在心中。

  那副淡然的生活态度,倒是有点像修仙界隐匿不出的老家伙们了。

  看来,这具肉身便宜爷爷留下的地图是个好东西。

  走了仅仅二十分之一不到,就能将柳蕴行历练到如此地步,那要是走完全程搞不好真的会成为难以匹敌的武道高手。

  如此想来,留给亲孙子的黑铁盒子怕也是个宝贝喽。

  叶南没有再说别的话,算是默认了柳家的生死与共,“咱们先按兵不动,到时候见机行事。”

  本来他是可以自己先一步躲起来的,那些家族的长老找不到人,又能怎么样。

  可是他能躲起来,叶家能躲得起来么?

  到时候按照这些家族的行事风格,叶家绝对会死的很惨。

  所以,这些事还得从明面上解决。

  柳蕴行是支持按兵不动这个想法的,点了点继续在桌上捡起个汉堡咬了一口。

  嚼了俩下,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目光不着痕迹地朝着叶南身后看了一眼,“对了,知道有人一直跟着你吗?”

  这声音不高不低,可周围的人应该是都能听到的。

  坐在叶南身后的俩人,一男一女佯装成情侣的样子。

  听到柳蕴行这句话,皆是浑身一怔。

  随后,便起身装作要离开的样子。

  只是才站起来,就被人重新按回了座位上面。

  啧啧啧,都跟到自己身边了?这群人还真是不怕死呢。

  叶南将二人按回椅子上,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好。

  面带笑容地看着二人,问道,“是谁让你们来跟踪的?”

  那个女的没有开口,一脸的惊慌。

  最后,还是那男的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我们只是来吃饭的……”

  还在装,装的还没柳蕴行好。

  出来跟踪别人的,演技还是要好好练练的。

  叶南笑着摇了摇头,打量了四周一眼,别有深意地说道,“啊,这里人多不方便说话,那不如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说着,便站起了身,给男人使了个颜色,“还不带着你的女朋友,一起走?”

  那男的也不傻,见自己隐藏不住,便想要大叫吸引周边的注意力,“你……”

  谁料想,刚开口就被叶南捂住了嘴,生生的从椅子上拖起来朝门外走去。

  另外那个女的见状,也想大叫来着。

  这回却是嘴都没张开,就被柳蕴行捂着嘴,从椅子拖了起来。

  反正快餐店现在人也不多,叶南柳蕴仪就算捂嘴拖人,也都跟那俩只眼睛做出了勾肩搭背哥俩好的画面。

  一时间倒没有什么人怀疑!

  而且那俩个眼睛,也只是眼睛罢了。

  完全没有什么修为,就算被人钳制住,却连动都动不了。

  不过,也能看出派这俩个眼睛来的背后之人心思有多重。

  因为对于武道修为高的人来说,是能够感知到周围人的修为。

  若是眼睛有了修为,恐怕没一会儿就被感知到了,那就没有办法好好的做一个眼睛了。

  叶南柳蕴行二人一前一后,拖着这俩人找了个人比较少的小巷子。

  “现在还不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叶南松开了男人,嘴角的笑意渐渐冰冷,“这里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如果还不说的话,那就……”

  说话间,只听到咔擦一声。

  叶南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上了男人的右边胳膊,逆着关节这么一掰。

  “呜……”

  男人吃痛,欲大叫出声,好在柳蕴行及时捂住了那人的嘴。

  “你还真是,就算没人也不能让他们发出声音啊。”

  柳蕴行有些无语,一手捂着男人的嘴,另外一手已经攀上男人的另外一条胳膊。

  又是“咔擦”一声,胳膊又断了一根。

  这一幕,让叶南汗然……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那种下手狠辣的人,没想到今天见到高手了。

  连一点预告的情绪都没有,直接断手!

  “你还不说?”

  做完这一切,柳蕴行松开男人的嘴,语气平静的就好像是跟人聊天一样。

  “我……我们真的……”

  男人痛极了,连说话都没办法连贯。

  可不用说完,叶南也知道这家伙后面要说完。

  “你真的只是来吃饭的嘛。”

  叶南不等男人说完,直接接过话茬。

  随后,冰冷的目光在男人身上上下游离了一圈。

  猝不及防间,出手伸向男人外套胸口里面的口袋。

  拿出一个手机看了一眼,抓着男人已经举不起来的手在屏幕上按了一下指纹解锁。

  开机后,直接去查通讯录。

  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人联系人的来往通讯号码,二话不说把电话打回去。

  韩俊此时正沉浸在自己阴谋得逞的喜悦中,那些帝都大家族长老的到来,还不把那个小子连根拔起?

  简直是太爽了!

  派出去的探子还在跟着叶南,发现人去了帝景大厦。

  不过没有直接上去硬碰硬,而是躲在了大厦对面的快餐厅偷偷摸摸的观察情况。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这说明叶南已经知道了帝都那些人的到来,并且还很忌惮那些人。

  所以才不敢主动去找麻烦,只能躲在暗处偷偷观察呀。

  不然,以叶南的性格,遇到不如自己的人来找麻烦,恐怕会直接上去三下五除二把人给收拾了。

  这说明,他的计策有用了,成功给那个小子添了堵。

  为此,一整个早上他的心情都十分愉悦,坐在书房喝着咖啡满脑子都是叶南将要面临的灭顶之灾。

  “唔,这回看你还能厉害的起来?”

  韩俊喝了口咖啡,惬意地笑着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突然电话响起。

  韩俊看了眼桌子上的手机,是熟悉的号码。

  可能是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忘记了跟眼睛通话的规矩,接电话的时候得让眼睛先说话。

  这是为了保护雇主的一项措施!

  接起电话,竟然主动询问起来,“又有什么好消息?那小子有没有溜进帝景大厦去找麻烦啊。”

  叶南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笑了,“是你啊!”

  这个家伙平时出现太多次了,在他面前刷了很多存在感。

  所以他才会一听到对面的声音,就判断出来是什么人。

  韩俊!

  此时韩俊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呼吸突然一滞。

  愣了片刻,赶紧把电话挂断,然后丢出去老远。

  竟然被抓住了?

  “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叶南摇摇手里的电话,脸上的笑意越发肆意,“还真是个老朋友,看来在解决自己的麻烦之前,也得先把尾巴给解决掉。”

  “哦,也是。”

  柳蕴行点头附和,然后看着贴着墙根惊慌失措的男女,“你们的雇主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如果能说点有用的信息,或许能少吃点苦头哦。”

  “不用担心被报复,因为你们那个雇主死定了。”

  或许是怕这俩个眼睛不肯好好回答,柳蕴行又特意补充了一句,“一个连自己的生死都管不了的人,哪里有空去找别人的麻烦,对不对。”

  有理有据,好像这俩个眼睛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那个男的已经是疼的不行,经过这波语言攻势,已然是支撑不住,挣扎着张嘴说道,“帝都……那些……”

  可能是看同伴说话太困难,那女的咬了咬牙,接着说道,“那些人人是雇主请来的,具体是为什么还不清楚,可是有一户袁家是来寻仇的,跟这群人不是一伙儿来的。”

  说罢,脖子往后缩了缩,“我们俩个只是眼睛,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还请二位能手下留情,放我们俩个人一条生路。”

  “说什么生不生,死不死的?”

  柳蕴仪闻言倒也是笑了,宛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我们刚刚只是聊了会天,没仇没怨的,不要想那么严重。”

  说着,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我们有事,就先走了,咱们改日再见哈。”

  改日?再见!

  这一幕反转也太快了吧?

  明明刚才还面无表情的折了人家的手臂,现在连个狠话都不用放一句,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柳蕴行从小出去怕不是历练去了,而是去横店混群演去了。

  功夫高不高现在看不出来,这家伙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

  可这演戏的本事,却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柳蕴行在说完后,还勾上了叶南的肩膀,旁若无人的领着叶南就朝着巷子外面走。

  叶南全程都是错愕的……

  “怎么样,那个老朋友住在哪里啊。”

  结果一出巷子,柳蕴行又换了副嘴脸,一脸严肃地沉声说道,“咱们去拜访拜访那个家伙,别人送礼物,咱们不回礼,没礼貌。”

  尼玛,这是老子的台词。

  有那么一瞬间,叶南好像在这个见面不多天的人身上看到了自己……

  不过,很快他平静了。

  也许是因为柳蕴行受到自己这个便宜爷爷的教导,所以才有如此性格。

  “你也要去吗?”

  叶南将肩膀上的手抖了下来,说道,“我自己一个人应该可以应付的。”

  韩俊请这些人来是为了什么?

  这么简单的问题,叶南用脚趾头想,都能想的来。

  看来,还是自己太善良,留下韩俊这个祸害,才招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我知道啊。”

  柳蕴行点点头,笑了笑,说道,“我最近一个人待的快发毛了,好不容易有个看戏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看戏……

  看个屁哦!

  叶南无语,这家伙现在是黏上自己的,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

  也只能翻个白眼,默认了柳蕴行的跟随。

  其实,对于柳蕴行来说,现在过多的暴露行踪是很不理智的行为。

  可是叶南摊上这么大的事,如果柳家没有点表示,就太让人心寒了。

  昨晚爷爷打电话过来提到帝都有大家族联合到西河市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在外面历练那么久,看过不少这样的事。

  所以排除开脉丹,这群人只能是朝着叶南来的。

  可是电话里他只给爷爷说了帝都这群人的行踪,没有说自己的猜测,。

  他的想法是在暗地里偷偷注意这群人的行踪,在紧要关头保住叶南。

  没想到一早接到爷爷的电话,说是叶南一个人出门了,可能朝着帝景大厦来了。

  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再悄悄的了。

  听了爷爷的话来这里看着叶南,不要做一些过激的事情。

  经过这一遭,他发现就算没有自己的存在,叶南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莽撞的事。

  这家伙,精明着呢。

  不过,事已至此,不管怎么说。

  柳家叶家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叶南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一家人不就应该是这样嘛?

  至少叶爷爷在生前就是一直如此说的,一家人就如同一根藤蔓上的瓜,如果根烂了,瓜也不会好。

  这一家人是靠着同一根管道汲取营养的,这根管道便是家人之间抵死也要维护的东西。

  柳叶两家,虽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

  不过,他愿意如此,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妹夫越相处越让人欣赏。

  那种杀伐果断的性格,倒是像在生死间游历许久的人,一点都不像是大家族中养出来的公子哥性格。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