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三章上官

第一百三十三章上官

  柳蕴行临走前打了个电话,好像是安排人才处理荒地的场面。

  安排清楚之后,才跟着叶南一起离开了这里。

  要打车的话,还需要重新回飞机场比较方便。

  在回飞机场的这一路上,柳蕴行实在是没忍住张了嘴,“你的内力已然这么强,何必怕那些帝都的长老们?那些老东西能外放出的内力怕是连你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内力外放只是叶南用来敷衍的一个借口而已。

  要知道他根本用的不是内力外放,施放过程中需要蓄力,还没有什么连贯性。

  目前的神魂二段的力量,只是看起来比较强,实则用处比较鸡肋。

  用来对付韩俊这样的小白勉强还行,可是对付武道大家族的长老明显就不够看了。

  那些家伙不是外放不了很多内力,而是缺乏对内力的控制力。

  就算是内力外放的程度不高,可不能否认那些的内力是十分浑厚的,完全不影响出手的速度力度等主要方面。

  所以没办法比较……

  叶南刚才之所以那么做,完全是懒得脏了自己的手。

  还有一点就是韩俊所做的事,已经威胁到了叶家的生存,威胁到了那些他很在乎的人。

  太好的死法,这个家伙根本不配拥有。

  “我只是使用秘籍而已,能够将内力在一瞬间释放出来。”

  叶南只好再找个借口,去填补自己刚刚行事的黑洞,“这个秘技也很鸡肋,要把内力全部释放出来,这个过程中是需要蓄力的,并且还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不能连发。”

  哦,如此……

  这样说的话,柳蕴行倒是理解了。

  其实,很多家族都有自己的秘技,无非是短时间内增强自身的能力。

  可是一般情况下得到的越多,就需要付出的越多。

  使用秘技会对自己的身体具有一定的伤害,甚至给自身的武道生涯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都是些保命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动用的。

  可是叶南的这个秘技,顶多就算是糊弄人的,应该是没有什么伤害。

  就比如,刚刚不是把自己也给糊弄了么。

  “你倒是什么杂七杂八的都学。”

  柳蕴行哑然失笑,热络地搭上叶南的肩膀,“这种鸡肋的玩意儿有啥好学的?哥哥改天弄本上乘的秘技给你保命用。”

  保命?

  要说起保命的话,估计叶南体内的尊者神魂在地球上应该算是最顶尖的保命秘技了吧。

  那让身体受损的副作用,在强大的保命秘技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更何况,神魂二段的力量,是修炼功法自带的。

  也完全不需要时间去琢磨怎么回事,完全谈不上浪不浪费时间什么的。

  叶南摆摆手,婉拒了柳蕴行的好意,“也不麻烦,偶然看一遍就学会了,至于别的保命秘技就算了,担心万一练了给自己的根基留下什么不好的痕迹。”

  看一遍就学会了?

  这句话后面说的什么,柳蕴行是完全没有听到。

  脑子回荡的就只有一句,“看一遍就学会了”……

  他敢肯定,再简单的秘技,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看一遍就学会是什么鬼?

  爷爷说这小子天赋妖孽的很,总不至于连秘技那种东西都学的如此快吧?

  柳蕴行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你真的是看了一遍就学会了么?”

  “恩,不然呢?”

  对此,叶南表现出一副当然的样子。

  可是看一遍就学会,那真的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只是不想让柳蕴行继续推销那些无用的保命秘技而已。

  不过,看到柳蕴行现在的表情,叶南心里的大为爽快。

  因为这让他想起了当初知道于素那个家伙变态天赋的时候,自己心里是有多么的憋闷。

  总觉得,不公平。

  自己费尽心思去修炼,竟然比不过人家打一架,就能完完整整剽窃掉你的功法。

  这种可怕的天赋,着实是让人嫉妒的厉害。

  柳蕴行此时也是如此心情,感觉心里苦的发涩,可是又不能说些什么。

  有的时候就是如此,在武道上面天赋真的很重要。

  那些辛辛苦苦一步一个坑练功的人,可能就是比不过人家那种一点就通的天赋。

  不过理解是理解,心里还是觉得羡慕嫉妒恨。

  “竟然真的有那么一看就会的妖孽?”

  柳蕴行不由轻声感叹道,“难怪那些武道大家族的长老要来找你的麻烦,就你这妖孽的天赋任由生长下去,往后中原武道最富盛名的家族恐怕都要换人了。”

  啧啧啧,说的也是。

  可他还真不是那种生来就开挂的家伙,那些帝都来的老东西真应该去找于素那个死女人的麻烦。

  脾气臭,行事乖张,又蛮不讲理,早点被清理了也好。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到了飞机场。

  打到车回家的路上,柳蕴行突然接了个电话,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沉重起来。

  叶南谨慎地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司机,悄声问道,“怎么了?”

  柳蕴行只是顿了顿,而后有些沮丧地摇头说道,“开脉丹的事,那些家伙知道了。”

  什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些家伙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会知道开脉丹的事情。

  到底是在公共场合,叶南不方便细问。

  只是轻轻拍了拍柳蕴行的肩膀,沉声说道,“回去再说。”

  柳蕴行也知道在出租车上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便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车子一路驶入了西河市内,叶南柳蕴行二人随便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就下了车。

  随后,二人又就近找了一个小酒店办了入住。

  忍了一路没问话的叶南,直到进了房间才出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开脉丹的事情除了四个比武的家族应该没人知道的啊。”

  柳蕴行眸光微敛,表情难得的有些严肃,“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四个家族内部都挺紧张的,在猜测这群人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就像你们之前猜测的,为开脉丹来的可能性会比较高一点,就有人顶不住这个压力去讨好那些人,所以还有一粒开脉丹的事情就被泄露了出去。”

  真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这茬,自己内部的人竟然出了问题。

  说到这里,柳蕴行稍微顿了顿,拳头竟然下意识地捏紧,“那些家伙现在已经到了柳家,说是如果到比武切磋那天看不到开脉丹,就让柳家从此消失在武道一圈的名单中。”

  什么?已经找到柳家了!

  听到这里,叶南“蹭”一下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朝门外走。

  他得回柳家去,那群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不过,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抓住了胳膊,“暂时家里应该是没什么事,那群家伙知道有个比武切磋,想明目张胆的霸占更多的彩头,提出来也要参加这次比武切磋,也会出彩头当做是对小辈的鼓励,不过添加了一项年长者也可上场指导后辈,还点名要求了你必须参加这次比武切磋。”

  呵呵,真是一群“正人君子”!

  “光明正大”的参加比武切磋,“光明正大”的改动切磋的规则,“光明正大”的上场指导小辈,甚至“光明正大”的点名要求某位小辈必须参加……

  恐怕指点小辈不是真的,想把老子狠狠盘一顿才是目的。

  真是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叶南还从没受过这种气。

  以往在修仙界,就算那些自诩正道之人的家伙找事,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巧取豪夺。

  最多就是想让他死而已!

  这群家伙倒好了,一石几鸟的好处都想到了。

  真当别人的脑子里是装了浆糊吗?

  柳蕴行也是气,眼眶都要充血了。

  可是想到电话里柳治纲的安顿,还是压下怒火,说道,“爷爷说,让我们什么都不要管,先躲一段时间。”

  声音沙哑,可见是忍到了什么地步。

  叶南被柳治纲在危急关头舍弃整个家族,也要保住他的想法所感动。

  可也正是这份赌上整个家族的情谊,让叶南没有办法躲起来。

  现在,急不是办法,还需要好好冷静的想想对策才行。

  “呼……”

  叶南长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然后,回头定定的看着柳蕴行,“你知道吗?咱们躲了,那群家伙不会放过柳家的。”

  “……”

  这话一问出来,柳蕴行的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怎么可能不知道?到时候何止是柳家,就算是叶家恐怕也要有大麻烦。

  当初,如果把开脉丹吃掉就好了。

  西河市出现开脉丹的事情,帝都那些武道家族不可能不知道。

  一直没有动手来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种好东西大家在正常情况下拿到就会立马消耗掉。

  绝对不会给别人来抢夺的机会!

  要知道柳治纲寿诞那天晚上宴席散了之后,家里一晚上闹了不少贼。

  好在都是一些没有什么实力的家伙,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浪花。

  再后来大家默认那枚开脉丹被消耗掉,就不会有争抢的事情发生。

  开脉丹能提高一个人的天赋,却还是在有限度的范围内。

  靠丹药喂出来的天才,还不至于让那些大家族联合起来剿灭。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有一粒开脉丹,还有一个不世出的妖孽天才同时出现在柳家。

  那柳家无疑就成了众矢之的……

  就算这群人拿走了开脉丹,并且也成功把叶南处理掉,柳家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都说了,拔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所以爷爷的考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先保住叶南,保住开脉丹。

  也算是保住了最重要的东西,就算柳家没有了,往后还是会有人,替柳家找回公道。

  “我知道。”

  柳蕴行咬咬牙,点头说道,“等你安全了,我会回去找那群家伙算账的,只希望你以后羽翼丰满了,能替我们家讨回一个公道。”

  这家伙,还挺有血性的。

  叶南心中不由对站在眼前的男人又高看一眼,转身重新回到沙发上坐好。

  靠着沙发背,闭着眼睛思忖着说道,“我不能走,咱们也不是一定要输的对不对?现在还是做下来好好想想怎么能渡过这个难关吧。”

  他是真的没办法走,到时候出事的不止是柳家,叶家又何尝能够安然存在。

  就算他可以离开,可这具身体的感情已然完全融入到了神魂之中。

  在修仙界,旁人都知道叶南是个锱铢必较的魔头,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

  所以,不管是为了柳家,还是为了叶家,他都不能走。

  听到叶南的提议,柳蕴行眸子亮了一下,“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可是很快,又晦暗下去,垂头丧气地回到沙发上坐好,“除非咱们能把那群家伙给干翻了,可就算是那样做了,也只会迎来更大的麻烦。”

  这件事不管怎么想,好像都是条死路。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柳蕴行说的很对。

  就算把这波人干翻了,也只会迎来更大的麻烦。

  想想,一个初出茅庐就能干翻几大武道家族长老的年轻人潜力有多大?

  更可怕的是这样一个潜力巨大的年轻人,竟然成了仇人!

  任由谁都会想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潜在的强大仇人扼杀在羽翼未丰的时候吧。

  可是,叶南想的却不是这个方法。

  叶南笑了笑,平静地问道,“帝都的武道家族中,最为强大并且拥有话语权的是哪一个?”

  本来他是不想用这个方法的,总感觉对不起修仙界的那个老头子。

  可是现在没办法,用最小的代价,保全最大的利益。

  怎么算都不亏!

  “应该是上官家吧!”

  柳蕴行虽然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意义在哪里,但还是认真回答了叶南的问题,“不过上官家为人算是相当正派了,并不屑于参与这些鸡零狗碎的事,这次是没有来的。”

  说完,柳蕴仪脑子里才渐渐有了些许思路,“你不是要找上官家帮忙吧?那个可能性好像不是很高,他们不怎么过问这些事情,向来都专注于独善其身……”

  “不对!”

  说着说着,柳蕴行豁然开朗,一拍大腿直接问道,“你不会是要拜上官家的师门吧?”

  这小子,还不算太蠢。

  不过,还算是好了。

  得亏这个上官家门风还不错,不然真是得膈应自己好一段时间了。

  “恩,有这个打算。”

  叶南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打鼓,不太确定上官家在中原武道中的地位到底如何,“如果能拜进上官家的师门,那些不要脸的家伙还敢找茬吗?”

  如果是绝对的领先地位就不怕了,可要只是相比起来厉害一点,可能也不太好。

  自己的加入,可能会成为一个其余家族围剿上官家的一个点火石。

  毕竟,这样的情况他也遇见过。

  在修仙界的时候,他的师门也算是得天独厚了,自己也是修炼到尊者的第一人,却还是架不住那群自诩正派的家伙来围剿。

  “那自然不会。”

  柳蕴行似乎很看好这个法子,语气也变得明朗了一些,“上官家在中原武道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据说背后有着强大的古武家族撑腰,并且收外姓弟子的条件很高,一般外人根本就入不了门。”

  说着,看了叶南一样,眼神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不过是妹夫的话,应该问题不大的,绝对能是让家主亲自收入座下的条件啊。”

  啧,还学会拍马屁了。

  叶南从那古怪的眼神里,突然想到了什么,狐疑地问道,“你不会是去过,然后被人家拒绝了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