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五章成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成了

  叶南自然也把这份犹豫看在眼里,却是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好说话。

  还是上官沉默良久后,才主动开口提出,“你不仅脉络全开,且比常人粗壮许多,按理说应当是练武极好的苗子,可上官家传承至今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上下一体,一般收入门中的外姓弟多是成为一家人了,要么也是除了上官没有什么依靠的人,可你跟别的武道家族后人有姻亲这一点……”

  还是跟刚才一样,上官说话只说一半,却格外清楚。

  不需要听下半句就可以领会到其中的意思。

  不过,叶南没想到是因为这个才让上官如此犹豫。

  柳蕴仪,他是不喜欢的。

  所以这个婚约基本等于无效的,可就算如此也不好告诉上官。

  听上官的意思是,要入门还得给自己定个亲。

  用不好甩脱柳蕴仪,然后又跳进一个坑吧?

  当然,对这件事反应最大的还是柳蕴行,基本上是在听完这句话的同一时间就出声反驳,“这已经定好的亲,用不好棒打鸳鸯吧?这也不是上官家行事作风。”

  这可是他的妹夫,柳家往后的依仗,要是就这么被人撬走,别的不用说,回去自己那个爷爷就得发好大通脾气了。

  叶南也不想解释什么鸳鸯不鸳鸯的,只是沉声问道,“我知道上官家是在担心什么,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苗子,终有一天为他人做嫁衣了,对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上官平静地点头应了一声,而后说道,“我上官能立足中原第一武道家族,靠的就是门内弟子的团结,优秀的人都留在门中,且都忠于上官家。”

  这倒也是可以理解……

  叶南生在修仙家数千年,也见过很多家族为主的门派,对于优秀的弟子大多采用联姻的方式来挽留。

  所以在听到上官的解释后,倒是没有多震惊,反而很能理解。

  只是要做上官家的上门女婿,那肯定是不可能。

  也不为柳蕴仪的婚约,主要已经看上知微了。

  “我不能承诺做上官家的女婿,不过却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往后有好处肯定会想着上官家,也定然会在上官家有难的时候顶力相助。”

  叶南向来直爽,非常坦然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而后,又担心这话诚意不够,特意补充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瞳孔一震的话,“之前柳治纲柳老爷寿诞上的开脉丹是我送的,只要上官家有材料,我也可以给上官家炼丹,这些丹方都是我那个爷爷留下来的,这个总算是很有诚意了吧。”

  “什么!”

  上官老爷愣了片刻,才震惊地问道,“那开脉丹竟然是出自你手?”

  叶南耸耸肩,自然地说道,“你可以去调查,那段日子我都做了什么,身边都有什么人,谁能炼出这开脉丹。”

  说着,顿了顿,“那您就知道这丹到底是出自谁手了。”

  这些事的确都可以查到。

  既然叶南敢这么说,要么是真有本事炼丹,要么就是真正炼此丹的人厉害到无法被人察觉。

  不过,提到了开脉丹,事情就有转机了。

  此丹要是出自叶南之手就最好,如果不是也没关系。

  只要留着叶南,就等于保留了一条可以获取开脉丹的线路。

  上官脸色不变,心底可是暗暗盘算此事的可操作性。

  就算是为了开脉丹,不收叶南进上官家,这份价值也足够上官家出面帮忙摆平西河的事情了。

  然而,现在叶南还可以入上官家。

  因为婚约的事,可能无法确认此人对上官的忠诚度。

  可是收进来,怎么处置就由着上官家了。

  他们完全可以只收徒,不授艺!

  当然,日久见人心,如果叶南当真是说话算数的正派人,后面可以再考虑用上官的顶级资源去培育。

  毕竟,以往送进那个地方的弟子都混的不是很好。

  如果是叶南的话,送进那个地方或许可以给上官家争取到不小的福利。

  “从此往后,你便是上官家的弟子了。”

  上官心中盘算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入我门下,由我亲自教导,为上官家位置最高的内门大弟子如何。”

  “多谢师傅!”

  叶南何等精明,一听就知道事情成了,连忙起身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

  本来如此大事情,是需要跪拜礼的。

  可叶南选择了鞠躬,登时让在场的人又是一愣。

  柳蕴行本来还诧异于刚才上官说的话。

  叶南入上官门,由家住亲自教导,为上官家地位最高的内门大弟子。

  这待遇,该是什么样的天才才能有的啊?

  可是,下一秒又被叶南的鞠躬礼惊了一跳。

  最先反应过来,起身偷偷拽了一下叶南的衣角,“我的傻妹夫,鞠什么躬啊?拜师是要下跪磕头的。”

  跪你妹!

  叶南无语:就你知道的多,就你知道要跪,你干脆替老子跪了的好。

  他也不是不知道拜师的礼仪,只是上官并不够资格教他,现在入上官一门不过是权宜之计。

  更何况,一徒不跪俩师。

  在修仙界已经跪过那老东西了,如何再跪这个上官老头。

  现在,被柳蕴行拆穿出来,叶南也只有继续扯谎骗人了,“家中有训,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跪天地父母外,是不能再跪旁人的。”

  家里才没这个训斥,就是不想跪。

  此时,如果真的跪了,那可就是真正的师傅了。

  这上官老头虽然看起来也不弱,可是不过半年的时间,就无法做叶南的对手。

  叶南心里很清楚这一点,就怕别人不清楚。

  比如,柳蕴行……

  这个猪队友关键时刻竟然不帮腔,还敢临时反水替上官说话,“都拜师了,师傅就如同父母,跪给自己的父母有什么?”

  叶南心里真的是很想把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给丢出去。

  那上官也明显因为这句话,表情起了疑心。

  是啊,拜师不跪,是看不起谁?

  难道上官家不值得一个毛头小子跪么……

  叶南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事情不好,连忙解释道,“请师傅谅解,除了下跪,什么都行。”

  适才不明状况的柳蕴行,在看到上官变了脸色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听到叶南解释,也赶紧取了自己没喝过的茶笑着递给叶南打趣道,“不能下跪,师傅茶总要敬一杯吧?”

  这家伙,总算能看明白点儿情况了。

  都不知道刚才脑袋长在哪里了……

  叶南接过茶,恭顺地端到上官面前,“师傅,请喝茶。”

  这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上官心情放松一些,便也不追着计较跪不跪的事情了,“我收徒弟自然是要大过的,到时候要请众多武道中人来见证,这杯茶留着到那个时候再喝也不迟。”

  说罢,接过茶直接放在桌子上,“你们可以回去了,届时比武那天上官家的人也会到场,就看看那群为老不尊的家伙能做出什么丑事来。”

  那就是成了?

  柳蕴行闻言,一脸惊喜。

  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叶南,激动地说道,“恭喜啊,往后就是中原武道第一家的内门大弟子了。”

  这个身份可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上官家不止是武道水平强悍,经济实力也是强大的可怕。

  跳上了这艘大船,往后叶家永远不怕翻了。

  倒是叶南,比较平静,认真地鞠了个躬谢道,“那就多谢师傅了。”

  不管怎么说,事情解决了就好。

  现在叶家柳家都没事了,也算是了解了心头的那块大石头。

  可至于中原武道第一家内门大弟子的身份,叶南是真的不怎么放在眼里。

  别说是内门大弟子的身份,就是整个上官家主的身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他在修仙界所打下的江山更大,享受了那么多年的高端生活,早已经看透了名利。

  这一幕落在上官眼里,也是十分满意的。

  喜怒不形于色,心境也好。

  加上这份傲人的天赋,往后必定能成为武道中的一号人物。

  爱才之心,人皆有之。

  虽然上官有收徒不授艺的打算,可遇到这么一个好苗子,还真是有点儿忍不住。

  想想往后中原武道第一人,是从他手底下出来的弟子,那该是多么大的荣耀?

  总之,现在这个弟子,他是越来越觉得喜欢。

  也难怪那群老不要脸的东西会联合起来去西河……

  前几天帝都这么多大的武道家族同一时间行动,上官家也是注意到了。

  最后派人大听回来的消息说是,那群老东西去西河市找到了顶尖的苗子。

  可是那苗子已经有主了,便决定每家派一个人过去处理此事。

  当时,上官还觉着有点儿小题大做。

  多好的天才也需要有好的引导,待在西河那种地方无人教导,最终也不过是浪费了那好的天赋了。

  再者说了,天赋的确很重要,可是后天的努力也很重要。

  上官家历来坚信的就是勤能捕捉,不信什么天赋就是一切的说法,毕竟这个世界上普通人更多,那些现在武道的泰山北斗,有几个又是生来天才?

  所以上官家不屑于,也没有参与这次行动。

  倒是没想到,那个小天才竟然主动找上门来说要拜师。

  这算是那群去了西河的蠢货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上官在见到叶南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充满了震惊狂喜,可是全都没有表现在脸上。

  因为他现在手里有筹码,他可以提要求。

  如果表现的太热情,反倒会失去自己有利的局面。

  做老师的会鼓励学生好好努力,也会心疼那些勤快好学的孩子,可是遇到天生聪明的学生也会开心的不得了。

  上官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以至于害怕自己压制不住狂喜的心情,才打发二人回去。

  甚至,都没把二人留下来吃一顿饭。

  叶南柳蕴行二人也没有特别在意跟人家家里吃饭的事,事情得以顺利的解决,已然让二人轻松不少。

  一出上官家大门,柳蕴行迫不及待地抓住了叶南的胳膊。

  叶南愣了愣,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柳蕴行这货是想查看他的天赋!

  这也不是什么必须隐瞒的事情,叶南干脆就站着任由查看。

  过了许久,柳蕴行才一脸震惊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同时,看这叶南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头怪物般,“脉络全开,并且粗壮结实,这是什么天赋啊?难怪上官会给那样的待遇。”

  叶南甩了甩被抓过的胳膊,没所谓地说道,“这算什么好天赋,那是没见过更牛了。”

  这话实在不是叶南装逼,是真的如此认为。

  以前他也觉着自己突破净体境后,肉身应该已经趋于完美了。

  固体境每上一层,肉身就会离完美进一步。

  现在固体境三阶,怎么说也该是人中龙凤的水平了吧?

  可是遇到于素之后,什么狗屁天赋都不想说。

  他有如此完美的肉身也是通过努力修炼来的,可是那于素是天生的,还有那种诡异的悟性,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比人也就算了!

  就韩笑笑这个人不人怪不怪的东西,竟然也有着九条命的天赋。

  这又让人怎么想?

  所以,接连遇变态后,叶南对自己的天赋已经看的很淡了。

  毕竟跟于素韩笑笑是没的比了!

  可是柳蕴行听到这句话,瞬间就酸了,“喂,妹夫话可不是那么说的?你知道脉络对一个武道人士的意义吗?你这脉络全开的天赋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别的什么跟有一个适合练武的身体都没法比。”

  说完,几乎是留着口水重新摸上了叶南的胸口,“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身体就好了,那地图现在肯定走了至少能有十分之一了吧。”

  叶南嫌弃地后退了一步,躲过那双不明情况的双手,“你可消停点儿,咱们得赶紧回西河市筹备比武的事情了。”

  “既然有上官家愿意帮忙出手,你也就没有必要躲着不见了。”

  说着,就大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安顿道,“咱们回去就安安份份待在柳家,等着切磋比武那天打那群不要脸的东西一个措手不及。”

  柳蕴行跟在后面,笑得一脸阳光,“那感情好,已经很久没回家了,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回家见父母了。”

  这话说完,柳蕴行又快几步跟上,一条胳膊熟络地搭在叶南的肩膀上,“还有,就是要赶紧把你这个妹夫敲定,不然很有可能就被别人中途撬走了。”

  又妹夫!你妹妹是嫁不出去了么。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那套娃娃亲?”

  叶南近来忙忙乱乱的,现在好不容易轻松下来,也终于是有时间把这事解释一下了,“我个人比较崇尚恋爱自由,对蕴仪真的没什么意思,往后不要提这事了,不提咱们还是兄弟,提了……”

  话没说完,柳蕴行不以为意地打断说道,“提了就成妹夫了,感情是慢慢相处才会有的,其实蕴仪还是很可爱的,咱们还是不要把话说的那么绝对嘛。”

  卧槽,这人听不进去人话。

  竟然还在疯狂推销自家妹妹?

  叶南实在是……

  最后只有大步往前走,不理会后面叨叨的柳蕴行。

  总之,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