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六章吴天仇

第一百三十六章吴天仇

  因为担心西河市有什么意外,二人也没在帝都拖沓,又订了最快的航班飞回去。

  回去之后,叶南连自己家都没回,直接去了柳治纲的家里。

  当柳治纲听到二人回来的消息时候,先是浑身一怔。

  然后,默念了句“完了”,整个人俩腿一软就晕倒过去了。

  柳治纲就算上了年龄,可怎么说都是练武多年。

  这个体格自然不是那种说晕就晕的病娇,却在听到这二人回来之后晕了过去,可见心里是多么的在意叶南柳蕴行。

  怎么说,这俩人都是叶柳俩家未来的薪火。

  现在这个节骨眼回来,不是给送人头来了么。

  显然,叶南柳蕴行也没想过他们的出现会让这个老人那般震惊。

  一时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围在柳治纲的床前一脸惆怅。

  柳译成更是,本来看到许多年没见的儿子应该是件开心的事。

  可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整个人一夜之间如同老了十岁一般,坐在柳治纲卧室地椅子上,暗恨锤打着椅子,“你们俩个糊涂啊,现在回来干什么?一家人抱在一起等死嘛!”

  关于帝都那些武道大家族来西河的事,不用柳治纲说清楚,家里人也都知道了。

  毕竟,这群人可是大喇喇的上门提过这些无理的要求。

  任由再蠢的人,应该也能听的出来。

  所以柳译成就算心里很想念儿子,却也不想让孩子在这个点儿回来。

  柳蕴行满脸愧疚地站在一旁,说道,“我们俩个去了趟帝都上官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

  “上官家?”

  听到这话,柳译成先是一愣,旋即摆摆手叹道,“那怎么可能?上官家是不会管这种事情的。”

  对此,柳蕴行也只能含蓄地表示道,“别人的事情他们不管,自家弟子出了问题,总该管了吧?”

  “自家弟子!”

  这话让柳译成惊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眼睛激动地抓着自己儿子的领子确认道:“你们俩个拜入了上官的门下?”

  武道一圈的人都知道,上官家最是护犊子。

  若是成了上官家的弟子,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都没人敢招惹。

  并且,那也是一个真正有实力的武道家族,拜入上官家也不是什么辱没门楣的事情。

  如果这事真的成了,那此事就一定有转机!

  “不是我……”

  柳蕴行摇摇头,指了指一旁的叶南,努了努嘴说道,“是我妹夫,已经成了上官家主的内门弟子,由上官家主亲自授武,这个身份总是没人敢招惹的了吧?”

  他倒是也想拜进上官家,可是人家根本看不上啊。

  上官对外姓弟子的要求尤其高,如若不是天赋出众,根本没有一点希望。

  倒是柳译成,一下子变了表情。

  叶南拜入了上官家!还是内门大弟子的身份?

  这说起来的确是件好事情,可是柳译成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若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也就罢了,众人都知道上官家对于优秀的外姓弟子都是用联姻的方式来挽留人才。

  这内门大弟子的身份,怕不是可以取上官家主的亲孙女了?

  一想到此,柳译成心里就开始打鼓,“上官家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譬如结亲什么的?”

  柳蕴行坦然应道,“当然是有啊!”

  果然,是有要求的。

  上官家怎么肯能会舍得漏掉一个这么好的苗子呢。

  话才出口,柳译成脸色瞬间就晦暗一片,“小南答应了?”

  “没有,妹夫才不是那种人,非常直接的就给拒绝了。”

  好在柳蕴行摇了摇头,才将心如死水的老父亲重新拉回来。

  柳译成轻呼一口气,抚着胸口不断安慰自己,“没有答应就好,没有答应就好,怎么说小南是有婚约的人,也不能轻易答应别人这种无理的要求。”

  叶南在一旁看着这父子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也是很无语。

  不过也懒得拆穿,反正在已经订好的亲事面前,这个柳家总是表现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现在的重点是柳治纲,不会受到太大的刺激,心梗脑梗什么的了吧?

  叶南在床边已经等了许久,也没有见柳老爷有醒转的迹象。

  最后,实在忍不住,干脆上手亲自检查。

  神魂在柳治纲的身体中走了一遍后,发现没有什么特殊的异常,干脆注入了一些灵气。

  柳治纲这才缓缓醒了过来,一睁眼便是哀叹连立马,“你们俩个糊涂啊糊涂啊,为什么还要回来,回来大家一起死了……”

  看着柳治纲这副悲戚的样子,叶南多少有些不忍,主动出声解释道,“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咱们只需要等到比武切磋那天,到时候帝都上官家会来介入此事。”

  听到上官家会介入,柳治纲愣了一下,旋即眸子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你可是说真的?”

  叶南点点头,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讲了一遍。

  包括根源是出在韩俊身上这件事,也没有漏掉。

  “去上官家是好的,对你未来的发展有不少好处。”

  柳治纲认真听完,神色渐渐轻松起来,“听闻上官家背后是有真正的古武大族在支持,优秀的内门弟子有机会去那个家族内部修炼,可从来没人知道那个家族是什么,古武家族延续至今,几乎全部没落了,那个家族又是凭什么,还能延续至今,是个秘密,也许你能通过这次机会,帮助凤家重回巅峰。”

  哦?还有这种说法。

  到时候如果真的能查找到古武没落,还有延续的秘密话。

  对凤家而言,也许真的会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叶南本来想着入上官家也只是划划水,听到这番话倒是要好好表现一下了。

  至少得进入那个传说中的古武大族,去好好看一下。

  叶南心中盘算着,点头应道,“恩,知道。”

  这件事情完美解决,接下来就是安静准备比武切磋的事。

  柳家将比武切磋安排到了之前办寿诞的那里,林子中是有一个不小的练武场的。

  直到比武开始之前,叶南都是待在自己卧室里。

  不管是吃,还是都在屋子里。

  反正现在有了上官家的介入,就没有必要再做什么假丹骗那些人了。

  现在连柳蕴行都回来了,做那些东西给谁看?

  不过,这样倒是给叶南省下了不少的时间。最近空出来的时间正好可以专注修炼一些身法。

  最近一直专注于阳诀的提升,并没有好好的去修习一门身法。

  虽说固体境,还是在一个巩固的过程中,但是修炼一些简单的身法并没有什么问题。

  到时候上官家会过来,不适合用太复杂的身法。

  容易被怀疑拜过别的师门,能修炼的也只有一些专注于快速制敌的简单招数。

  比如拔刀术,轻风掌,踩云步。

  这些都是很简单,却又在实战中比较好用的招式。

  叶南在修仙界的时候,这些身法就算是到了修炼后期也都偶尔会使用上。

  当然,在前期的时候作用就更大了些。

  好在都是修习过的招式,现在基础也都打的不错了,所以在修习的时候很快就可以入门,并且能够发挥出很大一部分的力量了。

  不至于巅峰的层次,却也有好处。

  毕竟太过熟练,容易引起上官家的怀疑。

  现在青涩一些的话,这些身法应该不太会被人看出来有什么问题。

  最多最多,就是会觉得此人速度奇怪而已。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总算挨到了比武的那天。

  柳家一行人,一大早就先到了别墅去做准备。

  至于别的人要等到下午四点左右才会到,五点正式开始比武切磋。

  这一路过程中叶南也发现了,自己坐的车子有人跟踪。

  想来怕是那些帝都来的大家族长老们怕他半途跑路,所以特意大费周章的请了人来追踪的。

  叶南没有理会,反正戏下午才演。

  上次是来参加寿诞,也就是匆匆进了别墅区,然后晚上就直接回来了。

  都是没有什么机会好好参观一下柳家在郊外的这个别墅区。

  这回过来,叶南可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别墅的厉害。

  敢情周围的山头草地都不是白承包的!

  别墅后面有一大片空地,建了一个可以容纳上千人同时练武的场子。

  附近的山上还有一眼温泉,水质极其的好。

  其余的地方,隐秘在林子草地中的还有一个大的运动场地,包含了羽毛球场篮球场游泳池等基本健身设施。

  整体逛下来,叶南不得不感慨,这别墅修的很值当啊。

  逛了一圈后,叶南回别墅吃了比武切磋前柳家特别安排的加餐。

  然后就回房间休息,等后面比武的安排。

  这几天也没什么时间好好休息,回了卧室后叶南就直接躺床上睡觉。

  直到知微敲门进来,通知可以去场地才醒来。

  换上了方便切磋的短打,坐上柳家安排的园林车到比武场。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落座了。

  叶南的到来,显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他下车的一瞬间,就有许多人齐齐朝叶南看过来。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看来帝都那些大家族此行为了什么而来,这群人已经都知道了啊。

  “紧张么?被这么多人瞧着。”

  一直跟在旁边的柳蕴行见状,也忍不住凑过去打趣道,“我这辈子是别想有这么好的待遇喽,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种待遇有什么好的?

  叶南无语,这家伙怕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竟在那里瞎给人找什么存在感。

  “你要是真羡慕,待会儿那些帝都不要脸的东西要找人指导,你就先上去打个头阵?”

  叶南瞥了丫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那还是算了,上去就得跪,咱可不是什么上官家的内门弟子,到时候就算被人打死估计也就是白死了。”

  听到这话,柳蕴行下意识地脖子一缩,而后扬着脖子开始环顾四周,“话说回来,都这个点了,上官家的人还没有到。”

  “还没到?”

  叶南不由眉头一皱,这上官老头不会临时反悔了吧?

  不会,上官家说到做到,倒是没有必要骗他这样一个毛头小子。

  叶南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

  跟着场内工作人员的指引,坐到了柳家的专属位置第一排。

  同样坐在第一排的还有柳治纲柳译成,还有柳蕴行。

  至于其他女眷弟子则是坐在第二排了……

  那些帝都来的老东西则被安排在了一个比较尊贵的客座,以至于四个来参加比武切磋的家族有一个只能坐在角落。

  “那个,上官家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到?”

  叶南好好一落座,身旁的柳治纲就凑活来问道,“咱们五点可就开始了,有没有把时间通知对啊!”

  时间还用通知吗?那个上官家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是至于为什么还不到,这个叶南就不知道了。

  当时就是简单的进了上官家拜了个师门,然后就被打发回来了,倒是没留个联系方式。

  现在就是想问,也找不到问的地方。

  可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

  叶南想了想,觉得还是先安一下柳老爷的心,“放心,肯定会到的,可能是路上有个什么事情耽搁了。”

  听到这话,柳治纲才松了口气。

  可是一时不见到上官家的人,他这个心就一时不得安定。

  今晚柳家能不能全须全尾的从这场风波中退出来,可就靠上官家了啊。

  然而,愣是到五点钟,比武要开场的时候,上官家的人还是没有到。

  不光是柳家,就是叶南此时也是心中宛如压着一块巨石一般。

  此行如果他要逃命的话,是很容易的。

  可柳家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完全不可能有一丝退路。

  叶南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不能逃!

  不管最后上官家来不来,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由于此次比武切磋是有彩头的,所以比武一开始是要每个家族亮出自己的东西。

  柳家这里毫无疑问就是开脉丹!

  至于吴家,经过私底下协商,拿出来的是一个黑铁盒子。

  这个黑铁盒子出现的一瞬间,叶南分明感觉贴身装着的手札抖了俩下。

  难道是说,这个黑铁盒子里还有什么别的秘密?

  并且这个手札知道!

  叶南眸光微凛,这可是自己那个便宜爷爷留下的东西。

  怎么说都该是给他的!

  剩下俩家拿出来的东西虽然也足够珍贵,可就没有开脉丹实用性那么高,更没有黑铁盒子给人的神秘感强了。

  不过,要看在谁眼中而言。

  剩余俩个彩头,分别是龙骨草,无心花!

  看年成都是将近上千年的东西,价值不比之前在七棱山拿到的藤蛇草小。

  可是这俩种东西都有很大的毒性,直接服用不仅对身体没有好处,反而会很伤身。

  都是得配其余材料拿来炼丹的东西,其中龙骨草可以炼归元丹,不管多重的伤,服下一粒就可以好个七七八八。

  说起来,在修仙界也是极受人追捧的丹药。

  在地球上,应该是没什么人能炼出来了。

  不过,这个并不是最好的东西。

  叶南真正看中的是那朵巴掌大小的无心花,细长的花瓣色泽红艳如血,却没有花心。

  这种草药可以炼化成能够毒死尊者境界修炼者的屠尊丹,可是搭配别的草药就可以炼成让人肉身永驻青春的不老丹。

  在修仙界,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士愿意倾其所有拥有一粒。

  只是,要搭配的另外一味药草也是极难找到的。

  所以就算在修仙界,此丹也是少的可怜。

  叶南在修仙界得到过另外那味草药,缺的就是这株无心花。

  现在可好了,老天爷给机会,竟然在地球把这幅丹给凑齐了。

  今天的彩头当真很好,全部都是有用的东西。

  叶南在看到彩头的一瞬间,心底的阴霾瞬间飘散。

  管他什么帝都大武道家族的老东西,今天了不起就拼个肉身泯灭,也要把彩头夺回来。

  只要元神在,老子就绝对死不了。

  不过,叶南喜欢这彩头,前来观战的帝都那群老家伙们也是一个个的眉开眼笑。

  仿佛这些东西已经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一般,果然是很不要脸。

  将彩头一一验证过后,全部摆在比武台子正上方的供桌上。

  今晚,只有最后能站在这个台上的人才能拿到此物。

  按理说,柳家是主办方,需要第一个派人上去守阵。

  本来,这阵应该是叶南来守的。

  可是考虑到如果能预先消耗掉其余几家人的一些战斗力,叶南能够稍微轻松一些。

  最后,就派了柳蕴行上去守阵。

  到底只是刚开始,所以大家一开始派上来的人都没有特别强悍。

  主要还是以使试探为主,这就造成了柳蕴行一个人竟然抵住了十轮的攻击。

  到底是去外面历练了许久的人,能够看得出来柳蕴行出手果断,几乎都是在最短的时间就能拿住对方的要害。

  这种实战经验是家里那些练习武道的人不懂的。

  真正在对战时候的下意识反应,才是决定输赢的最关键点。

  所以,就算叶南还没上场,柳蕴行就已经为自己家里迎来了许多羡慕的眼光。

  直到第十一场出现,吴家派了嫡系孙子辈第一号人物出来。

  吴天仇!

  正常比武切磋的氛围才渐渐朝着紧张的方向转变。

  吴天仇这个人身形肥硕,体型有点儿像是相扑选手,一丝不苟地脸上却是杀气腾腾。

  赤手空拳走上比武台,每走一步台子就要颤一步。

  足以可见,此人的力量如何了。

  武道一般讲究的是体健灵活,像吴天仇这样的还真是不太多。

  可能被称作吴家嫡系孙子辈第一号人物,自然也有其中的道理。

  此人练的怕是某种诡异的内功心法,对力量有增益的同时,作用于体重。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