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七章新的认识

第一百三十七章新的认识

  “指教了!”

  吴天仇上台后,上半身微微一躬做个辑。

  与其对立而站的柳蕴行见状也一齐躬下身子,同声应道,“指教了。”

  这场比武只是个切磋,就是看看小辈的孩子功夫进益如何。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毕竟四大家族都是世交,如果打的太难看了,后面也不好见面。

  所以在台下看戏的人心态都相对比较放松。

  二人做了比武该有的礼仪后,请来主持比武的长辈才开始发话。

  然后,吴天仇主动出手,左脚向前一步,右拳顺势推出。

  那速度如同疾风闪电一般,尤其是拳头打出去竟然有炸雷一般的响声。

  叶南顿时眼前一亮。

  这个吴天仇不简单,明明是横功的体型,却能打出如此迅猛的拳。

  难怪能成为吴家孙子辈儿头一号的人物。

  在场的除了帝都来找事的那些人外,都是惊讶了一些。

  谁也没想到吴天仇竟然能有如此速度,如此力道。

  至于那些帝都来找麻烦的老家伙们,估计是占用的资源比较多,面对这一幕竟也没什么情绪。

  反倒是一直盯着叶南的方向,好似生怕叶南会跑了一样。

  “那些家伙什么意思?”

  知微显然也注意到了,有些不爽地吐槽道,“真的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吗?恨不得告诉全场人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一样。”

  叶南的心思都在场上的比武,没有心思理会那些人。

  只是没所谓地瞥了那些人一眼,轻蔑地笑道,“不妨事的,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反正今晚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柳家他是保定了。

  就算让他再泯灭一具肉身也无所谓,了不起把这些老东西全部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然后,直接神魂游到帝都去,把那些家族都搅的个鸡犬不宁。

  到时候,看他们还有心思来找柳叶俩家的麻烦。

  这条路本来不到万不得以,他是不想走的。

  可如今,上官家不来,就是必须要走这条路了。

  说罢,叶南的目光再次投向练武场上面。

  刚才吴天仇的一拳打出,最终却还是被躲了过去。

  柳蕴行到底是在外面历练过多年的,当场就判断出跟此人不能近战。

  面对这一拳,唯有后退拉开距离为上。

  毕竟吴天仇此人一看身形壮如牛,且速度力量都如此惊人。

  那近战根本没有一点儿优势,力气上比拼不过人家,就算能接挡住拳脚,也要消耗不少力气。

  可也是因为此人身形健壮如此,体力消耗会比常人要快。

  否则,也不可能一上来就打出如此快的拳头。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拉开距离打消耗战比较好。

  不要接招,以躲为主,等对方体力不支的时候找到破绽。

  然后,就可以,一招制胜。

  总的来说,在策略上柳蕴行又是赢了一步。

  这就是历练多年的好处,实战经验绝对够用。

  在能力相当的情况下,在实战中摸爬滚打中出来的人肯定要更甚一筹。

  如果柳蕴行拿到对方那张牌的话,就绝对不会如此开场。

  应该会先就用自己体型上的略势来欺骗对方,引君入瓮。

  然后,在最关键的时候,亮出自己的底牌,一拳就能拿下对方了。

  可惜吴天仇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刚才柳蕴行打了十场,难道吴家的长辈就没有提点过吗?

  叶南想到此,不禁有些纳闷。

  回头看了吴家所坐的场次一眼,只见那吴家老头子满脸笑容,自信满满地坐在位置上面。

  也许,里面有什么猫腻。

  叶南心里嘀咕着,再次看向台上。

  如同他刚才所想,柳蕴行一直以躲为主,上半场基本上是被人压着打。

  可看那吴天仇似乎没有一点儿疲累,精神头不见下去。

  一拳出去被躲,立马换一个方向继续打出。

  左右拳头配合默契,竟然能打出一些虚影来。

  这个速度,甚至要比刚上场的时候还要快一些。

  当真是……很古怪……

  如此,这二人打的很胶着,一人攻击一人防守。

  一时分不出胜负,倒是柳蕴行被压着打有点儿不太好看。

  就在此时,柳治纲突然出声问道,“小南,如何看这场。”

  叶南目光盯着台上,沉声应道,“那个吴天仇不对劲,应该有后手。”

  “嗯,有后手是肯定的。”

  柳治纲则不紧不慢地摸了摸胡子,脸上也丝毫不见一点焦急,“那老吴家就喜欢骗,以前你二叔也是被骗了,才把黑盒子给人输了的,不过他是当我柳家人傻,被骗一次,还能被骗第二次?他们有后招,那我们就没有了吗。”

  柳蕴行也有后招没有使唤出来?

  叶南很快就明白了话中的含义,再看向台上竟然觉得有趣了起来。

  武道这种东西,千变万化。

  如果使用好的话,甚至可以以弱制强。

  这种规律在修仙界比较少,说实话修炼的人如果想要越阶杀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力量是有实质性的碾压存在的,整个过程相比起来就很单一。

  可武道就不一样了,力量体系差距比较少,那因为功法的不同,所产生的变数就比较多。

  比如很多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就是很典型的跟力量无关的例子!

  就拿轻风掌踩云步这些上等的身法来说,实力高低不一样绝对是能展现出不同的威力。

  可是对付那些没有修炼过此类身法的人来说,这将会产生一种速度上的碾压。

  如果柳蕴行练了这俩个身法,不需要练到多高,只需要入门!

  这一场比试也就不会如此胶着了,也许只一个回合,就能让对方下场!

  “蕴行到底是那个老头子指导过的,身上怎么可能没几招保命的功夫。”

  柳治纲说话间瞥了吴家一场,平静地说道,“咱们今晚总遇到大麻烦了,那就跟吴家算算账也好,刚才蕴行上去的时候我已经交代过来,遇到吴家的人就往死里打,不用管什么比武礼仪不礼仪的东西,说到底开脉丹的事,四个家族里排出咱们,其余三个中最有可能泄漏此消息的就是吴家了,吴家的黑铁盒子这么多年打不开,其实就是最无用的东西,丢不丢的都没什么影响,反而是把开脉丹的事情说出去,能在帝都那些家伙面前卖个脸子,还能一石二鸟把我们家彻底剔除,不是他们能是谁?”

  这话语气看起来就跟聊家常一般,可话中无形透露出了一股狠气。

  “其余俩个家族,相对来说比较弱,就算卖了咱们也没好处,平日里也都是靠着互相扶持才能保持一点面子,干掉我们指望吴家去给他们脸面吗?”

  可能是因为上官家的人没有到,柳治纲心态有点儿崩,一时间话有点多,“他们又不傻,不会做那种事,而且他们拿出的东西都是真正有用的,犯不着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情。”

  一股脑说了这么多,还是将透露开脉丹的事情都放到了吴家头上。

  这个吴家……

  不过听起来也没毛病,吴家的嫌疑最大了。

  就算嫌疑不大,骗走了家里的黑铁盒子,以叶南这锱铢必较的性格,待会儿在场上也绝对不会太给这些人好脸看。

  现在,有了柳治纲一通说,待会儿遇到这家真得下死手了。

  二人说话间,台上的战况突然发生了巨变。

  吴天仇在攻出一拳的时候,柳蕴行照常侧身闪避,可吴天仇突然中途化拳为爪,顺势一拐弯朝着侧放一抓。

  并且身子在同一时间,快速上前微微侧了一下,挡住柳蕴行的退路,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

  直接一拳朝着柳蕴行丹田的位置锤去!

  这是要直接废了柳蕴行啊?

  吴家,果然是心思狠毒之辈。

  想来上台前那个吴家老头子也吩咐过,遇到谁该下死手了吧。

  这招太过凶险了!

  叶南自然是看不下去,“蹭”站了起来,准备叫停比赛,亲自上场。

  谁知刚站起身,就被柳治纲抓住了胳膊,“坐下好好看,蕴行没那么容易输。”

  说着,还朝着台上扬了扬下巴,示意叶南专注于比武就行了。

  看这副样子,应该是对柳蕴行很有信心了。

  叶南没有坐下,回头看向比武场。

  却见柳蕴行堪堪躲过脖子上的杀招,颈部明显多了俩道血痕。

  可是腹部丹田位置的那一拳却是没能躲过去,被吴天仇扎扎实实的打了上去。

  只是情况有点古怪!

  明明挨了那么重的一拳,柳蕴行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般。

  到手抓住了吴天仇打在腹部的手腕,嘴角漏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而后,凑到吴天仇耳边,嘴巴快速张合好像说了点什么。

  下一秒,就听到吴天仇痛呼一身,整个人如同受到巨大的疼痛一般,身上的肥肉都在那一瞬间都在剧烈地抖动着。

  然后,“轰”的到底不起。

  众人这才看到,吴天仇刚才打拳的手此时已经被人生生给拧断。

  那只断手则在柳蕴行的手里!

  并且不止于此,只是因为那断手太过显眼,旁人才没注意到吴天仇身上的其余情况。

  叶南却是看到了。

  那吴天仇五官流血,肯定还被攻击到别的地方。

  一瞬间,叶南突然想起柳蕴行刚才嘴巴一张一合的画面。

  难道是因为声波?

  “你爷爷手里收藏的秘籍很多。”

  柳治纲满意地看着台上的情景,不紧不慢地说道,“其中给了蕴行几部,并且亲自指导修行了其中俩部,一个就是金钟罩铁布衫,另外一个则是穿刺魔语。”

  金钟罩铁布衫,还真有这种功法?

  还有,那个穿刺魔语又是个什么东西……

  难道武道还有这种魔法攻击不成!

  叶南突然觉得,可能武道跟自己想象中的有点儿不一样。

  往后还是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行……

  “这俩部功法不都是古代武学的秘籍吗。”

  一旁的知微听到这话,却是有点儿吃惊,“金钟罩铁布衫也没有想象中的好修习,主要跟练者自身的实力有很大关系,如果能修到最高的地步,就连眼睛被人攻击,也不会有事情,可看柳少爷台上的表现,应该是只练习到保护局部吧?在一瞬间将所有内力集中在一个身体部位上来抵御别人的攻击,还有穿刺魔语也是没有练到位,无法进行远距离的攻击,所以只能凑到敌人耳边进行攻击。”

  说罢,知微撇撇嘴,“不过古代武学向来比较难参透,能练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是了,如果没有那个老东西指导,怕是一辈子都别想参悟其中一部。”

  就算知微说练习不到位,柳治纲倒是不生气,看着台上的画面反而一脸的满意,“好在能有用,废了吴家一个人,也算是了了我心头一桩恨意。”

  叶南听着,也表示很理解。

  当初柳家的二儿子不就是此家坑了吗?

  现在武功全部被废掉,还被赶出了家门。

  怎么说都是自己亲儿子,就算犯了天大的错,那也是自己的儿子。

  柳治纲不可能不恨。

  当然,还有今天这一出,纵然大根源在韩俊身上。

  可吴家这添油加柴的功夫,也够让人恨上加恨了。

  台上的柳蕴行丢掉断手,面无表情地看向了吴家,目光对上了吴家老头子。

  然后,嘴角扬起一丝无辜地笑容,“真是抱歉,一时没收住手。”

  此话一出,那吴老爷子简直要气死!

  冷着脸招手叫人去把吴天仇从台上抬下来,却是没有掩饰过自己眼中的恨意。

  比武一般会准备大夫在场,毕竟容易磕磕碰碰的。

  大夫跟着吴家的人一起上场,检查了一下吴天仇的伤势狗,突然脸色一变,“这这……瞳孔涣散……快点送医院抢救……”

  “什么!”

  吴老爷子闻身,陡然站了起来。

  一脸心痛地望着台上的吴天仇,而后咬了咬牙根,一个闪身。

  人便已经到了台上,锋利的手爪朝着柳蕴行的脖子而去,“老夫要你这个贱人血债血偿。”

  只是爪还没落下,就被同时跑上台的柳治纲给拦住了。

  柳治纲一脸的云淡风轻,“比武场上时常都有意外,不过是小辈儿切磋而已,伤到了就赶紧送医治疗,长辈上场寻仇可就坏了规矩了。”

  “规矩?你跟老夫提规矩。”

  吴老爷子气愤地收回手,怒声斥责道,“比武切磋点到为止,现在柳蕴行这小子竟然下了杀手?你们柳家的规矩一般人还真是做不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