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三十九章拆穿

第一百三十九章拆穿

  在场的所有人见状皆是一惊,怎么可能?

  这才一个回合,就将帝都来的青年才俊给打趴下来!

  寸头半天没有爬起来,坚持不到一分钟,更是直接倒地。

  众人才看到,寸头已然是面色惨白,嘴角已然溢出不少血沫子。

  “下一个!”

  叶南拍拍手,不以为意地环顾台下。

  这群人不都是来看柳家笑话的吗?老子就要让这群人知道,什么人是得罪不起的。

  经过这一出,四个家族的人还有谁敢上去?

  连帝都来的高手都如此轻易被解决掉了,还有什么好继续的。

  再上去,也不过是白送人头而已。

  那头发扎在背后的中年男人见状,却也是不敢再轻易派人上场。

  刚才派上去的虽说不是最强的,也已然是年轻一派中流砥柱,一个回合都没过,就被人打趴下了,简直不敢想。

  当然,最优秀的此行也带了过来。

  可是面对叶南这样的妖孽,一时半会儿倒是真不敢让上台。

  万一,一不小心就送了人头呢?

  不过经由这一试探,最起码可以判定叶南的天赋绝对是妖孽级别的。

  情报没有错误,柳家有此等妖孽,假以时日必定可以在中原武林占有一席之地的。

  境况如此,那此子就绝对不能留。

  头发扎在脑后的男人思忖片刻,回头看向一个身形娇小,隐匿在人群中不太起眼的清秀少年。

  那少年的目光也正在看着扎头发的男人,二人四目相对之时,清秀少年点了点头,旋即跳上比武擂台。

  冲着叶南的方向稍微点了点头,抱拳说道,“在下裘天,来讨教几招?”

  这幅模样,就好比叶南刚才对寸头一般。

  只是说话的声音,比起那副稚嫩的外貌来说略微显得有些老成了。

  按理说,此举算是很不尊重人了。

  不过,他显然是对错了人。

  面对这种不尊重人的家伙,叶南只会更加无视,连头都没有点,冷声回道,“的确,是该好好指教一下,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

  这还没开始呢,比武的氛围就有些剑拔掳张。

  其余三个家族是没本事再派人上去,可看到叶南如此样子,也是不禁摇头叹息。

  这个愣头青,怕是不知道自己应对的是什么。

  如此嚣张,到时候只会让自己不痛快。

  此番话一出,那裘天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清秀的面庞“噌”一下就红了起来。

  “找死!”

  裘天登时怒吼一声,娇小的身体瞬间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顿时间,如同一颗炮弹似的朝着叶南的方向冲去。

  叶南见状,瞳孔猛一收缩,这家伙内力竟然如此浑厚?

  果然,帝都这个中原武林的中心还是人才辈出的。

  如此少年,能有这般浑厚的内力足以让人吃惊。

  由于裘天突然展现出的速度爆发力太强,竟让人没有完全躲避。

  叶南等反应过来后退的时候,一个拳头已然砸向了腹部丹田的位置。

  出手就拿人要害,真是有趣……

  可惜,叶南并非是练武之人,修炼的功法也非常规法诀,攻击丹田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便是那一拳砸在丹田,也不会对往后的修炼之路有任何危害。

  只是,这一拳很疼。

  饶是叶南如此心性坚韧,竟也疼的变了脸色。

  下意识出手去拿砸在腹部的手,低头一看……

  腹部丹田位置的衣服已然被拳风搅的稀巴烂,并且小腹处已然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刚才被打到的时候,腹部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仿佛要把身上的肉绞碎一般疼痛。

  叶南起初是根本不在意这一拳的,所以感觉就算躲不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可要是一早知道这么疼,就算提一部分神魂之力也要躲过去。

  “知道吗?你死定了!”

  叶南死死钳制住腹部的那个拳头,慢慢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人。

  眸子里全然是要吃了裘天的眼神!

  裘天哪里能想到,如此一拳对方竟然也能吃下去?还能有力气钳制住自己的拳头。

  所以当时砸下去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必须收手,总觉着一拳就能碎了这小子的丹田。

  可事实却是,这一拳没能震碎人家的丹田,反倒是把自己的弱点送给了别人。

  心里有些发慌地裘天挣扎了俩下,想要强行把拳头抽回来。

  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完全不敌对方,便转换方式用另外一个拳头砸向叶南太阳穴的位置。

  叶南只是轻轻抬了抬另外一只胳膊挡了下。

  只听见“卡擦”一声,裘天的胳膊从被挡的位置开始生生折断了。

  好好的胳膊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弯着程度。

  “啊!”

  裘天吃痛大呼的同时,被人抓在手里的拳头也突然从手腕处开始弯折。

  俩条手在一瞬间竟然被人齐齐捏断了!

  今夜,在场的人再一次被叶南惊呆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妖孽天赋?感觉完全没有用什么招式,仅仅凭借蛮力就能轻松应对这些帝都来的青年才俊。

  果然,人不能跟人比,人比人着实能气死人。

  叶南冷笑着松开手,后退一步。

  眼睁睁看着裘天痛苦地趴在地上满头大汗,而后右腿渐渐抬起。

  对着裘天的头,保持着一个踢足球的姿势。

  “住手,比武切磋,点到为止!”

  扎着头发的中年男人见情况不对,连忙出声制止道,“再打下去,就是坏了比武的规矩,可不要怪我们不给面子。”

  啧,说的好像,这一脚不踢,柳家就会没事一样。

  要干就干,何必再装样子呢?

  老子等很久了,咱们倒是来个鱼死网破啊。

  “各位的脸面已经丢完了,还要什么面子?”

  叶南轻笑着嘲讽一声,随后右脚前踢。

  那裘天也意识到危险来临,忍着痛翻动身子想要躲避。

  却不想,还是被踢中了脑袋。

  顿时只感觉脑袋痛如针扎,然后一片空白,陷入昏睡。

  叶南可惜地摇了摇头,叹道,“要是不躲那一下,估计头就能飞出去了。”

  这番态度算是彻底惹怒了帝都来的家伙们,竟然一齐怒气汹汹的跳上台,将叶南给团团围住。

  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来处理叶南的,本想借着长辈指导的时候出手。

  现在却是完全不用了,因为理由已经足够充分。

  这个叫叶南的小子性格乖张霸道,下手也极其狠辣。

  若是任由其发展,必定会成为武道一行中的毒瘤。

  至少,在他们眼里事情就是这样的。

  可于叶南而言,早就想好该如此面对这群人了。

  并且,现在的画面是何等熟悉?

  当初在修仙界,就是一群自诩正道的家伙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并且想了那般多的肮脏招数,逼着他就范。

  前世的仇暂时还报不了,也正好找不到地方发泄。

  现在这群家伙倒是有趣了……

  老子能在修仙界肉体陨落之时,带走那么多老怪物的性命,今日舍了这具肉身,也能带走这群废物。

  “谁敢动我柳家的人?”

  柳治纲在台大吼一声,也顾不得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拎起武器就往台上冲。

  “各位,都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沉稳老迈的声音从远到近。

  叶南听到这声音,心头一喜,“这老头儿总算舍得到场了。”

  之前一起去过帝都的柳蕴行自然也识得声音的主人是谁,立马面带喜色地上前几步,将自家爷爷拉住,轻声说道,“救星来了。”

  救星?

  柳治纲愣了愣,很快又想到了上官家的事。

  顿时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回身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

  其余人也是,除了三个当地武道家族有点莫名其妙外,那些来自帝都大武道家族的长老们却是能听出来人的声音。

  一时间心思各异,面面相觑。

  不知道到底是何状况,那上官家的人怎么就来了?难道是也想插手分一杯羹。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人的猜测。

  其实上官家在武道圈中中名声极好,从来没有什么巧取豪夺的事,因为背靠大的武道家族,资源绝对是足够的。

  也因为这领先太多的位置,也很少去管甚至不屑去管别人的事。

  现在却出现在这里?

  扎着头发的中年男人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莫不是柳家背后的靠山是上官?

  要不然,那柳蕴行怎会使用上乘的古代武学?

  上官徐徐走来,如轻风一般掠上比武台。

  然后,不声不响地走到叶南旁边,平声静气地朝着周围地人询问道,“不知道各位将老夫的大徒弟围在中间是何意思?”

  轰!

  上官的面孔,帝都这群人并不面生。

  现在上官竟然说,叶南是他的徒弟?那……

  难怪这小子天赋如此妖孽,面对前辈态度也如此嚣张,原来是中原武林泰山北斗上官震闭门徒弟?

  那上官家平时在中原武道中表现纵然很佛系,可是护犊子那是真的。

  就算是外门弟子出去受了委屈,上官家也会出面帮忙。

  所以武道中很多优秀的散客都以拜入上官家为荣。

  现在,他们却得罪了上官震的大弟子?

  简直……

  该死的报信人,也不把事情问清楚就瞎折腾。

  要是他们早知道叶南是上官家的人,谁还敢那么不要命的上门得罪,届时讨好都来不及。

  可是事已至此,总得想个比较能说过去的理由。

  这群人带头的就是扎头发的中年男人,此时能做出应对的也就只有他了。

  最后,那扎着头发的中年男人也只硬着头皮含糊地解释了一句,“只是比武出了点问题,想要询问一下原因。”

  “是有问题,得询问一下。”

  上官震微微颔首,看了地上的裘天一眼,“不知道你们家族的外姓长老玉面先生,少说也有四五十的年龄了,如何能跟我徒弟这一辈的人比试?这符合规矩嘛!”

  这个裘天竟然有四五十岁高龄?

  此话一出,叶南却是愣了。

  这小子明明看起来只有十四五的样子,身高面相都跟成年男人的模样很不符合。

  竟然已经四五十了,还是个长老的辈分。

  也太让人吃惊了吧?

  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在场其余三个家族也都渐渐知道了上官的身份。

  看向叶南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并且在听到玉面先生四个字的时候,看扎头发的中年男人眼里都是鄙夷的神色。

  显然,这位玉面先生在武道中的名声还不小呢。

  知微不知道什么时候,此时也悄悄走到了台上。

  看叶南不是很明白,主动凑过去小声解释道,“玉面先生活跃在武道圈中,是因为此人模样清秀,并且身量较常人有点小,如同一个翩翩少年一般,可此人已经有一些年龄,所以江湖上都称一句先生表示尊重。”

  说罢,看了眼地上那人,继续小声补充道,“此人不是小辈的,竟然敢上场参赛,吃相着实是有点儿难看了。”

  叶南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出……

  也难怪刚才这家伙的爆发力那般强大,显然不像是同龄人能有的实力。

  没想到帝都这些大的武道家族,竟然在这个上面做手脚。

  也是太没节操了……

  不过,叶南不说。

  反正现在有人给他出头了,这师傅可不是白当的,总得做出点儿什么。

  上官震的质问,让这群人一脸尴尬,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应对了。

  也是,作弊被人抓包,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对这些家族的声誉造成不小的影响。

  扎头发的中年男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好的应对说法来,最后也只能一口咬定此人不是玉面,“上官家主是不是认错了,此人不是玉面。”

  可上官震也不是那么好糊弄得,直接冷哼一声,“是不是,老夫心里自然有数,中原武道实力排行榜还是上官家做的,玉面在里面排第几也是老夫亲自确认过的,莫不是在你眼里老夫已经瞎到不认识人了吗?”

  “这……当然不是……”

  扎头发的中年男人已然是冷汗连连,全然没有了适才那副倨傲的样子。

  此行本就是他们做的不对,可当着如此多的人承认,又太没面子。

  那男人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决定上前几步,一脸恭敬地冲上官震鞠了个躬。

  而后,压低声音,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今日的事,还望上官家主给个台阶下,我们的确有不对的地方,改日一定上门道歉。”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