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四十章自己选

第一百四十章自己选

  这上官家竟然一点都不要?

  叶南愣了愣,到时没想到上官家如此豁达。

  按理说此次事情能顺利解决,也是多亏了上官家的帮忙。

  若是上官此时开口要求其中的一到俩个彩头,倒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叶南自然不是那种小气的人,除了黑铁盒子外,哪怕是开脉丹,只要上官要,就都给。

  纵然开脉丹很难得,可叶南自觉有点手艺,往后还是有机会遇到材料炼化丹药给柳家的。

  能用一粒开脉丹,换来叶柳俩家的安全是很值得的买卖。

  不过,上官既然不要,那叶南也不是上赶着送人礼物的性格。

  当即抱着拳头冲上官的方向微微鞠了个躬表示谢意,倒地是名义上的师傅,稍表恭敬也是应该的。

  就算叶南平日里的背直,对人很难弯的下去背。

  可就算为了感谢,上官也值得他鞠这个躬。

  上官对此很是受用,以往觉着这小子不跪拜礼,有点恃才傲物目中无人了。

  现下看了叶南对其余人的表现,愣是觉着鞠躬已然是对自己最大的敬意了。

  便摆了摆手,没所谓地说道,“老夫也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下。”

  按照接下来的情况发展,若是他再赖着不走的话,怕是就被围着走不了了。

  柳治纲还不能走,比武切磋后续的事情需要主持。

  所以就由柳蕴行出来,亲自带着上官去别墅休息。

  怎么说之前都算是见过一面,相处起来倒也不会太绷着。

  最终,这群从帝都来的家伙无一例外全部废了修为李艾。

  叶南眼看着人一个个走空。

  等到知微回来的时候,才出声问道,“这里面可以姓袁的那家?”

  知微摇摇头,答道,“没有,袁家跟今日来的这些差了档次,自然是不会一起出现在比武场上的。”

  哦,连这些废物都够不上?

  看来那个韩俊还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弄了一堆废物给自己。

  至于柳家,经过此战已经算是成名于周边了。

  纵然也叶南最后拜入的是上官家,可那也是人家的孙子女婿。

  有此优秀的后背,往日还有什么好愁?

  到最后,除了吴家外,其余俩家全部都非常热情的留下喝茶讨论。

  唯有吴家,赔了夫人又折兵。

  尤其在知道叶南竟然是上官家主的徒弟后,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就应该把黑铁盒子双手奉上的,还特妈拿出来做什么彩头?还跟那群废物拉什么关系。

  现在又如何?得罪了叶南,就是得罪了上官家。

  毫不夸张的说,人家只手便可以颠覆整个吴家。

  一时间,吴家老头子是走也不是,不走也觉着面子上有些尴尬。

  唯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踌躇地喝着茶水。

  目光时不时瞥向被众人簇拥的柳治纲,眼神里有嫉妒,却也有惧怕,惊慌。

  如今事情也是掉了个个儿,现在是该吴家老爷子好好想想,该怎么说能让柳家不计较今日的事。

  怪就怪在他太心急了,把开脉丹的事情泄露出去,还想要破坏比武场的规则,安顿自家孙儿对人家下杀手。

  如此仇怨,该如何解释才能了……

  就在吴家老爷子不知该如何解决此事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过来了。

  叶南就着吴家老爷子旁边的位置缓缓坐下,轻佻地说道,“吴老爷子,还有闲心坐这里喝茶呢?”

  这话听得吴老爷子心中一惊,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吗?

  吴老爷子稳住心神,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子上,脸上带着慈爱地笑容说道,“往常比武切磋结束,四家都会坐在一起聚一聚,有什么误会咱们待会儿坐一起慢慢说开就行了。”

  误会?说的还真是轻巧。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吴老爷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本事,还真是不错呢。”

  这话一出,吴家老爷子就愣了。

  可以说,叶南的意思很明显了,这事没有那么容易过去。

  没等他想好怎么说,又一个犀利的问题紧跟着出现,“开脉丹的事是你泄漏出去的吧?”

  吴家老爷子只觉得嗓子有点儿发干,面对这些问题实在是回答不上来。

  开脉丹的事情,的确是他泄漏的。

  当时是想着事已至此,不如给帝都的那些大家族卖个好,往后若是吴家有去帝都发展的准备也有个投靠的地方。

  谁知道这些大家族竟然如此不争气,在上官家面前连一丁点儿反驳的力量都没有。

  现在叶南既然问起来,心里肯定是有些根据的。

  如果自己撒谎说不是自己,恐怕对方也不会相信了。

  可要承认是自己,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头上,再想取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回答。

  “你不说,就是默认了。”

  叶南半天没得到回答,直接笑了,“你那个孙子也挺厉害的,竟然在比武场上下杀手,想来也是家族里面有长辈示意过的。”

  说话的语气看似轻挑,却暗藏着杀机。

  吴老爷子混迹武道圈子多年,如何能听不出来其中的意思。

  这小子是什么都知道了,而且明摆着要跟吴家算账。

  就这么一直回避,不应答也不是个办法。

  吴老爷子自知狡辩是没有用的,便直截了当地道,“你想怎么处理?要钱还是要东西,只要吴家能给起的,绝对不会说个不字。”

  呵呵,聪明人。

  虽然这招刚才贺生已经用过了,并且没有起作用,可于吴家而言,就不一样了。

  刚才贺生让出的东西是这次比武的彩头,都是叶南本来就能拥有的东西。

  而吴家现在应承的是一些或许会有用的东西,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叶南自然需要好好斟酌一翻了……

  “那当然是可以商量的。”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你们能拿出来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不如说出来听听看,如果于我有用的话……”

  话说到一半,叶南突然抬起头环顾吴家众人,“这后面的人可以安安分分的离开,只需要吴老爷子一个人废掉修为就行了。”

  “你?”

  吴老爷子登时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是无论如何都要老夫这一身修为了?”

  “做错事,总要有点儿代价。”

  叶南搓着手指,漫不经心地应道,“那珍贵的东西能换吴家后辈安全,保吴家薪火相传已然很值得,可吴老爷子今晚,却是要为自己做的错事付出代价。”

  话说到一半,叶南嘴角微微一勾,“当然了,如果吴家不愿意拿东西来交换,也就学帝都来的那些蠢材全部自废修为离开吧。”

  这小子是认真的,真的想要老夫的修为。

  吴老爷子只感觉呼吸一滞,恐今晚是不能好好的离开此地了。

  也对,帝都那些人,哪个家族不比吴家大?不也全部自废修为离开了么。

  没道理偏偏放过吴家,如果真的只有吴家幸免,那恐怕才是让人最害怕的事。

  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危险等着自己。

  现在能换得吴家薪火长传,保留下小一辈孩子们的实力,吴家就不算是真正的垮了。

  可到底是要废掉一生的修为,这个决定吴老爷子想了很久。

  明知道该做怎么样的选择,可是沉默了十来分钟也做不出决定。

  最后还是叶南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催促了一声,“吴老爷子可要快快想,如果没有等价的东西,今晚吴家将彻底从武道圈里除名。”

  除名!

  这俩个字犹如一把刀,深深插进了吴老爷子的胸口。

  绝对不能让吴家从武道界除名,哪怕是自己的修为被废掉了。

  吴老爷子受到了刺激,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出了抉择,“我可以拿出来最好的东西,也就是一件兵器库的断刀,还有一株千年炎心草了。”

  兵器库的武器,加一株千年份的炎心草,已经算是吴家能拿出最珍贵的东西了。

  若是这都不能换吴家后辈安然离开,怕是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成交!”

  听到吴家筹码的一瞬间,叶南就爽快地答应了。

  因为兵器库的武器的确是很优秀,对于普通武道家族来说着实珍贵。

  吴老爷子能把这把断刀交出来,已经是表明了自己的诚意。

  再加上千年份的炎心草,火属性地草药最适合炼化洗髓的丹药。

  这种丹药的效果,比起开脉丹不会太差,也都是可以提升人天赋的东西。

  不过,还是有细微的不同。

  火属性草药是通过淬炼身体骨血,清理身体中现存的缺陷毒素,让身体处于一个干净的状态。

  也就是他在净身境的那个状态,服用此丹多少会有些被烈火灼烧的痛楚。

  可是,效果也很显著,炎心草是可收的。

  “东西明天送过来,可别想着赖账,吴家人那么多,赖不掉的。”

  说罢,叶南自顾自地起身,并对吴老爷子做了个请的动作,“至于剩下的,现在就看吴老爷子的表现了。”

  赖账那事也就是为了警醒一下吴老爷子,别有什么坏心思。

  谅这老头子答应好的事,也不敢赖账。

  主要还是看吴老爷子如何自废修为,如何走出柳家的地盘。

  “老夫绝不会赖账,还望你能信守承诺。”

  吴老爷子脸色惨白,艰难地站了起来。

  回头看了后面一众后辈,突然提起手朝着自己丹田的位置拍去。

  丹田被拍到的一瞬间,吴老爷子身形一顿,嘴角渐渐溢出血来。

  丹田于练武之人十分重要,那是积蓄内力的地方。

  如果丹田一毁,武道之人的修为也算是废了。

  显然,那些坐在后面的小辈们没想到自家家主真的会突然自废修为。

  “爷爷,父亲,家主……”

  一瞬间,后面的人全部涌了上来将吴老爷子团团围住。

  其中,有个中年男人反应最大,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眼睛陡然看向叶南。

  眼底的恨意快要溢散出来了!

  叶南没所谓地回视过去,二人四目相对之时。

  那男人突然握紧拳头朝叶南走了过来,“你简直欺人太甚!”

  只是,没走出去几步就被吴家老爷子给拽住了,“少成,不得莽撞。”

  被毁丹田的痛楚是巨大的,以至于吴老爷子说话的声音在瞬间都变的沙哑了起来。

  “东西明日一定送到府上!”

  吴老爷子压抑着这巨大的痛苦,看向叶南,“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叶南点点头,“随时可以!”

  “告辞!”

  得到应允的吴老爷子硬撑着双手抱拳做了个虚礼,而后哑声安排道,“比武已经结束,咱们吴家的人都回去了。”

  之前欲跟叶南对峙的男人似乎很不甘心,挣扎着还想找麻烦。

  却被吴家老爷子死死压住,拽着离开了柳家。

  这整个过程柳治纲都看在眼里,却是没有过来参与。

  一个是因为好歹四个家族共事多年,还有那么一丝情面在,如果自己出现的话,没办法搞那么绝。

  还有一点就是,他知道叶南此举的意思,是想为柳家出一口恶气,便也不好出面参一脚。

  叶南的这份情谊,他只需要记着便是了。

  这份注视很难不让叶南察觉到。

  叶南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目光的来源是柳治纲,便笑着走过去,问道,“听说比武结束后,还有晚宴?”

  语气轻松,全然没有比武前的紧张。

  是啊,事情都已经解决了,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

  柳治纲却是明白其中的心意,知道这小子是故意扯开话题,不想讨论处理吴家的这件事。

  便也就顺着叶南的意思,笑着说道,“是了,别墅里准备了食物,咱们可以准备准备过去了,折腾了一天也都该饿了。”

  听到有饭吃,叶南还真的突然感觉有点儿饿。

  刚才比武没怎么用的上神魂,倒是用了不少力气,消耗也挺快的。

  正是需要好好吃一顿了。

  叶南摸摸肚皮,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那还等什么,咱们快过去吧?”

  说罢,又感觉今天一天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

  对了,少个人。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