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四十二章上官震

第一百四十二章上官震

  “对了,怎么一直没见到蕴仪?”

  叶南突然发觉最近有点儿安静的过头了,顿时想起还有个人不见了。

  “蕴仪太吵闹,性子又有点儿跳脱,要是到比武场上来指不定得闹出什么事。”

  听到是在询问自己的孙女,柳治纲不由笑了,“所以就留在家里不准出来,估计还一个人生闷气呢。”

  哦,原来如此……

  不得不承认,柳治纲的确考虑的很周全。

  就今天这样子,恐怕柳蕴仪早就受不了,跳出来不知后果的大吵一通了。

  确认这个跟屁虫没有什么问题后,叶南才放心的回别墅参加晚宴。

  可能是因为刚才比武场上叶南的气场太强大,所以直到比武结束都没有什么人肯上来搭话。

  到了晚宴,叶南食欲大开,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

  顿时就冒出了很多长辈,眉开眼笑的凑上来套近乎。

  上官家主的闭门大弟子啊,要是平日都不会有机会能见到。

  这次也真是拖了柳家的福气,能一次见到上官震,还有叶南这个妖孽。

  都见到了,怎么可能不去套套近乎。

  这样的人,想都不用想,以后势必会成为武道圈中顶尖的人才。

  就算是用不上,自己往后也可以拿出去吹牛,说当初跟中原武道第一人讲过话。

  总之,大多数人都抱着这个非常没出息的心思。

  本来很饿的叶南,一时间被这么多的恭维围住,顿时就觉得没有那么想吃饭了。

  应酬这种事,是他最不会做的。

  以往在修仙界也是如此,他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会考虑旁人的面子。

  反正那个老东西也是一样的,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眼神,所以自己怎么样,也不会有人管。

  可现在,还是要给柳家面子。

  毕竟,往后柳家还是要在这周围的武道圈子混的。

  这就直接导致了,叶南面对这些人,是笑也不对不笑也不对。

  笑,他就只会冷笑,寒暄式的那种面具笑容完全不会。

  他就怕,他到时候一笑,这群人会被吓唬到。

  可是不笑的话,又很没有礼貌。

  “各位,咱们去那边聊聊,小南刚刚比武结束,还是有点儿累的,就先下去休息了啊。”

  柳治纲如何看不出来,便主动上前解围,“我前段时间得了一瓶药酒,咱们几个刚好去尝尝味道到底如何。”

  这瓶药酒是他寿诞的时候收到的,里面泡了十几种珍贵药材。

  据说喝了能够通筋活络,还能清理脉络中的杂质。

  如果不是因为今晚解决了一件大事,他才不会那么大方把药酒拿出来分享呢。

  叶南见状,便也顾不得吃饭了,赶紧转身回了卧室,逃离了大厅这个是非地。

  天知道,这群老家伙待会儿喝多了,会不会端着俩碗酒来让自己作陪。

  还是罢了罢了,饭吃不了,就去睡觉。

  然而,睡觉也是别想了。

  这里休息的卧室,是一来的时候柳家安排给他的。

  在比武开始前的有一些时间叶南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很快就熟门熟路的摸了上去。

  可是,一打开门,看到了有人坐在自己的床上。

  那人不是旁的,正是上官震。

  柳蕴行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听到动静赶紧抬头一看。

  见来人是叶南,立马起身迎了过去,“下面不是在举行晚宴么?你这个今晚的黑马怎么就上来了。”

  上官震听到声音,也是一脸疑惑地看了过来。

  按理说这种场合拿了头彩的人是一定要陪着的,如此才算是有礼数。

  因为有许多人,肯定想借此机会结交,甚至说是作为长辈还会指导一下年轻的新秀。

  当然,叶南是谁也指导不了。

  可至少也该待在晚宴上面应酬,毕竟今晚的事过后,会有不少人想结识叶南的。

  现如今却就这么上来了?这小子是不是太不懂得享受成功者的喜悦了。

  叶南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尴尬地说道,“下面人太多了,应付不来。”

  这个回答算是很耿直了……

  不过柳蕴行却是听得一愣,嘴角抽抽着确认道,“你可是今晚拿了头彩的人,借着机会结交一些人,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对叶家,有帮助。”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我已经成了中原武道第一家上官家主的关门大弟子了,还有什么人值得我去结交?都是别人想占我便宜。”

  这话里拍马屁的成份不少,不过上官震听着却很是受用。

  看来自己收的这个徒弟还挺识趣的,知道说好听的话。

  对比叶南刚才对待的那些帝都武道大家族的长辈,上官震已然觉着很满意了。

  “如此也是,再也没有比上官家更靠谱的靠山了。”

  上官震微微颔首,平和地笑道,“往后出去只管用上官家的名字,咱们把家族做的这么大,为的不就是这个么。”

  这话,说到叶南心里去了。

  武道家族那么努力的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实力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要站在顶端嘛。

  只有站到了顶端,才能不被人欺负。

  上官家为人处事的原则,叶南还是比较喜欢的。

  比起修仙界某些自诩正道的门派来说,还是要好多了。

  行事正派,绝对不会主动惹事,做一些给自己抹黑的蠢事。

  可也绝对不怕事!

  只要门内弟子被人欺负,绝对要第一时间出来保护。

  在叶南的理解之中,门派就是如此。

  共享有用的信息,门中人团结一致,该护短时就护短,不用讲那么多的规矩不规矩。

  不然,那些人为什么要尽可能的拜入高门?

  为的不就是往后出去能扬眉吐气,不被旁人欺负嘛。

  叶南在修仙界也是那些正派人士所称的魔门当家,也算是一门之主了。

  自然知道一个门派最重要的是什么……

  显然,上官家能做到这一点了。

  叶南突然觉着拜入上官家或许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往后出去报上家门,也能省点儿力气了,对吧?

  这上官家的行事风格,很合他的胃口。

  叶南听的心中一阵舒畅,抱拳说道,“如此,就谢谢师傅了。”

  上官震点点头,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变得有些严肃,“对了,为师听柳蕴行所说,身上的俩门上等武学皆是出自叶家?”

  “这我也不太清楚……”

  叶南看了柳蕴行一眼,这家伙真是老实,怎么什么都说。

  看着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面对上官震的时候,难道是傻了不成。

  “我比较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所以没有什么机会接触武道。”

  叶南不清楚这些功法从何而来,也不想过于纠结这个问题,便随便找了个茬敷衍过去,“师傅应该调查过我的过去吧。我也是前段时间身体内的蛊虫去尽,才渐渐找回自己的武道天赋,至于那些功法却是完全没有了解。”

  上官震自然是已经调查过了。

  怎么说都是拜入自己门下的弟子,不了解清楚谁敢来。

  当时,得到叶南的信息时,还真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叶南那么长的时间被蛊虫折磨,应该是没有真正接触过武道。

  而后面短时间内爆发出的杀伤力,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就是天赋。

  这样的一张武道白纸,才比较好调教。

  若是叶南之前练过什么功法,可能还真需要费点功夫。

  不过,刚才柳蕴行使用的功法的确是上乘的古武。

  这种功法就连上官家也没几部藏书,甚至在实用性上可能还比不了柳蕴行的这个。

  并且那几步古代武学,如果没人领路的话,根本无法修炼。

  上官家也只有长老级别往上的人才有资格翻阅修习此功法,其中也需要家主领路。

  上官震作为家主,也深知古代武学的晦涩。

  只是让他自己研究的话,恐怕没个十年半载也难入门。

  还得多亏了那个地方的人教授,他才能有机会让门中的人修炼此功法。

  现在,却是在一个天赋一般,并且还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身上看到了古代武学的痕迹。

  并且看样子此人还修炼的很好……

  柳家不是古武家族,也不会有古武秘籍。

  如果有,柳治纲为什么自己不练?

  所以他敢断定,柳蕴行的古代武学功法另有来处。

  闲问之下才知道,此功法竟然是出自叶南的爷爷之手。

  柳蕴行也是在那位老爷子手底下开的窍,年纪轻轻便入门了俩部古代武学。

  上官震如何能不惊讶?生怕叶南有什么复杂的背景。

  可联想到叶南那样的过去,又觉得不可能……

  如果叶南镇有什么背景,也不会病痛缠身多年也无人理会,最后还是要靠自己来打这场翻身仗。

  那,或许叶南手里有这些遗留下来的功法。

  思考之后的上官震准备换个策略,看能不能分享一下叶家的古代武学。

  可听到叶南的话后,瞬间死心,“如此,便真是可惜了。”

  上官震如何能听不懂其中的意思,也大致是相信叶南对这些功法一无所知的。

  便放弃了共享叶家功法的想法……

  叶南的这段话半真半假,无非就是想撇清自己跟功法的事情。

  谁知道上官震突然问起功法是打的什么主意。

  到底是上乘的古代武学,心动也是有可能的吧?

  他倒是无所谓,这种功法于自己而言倒是真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可柳蕴行到时候就得呆比了,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说的那么实诚,万一到时候上官想要这俩部功法该怎么回应。

  看到上官震那么爽快的就放弃,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也是,以上官家的为人,应该不会干出那种巧取豪夺的事情来。

  上官震放弃分享功法的想法后,又继续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到底算是正式拜入门下的弟子,就这么流放在外面也不合适。

  万一哪天叶南成才了,人家说不定还要诟病上官家根本没有教人家一点儿东西。

  更何况,明年中秋,那个地方的人就要来了。

  到时候选拔人才的时候,叶南必然是能被选中的,说不定能为家族带来不少资源。

  叶南想了想,犹豫着回答道,“我还想在此处待一段时间,等忙完手里的事就去帝都。”

  上官震话里的意思很清楚了,就是想问什么时候回帝都。

  不然,事情都忙完了,也不至于还待着不走。

  是觉着柳家的别墅舒服吗?当然也不是。

  最终目的,还是要把叶南带回去。

  只是,叶南却是暂时没办法走,集团的事情还没有彻底搞定。

  如果自己在这个档口走,剩下叶淑仪叶北俩个人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有些事,真的要防一下。

  怎么说,也得待到集团事物稳定,再找个可以照顾家里的人才能走。

  还有就是,帝都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想抓粮草滋补身体也不方便。

  还不如趁着机会,就在这里滋补个够,至少要突破了固体境再走吧?

  上官震听完,沉默许久。

  过了好一会儿,伸出三根手指陈生说道,“三个月!”

  “三个月,理清楚这里的事情,就到帝都上官家来报道。”

  话毕,继续说道,“门有门规,既然拜了师,总要待在师傅身边的,不然为师怎么指导自己的弟子?还有门内其余的弟子也得跟自己的大师兄交流感情,要是一直都住这么远还怎么交流同门之情。”

  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说短倒是不短,可要说长也不长。

  能不能处理完西河的事情还真不一定。

  可是,叶南能理解上官的意思。

  既然拜了师,就得有拜师的样子,自己成天在外面浪荡自然不行。

  这也是他当初不想拜师的原因,真的是一点儿自由都没有。

  现如今师已拜,也只能硬着头皮应道,“三个月,我准时回上官家,今晚的事还要多谢师傅辛苦走这一遭。”

  上官震满意地点点头,平和地说道,“为自己的徒弟走这一遭,算什么辛苦?”

  说完,便起身了,“既然确定了时间,为师也就不耽搁,先回帝都了,家族内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

  呼,总算要走了。

  叶南长出一口气,主动打开门送人,“我去送送您。”

  上官震见状,停下了脚步,纳闷地回头一看,“为师怎么感觉,你有点儿巴不得为师马上走呢?”

  还感觉什么,这就是事实,您老赶紧走吧。

  可心中如此想,叶南也还是没表现在脸上,依旧笑嘻嘻地解释道,“怎么会呢?您要留下来也可以的,我正好带着师傅好好逛逛。”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