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四十三章优秀也是错?

第一百四十三章优秀也是错?

  看着叶南这幅故意做乖的样子,就算上官心里是不相信这小子有这么好心,却也没有什么脾气可以发作的了。

  直接摆了摆手,说道,“还是算了,家族内需要有人主持事物的,你记住到帝都来报道的时间,到时候不见人为师可就要来亲自抓人了。”

  叶南笑着点头,“放心,三个月后帝都见。”

  他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就算平时性格乖张一些,可别人的好处总还是记着的。

  更何况上官家位居中原武道之首,叶南也得罪不起。

  毕竟,还有叶柳俩家需要人照拂,跟上官家扯上关系对俩家以后都是好的。

  叶南柳蕴行一起将上官送出去,并亲自看着人上了车,才往回走。

  “你小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中途柳蕴行忍不住,突然叹道,“本来以为自己出去历练多年,这些年的长进已然是不小,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身体天赋高是一回事,领悟力又是一回事。

  叶南适才比武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武道技巧,全部都是在凭借自己的本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般对武道的领悟力,竟然也是妖孽级别的。

  柳蕴行在台下观战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一直没有机会跟叶南说上话,问问作为一个天才对武道的感悟到底是如何的。

  现在,俩个人走在一起,才能有机会开口。

  “没办法,老天爷赏饭吃。”

  叶南自然也明白这话中的意思,失笑地摇了摇头,“这碗饭,可不是谁都能吃的,刚才不就有一堆人想来砸我的饭碗嘛。”

  说的也是,天才有天才的烦恼……

  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宗门保护的话,很容易招到别人的嫉恨,说不定没成高手前,就已经凉凉了。

  想到这里,柳蕴行也感觉有些后怕,“辛亏入了上官的门,不然今晚真是凶多吉少啊。”

  不过,还好,往后叶南提起自己是上官的人,最起码在中原武道一块是没人敢招惹的。

  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然而,在柳蕴行眼里的福气,在旁人眼里却并不是那个滋味儿。

  比如叶南,一想到上官给的三月之期就感觉头很疼。

  他本来是只想本本份份的修炼,早日离开地球回修仙界报仇。

  现在可好了,给自己找了个新事情做。

  当初拜师就是为了寻求个庇护,往后也没准备认真修炼武道,打打酱油做做样子就好了。

  没想到扯出上官家背后的古武家族,怕也是不能混日子了。

  毕竟,知微也出自古武家族,解开这个秘密对凤家很重要。

  权当是为了知微,也要好好给人家做徒弟了。

  叶南没有接话,只是低着头“嗯”了一声。

  声音很轻,显然是不放在心上。

  “对了。”

  走了一会儿,叶南突然想起之前柳蕴行在台上展示出来的俩部古武功法“你的功法是我爷爷教的?”

  这俩本功法很有意思,感觉已经超脱了武道的界限。

  尤其金钟罩铁布衫,这个跟修仙界的罡气差不多,算是一种修炼人士自带的护甲吧。

  没想到在地球武道中也有类似的功法……

  “是你爷爷教的。”

  柳蕴行点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肯定有问题,没问题老子干什么要问?

  不过,问人家借功法看会不会太犯忌讳了。

  说到底,功法就是武道人士的根本,如果自己的根本被人看到了,就等于弱点都摆在旁人眼前了。

  可是叶南,是真的很想了解一下这部功法。

  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没有,能让我看看吗?”

  问罢,又怕自己太为难人,还特意补了一句话,“我就只是对这功法有点好奇,如果不行的话也没关系,我能理解的。”

  说这话的时候,叶南一直看向别处,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尴尬。

  不过,柳蕴行倒是特别爽快,“这本来就是你家的东西,有什么不能看的?原本应该被你爷爷收好了,我手里只有手抄本,你要看么。”

  被我爷爷收好了?

  关键是叶南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甚至从他记事以来,家里就很少见过爷爷的东西了。

  据说是都被柳致远给收拾处理掉了,所以至今连那老头子长啥样,都得问柳治纲要照片来回忆。

  提起这事,叶南心里简直是气极了,“我们家那点儿事,你爷爷也早就说过了吧?现在想找那些东西,简直要比登天还难,那手抄本还是给我看看吧。”

  这个柳致远真是坏事做尽,对一个提拔过自己的人也做的如此绝。

  老子要是早知道自己的便宜爷爷还有那么多私货,就多拖柳致远几天,都问出来。

  可现在,估计只能问鬼了。

  真是想想都觉得后悔郁闷……

  “好,等明天回去给你。”

  柳蕴行对跟叶南分享功法这事倒是没有任何不满的想法。

  说到底,东西本来就是人叶家的,现在给人叶家看看又怎么了?

  虽然说功法不能随意跟人分享,武道一圈也很忌讳别人问及功法,但是叶南的身份比较特殊嘛。

  换个角度说,算是他恩师的唯一后人了。

  当年从恩师身上受到的好处,现在自然要报答叶南了。

  叶南对这份爽快,还是比较感激的,“多谢了。”

  这柳家人从上到下,从老到小都不错。

  足以说明这整个家族都是讲道理明事理的,三观最起码是正的。

  因为受了叶老爷子的恩惠,现在对自己简直可以说是倾囊相助。

  危急时刻甚至有想过把全家舍了,来保自己。

  这份情谊,如何能让人不动容。

  就算叶南嘴上不说,可心里俨然已经将柳家人划到自己的阵营了。

  既然是他阵营的人了,往后谁都不能欺负。

  修仙界谁不知道?他叶南向来都是护短的。

  “谢什么谢,都是一家人。”

  柳蕴行摆摆手,大方地说道,“你怎么说都是我妹夫,咱们之间谁跟谁。”

  又来?咱们俩之间除了这层关系什么都可以。

  叶南无语,翻着白眼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婚姻包配的?当事人都没有表态,就不要说这些让人尴尬的话了。”

  “要什么表态?”

  柳蕴行一愣,有些晃神地想了想。

  旋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一拳轻砸在叶南胸口,一幅我很懂的样子说道“你是怕我妹妹不喜欢你,诶呀,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家都是举双手赞成的,就算她再不同意,也没有人会帮她的,放心啦。”

  我……特么没有听错吧……

  他妹妹还不喜欢我了?是我不喜欢柳蕴仪好嘛。

  这家伙那盲目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的?简直服气了。

  叶南看了眼柳蕴行,如同在看一个白痴,“我看不上你妹妹好好嘛?”

  “你看不上我妹妹?”

  听到这话,柳蕴行简直惊呆了,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地话一般瞪大了眼睛。

  叶南懒得搭理丫,直接先一步走了。

  落下后面的柳蕴行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连忙快几步追上叶南,不能理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妹妹?她多漂亮啊,又青春又有活力,还很乖,很懂事,会体贴人……”

  嗯?怎么这话越听越不对味儿了。

  说漂亮的话,倒是可以算漂亮清纯活力……

  这后面的很乖懂事会体贴人到底从哪里体现出来的,是我的感知出了问题?

  还是柳蕴行这家伙夸大其词,为了把妹妹推销出去,如此不要脸了。

  见叶南不理会,柳蕴行急得一跺脚,有些着急地说道,“还有,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了都说了你是柳家的女婿了,到时候你要不娶蕴仪,还有谁敢娶啊?”

  看柳蕴行的样子倒是真的有些着急了。

  额,可是为什么不敢娶?

  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地球是个很开放很自由的位面。

  女人离了婚都可以再嫁人,怎么没结婚的就没人敢要了……

  更何况,柳蕴仪这个长相应该是很抢手的呀。

  叶南显然不能理解,纳闷下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不敢娶?不过是一个婚约,取消了不就没事了呢。”

  “武道圈子里还是很在意这个的。”

  柳蕴行表情垮垮地应道,“如果蕴仪是个圈外人还好,圈内人怕是听到跟你有婚约的消息,是绝对不敢再主动上门来提亲了,毕竟你现在身份很不同,往后蕴仪也跟着名声大作了,谁敢触这个霉头?再说了,我们家都对外宣称你是我们家女婿了,门也让你上了,家也让你住了,完了你拍拍屁股走人了,人还以为你和柳家闹矛盾了,也会认为是不是蕴仪不好,所以才没留住这个乘龙快婿,总之在圈内蕴仪的名声肯定就不好了。”

  额,用武道圈这个解释倒也勉强说的通。

  的确是如此……

  他现在身份不同以前,做事的时候势必有很多眼睛盯着。

  尤其是跟柳家的关系这一点,想来也有许多人会关注。

  此时,如果解除跟蕴仪的婚约……

  就算蕴仪往后找个圈外人嫁了,可柳家的名誉在圈里就受到损伤了。

  真是完蛋,怎么早没想到这一出?

  如果早想到的话,就肯定不能用孙女婿的身份出场了。

  叶南感觉,这一次自己好像是被柳家给坑了。

  可是就算坑,人家也是善意的坑。

  白送你一漂亮大姑娘,你还能生的起气来么?

  想来想去,叶南也没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来。

  最终,也只能妥协,“那先放着,后面慢慢说。”

  不管了,也不取消婚约,也不听话完婚。

  反正现在就这么放着冷处理,往后也许有了别的契机也说不准。

  总之现在,他喜欢的人是知微。

  他绝对不能做让知微死心的事,毕竟在地球上人们还是挺在意感情的忠诚度。

  这里又不是修仙界,人们的思想都是一样的。

  所以往后才要带知微去修仙界,也许思想可以转换过来,自己能多收一个……

  不对,还有老东西那个素未蒙面的女儿。

  在修仙界的时候那老东西有提过把女儿许给他来着,等他能够步入神境,就给二人完婚。

  这不是没步入神境,就被那群正道人士给围剿了么?

  所以至死也没能见到老东西嘴里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一面……

  往后,如果把知微带回去,恐怕也只能做小了?

  卧槽,真是越想越烦。

  为毛老子会有这么多的婚约?简直不科学啊。

  难道优秀也是一种错?

  这群人为什么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妹妹塞到老子身边……

  柳蕴行看叶南这幅性质缺缺的样子,也就没好再劝说什么了,任命地应道,“那也暂时只能这样了。”

  这个感情的事,还真是没办法去勉强什么的。

  就算他能勉强自己的妹妹嫁给叶南,可是他能勉强叶南娶蕴仪吗?

  他倒是也想这么做来着,可惜实力不允许。

  打也打不过人家,还欠着人家得恩情。

  再借着报恩的名义把自己的妹妹强塞给人家,也不问人家喜不喜欢?

  这种事他也做不出来……

  可是柳蕴行就是想不明白一点,叶南为什么不喜欢他妹妹。

  明明蕴仪长的很好看,性格也不算糟糕。

  正常情况下,男人都会喜欢这种小公主一样的女人吧?

  难道叶南有喜欢的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蕴行一想到这里,脑海里就浮现出知微的样子。

  俩人平时好像也比较亲近……

  尤其这个叫知微的女保镖长得也不赖,没有自己的妹妹那般青春可爱,可却也有点儿特殊的吸引力。

  那种与神俱来的御姐气质,简直让人无法忽视。

  说实话,柳蕴行初次见到知微时也被狠狠惊艳了一把。

  所以,叶南是喜欢女保镖那种冷艳性感的吗?

  柳蕴行心里悄悄嘀咕着,盘算回去后也把自己的妹妹朝着这个方向好好打扮一下。

  说不准,叶南看了就喜欢上了呢。

  然而,此时的叶南却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身边这个中二到不行的家伙安排的明明白白。

  如果知道的话,必定会问一句,“请问,柳蕴仪真的是你亲妹妹吗?”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