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四十四章四个盒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四个盒子

  二人一路边聊边笑走回别墅。

  柳蕴行回去后,跟着去参加了晚宴。

  叶南则回了自己休息的房间,反正这宴会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结束。

  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知微坐在卧室的椅子上发呆。

  连叶南进来都没有回过神来,还是坐在那里好像在想什么问题。

  这种情况平时是很少见的,平时知微对于有人进来还是比较灵敏的。

  今天可能有点儿反常?

  叶南纳闷,悄无声息地慢慢靠近。

  待走到知微的身后,突然出声,“你想什么呢?”

  知微闻声一惊,连忙站起身来,一脸的尴尬,“少爷,您回来了。”

  “嗯,回来就看到你坐在椅子上发呆。”

  叶南点点头,轻笑着说道,“是遇到什么麻烦的事了吗?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忙。”

  “没有没有……”

  听到此话,知微连连摇头,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暖的。

  她之所以坐在这里发呆,是因为今晚的事情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叶南竟然拜入了上官家的师门,还有适才在台上展现出来的身法……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是作为真正古武家族的她如何看不出来?

  那根本不是什么与生俱来的天赋速度,是真正的上等身法秘技。

  这说明叶南有武道基础,并且基础还不弱。

  或许内力天赋都可以用一些秘达去传授,可武道身法是只能自己一步步去摸索,去熟悉练习的。

  这之前她从来没见过叶南练习武道身法,现在却?

  少爷身上的谜越来越多了,如果不是现在这幅皮囊还有,恐怕知微会觉得眼前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不再是她当年初入叶家遇到的弱小少年了……

  还有,就是今日柳家让叶南上场用的是孙女婿的身份。

  并且,叶南好像也没有表示不是。

  也许少爷已经默认了跟柳家的姻亲,终有一天会娶了蕴仪。

  其余的东西可能都不重要,不管是什么谜都不重要,只要少爷还是少爷,还活着。

  可唯独跟柳家的婚事,怎么一想起来就感觉心里堵堵的。

  刚刚说过没有的知微很快有陷入一种矛盾的心情中,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暗沉。

  “怎么会没事?没事脸上都写满了不高兴。”

  叶南如何能看不出来这份小情绪,可就是不知道这份小情绪从何而来。

  明明今晚都很顺利,自己也没有遇到危险。

  知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又不高兴了。

  知微本来现在脑子就有点儿短路,听到人说脸上写了什么,立马下意识地摸着脸,紧张地问道,“是吗?写了什么东西么。”

  叶南被这一举动成功逗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然后伸手把知微轻轻抱入怀中,说道,“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得说出来,别人才能知道啊。”

  他就是认为,知微心里肯定有事,不过是碍于某种原因说不出来。

  不过,他想知道,他不太想看到知微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

  而被抱入怀中的知微,脸刷地一下就红了,那么空白之下竟然鬼使神差地问道,“跟柳家的婚事是真的成了吗。”

  说完,又被自己给惊了一下,连忙捂住口不好意思地退出叶南的怀抱。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问这个……

  “呵呵,原来是因为这个。”

  听到这话叶南当即也明白了,这丫头怕不是吃醋了。

  诶?吃醋!

  吃醋的意思,那不就是喜欢我?

  察觉到这一点的叶南愣了愣,旋即大笑着解释,明显心情很好,“不用柳家女婿的身份还怎么上场?不过是为了比武的权宜之计,现在都什么年头儿了,都恋爱自由了,不兴婚约那一套,这事当不得真。”

  解释的很清楚,求生欲可以算是很强了。

  当然,也是因为喜欢知微才会如此费时间去解释。

  若是柳蕴仪问,他恐怕连搭理都不会搭理吧。

  听到这话,知微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可女孩子家的还是要点儿面子的。

  依旧是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我没这个意思,不用解释也可以的,少爷往后想娶谁就娶谁……”

  “想娶你!”

  话说到一半儿,叶南突然出声说了一句,知微登时就愣住了,小脸蛋通红地眨着眼睛,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想娶我?刚才他是这么说的么……

  明明还没回过神来,叶南紧跟着又问了一句,“你怎么想?”

  我怎么想?我怎么想?这是不是进展的有点儿太快了……

  “这……这……我……我……”

  知微其实心里是欢喜的,可是脑子在这一刻宕机了,感觉现在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好像在做梦一样,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幅紧张羞赧的小少女的模样,让叶南有些不忍心继续逼问,唯有失笑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再回复也一样。”

  知微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回复愿意的话怕太轻浮,可回复不愿意的话,自己又真的喜欢。

  现在让她想好再回复,倒是能稍微的松口气了。

  至少自己可以回去问问别人该怎么回答显得好一些,比如问问师姐?

  叶南现在是不知道知微心里打着问于素的主意,如果知道的话,还不如继续逼问。

  不过,这个问题也就是临时起意问的。

  还有一个问题,他是刚才结束比武的时候就想找知微来问问了。

  “还有,就是……”

  叶南把椅子拉到身下,脸色开始变得认真起来,问道,“你知道上官家背后的那古武家族是什么背景吗?”

  “有一点儿耳闻。”

  知微点点头,“古武家族没落后,好像只有这个家族还可以保持着兴旺,期间很多古武家族的人有联合起来去寻找这个家族,为什么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而继续时,却是始终也没有找到过这个家族的具体所在。”

  这事她还经历过……

  小的时候,爷爷有带着自己,跟其余古武家族的人一起去找过那个家族。

  叶南眉头轻簇,继续问道,“那你们没问上官家?”

  原来那些古武家族已经找过这个家族的踪迹了,可是竟然没有找到?

  联想到自己是如何出现到地球上的原因,叶南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或许,这个家族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上官家,就是他们联系地球的唯一纽带?

  提到上官家,知微脸色变了变,“我们当然也去找过,可是上官家不愿意配合,还说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地球上恐怕连没落的古武家族都没有了,那个隐匿起来的大家族如果想清理这些古武余人也是很容易的。”

  难怪,知微的脸色会那么难看,原来是被上官家威胁了啊。

  那看现在的情况,那个隐匿起来的古武家族的确有清理其余古武残留的水平。

  要不然,上官家也不会好好的稳坐中原武道第一的位置。

  并且,这之间应该还发生过什么斗争。

  他可不相信,一群古武家族的人,竟会被上官家威胁到。

  那个隐匿的大家族肯定有出现过,而且也震慑到了这群联合在一起的没落古武家族。

  只是,知微可能并不知道,所以就没有说完下半段。

  叶南心中盘算着,继续问道,“对了,古武家族为何会没落?”

  这个才是最根本的问题,那些古武家族为什么会沦落至此。

  之前好像听知微淡淡的提过,好像是很多人无法在修炼古武,自己家里有资格修炼的也只有她跟她爷爷俩个人了。

  这个数量算是极少了……

  可是武道都可以修炼,为什么古武就不行了呢?

  “这个具体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听到叶南问起古武落寞的原因,知微也是一脸的不解,摇头说道,“我只听爷爷说过,古武的修炼跟普通武道不太一样,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的,这就如同是人们的天赋一般,没有就是没有,就算强行修炼,也走不到很远,还不如安心修炼武道,强身健体的好。大概是在百多年前开始很多古武家族的后人就开始大量丧失这种天赋,就拿我们家来说,现在也只剩我跟爷爷,其余人都已经无法在修炼古武,所以很多古武家族都就此没落了,因为根本没人来传承家族武学。”

  原来如此,是大环境的改变……

  那看来上官家背后得那个家族,倒是混的挺不错,竟然成功避开了。

  如此,这个家族就更要去一去了。

  叶南想到此,倒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么多古武家族,没有一个想着去那个家族混混的?

  如此想着,便出声问道,“你们没有想过混入上官家,去看看那个古武大家族是如何活下去的?”

  “也想过的,不过都被卡在了上官的门槛上。”

  知微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少爷去过,想必也知道上官家收人的规矩,必须是底子干净且没有师门,并且还要天赋优秀的那种,带艺入门的事更是想也不要想,哪里去找这么合适的人混进去啊。”

  说的也有点儿道理,这上官家收徒的规矩的确是有点儿多了。

  不过,现在他不是进去了么。

  进去就有机会探得古武家族兴盛的秘密,说不定能帮到知微家。

  叶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道,“现在我不是进去了么?这件事我来办吧!”

  “说的也是!”

  听到这话,知微眸子突然一亮。

  不过,眼里的光芒很快就暗淡下去了,“可是听说最后能去到那个古武家族的人,后面都没有再出来过,少爷会不会也……”

  说着说着,知微就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

  拜入上官家是好事,毕竟能真正的接近巅峰的古武家族。

  可是,上官家规矩大,恐怕到时候自己是不能跟进去的,也许会被打发回到爷爷的身边也说不准。

  叶南能看得出知微心中的焦虑,爽朗地宽慰道,“放心,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

  不过,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能不能带自己的保镖一起去。

  如果不能的话,该如何?

  不能的话,大不了就不入上官家的门了,这件事进去的时候就得跟上官说清楚。

  不管怎么样,进上官家也是为了帮知微。

  最后,肯定是不能舍本求末的对吧?

  知微听到叶南要带自己一起走,心里才明亮了起来,点头应道,“是,少爷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少爷说话,从来都是算数得,总之今天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以后不管去哪儿肯定是会带上自己的。

  她就是相信叶南,因为叶南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好了,忙了一天,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看到知微的心情变好了,叶南也跟着心情变好了许多,失笑地起身,揽着知微的肩膀就往床边走去。

  最近,睡觉搂了几次女人,好像有点儿习惯睡觉的时候身边有个人了。

  可是知微不习惯,刚被揽着肩的时候还有点儿发愣。

  等看到叶南把自己往床边带的时候,脸又红了,“我……我……那个……那个……上来还有别的事情……”

  总算,在关键时刻想到了自己上来的真正来意。

  叶南闻言,纳闷地低头问道,“什么事?”

  这都说了半天话了,现在才记起有事情,是不是太可疑了?

  这怀疑的眼神,让知微心头一颤。

  立马指着书桌上的四个盒子,大声说道,“少爷比武赢的彩头,都拿上来了。”

  她是真的没有骗人,上来也是真的有事。

  柳治纲让她上来把比武的彩头给叶南送上来,是她自己把东西放下后开始想问题,然后就给走了神。

  最后,又被叶南三问俩问的带着跑,这才想起来自己上来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叶南顺着知微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真写字台上放着四个木头盒子,大小不一的整齐排列着,“哦,这么快就拿上来了啊。”

  全部都拿上来了,看柳治纲的样子是想让他来处理这些东西。

  这里面的开脉丹最后还是给柳家用,至于其它三个叶南自然就收下了。

  一个是他的东西,另外俩个给柳家,他们也是用不到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