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四十六章宝藏男孩

第一百四十六章宝藏男孩

  柳凤俩家不熟倒是正常。

  毕竟一个是古武家族,就算因为某种原因,已经接近没落。

  可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武道家族能匹敌的……

  不过,这个黑铁盒子跟凤家到底有什么关系,还是需要好好的了解追究一下。

  叶南弯腰把卡在洞里的黑铁盒子拔出来,重新放回到写字台上。

  有些不甘心地打量了几眼,自顾自地嘟囔道,“再过俩个月,就去凤家跑一趟,看看这个盒子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俩个月的时间,如果抓紧修炼的话。

  多找卜雪,还有刘承祖去找些粮草进补,突破固体境也不是可能的。

  这个黑铁盒子最好是在去上官家之前就打开,否则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再生什么事端。

  对凤家有吸引力的东西,那对其余古武家族也必然是有吸引力的。

  上官家背后怎么说都有一个还未没落的古武家族撑着,如果自己黑铁盒子的事情泄露,就会给自己惹上大麻烦了。

  柳治纲却是眉头微蹙,“俩个月,会不会太着急了?”

  看着是有点着急,可是也没办法。

  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三个月后自己就要去上官家了。

  任何不安定的因素最好都放在这之前解决才好!

  面对柳治纲的关心,叶南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不想让柳治纲太过于担心,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要说好了。

  二人又闲聊了一些关于去上官家之后,该如何注意的事项。

  门外的知微突然敲门,出声说道,“少爷,魏然出事了。”

  魏然出事了!

  叶南听到这个消息,脑子突然白了一下。

  然后,连忙朝着卧室门口跑去,打开门开门见山地问道,“什么事?袁家不会找到魏然头上了吧。”

  袁家今晚没来比武切磋这里凑热闹,想必是知道他死路一条了。

  可魏然也算是这件事的起因,那些人去找麻烦也是能想得通的。

  毕竟,来了一趟西河市,总不好空手回去吧?

  知微点点头,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嗯,魏然的父母给家里去了电话,是小姐打电话过来说人被抓走了。”

  跟了叶南这么久,自己这个雇主还真是没有什么朋友。

  除了这个魏然,平时也算是真心实意的为了自己的雇主着想。

  所以,对于这个叶南唯一的好朋友,知微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也不见得多好。

  魏然这个人真的没得说,天生乐观好相处,没有歪歪肠子。

  尤其,对朋友这一点是绝对的讲义气。

  这一点,已经赢得了知微的尊重。

  “电话里还有没有说别的?”

  叶南虽然只是占据了这个身体,可是对于这个朋友还是很认可的。

  在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并且嫌弃他谩骂他的时候,只有魏然不惧一切的站在他身前,甚至还主动帮他揽下一些麻烦。

  他不是知恩不图报的人,更不是不讲义气的人。

  魏然这个朋友他早就认可了,那现在谁动他朋友,就是找死!

  “魏然的父母一直派人跟着,也联系了帝都的本家帮忙沟通,不过事情好像不是很顺利,不过因为知道一些事情的始末,才会打电话向咱们家里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帮助。”

  知微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并且,据说那些人带着魏然是朝着咱们家的方向去了。”

  “去叶家了!”

  不等叶南说话,后面的柳老爷子已经非常不淡定地叫了出来,“小北淑仪还在家吗?赶紧让人从家里出来,暂时先避一避麻烦,咱们赶紧过去。”

  叶南却是在听到此话后,心里定了一些,冷笑说道,“去我家里就好办了,这件事就让我自己处理好了,就不麻烦柳爷爷了,毕竟入了上官的门,也不能白入,对不对?我出去惹了事,总有上官家的人来处理。”

  家里有刘承祖,还有韩笑笑。

  有这俩怪咖在家里,还真是不担心能发生什么事。

  不过,这群人绑了魏然,还大剌剌的跑去叶家找麻烦。

  对他朋友不敬,还对他的家人心怀杀心,这已经是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今日比武切磋上的人可以自废修为,活着离开比武场。

  可这群人却是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叶南知道,如果让柳家插手的话,把事情搞的太难看,势必会连累到了柳家。

  毕竟,今天敢去叶家闹事的人,也都是来自帝都还算不错的武道家族。

  这些家族,是柳家得罪不起的。

  可叶南就无所谓了,背后站着上官这么大的家族,就算有什么事情也有人帮忙收拾首尾。

  甚至,这个袁家还不敢寻仇。

  放着这么好的靠山,不用白不用。

  柳治纲知道此话说的不假!

  以叶南的实力,对上那些人确实没有什么难的。

  并且,有上官家给叶南做靠山,就算发生什么事对方也只能当是吃了个哑巴亏。

  这种时候,自己参与进去反而是帮到忙了。

  在理解到叶南的意思之后,柳治纲便也不要求一起跟着去了,表情变了变,沉声说道,“我派车送你们回去,既然有上官家做靠山,那就放开手干了,别有什么顾忌,没理由别人杀上门了,还要忍气吞声的。”

  看来,柳治纲是get到自己的意思了。

  叶南嘴角微微勾起,显得异常狡猾,“就是如此,且让他们去叶家,就看他们到会儿能不能走出我叶家的大门了。”

  说罢,便冲着柳治纲抱拳告辞,“那我们先走了,改天再见。”

  柳治纲摆摆手,说道,“去吧,我让车在别墅门口来接你们,东西明天一早找人送到叶家,这里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就不用担心了。”

  叶南点点头,转身就走。

  后面还跟着一脸紧张地知微,小声提醒道,“少爷回家后要稍微克制下,那些脏事不要自己亲自下手,哪怕打个半残丢给我处理也好……”

  话没说完,就被叶南后面的话呵呵堵住了,“这不是脏事,就算真的是,让你做还不如我自己来,在我看来,咱们俩个谁做都是一样的。就算是你做的,万一有一天东窗事发了,你要怎么样,我心里如何能受得了?”

  如果是以前,这些事知微做做倒是真没什么。

  因为在一开始,他是把知微当作自己女保镖的,也就如同修仙界的仆人一般。

  这些事本来就是仆人应该做,应该考虑到的。

  可是等他喜欢上知微后,就不一样了。

  他宁愿自己去做这些事情,也不想让知微手染鲜血。

  因为他知道,在地球上手染鲜血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如果处理的干净利落,无人发现倒没什么。

  可万一漏了丁点蛛丝马迹,那就是万劫不复。

  听到这话的知微却是愣了愣,她没想到叶南会说出这样的话。

  替叶南料理所有不干净的事情,这是爷爷叮嘱过的。

  她也一直都是如此做的,可是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没来由的暖了一下。

  总觉着好像是被人捧到了手心里一样关心着……

  不过,缓过神来,知微还是规矩地应了一句,“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没有必要太放在心上。”

  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在脑子里的,就算叶南如此说了。

  可知为还是认为这些事情就应该是她做的,是她应该履行的责任。

  “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咱们之前在书房说的那个问题。”

  叶南颇有些无奈,实在不知道这个榆木疙瘩脑袋是怎么被教出来的。

  那个问题?什么问题……

  知微再一次懵了,回想了下之前在书房里的事。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句话,想娶你!

  叶南刚刚在书房好像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还让自己考虑来着。

  一想到这里,知微的脸就不受控制的红了。

  其余的话,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直到坐上离开柳家的车,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甚至,直到叶家这一路上,除了偶尔抬头看一眼叶南,更是连声都不敢吭一下。

  完全就是一副少女娇羞的模样!

  如果是平时,叶南可能会想逗一逗身边的女人,但是现在正有一群武道高超的人往家里去了。

  搞得他满心都在想,刘承祖韩笑笑到底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哪儿还有心情关心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挨到了车子开进叶家别墅的大门,看到屋内灯火通明,保安保姆正常工作。

  叶南悬在半空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

  一回到家,便看到叶北叶淑仪俩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满脸的急色。

  叶南平时几乎没什么朋友,二人都是知道的。

  也明白这个魏然是如何的存在,得到魏家的消息已然是很慌张了。

  可又听到这群人是往自己家的方向过来了,更是着急的不得了。

  干脆就坐在客厅等叶南回来,好好了解一下情况。

  然而,叶南回来,看到二人安全坐在沙发上,却是头也不回的朝着一楼那个老道士住着的卧室跑去。

  二人见状,紧随其后。

  只见叶南跑到老道士卧室门前,直接忽略了敲门的细节,一脚便把门给踹开了。

  看到房内空空如也,叶南心里大致有个估计,回头就近喊了一个保姆问了下情况。

  白知道刘承祖在二十分钟前离开了卧室,至于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二十分钟前?这还用想嘛!

  袁家的人肯定是先到了,然后被老东西察觉了。

  现在,估计正在哪块隐避的地方纠缠呢。

  好在家里人没有事,袁家那里有刘承祖的话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袁家人既然生掳了魏然过来,也没道理半路就下手。

  怎么着也会带到叶家来吧?

  那这就是说现在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都来得及。

  想到此,叶南才算是彻底诶松了一口气。

  不过,还是要赶紧找到那群人在哪里……

  刘承祖是修道的,对付邪祟或许有点儿办法,可是对付人鬼知道战斗力到底能有多少呢?

  “知微,出去看看。”

  叶南确认暂时不会有问题,这才慢悠悠地转身往外走。

  可是没走俩步,就被叶家母女给堵住了去路。

  “你不要再出去了,外面有危险。”

  叶北现在最前面,一脸严肃地展开胳膊说道,“那群人来咱们家,指定不是来谈生意的,你还是待在家里安全一点儿,好歹外面有那么多的保安呢。”

  保安?估计外面这群全加上也不够袁家派来的人喝一壶。

  那好歹是几个武道高手,上次已经折了一个长老,这次不至于派个更弱的来吧?

  如此,就家里这群保安根本不够看。

  往后还是要找找门路,给家里多招几个练家子坐镇,就算遇到什么意外情况也可以顶一顶。

  “我出不出去,人家也是要来进来的呀。”

  叶南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严肃的女人,无语地摊开手,说道,“何况魏然还在那群人手里,总不好见死不救吧?事情可是我惹的。”

  “我明白……”

  叶北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可那抹犹豫很快就消失不见,“可我管不了那么多,就是不能看你出去冒险。”

  冒险?是袁家的人在冒险吧。

  这个傻帽姐姐仿佛对我的实力有什么错误的认识?

  “我真的没事。”

  叶南失笑地解释了一句,可说完又觉着好像没什么用,必须让眼前的母女俩知道自己有自保的实力才行。

  想了想,干脆把柳治纲给搬了出来,“我今晚帮柳家赢了比武切磋,是个实实在在的高手了,咱们家的保安加一起都不够我打,不信你打电话问柳爷爷,我真的很安全的,魏然还在那群人手里,你赶紧打电话确认,确认好了让我去救人啊。”

  如果能救魏然的话,肯定更好啊。

  叶北心里还是想救人的,听到这个话的确是有些动摇了。

  柳家是当地比较出名的武道家族,如果叶南真的赢了比武切磋,还有柳老爷子的认可,倒是可以放出去。

  就是不知道叶南说的是不是真的,毕竟这小子谎话说的太多了。

  “妈,你看着他,我来打电话问柳爷爷。”

  权衡过后,叶北还是选择了验证。

  给叶淑仪使了个脸色后,便拿着电话到一旁去联系柳治纲了。

  整通电话并没打多长时间,只是挂了电话后的叶北脸色有些不好看。

  电话里柳治纲说,叶南的确赢了比武,并且出去已经鲜有敌手,还拜入了中原武道第一家族上官的门下,但凡武道中人听到都会给点儿面子的。

  柳治纲说的肯定没有假话,不过却给人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上官家,她知道。

  那是一个不止武道出色,经营集团也很出色的家族。

  叶南,竟然跟那个家族有了良好联系。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看来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个宝藏男孩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