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一章灵蛇剑诀

第一百五十一章灵蛇剑诀

  灵蛇剑诀!

  这是御剑门的最高武技之一了,一般由最优秀的女弟子才能修习。

  说起来,这部剑诀还是他从御剑门抢来的。

  就因为御剑门欺辱了自己门内的一个弟子,所以当作是赔罪礼物被强行夺了回来。

  然后,就亲自教授给了那个被欺辱的弟子了。

  所以他对这个剑诀还算是比较了解,毕竟从头看到了尾。

  此剑诀的武器用软剑最为合适,因为剑的奥义如灵蛇,女子修炼会更合适。

  不过,现在手里最好的武器就是这把兵器库的青锋了。

  青锋是把软剑,最合适的就是这部剑诀了。

  关于女子身形更为较小,行动起来更为便捷这一点。

  可以用别的身法来补充解决,到时候使用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反而在加上合适的身法后,会让这部剑诀的威力增加许多。

  想到此,叶南就捡起一沓纸,开始默写自己脑海中的这部剑诀。

  并且大多比较难的招式,还都画了人形图。

  担心的就是魏然这个榆木疙瘩会看不懂……

  这也算是他第一次默写一部自己用不上的剑法,还这么认真。

  地球上的人,还真是让他费了老心了。

  差不多等知微回来的时候,这部剑诀还差一点儿才能写完。

  所以知微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叶南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面前还堆着许多写好的纸,并且每一页上都非常细心的写了页码。

  知微只是在放东西的时候轻轻扫了一眼,就看到那些画着古怪招式的剑诀,登时愣了愣……

  这是剑法?

  虽然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但是知微也知道这剑法很高深。

  绝对不是普通的武道家族能拿出来的,甚至自己家中的那些剑法似乎也没有一部能与之媲美。

  “哦,知微回来了。”

  看到桌上的东西,叶南恍然惊醒。

  终于从默写剑诀中回过了神,抬头看了眼知微,“你看看这部剑诀如何?”

  既然都默写出来了,肯定要物尽其用。

  知微也是女生,并且有很好的功夫底子。

  学这部剑诀的问题应该不大,相反可能会比魏然学的更快,更能把握住这部剑诀的奥义。

  “这剑诀很高深,前期看起来跟普通剑诀似乎没什么区别……”

  得到了许可,知微才小心翼翼地捧起已经默写了大半的剑诀,认认真真地一张一张看了过去说道,“不过看起来更适合女子修炼,因为剑法对体型还是有点要求,女子的体型更加轻柔适合这部剑法。”

  一针见血,不愧是有武道基础的人。

  叶南点点头,笑道,“说的不错,不知道你能不能修炼?”

  “我修炼这部剑法?”

  听到这话,知微当时就惊了,“可是这部剑法应该出自比较强大的古武家族吧?如此珍贵的东西怎好轻易送人。”

  “我的东西,想送谁就送谁,谁还能管得着不成?”

  叶南突觉好笑,摆手说道,“问题是你愿不愿意接受,别的都不是问题。”

  这话说的倒是也对……

  只是知微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可以送人。

  怎么说都是一部高深的功法,就算放到古武家族里也是底蕴了。

  谁家会把自己的底蕴拿出去送人啊?

  只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有点儿不好意思接受。

  可是,叶南又这么说了……

  知微想了想,觉得不接受好像也不太好,“前面的话,我倒是可以自主修炼,可是到后面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这剑法怎么说都是御剑门最高深的剑法之一,如果随便什么人拿到剑谱就可以修炼,倒是有点儿不正常了。

  知微能靠自己把前面的修炼出来,已然是很不错了。

  至于后面他早就想到了该怎么安排……

  这剑法就算他没有修炼过,可是也指导过门内的弟子。

  以他对武道的理解,理解这部剑诀自然是没有一丁点儿问题。

  后面可以给知微做出一些指导性的意见,总没有错。

  往后也是要把知微带到修仙界去的,提前学习一些修仙界的东西也是不错。

  “有我在呢,怕什么。”

  为此,叶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能拿的出这部功法送人,心里自然是有谱的。”

  少爷真的不一样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知微脑子里最先想起的就是这个。

  以往的变化,还可以用天赋来解释。

  可是随随便便拿出一部高深的功法,还有如此信心能指导旁人学习。

  这副架势俨然是爷爷那种宗师级别的人物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变化到底是因为什么?

  知微心里纳闷,却也想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现在的这个少爷明显更好一些。

  自己这么想或许不对,一个优秀的保镖此时是不是应该想调查真相。

  弄清楚这变化的原因从何而来,捍卫原雇主的权利才对。

  可现在她什么都不愿意想……

  她只想变得更强大,这样才能在眼前这个人遇到困难时自己能帮的上忙。

  登时也没想太多,下意识地出口说道,“我学的,我想变得更强大,像上次那样的情况能为少爷做些什么……”

  这话让叶南心里一暖。

  纵然知微的心思如何,他早就是知道的。

  可亲耳听到,心里还是觉得十分欣慰,感觉自己默写这一下午的功法并没有白费时间。

  “如此,等会儿功法全都默写出来,就拿着去复印一份儿吧。”

  叶南点了点头,就继续埋首认真默写余下的功法。

  他现在的时间很紧张,一分一秒都容不得浪费。

  想做的事情太多,可留给他的时间太少太少。

  三个月,三个月安排好所有的身后事,就算不是所有的身后事情,最起码自己在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回来。

  家里,叶家,魏然这些人都要安排好。

  在修仙界的时候事发突然,被那群自诩正派的人围剿,连后事都没机会没有安排。

  所以给自己留下了很多遗憾,现在好歹有三个月的时间,怎么说也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至少,至少自己不在以后,要让这些曾对自己好的人好好生活。

  默写完功法,还要炼化丹药。

  现在是材料有限,能炼出来有用的东西实在是少。

  于是,接下来三个月,多多收集有用的药材也是一项主要任务。

  炼化一些丹药,给叶柳俩家留着,这些药材要以保命的为主。

  这些都要花时间花精力去计划,还有给叶家找一些练家子来守护家门……

  事情,真的很多!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一分部功法才算是完全的被默写出来。

  用了差不多一俩百页的纸张,有图有解释,比原版详细。

  就算是武道小白,也能稍微看得懂一二吧?

  叶南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一页一页翻着检查了一遍。

  确认没有什么错误,才拿着东西起身想下楼给知微复印。

  一起身,就看到已经靠在床头半躺眯着眼睛休息的知微。

  还有放在床头柜的,俩大碗满满的夜宵。

  这家伙,现在总算是愿意躺在床上休息了……

  叶南不由嘴角上扬,朝着床边走去。

  一只手轻轻抚上知微的脸,轻声唤道,“还是躺平了睡吧。”

  刚说完,知微的眼睫毛动了动,“蹭”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些惺忪的睡眼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上来送夜宵的……不小心就睡着了……”

  叶南撇了眼床头柜的饭,摇了摇头,“明天早上再吃好了,累了的话就先休息,正好我也有点儿累了,一起睡。”

  说罢,就双手抱着知微轻轻放到床上。

  实际上他肚子也是饿的,不过眼下吃饭显然没有那么重要。

  知微瞪大眼睛,浑身僵硬着不敢动弹。

  这……又是干什么……又要一起睡觉嘛……

  果然,放好知微后,叶南拿着东西走到另外一边,把写好的剑诀放到床头柜上,自顾自地上床躺到了床的另外一边。

  跟昨晚和魏然睡觉的时候不一样,今晚明显俩个人离的更近一些。

  叶南这个臭不要脸的,躺上床就算了。

  还故意往里挪了挪……

  知微感觉不是很自在,犹豫了一下就要起床。

  谁成想直接被叶南一胳膊压在了床上,完全动弹不了分毫。

  叶南感受着怀中人的紧张,轻笑着说道,“好了,别闹,快睡觉,写了一整天东西真的很累。”

  说完,手掌覆在知微柔软的头发上,“明天起来,那部剑诀就可以修炼起来了。”

  紧跟着,就真的均匀的呼吸开来。

  知微感受着身后均匀的呼吸,一时间倒也没有再忍心起来,干脆眼睛一闭,趁着睡意,眯了过去。

  第二天知微醒来的时候旁边已经空了,只被一沓剑诀代替。

  连同床头柜的那俩碗夜宵也都被人吃的空空荡荡……

  看到这一幕,知微连忙起床。

  少爷肯定是饿了,这俩碗饭怎么可能够吃。

  等到楼下的时候,却见叶南柳承祖二人已经坐在餐厅了。

  餐桌上还有二人吃剩下的一些残羹剩饭……

  知微站在门口,愣了愣。

  柳承祖听到动静回头看过来,一见来人是自己的爱徒,登时笑嘻嘻招呼道,“怎么不多睡会儿,我们都吃的差不多了。”

  天地良心,他说这话真的是关心知微,想让知微多睡一会儿来着。

  可是,这话听到知微眼里,就有了些许别的意思。

  好像是在埋怨她起来的有点儿晚了,他们都已经吃完了。

  登时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进来,收拾剩下的碗碟,“昨晚睡的有点儿沉,早上就没能起来,明天一定早起。”

  柳承祖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又想多了。

  登时拍着大腿笑着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你们不在的这几天,我的饭都是自己做的,今天也是我做的,不碍事的,没有责怪的意思。”

  听到这话,知微才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在柳家都不用做早饭,也是懒散了一些。

  再加上昨晚因为叶南睡在旁边,比往常都要安心一些,于是以为自己起晚了。

  不过听到刘承祖说最近几天都是他自己做饭,心里突然有点儿过意不去。

  好歹是拜了人家为师的,竟然连早饭都没给人家做,还要自己的师傅给自己做早饭。

  简直……有点儿……不太靠谱……

  “我尝了尝,这老头饭做的不错。”

  一旁的叶南也不知道是为了解围,还是怎么样,突然说话,“往后知微就不用做了,都交给这老头儿来做就好了。”

  刘承祖本来听到这老头做饭不错的时候,以为自己要被夸。

  刚喜上眉梢,登时一盆冷水当头泼了下来。

  往后的饭都让老头子做?这不是欺负人么……

  这饭偶尔做一做倒是还好了,要是天天都做,烦都烦死了。

  叶南的饭量还那么大,以后会更大。

  光是做饭恐怕都要累死老头子了。

  一想到此,刘承祖就垮着一张脸,“我其实做饭……”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叶南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仿佛他要是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就会有更严重的后果等着。

  好在这一切都被知微看到了眼里面,便笑了笑,说道,“还是我做好了,做了这么久早饭,突然不做了,会不习惯。”

  刘承祖一听,又呲着牙笑了,“好好好,还是老夫的徒弟懂事,真是没白收这个徒弟啊。”

  “徒弟是没白收,可是知微认个师傅就太亏了。”

  叶南撇撇嘴,没有再坚持,只是挤兑地说了几句,“本事学到没学到还不知道,反正是做的事挺多的,又要做饭又要跑前跑后。”

  这话说完,刘承祖就尴尬了。

  好像自己真的没有教给知微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过,不是自己不想教,实在是没有什么时间啊。

  这知微一天天都跟着叶南跑,自己连个人都抓不住,还怎么教徒弟?

  怪的了谁啊?这个……

  “要不这样,后面让她跟着老夫?”

  刘承祖也不敢说的太明白,毕竟叶南这个人心眼儿太小,要是埋怨的话,肯定会记仇。

  所以唯有换着法子试探商量道,“老夫也方便教自己的徒弟。”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