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二章怀疑

第一百五十二章怀疑

  “那不行。”

  话刚说出来就遭到了叶南的强烈反对。

  可是反对过后,叶南又想了想,好像也是那么个道理。

  如果知微老是跟着自己,恐怕就没什么机会学到刘承祖的看家本领了。

  这家伙的本事纵然也不是很大,可是对付鬼怪的手法却是奇怪的很。

  在修仙界,怕是没有如此一个门派能有这般手段。

  对知微来说,多学一点儿东西对往后绝对有好处。

  可是,如果知微不在自己身边了,又总感觉缺了点儿什么。

  还有最主要的,就是不太放心。

  担心刘承祖把自己要带去修仙界的好苗子给教歪了……

  “要不白天的时候,我还是跟着少爷。”

  就在叶南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试探地声音陡然响起,“晚上的时候,师傅传授道法好了。”

  知微手里还端着收好的碗碟,大眼眨巴眨巴的在二人之间来回。

  她心里是想学道法的,毕竟对于那些不可控的东西来说,道法是能够解决问题最直接的方式。

  好不容易拜了个师傅,如果什么都没有学到就太可惜了。

  可是叶南,也不好真的放在一边儿不管。

  她学这些东西本质上也是为了往后能帮的上自己这个雇主。

  现在因为学东西,把叶南撩在一边儿也不太现实。

  相较之下,哪个都不能轻易舍弃。

  知微干脆就想了这么个办法,白天做保镖,晚上做徒弟。

  就算是累点儿,也好歹算是俩全了。

  反正练武出生的人,哪个没吃过点儿苦?

  不就是日夜都稍微忙一下么?以前练武的时候都是没日没夜的。

  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白天跟着叶南的时候大多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忙。

  叶南要是待在家里面,自己在没有吩咐的情况下也可以休息。

  比起儿时练武的时候啊,已然幸福许多。

  “这样不会太累吗?还是身体比较要紧。”

  叶南却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个办法,也从这句话中听出了知微想学点儿东西的意愿。

  顿了顿,便决定做出点儿妥协了,“要不就白天抽几个小时去学吧,也不用一直跟着我,我最近没什么可忙的。”

  刘承祖闻言,一拍大腿,“那当然最好了,皆大欢喜。”

  白天肯定比晚上好,就说是知微比较勤快,愿意抽出晚上的时间来学艺,可自己一把老骨头晚上也得休息的不是?

  哪里真的能每天晚上把时间留出来教徒弟?身体吃不消的好不好。

  现在叶南肯松口,当然是皆大欢喜了。

  徒弟也可以教,自己的睡眠质量也能够得以保证。

  可是这老东西却是低估了人家主仆二人的情分……

  这边就算是叶南松了口,另外一个却还是不愿意的,“有什么累的?白天少爷也不都是很忙,大部分情况下我也都做个饭而已,也是可以抽出来时间休息一会儿的,晚上少爷要是累了睡觉了,我也才能放心去学习道法,如果不让我白天做自己该做的事,那这道法就算是不学也没什么关系了。”

  反正在知微的眼里,自己的少爷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没有叶南,什么都不想做。

  听到这话,刘承祖却是不淡定了,“晚上好,晚上好,天到了晚上阴气旺盛,邪祟容易出来的时候也更加利于实战经验的累积。”

  好不容易收到一个苗子不错的徒弟,就因为这种事情没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到底,认知微为徒弟,刘承祖的意愿更为强烈一些。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还没有一个可以继承衣钵的徒弟。

  不好的看不上,好的看不上他……

  好不容易遇到知微这么一个根骨其佳的徒弟,自然是要捧在手心里好好对待了。

  所以,若无意外情况,知微想要怎么样,这个做师傅的就得尽量满足。

  纵然祖上有云,弟子要有弟子应当遵守的规则。

  要尊师重道,要对得起门派宗旨,可是哪知道做师傅的不护短?

  又有哪一个做师傅的不惜才?这种时候就没必要拿出当师傅的架子要求徒弟做什么了。

  能把徒弟留在手里最重要,更何况这个徒弟人品是真的没问题……

  没事给自己做饭,还能帮自己解围,只要不跟她那个少爷有冲突,都尽量满足这个做师傅的要求。

  也算是懂规矩,很孝顺的好徒弟了。

  就是眼睛有点儿不好,竟然看上了叶南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不过,换个角度来思考,跟叶南关系好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这人有钱,长得也还算获得去,尤其是实力还特别强。

  据说又入了中原武道第一上官家族的门楣,成了上官震那老匹夫的关门大弟子。

  就这身份,好好瞅瞅,往后绝对是那种前途不可限量的主儿。

  这小子眼界又高,连老子这个前辈都完全不放在眼里。

  如果自己这徒弟能跟叶南修成正果的话,倒是件好事。

  对往后壮大茅山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想一想,这种好徒弟,放在以往刘承祖是想都不敢想。

  不过,终归是收到自己门下了,往后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叶南自然知道这老东西是如何想的,目光淡淡地瞥了眼刘承祖,瞥的刘承祖又点儿头皮发麻,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陪笑,“我说的可真是这么个理儿……”

  这老家伙,怕是活成个人精儿了。

  叶南只是看了刘承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沉吟说道,“那就晚上学道法,不用把自己搞的太紧张。”

  说罢,起身朝门外走去。

  路过刘承祖的时候,又特意补充了一句,“要是知微累出个什么好歹来,你这身子骨估计也要出点儿问题了。”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这句话成功叫刘承祖打了个战栗!

  老夫这是收了个徒弟,还是收了个祖宗啊?

  徒弟是个好徒弟,可都说小孩背后站着大人。

  自己这个徒弟背后站着的大人似乎有点儿太霸道了,还太特么不好惹了。

  知微感受到气氛的不一般。

  回头看的时候,叶南人已经离开了餐厅。

  只剩下刘承祖苦着一张脸,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登时也有些不太明白情况,纳闷地问道,“师傅,怎么了?”

  刘承祖还能说什么,唯有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一脸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没什么,千万小心身体,白天能休息就休息,别把自己给累出个好歹来。”

  得,菩萨是自己请进来的,那自个儿就多担待着点儿吧。

  知微还以为师傅是在关心自己,一脸乖巧地点头应道,“是,多谢师傅关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你可千万照顾好吧,要不就是俩个人出事了,为师也要跟着连坐了。

  刘承祖心里如是想着,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反正往后教授道法的时候多注意点儿自己这个宝贝徒弟的身体状态,如果稍微有点儿劳累,就听课不教了。

  这样,到时候那个魔星也怪不到老子身上。

  可就算如此安慰自己,心里还是叫苦不迭。

  老夫这是收了个什么徒弟,当初收的时候就该考虑到,此女背后站着的人自己是万万招惹不得的。

  要不?不收知微为徒弟了。

  可是这个想法一浮现在脑海里,就立马被否决了。

  不收知微还能收谁?收韩笑笑那个二货嘛!

  算了算了,为了茅山,为了这把老骨头的衣钵传承,就多担待忍耐一些把这个徒弟教到好处便是了。

  怀着如此想法,刘承祖离开了餐厅。

  结果,才刚一出门就被人拽着胳膊朝二楼去……

  刘承祖看着前面那个拽着自己的人那个熟悉的背影,心里又有些发苦。

  这人不是叶南,还能是谁?

  估计刚才在餐厅还没威胁够,这是要把他拉到哪个角落里上小课呢。

  刘承祖任由前面的人拽着一路上了二楼,进了一个平时没什么人住的客房里。

  叶南把人拽进门,便反手将门带上,然后毫不犹豫的反锁。

  然后,回过头,一对眸子冷冰冰的瞪着刘承祖。

  刘承祖被瞪得有些发慌,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老大,有什么事您吩咐,这眼神看着怪吓人的。”

  叶南挑了挑眉,平静地出声问道,“你是真心收知微为徒弟的?”

  这句话他老早就想问了……

  以前他就不是很支持知微拜师,毕竟在他看来对付那些鬼怪,就是用修仙界的办法也完全可以。

  往后自己亲自教授知微修仙界的功法便是了……

  可是架不住知微那副诚恳的态度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从知微拜师后,刘承祖也并没有真正交给知微什么东西。

  除了那把被废了一大半的雷击剑,还是自己给知微要下来的。

  要说教授功法的时候,只要是真心的,如何都可以。

  譬如自己给魏然的灵蛇剑诀,最起码也应该先把秘籍给出去吧?

  可刘承祖的东西,却是没怎么见到过……

  今天,又提起了教知微道法的事。

  叶南突然想起在最近遇到的事情中,道法似乎也有自己的独特点。

  或许,也是可以学习一下的。

  这种特殊点,跟修仙界的功法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知微能完全的领略到其中的精髓,在往后进入修仙界之后,补助修仙界的功法修炼,拥有长久的生命往后,或许能修到天师地步。

  天师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说实话叶南也是很好奇的。

  不过,叶南心里却是不太放心的。

  刘承祖表现出来的态度,好像并不是真心收徒的样子。

  所以这老东西到底是怎么想的,必须要弄清楚。

  “我当然是真心收徒的,哪里不真心了?”

  刘承祖听到这话却是觉着十分冤枉,自己的心简直真的不能再真了,怎么还要被人质疑呢。

  叶南继续追问道,“那这么久了,为什么知微什么都没学到?”

  “刚才不是说了么,没时间教啊!”

  刘承祖突然觉得有些有口难辩,怎么又说回来了,“知微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我就是想教什么,也没有机会啊。”

  对于这个说辞,叶南只是撇了撇嘴,摆出一副明显不信的样子,“这个不是理由,茅山难道没有什么秘籍吗?就没有一本可以传给徒弟自行领悟的基本道法。”

  “这……”

  这话还真是把刘承祖给问懵了。

  这样的道法有没有,有!

  可是他之前一直没有想起来,至少在叶南没问之前是没想起来的。

  收徒弟,他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哪里知道这里面这么多的事。

  就想着是当面,手把手的教徒弟才算负责任。

  现在叶南这么一问,才想到好像也是可行的。

  譬如符咒术,还有罡步这种硬技能,是主要靠熟练度来刷的术法,都是可以直接把秘籍传给徒弟自行领悟的。

  当初,他的师傅好像也是如此。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想到此,刘承祖懊恼地拍了下脑袋,一边嘟囔着一边往楼下跑去,“我这就下楼把符咒术,还有罡步拿出来给知微好好看看。”

  这幅态度,把叶南给看懵了。

  愣是没想到去拦一把,眼睁睁看着刘承祖开门下了楼。

  所以,这老东西是真心想收徒弟的,只是经验不足不知道该怎么教?

  叶南顿时有些无语,这老东西活了俩百来年,都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

  连徒弟都不会教,还收什么徒弟。

  不过,好歹弄清楚刘承祖这家伙是真心收徒的。

  没有什么坏心思,叶南也算是放心了。

  况且知微也能真正的入门学习道法,也算是完美解决了一个问题。

  叶南想着,也离开了客房的门,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把丹一炼。

  刚才他答应知微晚上去学道法,也是知道自己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大部分时间应该都会待在家里面。

  只要尽量不去麻烦知微,让她白天好好休息。

  那晚上再学习道法,倒是也不会真的很累了。

  然而,一出门就遇到了叶北慌慌张张往楼下赶。

  “遇到什么事了?这么慌张!”

  叶南下意识伸出手,把人拦住,问道,“是集团的事情吗?”

  则北看到来人,面露难色,犹豫道,“不是集团,是家里……”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