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三章刘子珍

第一百五十三章刘子珍

  “家里?家里能有什么事……”

  叶南一时间也有些懵了,现在家里应该没有什么隐患了。

  自从刘致远去世后,家里换上了新的佣人,所有的东西都是新的。

  还能有什么事情能让叶北如此头疼?

  不对,还有一些人!

  刘致远留下的那些私生子女,还有养在外面的情妇。

  想到此,叶南心情顿时有点儿不太好了,“所以是刘致远的留下的种找上门了吗?”

  没想到还真有不长眼的敢主动上门找事情……

  “来了四个,说是要来分遗产的。”

  叶北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沉吟说道,“如果只是这些倒没有什么关系,还是比较好打发的,还有一个直接把孩子,把孩子给丢在了门口,显然什么都不想要,就是冲着托孤来的。”

  卧槽,这么狠?直接把孩子丢门口了。

  叶北说的倒是对,那四个找上门来要钱的,一看都是没什么脑子的东西。

  如果要求不过分的话,随便给点儿钱也就打发了,反正叶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要求太过分的话,就直接干脆利索的解决掉。

  可那个直接把孩子给留下来的,就有点儿意思了。

  显然是个有脑子的……

  叶南想到此,冷笑着问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留下的那个孩子恐怕不上十岁吧?”

  孩子如果年龄太大,基本上已经到了记事的时候,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跟叶家真正的融入。

  叶家,对这种孩子想来最多也就是直接丢进孤儿院。

  可年龄小一点儿的,还没有开始记事,容易融入新环境。

  加上年龄比较小,也比较引起人的恻隐之心,会有很大的几率被叶家收留。

  毕竟,血浓余水!

  等到后面孩子长大了,收到了叶家良好的熏陶,做母亲的再上门来认孩子岂不是很方便?

  完全不用操一点儿心思,晚年生活就有了保障。

  叶北点点头,也是觉得很难办,“是那个最小的,才三岁多的女孩,现在正在门口保安那里面待着。”

  说到这里,叶北顿了顿,焦躁地搓了俩下手指,明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不速之客,“其余四个女人已经都打发了,约了明天到公司谈,家里有律师,倒不怕什么,可这孩子……”

  哦?最小的那个……

  叶南突然想起,这个三岁的孩子生母应该是个小模。

  之前叶北查人的时候,担心还有什么遗漏,亲自找刘致远对峙。

  才算是抓出了最后三个漏网之鱼,其中一个便是这个三岁的小女孩。

  看得出来,刘致远老来得子,对这个孩子应当是很疼爱了。

  若不然,在最后关头要说出这孩子的下落时会那般的犹豫心痛。

  看来,这个叫杨思思的小模特也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嘛……

  叶南想了想,直接摆手说道,“你就不要去了,直接叫人把孩子送孤儿院,安顿院长给孩子找个好一点儿的寄养家庭。”

  叶南本质的灵魂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能对叶北叶淑仪魏然等人有感情,是基于这具身体原本的情感记忆。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最重要的还是这些人是真正的对自己好。

  让自己感受到了真情实意,自己才会那般为这些人考虑。

  可是现在,被送上门的人可是跟自己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人。

  就算是跟这具身体,也没有什么交集。

  血浓于水,开什么玩笑?

  如果这玩意儿真的能当真,刘致远也不会死那么惨了。

  “可是,到底是个孩子,就这么送出去不好吧?”

  叶北到底是个女人,心还是有点儿软,犹豫着问道,“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记忆,应该会比较融入咱们的家庭,要不咱们就先暂时代为收养?怎么说这孩子身体里流着一半儿跟咱们一样的血液。”

  这一半的血液,叶南可不认同,态度依然坚决,“这孩子姓刘,跟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在修仙界,别说这种大小娘的兄弟,就算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也会因为利益斗的你死我活。

  没什么,见得多了就习惯了。

  叶北想要养的这个孩子,也许往后会成为叶家最大的一个隐患。

  亲生母亲,同父异母的兄姐,这是多么简单的一道选择题?

  养个孩子并没有什么难的,以叶家的实力办一大堆学校都可以。

  可难的是花了心思情感养了一个自认为还算亲近的人,到头来却尝到了背叛的滋味。

  这个,才是叶南最最担心的事情。

  这样的滋味他在修仙界尝过一回,却是不想再尝一遍了。

  所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不管这个小孩到底后面会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叶南都不敢冒这个风险。

  也许自己可以守住本心,不去对这个小孩过份的好。

  可是叶北要是守不住心怎么办?要知道这种背叛往往是最致命的。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刘承祖惊喜地叫声,“好粉嫩的小女娃,这是从哪儿过来的?”

  听到这声音,叶南心里“咯噔”一下,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妙。

  抬头看了叶北一眼……

  果然,叶北的视线已经落向了一楼大门口,并且眼底也隐隐有些许惊喜闪过。

  不过只是一瞬间,随之而来的又是纠结不知所措,还有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嫉妒。

  甚至叶南,都感觉心底浮起一些躁动的情绪。

  这些情绪本来是不该有的,可都要怪刘致远那个死鬼。

  明明都是自己的孩子,却非要搞什么区别对待。

  叶家姐弟明明应该是堂堂正正,最应当受宠爱的,却饱受折磨。

  所以连同这具身体的本尊,纵然已经被叶南的神识吞没,在这一刻还是会忍不住挣扎表达自己的不干。

  叶南摇了摇头,也转身看向楼下。

  只见一个粉雕玉啄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蕾丝公主裙,头上扎了俩个小啾啾,哭得满脸通红,站在门口茫然失措。

  那副单纯美好的小模样,还真是叫人忍不住心疼。

  刘承祖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跟女娃齐平,语气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温和正经了许多,“小女娃,你怎么进来的?”

  三岁的小孩子,说起话来奶声奶气,肉嘟嘟的小手擦着眼睛抽泣着回答道,“我……呜呜……我呜呜……找人……”

  真是软萌可爱……

  不过,叶南却是没有太大的触动。

  往往看起来越是安全的人,能带来的伤害却是最大的。

  正说着,保安气喘吁吁地赶过来,焦急地拉起小女孩的手就往外走,“你怎么一个人跑进来了?小姐没有同意,是不能进来的。”

  保安拉的也不重,说话语气也带着一丝柔和。

  小女孩任由保安拉着,没有大哭大闹,只是瘪着小嘴,有点儿委屈。

  看得出来,这个小小的家伙还挺会卖乖,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已经博得了不少人的关心。

  “等等。”

  与此同时,叶北出声阻拦道,“把她留下来吧。”

  保安闻声便松开了手,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发顶,和声细语地出声提醒道,“这下可以进去了,不可以乱跑哦。”

  说完,冲小女孩摆了摆手,然后对着叶北鞠了个躬,才转身离开了别墅大门。

  小女孩此时也抬头看向二楼的走廊,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还有迷茫。

  叶北跟小女娃对视后,有些犹豫着出声道,“我们要不就先留几天,观察一下情况?”

  这话自然是在征求叶南的同意……

  听到这话,叶南就知道这个孩子可能要留在叶家了。

  最后也只能摇摇头,无奈道,“你决定就好,不要对这个孩子太上心。”

  他也不好强烈反对什么,毕竟不养这个孩子的话,可能自己那个姐姐心里就会一直有个结。

  如果没看到人还好,做起决定来也不会太难。

  可现在人都见到了,这小女孩又是一副如此讨喜的模样。

  叶南就知道自己拦不住了……

  只希望叶北不要对这个孩子太上心,不上心也就不会伤心。

  这孩子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造化。

  提醒完叶北,叶南缓步走向楼下。

  面对着小女孩,脸上没有什么情绪,连说话都是冷冰冰的,“你叫什么名字?”

  说实话,这表情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来说是有点儿吓人。

  小女孩浑身抖了抖,眼底地泪水涌了上来,却是硬生生憋在眼睛里,低着头怯怯地出声回答道,“我叫刘子珍……今年三岁半……是个小女孩……”

  一下子算是把自己的姓名年龄性别都回答全了!

  一旁的刘承祖听到回答一下子就乐了,拍着巴掌欢喜地笑道,“哟,还会举一反三,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

  话才说完,就感受到一股冷冰冰的视线朝锁定了自己。

  回头一看竟然是叶南!

  当即赶紧捂住嘴,笑嘻嘻地说着,“我还有点儿事没做完,就先回去了。”

  一边儿说,一边儿偷偷摸摸地往卧室溜。

  大厅总算清空了,叶南居高临下地看着小女孩。

  子珍,还真是个好名字。

  看来刘致远这个死鬼对自己在外面的种都挺在意的,起名字就能看出来。

  刘子珍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害怕地嘟囔道,“是阿嬷把我送过来的,让珍珍找哥哥姐姐的,哥哥叫叶南,姐姐叫叶北。”

  这么一长串话,小孩子记得很不容易,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

  就有点儿像在背语文课本一样……

  看来那个把她送过来的人倒是考虑的很周全,把该告诉的都告诉了。

  不过,叶南也从中获取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信息。

  那就是这个刘子珍不是被自己母亲送过来的,是被那个称作阿嬷的人送来的。

  并且,那个人还知道叶家跟这小姑娘有关系。

  甚至,知道叶北叶南的事情。

  那这些都是那个叫杨思思的小模特授意的,还是有别的情况?

  叶南想了想,继续问道,“你妈妈呢?”

  提起妈妈,小丫头的声音再次有些梗咽,“阿嬷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珍珍已经有快很多天没见到妈妈了。”

  很多天?难道是刘致远一出事那女人就跑了。

  要想从一个三岁小孩嘴里获得有用的信息,还真是不太容易。

  很多天,这个该怎么说?这小孩怕是对年月日的概念都很模糊吧。

  那个阿嬷又是什么,是保姆还是奶奶?这个又该怎么问。

  叶南突然觉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下去了……

  一大一小俩个人就这么站着,僵持了许久。

  大的不动,小的也乖乖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子珍,过来。”

  这个时候,叶北已经走下了楼,冲着小丫头温柔地招了招手。

  刘子珍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迟疑地抬头看了一眼。

  想过去,却又不敢动。

  又扭头看了眼叶南,又看了眼叶北的方向,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俩个人身上不断来回。

  就是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动……

  年纪小小,就学会了看人眼色,这幅机灵可爱地劲儿却是让叶南怎么都没办法欢喜起来。

  相反,心里会觉得有点儿闷闷的。

  说到底,这孩子在叶家往后的日子也算是寄人篱下了。

  撇开血缘关系不说,如果这是个没什么关系的孩子,叶南可能会稍微心疼这个孩子一点儿。

  看着小女孩这幅样子,叶南眉头皱了皱,最终叹气道,“过去吧。”

  刘子珍如获大释一般。

  一路小跑冲向了叶北,可临跑到人身前又陡然停下,保持着半米的安全距离抬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高许多的姐姐。

  防备心可以说是不错了,看来安全教育做的不错。

  叶北笑了笑,慢慢蹲下身子,跟小女孩平视,用极尽柔软地声音说道,“不用害怕,我是叶北,是姐姐。”

  “姐姐?”

  刘子珍闻言倏地抬起头,瞪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确认道,“是姐姐吗?”

  叶北点点头,抬起手想抱一下孩子。

  可是手伸到一半改了方向,轻轻落在刘子珍柔软地发顶,“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哥哥姐姐会照顾你的。”

  叶南知道,就算再有恻隐之心。

  那种在心中扎根地芥蒂一时半会儿还是消退不了。

  叶北有那种身为大姐与生俱来的气质,还有责任。

  更有身为一个女人的柔软……

  所以才会有了收留刘子珍的心思,毕竟对于其余的兄弟姐妹,也没见如此上心过。

  因为那些孩子有人疼有人爱,知道不会吃什么亏受什么罪。

  可是一旦遇到无依无靠,年龄幼小的刘子珍,那大姐的责任感,就被激发出来了。

  这是叶南早就知道的……

  如若不是这样,叶北早在查到这些流落在外的隐患后就该下手了。

  可她最后还是心软了,没有对这些兄弟姐妹下手。

  如果这些人永远都安份度日的话,或许也会获得叶家悄无声息地照顾。

  叶北就是这样的人,这样柔软善良的人。

  可是,经过了刘致远的伤害,有了精神病疗养院的经历。

  这些东西,又给她心里扎了一根刺。

  让她在面对这些异姓兄弟姐妹的时候,心里又格外的不舒服。

  所以,现在面对刘子珍,那心情可想而知,是充满了多少的矛盾。

  听到可以让自己留下的消息,刘美珍并没有表现地很惊喜,只是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半天后,才怯懦地问道,“妈妈还会来接我吗?”

  叶北笑了笑,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许会吧。”

  没有说不会来,是不想伤害孩子年幼的心,还有对母亲美好的幻想。

  可是这里的所有成年人都知道,那个女人不会回来了。

  就算回来,叶家也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外人来摘果子的。

  现在,刘子珍就是叶家的果子了。

  显然刘子珍还小,对也许俩个字没有什么理解,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会来俩个字上面。

  登时抬起头,睁着大眼睛,一脸期待地问道,“也许是什么时候?”

  “也许……也许就是……”

  这个问题,叶北也觉得很难幸福,嗫喏半天愣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还是叶南冷冰冰地出声解围,“你要是再那么多问题,就出去睡大街吧。”

  事实证明睡大街这个词,还是比较形象的。

  听到让自己睡大街,刘子珍眼泪再次涌了上来,还惊慌地捂着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看到刘子珍这幅可怜样,叶北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可任由小家伙继续问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只好瞪了叶南一眼,示意不要再乱说话,然后起身朝保姆房的方向喊了一声,“王妈,二楼窗子靠池塘的那一间收拾出来给子珍住。”

  王妈是家里新雇佣的保姆里资历比较老的一个,所以总管家里这些女工人。

  听到叶北的唤声,连忙擦着手从厨房里走出来,脸上永远都挂着亲近的笑容,“是,小姐。”

  然后,目光落向低着头站在地上的子珍,语气将礼貌慈爱恰如其分地融合了起来,,“这位就是要住在家里的小客人吗?”

  总之,是一个很合格的保姆了。

  叶北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道,“以后在家里就喊二小姐。”

  当然,这话简简单单地就提升了子珍在家里的地位。

  客人,二小姐,在家里的话语权明显是不一样的。

  本来的话,像是子珍这种身份,尽量隐瞒一些是比较好的。

  毕竟叶氏不是个普通的家族,会牵扯到集团的股份,或者各方面稳定。

  可眼下叶北竟然承认了这孩子在家里的地位,还是有点儿危险的。

  不过,家里俩个字很重要。

  懂做事的人,就要懂得听话。

  家里的二小姐,意思就是让这些工人不要对外乱说。

  王妈这种资历老道的人必然是能听清楚其中的意思,眼底闪过一丝错愕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谁家还没几个亲戚了?喊二小姐也是应当的。”

  然后笑意盈盈蹲下来,牵着子珍的手说道,“那还真是尊贵的小客人了,那跟着王妈上楼去看看新房间怎么样。”

  只是简单的俩句话,足以让叶南对这个王妈刮目相看。

  不亏为干这行的老资历了,很能理解主家的心意,也会说话会做事。

  看来,后面得好好给这个王妈加点儿工钱了。

  小孩子嘛,就是比较好哄。

  谁对自己态度好,就觉着谁比较亲近。

  很快就被王妈的三言俩语虏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嗯”完后,又觉着哪里不太对劲。

  抬起头看了叶北叶南一人一眼,似乎是在征询二人的同意。

  叶南没有说话,反正自己也没想养这个小家伙。

  倒是叶北,笑着点点头,顺便交待了一句,“子珍还小,需要添加一些新东西的话,王妈尽管来我这里拿钱去办。”

  这规格算是把刘子珍当自己家里人养了。

  王妈答应了一声,就将小孩子领上了楼去。

  诺大的厅里,一时间就只剩下叶南叶北二人。

  叶南抬头望了一眼二楼走廊,确认人已经走远了,才出声问道,“你准备怎么对妈妈说?”

  一边说一边朝着沙发走去,“说咱们领养了刘致远留在外面的小公主么。”

  如果说刘子珍跟叶南叶北二人是有血缘牵绊的,可跟叶淑仪却是什么都没有。

  就算叶淑仪心再大,也没办法养自己男人跟别人生的孩子吧?

  更何况,这个男人还差一点害的自己万劫不复。

  “我还没想好。”

  叶北坐在沙发的另外一边,垂头丧气地嘟囔道,“妈妈知道一定会很生气吧?”

  废话,估计要气炸了。

  “你说呢?”

  叶南对此不可置否,态度上还是主张把孩子送出去养,“趁现在妈还不知道,赶紧送孤儿院就没事了。”

  “我有点儿不太忍心,这么小的孩子。”

  叶北摇摇头,苦着脸说道,“你也看到了,这孩子到咱们家都是这样一副怯懦的样子,去了孤儿院谁知道会给心里留下多大的伤痕。”

  说到这里,叶北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我当初被送到精神病院的时候也很无助,总以为那个人也许会良心发现,会来接自己出去,可结果……”

  叶北顿了顿,声音越来越小,“那种被亲人抛弃的感觉真的很苦,就算现在都会做噩梦回想起那些孤独无助地时候。”

  这份心情是叶南没想到的……

  叶南愣了!

  原来叶北执意留下这个小孩,竟然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在精神病疗养院的生活。

  看得出来,精神病疗养院那段经历给叶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纵然她平时都隐藏的那么好,可是在看到刘子珍的时候那些伤口就无所遁形了。

  事已至此,叶南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那……就留下吧……妈那里估计也瞒不住……老老实实的交待了就行……到时候就只有见招拆招了……”

  这就当是为了不让叶北心里面再多一条伤痕吧。

  “只有这样了。”

  叶北点点头,有些感激地说道,“小南,谢谢你能理解。”

  她知道,要让叶南接受刘子珍不容易。

  毕竟这种不愿意,她心里也有。

  他们姐弟饱受折磨,差点儿把命都交待上。

  刘致远在外面的子女却过人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本来就是种不公平。

  现在叶家好不容易翻了身,还要为刘致远的行为买单,怎么叫人不气?

  可是气归气,孩子是无辜的。

  她经历的那些事,不想再让无辜的人再经历一次。

  说到底,现在的刘子珍就跟当初的自己一样。

  沉浸在被母亲抛弃的恐慌中,被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说是哥哥姐姐的家。

  如果这里再是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就真的一辈子都不会走出来了。

  一个三岁的小孩做错了什么,又何其无辜?

  这也是真正让她下定决心收养刘子珍的最重要一个原因。

  “咱们姐弟俩说什么谢不谢的。”

  叶南摆了摆手,却还是保持理智地提醒道,“不过,收养归收养,还是把这孩子的身份调查清楚先。”

  毕竟,这个孩子是不是真正的刘子珍。

  还有刘子珍的母亲到底去了哪里,送她过来的阿嬷是谁都一无所知。

  这些事情都需要调查清楚,以防其中有什么阴谋。

  说完,叶南脑子里又突袭了一个想法,“对了,顺便做个亲子鉴定。”

  这个杨思思是个小模特,长年人都在国外。

  刘致远可以绿别人,那别人为什么不能绿他?

  这么大年龄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女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本事。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鉴定还是要去做一下。

  当然,如果不是刘致远的就皆大欢喜了。

  跟那个死鬼没有什么明显的关系,自然就不用担心往后会有什么潜在危害了。

  叶北心里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包袱,收养不收养全凭自己喜欢。

  同时,叶淑仪那里也要好解决的多。

  简直就是一石三鸟,所以这个鉴定还是很值得做一下了。

  叶北刚开始听到这个提议,先是愣了一下。

  旋即,也觉得有点儿道理,便若有所思地点头应了下来,“是的,还是做个亲子鉴定比较保险,如果不是那个人的骨肉,事情反倒是好解决多了。”

  看来,叶北打的主意,跟自己弟弟是一样的。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考虑到亲子鉴定这一层,二人就暂时把刘子珍的身份先压下来。

  想要等结果出来,再向叶淑仪坦白的。

  可惜,事与愿违。

  不等二人交待下去,出去逛街的叶淑仪已经回来了。

  一进门,就兴奋地主动询问道,“门口的小保安说家里来了个小客人,是谁家的孩子啊?”

  叶南叶北登时一愣,下意识地看了对方一眼。

  显然,是被叶淑仪的突然回家给吓到了。

  “哦,是来了个小女孩。”

  叶南慌张地回答道,说完就卡壳说不下去了,“那个……那个……”

  难道要说是刘致远的私生女找上门了吗?这个该怎么说哦。

  叶北懊恼地剁了下脚,紧跟着说道,“不是客人,问了问应该是迷路了,让王妈带出去找家长了。”

  二人的表现明显就是有鬼,可叶淑仪又看不出个好歹。

  正想继续问话,却听到二楼传来王妈哄孩子的声音,“二小姐想吃什么?王妈会做的东西可多了。”

  完蛋,难不住了!

  叶南听到声音,没好气的瞪了叶北一眼。

  你会不会撒谎啊?不会撒谎就不要说话呀。

  现在可好了,说被王妈带出去了,现在二人齐齐现身,还吩咐叫什么二小姐?

  这会儿脸到底疼不疼啊?

  叶南无语地翻着白眼,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此时,叶淑仪却是变了脸色,一脸疑惑地看向二楼楼道口,“哪里来的二小姐?”

  语气明显有点儿凉,甚至有点儿质问的意思……

  要知道叶淑仪平时说话都是软生软气的,真是很少对人发脾气。

  现在这样,显然应该是猜到了点儿什么。

  叶北见瞒不住,也就只好老老实实的交待了。

  叶淑仪冷着脸听完一切,听到最后怒极反笑,“呵呵,你们倒是姐妹情深啊。”

  说罢,看了眼跟王妈站在一起的刘子珍,平素里温婉的眸子竟然燃起了熊熊烈火。

  一拍桌子,大声说道,“王妈,把这小杂种给我丢出去。”

  纵然家里是叶北在当家,可现在发话的人怎么说也算是主人家。

  王妈一时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唯有求助地看向叶北“这,小姐……”

  叶北早就料到了真相败漏后,会有这一幕。

  心里多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看刘子珍被这一吼,吓得低着头浑身哆嗦的模样多少有些不忍。

  叶北叹了口气,摆手说道,“王妈,把人带回房间。”

  王妈得到指示,便拉着小女孩逃也似的的离开了一楼。

  这大厅的情景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妈何尝看不懂。

  她能理解叶淑仪的气愤,可也心疼刘子珍这个孩子可怜,所以叶北让把孩子带回房间后,他就毫不犹豫的把孩子带走了。

  大人的事有大人解决,小孩子待在这里太可怜了。

  叶淑仪见状,气的一张脸通红。

  可是大家闺秀的修养,还是让她控制住自己没有追上去。

  最后,深吸一口气,憋着满腔怒火,声音压到极低问道,“你们姐弟俩个这是什么意思?”

  叶南一开始就不主张收养这个孩子。

  也就是看在叶北的面子上,才睁一只眼闭一着眼。

  现在被暴怒的叶淑仪自动划入了叶北一块,也是深感冤枉,可有口难辩。

  毕竟,此时倒戈的话,就太对不起叶北了。

  于是一言不发,悄悄站起来试图离开这场风暴中心。

  谁成想,刚站起来走了没俩步,就被人给重新拽回了沙发上。

  叶北现在也很慌,要是一个人,就更慌了。

  所以看到叶南起身要走,就下意识地将人给拽了下来。

  怎么说,多个人也能多份底气。

  叶淑仪冷眼看着姐弟二人的小动作,没有说话。

  叶北将弟弟拽到身旁坐下后,感觉稍微有了点儿勇气,便长出一口气,苦口婆心道,“妈,孩子是无辜的……”

  话没说完,就被叶淑仪直接打断,“所以你们不无辜?我也不无辜?我们叶家就活该一辈子为那个姓刘的畜生擦屁股?他毁了我一辈子,还差点儿害死你们俩个,你说的这个无辜的孩子,那个时候正踩在你们的身上,活得舒舒服服,现在姓刘的死了,他的那些小杂种还想来啃我叶家的血肉,不可能!”

  说到后面,声音几近带着些许哭腔了。

  “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好的事。”

  叶淑仪倔强地抹了一把泪,强撑着说道,“我的孩子吃过的苦,那些女人的孩子凭什么吃不得?”

  这番话,着实让叶南叶北震惊了。

  他们总以为叶淑仪会因为恨刘致远,而无法接受这个孩子。

  可是从这番话里他们听出来,叶淑仪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因为他们姐弟俩,而觉得不公平,觉得不甘心,觉得恨。

  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叶南还好,除了心里有点动容,倒是没有表现的很震惊。

  倒是叶北一个没忍住捂着脸号啕大哭,“妈……对不起……对不起……”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孩子,叶淑仪也没有再蹦着。

  主动起身将叶北抱在怀里,母女俩个瞬间哭作一团。

  叶南一下子,有点儿多余了。

  所以你们母女俩到底有什么好哭的,有事说事说清楚不就好了么。

  叶南坐的有些尴尬,再一次萌生了离开的念头。

  悄悄站起来,可是才站起来,又被人一把拽到了沙发上。

  叶北已经哭得差不多了,抬起头看到自家弟弟准备走,便下意识地伸手把人拽回了沙发上。

  “你们俩个决定就好,收不收留我真的无所谓的。”

  叶南实在受不了这个气氛,有些无语地说道,“我留在这里也很多余,还有许多事情没忙完,就真的不在这里坐着了啊。”

  没那么好的事,你想走就走,事情还没完。

  叶北瞪了叶南一眼,抽泣地说道,“这是咱们叶家的事,就算坐着不发表意见,你也得安安份份坐着。”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