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四章解释清楚

第一百五十四章解释清楚

  叶北坐正重新整理了下情绪,而后深呼一口气,说道,“妈,如果今天来的是一个年纪不小,却还心怀不轨的家伙,叶家绝对容不下这样的人,可现在被丢在门口的是一个三岁小孩,那个人已经走了,稚子无罪,她能知道什么?她也什么都不知道,咱们如果不收留她,如果以后她过的不好,咱们就能开心了吗?”

  这番话说的很诚恳,冤有头债有主。

  大人犯下的错,的确不应该让一个小孩子跟着受罪。

  叶南听到这番话也有些动容,想不到这具身体的姐姐看问题能如此透彻。

  显然,叶淑仪眼底也闪过一丝犹豫。

  她的确是恨刘致远,也很为自己的俩个孩子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感到愤怒。

  可是对于一个无知的三岁小孩,真的能恨起来吗?

  她恨什么呢?

  一时间叶淑仪竟然也有些迷茫,自己到底是在恨什么。

  “将心比心。”

  叶北趁胜追击,继续说道,“当初我被送到精神病院的时候,情况比这个孩子还要好不少,至少我已经是个成年人,知道该如何去保护自己,那精神病院再不济也不敢把我丢出去,对我也不敢做的太过份,可是这个三岁的小孩又能怎么样?虽然我心里也很恨那个人,但是却没办法真的不管这个孩子。”

  说实话,女儿被送去精神病院这件事,对叶淑仪来说一直是心里的痛。

  当初,怪自己没有本事,没办法拦住刘致远。

  眼睁睁看着叶北被送进精神病院却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叶淑仪也过的十分折磨,经常梦到叶北受折磨,半夜突然惊醒。

  现在又亲耳听到叶北说起那段经历,往事重新浮现在脑海里,心里顿时一阵揪疼。

  这孩子执意收留刘致远的那个种,怕是联想到了自己吧?

  一想到这里,叶淑仪就没有办法再坚持什么了。

  最后,也只能妥协摆手说道,“你要养,便养吧。”

  说罢便颓然地起身,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叶淑仪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理由恨那个三岁的孩子,可是心里面有道坎儿就是过不去。

  那个孩子是刘致远的孩子,是刘致远背着自己在外面生的孩子,也是刘致远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

  那她,还有她的子女又算什么?几乎全部都死在刘致远的手里啊。

  看到这个孩子,她如何能不恨。

  “妈好像很难过?咱们这么做真的没有必要。”

  一直不怎么发表意见的叶南,看到这个背影心里也有点儿憋闷,“说到底最疼爱咱们的人是妈,为了那个人的子女让妈不愉快,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叶北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孤寂落寞的背影,心里一时也开始有些摇晃,“先试着养一个月好了,如果妈实在转不过弯儿来,再找个靠谱的人家把子珍送过去寄养好了。”

  事已至此,叶南唯有点点头。

  真的是挺麻烦,刘致远人死了还给叶家留下这么多麻烦。

  叶南一想到这个莫名烦躁,突然出声询问道,“对了,其余要不干脆一点?”

  说话间,手掌在脖子上轻轻一拉,示意要不直接都处理干净了。

  老子还拿钱打发他们?别的知道叶家这么说话,也都一股脑地跑到家里来要钱岂不是太让人心里不痛快了。

  这个提议,叶北也不是没想过。

  不过,终是没能狠的下心,还需要看看这群人态度如何。

  如果都是像刘建州那样的,倒是没有什么情面可留了。

  可要态度好一点,懂得看人脸色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什么了。

  可是……

  叶北觉得自己拿不定主意,便主动邀约道,“小南,明天咱们一起去趟公司吧。”

  说到这里,叶南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怎么去过公司。

  还有叶北这个性格,对自家人很容易软弱。

  别明天被那几个不要命的死泼妇给坑了,想到这里叶南便一口应了下来,“好,明天出发的时候喊我一声就好了。”

  他倒要看看这群人是多不怕死,还敢找上门来要钱。

  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见不得光的身份吗?还真是够可以的了。

  商量好这件事,叶南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继续埋头苦干炼丹的事情……

  知微已经把其余的药材拿了回来,可以用炎心草搭配其余几味药材,来炼化七品洗髓丹。

  洗髓丹,开脉丹略有不同的点在于,开脉丹是没有品级的丹药,只用上中下三个质量档次来区分。

  可洗髓丹,却是有品级的。

  有品级的丹药,品级越高作用越好,当然炼化难度也会比较高。

  并且,对于炼丹师本身的修为要求也很高。

  无品级的丹药则很难说,只要有丹方的话什么人都能炼出来,对一般的丹师来说里面运气的成份会比较大。

  就算是一个低级炼丹师,也有可能修炼出上品丹药。

  这是因为无品的丹药存在很多的可能性,药材剂量的多少,放入的先后顺序,又或者是炼丹的环境,都能使其发生不一样的变化。

  不过,这个东西对叶南来说影响不大。

  顶级的丹师就算不能炼出极优秀的无品丹,也不会低于优秀这个序列。

  常年炼丹已经让他们摸索出了一套炼化无品丹的规律,那些能够影响丹药的外在因素能够大限度的被忽略。

  这样炼化出来的丹药自然问题就不会很大了。

  所以严格说来,有品级的丹药也相对来说好炼化一点儿。

  最大的难度也不过是对炼丹师的水平有所要求,显然这一点难不住叶南这个在修仙界炼丹圈子中的老司机。

  修仙界的炼丹师大多体内都天生带有一丝火属性,这算是衡量炼丹师天赋的最重要一个标准了。

  可是也有特殊情况,比如叶南!

  炼丹用的不是火,靠的也不是对火的控制,而是神魂力来淬炼草药。

  其实一开始叶南是没准备做炼丹师的,因为身体里面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火属性。

  是在一个极其意外的情况下,发现神魂之力可以炼丹之后,才走上了丹师的路。

  并且,成为了修仙界最没品的一个炼丹师。

  为了报答教自己功法的老东西,一天到晚尽炼一些很下三滥的丹药了……

  还好,到地球上后重操旧业,能够炼一些正儿八经的丹药。

  叶南右手捡起炎心草,将神魂之力聚集在右手心。

  顿时,无形的神魂之力,慢慢有了火焰的形态。

  是一种隐隐透着红光的火焰状态……

  这是因为身体突破进入固体境界之后,能释放出来的神魂之力越发多,凝聚在手心就会有了颜色。

  往后,随着肉身不断的进步,神魂之力的颜色也会慢慢发生改变。

  在修仙界的时候,这个火焰经历过赤橙黄绿四个变化,其中要属绿色的神魂之火最为厉害。

  不过,那是因为叶南的修为停滞不前,如果神魂修为再有所进益的话,这火焰的颜色恐怕还是会有新的变化。

  到时候或许可以炼出传说中的神品丹药……

  那都是后话了,毕竟就算在修仙界,叶南已然是爬到了实力最顶层,也不过是堪堪能召唤神座降临而已。

  至于登顶神座,却是一个很难逾越的鸿沟。

  红色的火焰将炎心草包裹起来,一点点的淬烧这株草。

  叶南全神贯注,眼看着手中的草被炼化,最后融成一团红色的汁水,在火焰的蒸发下又渐渐缩小成豆子大的一粒水珠。

  水珠猩红如血,隐隐透出的热意几乎要穿透神魂形态的火焰。

  叶南眉头一皱,火焰的级别太低,没有办法完全掌控药力。

  好在自己早有准备,拿起一株霜剑花丢进火里面。

  那股热意迅速退下……

  有经验的炼丹师,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也是可以越级炼丹的。

  用的就是药材之间相互抑制的属性,慢慢熬丹。

  不过,这种方法风险比较大,一不小心药材就会毁于一旦。

  大部分丹师是没那个底气敢如此做的,毕竟药材珍贵,毁了就没了。

  可是叶南敢!

  如果按照神魂的实力算,按照炼丹的经验来算,自己这个炼丹师绝对算得上是顶级了。

  可现在肉身修为有限,并不能完全的将神魂威力展现出来。

  红色的神魂之火,对于炼化七品丹药还是有些不足。

  所以叶南才会想到用药物属性熬丹的方法……

  只是,不管是熬丹,还是正儿八经的炼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丹会炼成的。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熬丹的过程,相比于炼丹来说时间要久一点。

  本来用十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东西,叶南生生拖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算搞定。

  丹成的一瞬间,屋内药香四溢。

  叶南撤掉神魂之力的同时,将右手攥紧。

  感受着掌心圆滚滚,还带着些许热气的丹药,叶南唇角一点点的勾了起来。

  还好,就算是穿越了,老子炼丹的手艺没有丢。

  打开拳头,将丹拿到眼前看了看。

  七品的丹药色泽饱满,因为是火属性为主的丹药,所以整体呈现出一种明亮的红色。

  且丹药上面有七道丹纹,证明了此丹的品阶。

  这丹放在地球,怕是又能引起一轮哄抢了。

  叶南起身下床,在床头柜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瓶子把丹进去。

  贴身装好后,才摸了摸空空的肚子朝楼下走去。

  拧动门把手的时候没有拧开,这才想起自己昨天回房间后,怕人打扰把门给反锁了。

  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疲惫异常的知微。

  这家伙又是站了一夜吧?

  好像在不能确认我安全的情况下,就会一直守在门口等候吩咐。

  也真是难为这丫头了,年纪轻轻的连个美容觉都睡不了。

  “你又站了一晚上?”

  叶南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说晚上要跟刘承祖那老东西学本事的吗?守在这里不是浪费了学习休息的时间。”

  知微随手从身后掏出俩本看起来有些古朴的书,老实地应道,“没,师傅给了几本书,我昨晚在门口翻着看了看。”

  所以,你真的不累吗?

  站在门口看书,还不如干站着眯一晚上呢。

  这个榆木疙瘩真是不懂人的心……

  我的意思明明是不想让丫太劳累,一晚上站在门口当门神来着。

  “我待会儿要去公司。”

  叶南无奈地摆摆手,交待道,“跟叶北一起去处理点事情,就不用你跟着了,先去休息一会儿。”

  以往也会有这种情况,叶南会交代不需要人跟着。

  所以知微也没想太多的东西,应了一声就准备下楼。

  因为知微的卧室是在二楼,叶南见状有些不解的快几步走在前面将人拦住,“你下去干什么,不休息吗?”

  小祖宗,赶紧去休息吧,可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知微愣了愣,迟疑地看向叶南的肚子,“你昨天一天没怎么吃饭,不要吃个早餐吗?”

  还想着干活呢?也不知道知微工资是多少,还真是尽心尽力的好员工一枚了。

  “你师傅今天做饭,用不着人了。”

  叶南摆摆手,无奈道,“这老头做饭还不错,感觉可以吃俩天,等吃够了再换人。”

  纵然知微是武道出身,身体比起一般人要强很多,可老这样不休息也不是个办法。

  以往这具身体没那么多事,除了出去会会女朋友,就是宅在家里面。

  知微肯定也不会多累……

  可是自己穿越过来后就不一样了,一天天的事多的要命。

  就知微一个人跑前跑后,还要提心吊胆的着实不容易。

  总是这么下去,估计没被人害死,自己倒是先把自己累死了。

  “好的。”

  知微到底是习惯了听话,点了点头便转身朝自己卧室走去。

  心里却在嘀咕着,看来得抽时间找师傅学学厨艺了……

  叶南是没听到这句话,如果听到真的得俩腿一蹬,被气的升天了。

  这家伙连懒都不会偷?怎么就那么实诚呢……

  对此,叶南也是表示相当无语了。

  目送知微离开,叶南才转身朝楼下走去。

  果不其然,推开餐厅门就看到刘承祖已经坐在那里大快朵颐了。

  这家伙做的饭能有多好吃?难度最大的也就是煎鸡蛋。

  整整十几盘子的煎鸡蛋,都被摆的满满的。

  目测过去,差不多有上百个鸡蛋吧?

  还有一些面包,速食鸡腿什么的,看起来也还算是丰盛了。

  叶南在自己家吃饭,也没有大招呼的必要。

  只是淡淡看了刘承祖一眼,就算是招呼过了。

  然后自己找了个座位,一言不发地坐下来,开吃。

  刘承祖见状,也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反正,跟叶南吃饭抢就对了,因为吃的慢了很有可能会吃不饱。

  二人就如此狼吞虎咽,差不多五六分钟的境况就已经把一桌餐饭吃完了。

  叶南摸着还没有什么感觉的肚子,静静地盯着对面的老东西。

  意思很明显了,老子还没有吃饱!

  刘承祖被看得头皮发麻,也就“嘿嘿”笑着起身朝着厨房走去,“我去把剩下的蛋都煎了,稍等一会儿。”

  面上在笑,心里却已然是mmp。

  一大早起来做了一餐饭,自己还没吃饱,就得做劳力。

  可是能怎么样呢?离了这个家自己恐怕连一个鸡蛋都吃不上。

  算了算了,谁有钱谁老大。

  老子凭本事吃的饭,往后也不欠谁,就没有什么因果了。

  刘承祖只能一边骂一边安慰自己。

  就这样,在极度不和谐的气氛中二人把这一餐早饭算是吃完了。

  因为叶南跟人约定好待会儿要去公司一趟,干脆就没有回卧室,直接去了客厅等。

  早茶喝到一半,收拾打拌好的叶北也下楼了。

  齐耳短发,面容冷艳,穿着高定白色西装套裙,活脱脱一个霸道女总裁的模版。

  话说,只是看叶北这幅样子,真想不到会是一个情感如此细腻的人。

  相比起来,叶南一身的运动装倒是显得很随意。

  不过,这个没有办法。

  叶南现在身体壮实了很多,已经穿不来时装西装了。

  也就穿着运动服,还能稍微感觉舒服一点儿。

  “我去拿个早餐,马上出发。”

  叶北笑着打了个招呼,就朝着厨房去了。

  负责家里人餐饮的是王妈,一般做饭就是这个时间。

  所以刘承祖那么早起来吃饭,就是为了避开叶家人,毕竟饭量那么大,坐一个桌尴尬。

  叶北进了趟餐厅,很快就出来了。

  手里还拿着三明治鲜牛奶,朝着叶南的方向喊了一声,“小南,出发了。”

  叶南闻身,站了起来,直接朝外面走。

  司机已经准时把车停到了门口,叶南叶北相继上车,并排坐在后面。

  叶北小口小口,专心的将早餐吃完。

  这才顾得上询问叶南的着装,“你没有西装穿吗?”

  叶南俩手一摊,无奈地答道,“现在,恐怕穿不上了?”

  “那要不要订做俩身,总是有场合需要穿西装的。”

  听到这话,叶北也皱了皱眉头。

  的确,叶南现在的体型有点儿太壮了。

  “算了,别折腾了。”

  相比起穿西装,叶南倒是更愿意穿运动服,于是对订做西装的建议相当排斥,“我的身体还会变壮了估计等衣服做好了,就又不能穿了,运动服也不便宜。”

  说的好像有点儿道理……

  叶北突然想到,自己这个弟弟的体型可谓是一天一个样子。

  现在已经这么壮了,后面再壮下去……

  想到这里,叶北就非常头疼,“身体太壮也不好,练武什么的是为了强身健体,要是把自己变成金刚可不好了。”

  金刚?这人还真是会说话……

  所以,我现在像是一个强壮的猩猩吗?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