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五章脸皮真厚

第一百五十五章脸皮真厚

  二人一路调侃一路闲聊就到了公司。

  叶氏作为西河市十大企业之首也不是盖的,市中心的办公大楼看起来还是格外的高大上。

  临靠西河,尽赏美丽河景,并且整栋楼也在一个环境优雅的园区内。

  没有一面是临街的,不吵也不闹。

  现在叶北作为执行总裁天天来公司上班,开的车保安也都是记得的。

  基本上从进园区的大门开始,就有保安一路指引开道儿。

  直到车子停到专属位置上,还亲自开车门。

  不过,今天车里多了一个不太熟悉的人。

  这边帮叶北把车门打开,另外一边的车门也紧跟着开了。

  叶南漫不经心地走下车,打量着周围。

  平时叶北的车上很少出现别的男人,就算是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都是西装革履的样子。

  突然冒出一个不修边幅,穿着运动服的壮小子,保安一时也有点儿懵,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这难道是叶董新请的保镖?

  保安正纳闷着,听到叶北回头朝那人喊道,“小南,过来。”

  叶南闻声走过去,不知道要干什么。

  下一秒,叶北指着自己身边站立的弟弟介绍道,“赵叔,这是我弟弟叶南,很久没来公司了,你认个脸熟就好。”

  被称作赵叔的人,是叶北上任后请的新保安队长。

  园区内的所有安保人员都是赵叔来负责,所以只要给他打过招呼,以后出入园区就没问题了。

  这人是柳治纲亲自推荐的,就最近的工作情况来看,的确是不错。

  叶北打心眼里是挺信任这个赵叔的。

  当然,把叶南介绍给保安队长,也有自己一点儿小心思在里面。

  以她的立场,希望叶南往后能多来集团露露脸,或者多来熟悉一下集团运营的事物,也许有一天脑瓜子开窍就愿意继承集团了呢。

  不过,显然这一切都是多想。

  叶南心里可没有一丁点儿要继承叶氏的意思。

  保安队长赵叔听到介绍后,先是惊了一下。

  旋即连忙挺直后背,敬了一个标准的礼,“我是叶氏集团园区的保安队长赵全,初次见面,多多包涵。”

  以前总听人说叶氏集团的少爷是个病秧子,所以才让家姐来主持集团事物。

  现在看起来,一点儿都没有病秧子的样子啊?

  看来外面那些谣言是真的不能太相信了……

  叶南这个人没什么架子,对待日常相处的人自然不会太蹦着。

  看保安队长都给自己打招呼了,便也象征性地点了点头,问了句好,“你好。”

  打过招呼后,赵全又仔细看了叶南一眼。

  叶北的意思,他听明白了,就是想让叶南能够出入园区自由一点儿。

  他做保安队长,靠的是什么?就是这份儿眼力劲儿。

  如果连主雇都记不清楚,也就没有必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叶北介绍完也没急着离开,就是给俩人一个认识的时间。

  赵全只是一眼就把人记住在了脑子里,而后引着二人朝着电梯门口走去,“叶栋,叶少,这边请。”

  地下车库的电梯是直通办公楼上的。

  一般从叶北的车进门开始,赵全就会通知人疏散出一个电梯来专供执行董事使用。

  毕竟,现在这个时间上班的人太多,大家都挤在一起不是很方便。

  叶南叶北进了电梯,保安队长帮忙按了楼层,才恭恭敬敬地退出了电梯。

  电梯一路顺利上行到顶层,中间竟是停都没停一下。

  叶南感觉奇怪,打趣着问道,“怎么,楼里还有专供美女董事长使用的电梯吗?”

  听到美女董事长几个字,叶北就没忍住,笑出声来,“哪有那么麻烦,就是我上下班的时候,保安才会专门清空一部供我使用,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不能上旁人,平时还是有员工会使用这部电梯的。”

  “原来如此……”

  叶南恍若大悟,对这个保安队长倒是有点儿欣赏了,“这个保安队长很会做事,哪里请来的?”

  刚才见的第一面,叶南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个保安队长应该是个练家子。

  跟正宗武道家族的精英弟子是没法比的……

  可拿柳家来说,至少要比一大部分普通弟子强许多。

  并且这个人还挺会做事看眼色的,给个保安队长的位置倒是很合适。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来源需要打问清楚才行。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叶北知道其话中的意思,不以为然地说道,“人是柳爷爷推荐的,家底很干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园区的安保,现在都是咱们自己的人了。”

  哦,柳治纲推荐的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安保这块的确很重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换上自己的人,看来叶北也不是只懂搞经济的榆木疙瘩。

  叶南听到这个,还是忍不住对自己这个血缘上的姐姐竖了个大拇指,“干的漂亮,果真有霸道女总裁的潜质。”

  叶北也是傲娇地抬了抬下巴,“那还用说。”

  二人说着,电梯就已经到了。

  叶北的办公室在公司的顶楼,可以说是一整个顶楼都是总裁的专属办公区域。

  能有这待遇,还得多谢刘致远。

  当初叶北叶南爷爷还在的时候,还没有这栋办公大楼。

  是之后刘致远一眼看中房地产的发展前景,然后将集团事业的一部分转移到房地产,赚了很多钱之后修了这栋楼。

  然后,特别把顶楼座位总裁的活动区域给分离出来。

  这整个顶楼的办公区域可以说是相当豪华了。

  室内高尔夫场,还有个小型健身场所,有一个大的会议室举办董事会议,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小厨房做专属饭菜。

  同时,留下比较可观的一部分区域做办公室。

  修的跟酒店总统套房似的,有专门的会客厅书房,还有卧室浴室。

  这便宜老子别的不说,赚钱的本事是真的有,花钱的本事也不差。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是叶北的了。

  叶北上任以来就没那么讲究,只留了一个私人健身房,总统套房一样的办公区,大的会议室也保留下来。

  其余的全部拆除,准备装修一下留给一小部分核心工作人员使用。

  所以叶南上来的时候,入目就是空荡荡的一片。

  “最近设计师还在规划怎么装修,所以有点儿乱。”

  叶北解释了一句,便熟门熟路的往里走,“你跟上,注意脚下别摔着了。”

  这个办公室刚建成的时候,叶南本尊是来过一次的。

  那个时候刘致远还没敢特别猖狂,公司大楼建成不让老婆孩子来,舆论的唾沫都能淹死丫了。

  所以叶南的记忆里,隐约对这个办公室有点儿模糊的记忆。

  看到现在这幅凌乱的样子,不禁摇摇头,“你还是不会享福,一个人独占一层楼多好,拆了准备让别人来跟自己抢地盘?”

  在修仙界,叶南就是如此。

  作为一个门派之主,享用着全门派最好的资源,占据着最大最好的洞府。

  上位者就应当如此生活,不然拼死拼活的爬上来是为了什么呢?

  可是这个叶北,显然不争气啊……

  “你小子什么都没做,就光想着享福?”

  现在这层楼里除了叶北倒是没有别的,所以二人说话也就不需要顾及什么,“那人在集团扎根数年,给咱们留下了多少的隐患?现在把上层开放笼络一些核心人员上来,对咱们将来是有很大好处的。”

  “再说了,享福哪里不能享?非要在集团里这么做。”

  叶北一边走着,一边说着,“我们可以买个度假山庄,到时候一整个庄子都是咱们的,还能不比在这办公室里面舒服?我就是要做出一个全新的样子,要改变这个集团最根本的东西,让大家都看到新的老板是不一样的,要最大限度的释放自己的闪光点,这样才能让集团从根本上脱胎换骨。”

  额,说的好像是有点儿道理……

  这么听起来,倒是有点儿像在修仙界,门派易主的时候新的门主就会尽量的把前人的东西掩盖掉。

  为的就是让这个门派彻底的属于自己。

  叶南对经营这块屁都不懂,不过对于怎么去主持一个门派还是有点儿心得。

  听到这里,也不由对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刮目相看。

  一路跟着叶北到了董事长的办公区域,一墙之隔的里面却是很不一样。

  舒服,除了这个词叶南想不到别的。

  上次是这具身体的本尊来的,所以叶南也只是在模糊的有点记忆。

  亲自进去看一眼,彻底酸了。

  刘致远这个死鬼真的挺会享受的嘛……

  这栋大楼足足有二十五层之高,加上独特优渥的地理位置。

  一进门,便能看到一整面的落地窗玻璃。

  只需站在窗边,就可以看到西河,还有大半个市区的景色都在脚下。

  那种感觉是很难用语言表述的,总之就是站在这里就可以让人顿时心怀壮志一般。

  “怎么样,景色还不错吧?”

  正当叶南沉迷美景的时候,叶北端着一杯茶走过来,跟叶南并排站立,眯着眼睛欣赏窗外美景,“这是就是咱们叶家的底蕴。”

  叶南点点头,这景色的确是很不错了。

  难得刘致远这个死鬼,还能帮叶家实实在在的做点儿好事。

  二人就如此站立了许久,沉默着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叶北起身去接电话。

  从叶南这里看,叶北接起电话后的表情可是不太好的。

  含糊的说了几句后,一脸阴沉的把电话挂了。

  叶南一猜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几个泼妇来了?”

  “来了……”

  叶北点点头,眼底有一丝狠意闪过,“不过人没进来,现在集团园区门口拉了块横幅说叶家不仁……”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

  果然小看了这群泼妇,还叶家不仁?

  叶家要是真的不仁,轮得到你们在这儿撒泼耍无赖嘛。

  叶南气不过,直接转身就往门外走。

  今天不把这群泼妇打的认怂,老子这个不死冥尊的称号就倒过来写。

  “等等,不要急。”

  叶南前脚才走,后脚就被喊住。

  回头一看,叶北正端着杯茶,面朝着那面落地玻璃沉声说道,“她们会乖乖上来的,咱们坐下等就好了。”

  听到这话,叶南倒也不急了,干脆坐回沙发上,“你有什么办法?”

  因为比起让那些泼妇自己上来找抽,自己亲自下场是有点儿丢人。

  叶北轻笑着说道,“她们也不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还能没有家人了吗?”

  听到这话,叶南一脸懵。

  在修仙界,向来是个实力为尊的地方。

  那里的人相对来说比较单纯,要打就打,要杀就杀。

  就拿那些自诩正派的宗门来说,想剿灭自己也是找个理由杀上门,倒是很少用一些威胁人的手段。

  叶南也是如此,实力摆在那里。

  你惹我,我就杀你,你全家惹我,我就杀你全家。

  打不过?打不过就跑,等老子能打过了再回来找场子。

  像叶北这样蜿蜒迂回的法子倒是很少见,不过却是很有用。

  地球上的人似乎都喜欢用这一招来办事……

  当初,袁家为了找自己,就把魏然给绑了,逼自己现身去送死。

  还有那些帝都大武道家族,也是想用叶柳俩家逼的自己无法逃脱。

  这方法虽然有点儿不入人眼,却不得不承认是很有用的。

  这群泼妇这些年在刘致远身上不知道刮走多少东西了,想来一个个的都很肥了。

  现在刘致远死了,竟然敢不知死活的登门要分家产?

  也不知道刘致远有没有给这些外面的女人说过,自己就只是一个上门女婿,手里的股份少的可怜。

  分给正室出生的孩子后,就没剩下多少了。

  恶人,还需要恶办法来对付。

  纵然叶南很不喜欢这个办法,可是用来对付这些贪得无厌的女人,却是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

  果不其然,如叶北所说,不出十分钟,这四个女人,连同他们的孩子全部都乖乖上了楼。

  被保安赵全送进了顶层的会议室……

  用开董事会的规格来面见这些女人,也算是很给她们面子了。

  赵全把人送过去后,就过来敲门通知了一声。

  叶北放下茶杯,整理了一下衣服。

  确认自己此时的形象完美无缺后,才唤叶南一同去会议室。

  看得出来这些女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敢在集团门口拉横幅叫唤的勇气……

  叶南一进会议室,就感觉里面气氛相当沉重。

  这些女人各自跟各自的孩子坐在一起,听到门口有响动,便齐齐看过来。

  全部都是一脸的惊慌……

  叶南突然觉得,就算自己今天不来,自己这个姐姐怕是也能用自己的方式把事情料理好。

  不过,来都来了,那就看会儿戏吧。

  叶北先一步走进会议室,高跟鞋刚好踩到了一块红色的横布,看样子应该就是细数叶家罪行的横幅了。

  叶北顺着横幅看过去,发现这块布的另外一头在一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少妇手里。

  少妇保养的很不错,从头到脚穿的都是名牌,那副被品牌装扮起来的贵气,就好像是什么财阀的正经夫人呢。

  女人怀里还搂着一个十岁大小的男孩子。

  那个不大大的男孩子,此时正一脸凶相的盯着叶南叶北。

  啧啧,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相比起来,少妇就识相多了。

  感触到叶北冰冷的眼神,立马浑身一个哆嗦,手里的横幅就掉在了地上。

  叶北唇角勾了勾,冷笑的模样跟叶南倒是有那么一丝神似,捡起地上的横幅,不轻不重地念叨,“叶家不仁,独吞亡夫财产,全然不管兄弟姐妹的死活,这样的集团枉为西河之光……”

  语气很平静,可是当这句话念完,会议室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叶南对这话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什么兄弟姐妹的死活,什么西河之光?

  这些都不是他在意的东西!

  他向来对名声这种东西都看的很淡,行事永远都是我行我素。

  要不然,也不会在修仙界落得那么一个名声了。

  不过,叶北却不是。

  她有作为叶家人的自觉,并且集团看的很重,不允许任何人诋毁。

  现在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显然是触到她的逆鳞了。

  “呵呵……”

  叶北冷笑着将手里的横幅丢在地上,高跟鞋踩着这段红色走向主位,稳稳地坐下,问道,“这话是谁教你们说的?”

  与此同时,叶南也在叶北右手边落座。

  这话问出,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应答,全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想来,叶北的气场,已经完全将这群女人给震慑到了。

  “还亡夫?你们不觉得好笑嘛。”

  叶北讽刺地笑着,继续说道,“或许各位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脸皮已经厚到用亡夫这个词来称那个人了吗?”

  这句话犹如一个响亮的耳光,打的这群女人不敢说话。

  可是总有不懂事的,比如那些等着天上掉财产来继承的私生子。

  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大一点,约莫十五岁左右的样子,当即愤愤地反驳道,“为什么不能是亡夫,叶氏是我爸爸的,这一点有谁能改得了吗?我们也留着爸爸的血,为什么不能继承爸爸的财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