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六章都很像

第一百五十六章都很像

  不得不说,这位小兄弟还真是挺有勇气的。

  爸爸?呵呵……

  当着我们俩个的面,喊刘致远爸爸?叫的真是亲。

  “呵呵,什么样的大人,教什么样的孩子,还真是一点儿错的没有。”

  叶南不禁失笑,不过笑里面的那抹寒意,却是将在场的人都冻的哆嗦了一下。

  说到这里,叶南目光一转,看向坐在这孩子旁边的少妇,“你说对吗?”

  别的先不说,刘致远这死鬼真是挺有福气的。

  这外边的女人,还真没一个糙的。

  一个个明明都是孩子的老娘了,却都保养的极好。

  这通身的贵气,想来是砸了不少钱吧?

  那女人被叶南问得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扯了孩子的衣角,“没规矩,快点儿坐下,大人都没说话,一个孩子插什么嘴。”

  那孩子被拉了一下,也就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当然,也是这一问,让在场的其余人都明白了。

  这个看似很随意的精壮少年,身上的场可是一点都不比坐在主位上的女生差。

  “我本来觉着你们若是能安分守己,给点儿钱倒是没什么。”

  叶北静静地看着,悠然说道,“可是现在,别说给钱了,就是各位往后能不能好好的活着也不敢保证了。”

  语气不重,可是话里的意思却是让人没由来的打了个哆嗦。

  是的,本来这些人如果能安分守已,给点儿钱倒是真伤不到叶家的根本。

  权当看在她们没有叶家给的感谢费了。

  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呢?

  “你这是威胁,知道吗?”

  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听到这话“蹭”的站了起来,“我就不信这世界上还没点儿公道了,如果在场的人出一丁点意外,可看好外面那些记者会怎么说,到时候叶氏集团不复存在都是有可能的。”

  话刚说完,主位就传来了“啪啪啪”的鼓掌声。

  声音清脆响亮,引得大家都看了过去。

  叶北嘴角上扬,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就这么看着那个少年,不轻不重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还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昂着下巴一脸倨傲地应道,“刘子成!”

  “哦,刘子成。”

  叶北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轻笑着说道,“你这么说话的样子,倒是有点儿像那个人……”

  话说到这里,叶北稍微顿了顿,“像到……让我不太想让你见到明天的太阳……”

  话音刚落,叶南右手微微抬起,手指向那个少年的方向,“我姐姐说话了,那不好意思了,跟明天的太阳说再见吧。”

  然后,手掌轻轻一握。

  刘子成便犹如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脸在一瞬间憋成了猪肝色,痛苦地抓着脖子挣扎着。

  这一幕,将叶北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什么操作?隔空就能取人性命。

  坐在旁边的刘子成母亲,反应过来后更是慌到不行,痛哭流涕地想要帮自己的孩子扒开脖子上的禁锢。

  无助之下,甚至向叶南跪了下来。

  叶北刚才的确是有杀意,是因为这个小子实在太像那个人。

  那副不要脸的样子,硬是要把黑的说成白的样子,像到都可以勾起她心里最深处的痛苦回忆……

  可要在公司取人性命,还是不好的。

  至少,不能是叶南出手。

  叶北反应过来后,连忙出声阻止,“小南,放手。”

  闻言,叶南才缓缓松开了手,笑嘻嘻地看向众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再有人说这种不懂事的话,就得做好躺着出去的准备了。”

  其实,叶南本来也没想在公司弄死这小子。

  如果他真想,刚才稍微用力那么一捏,这小子就会直接翘尾巴了。

  到底是在公司里,弄死这小子可能会有非常不好的影响。

  就算自己有十分的把握,不留下痕迹。

  可也够叶北好好处理一阵子了,这种不必要的麻烦,不犯就是了。

  不过,经过这一出,那些小崽子倒是安份不少。

  叶北面上没什么表现,心里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种事一旦沾到身上将会很麻烦,现在外面还有那么多的记者,她实在不想叶南惹上这种事。

  经过这一幕之后,叶北也懒得再周旋,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说,谁叫你们来的?”

  这几个女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后才下定决心。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年长一些的妇女,在其余几人的鼓励下嗫喏道,“是明日集团的吴董事长交待的,说孩子都是刘致远的骨血,这是变不了的事实,只要去闹去打官司,肯定能分到股份。”

  说到这里,妇女稍微顿了顿,有些犹豫地看了其余几人一眼。

  然后,继续说道,“吴董事长说,如果需要钱需要人尽管打招呼,肯定帮这些孩子要到应有的东西。”

  明日集团,听起来怎么有点儿耳熟?

  好像,好像穿越过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就遇到过明日集团的二世祖。

  吴泽轩!

  叶南突然想起这个人来,恍然大悟。

  这个明日集团,跟叶氏是竞争关系。

  据说在叶氏崛起之前,一直都是明日坐在西河商家的首位。

  所以俩家的恩怨很久了……

  那个妇女说完,觉着好像还不够撇清自己,就又唯唯诺诺地补充说了句,“我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哪里还敢跑到叶家门上叫嚣,真的就是一时间财迷了眼睛,想给自己的孩子争取一点儿东西,才会听了那明日集团吴董的话做出这种事,还请二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吧。”

  “明日集团的吴董事长啊?”

  叶北撇撇嘴,对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是很意外。

  想来是心里早已经猜到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了……

  不过,叶南有点想不通。

  这个明日集团吴董事是傻子吗?身为一个集团的董事长消息不至于那么闭塞吧。

  我拜入上官门下这件事,难道不知道……

  竟然还敢蹿托这些人来搞叶氏?这货是不是也有什么依仗。

  叶南正纳闷着。

  另外一边叶北的电话已经打了出去。

  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吴董看着当地新闻直播。

  叶氏前董事长私生子大闹集团园区大大的标题十分醒目。

  这些记者是他找的,电视台也做了一些工作。

  要不这么一点儿小事怎么可能占据当地电视台那么久的时间呢?

  就在吴耀扬惬意地靠在椅子上,享受着叶氏的窘迫时,私人手机突然震了。

  吴耀扬此时心情很好,连来人是谁都没看,直接接起了电话。

  只是,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是让他愣了一下。

  叶北靠在椅子上,嘴角带着笑意,轻松地招呼道,“吴董事长,好久不见呐。”

  吴耀扬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接到这个电话,不过到底是浸淫商场多年的老油条,愣了一下之后,立马恢复正常,“小北侄女,近来上任集团事物还顺手吗?如果有需要吴叔帮忙的尽管开口说话。”

  做生意的人就是这样,永远都有俩副面孔示人。

  纵然心里恨不得把对方弄的万劫不复,可在面子上依旧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还小北侄女?自称吴叔!

  有没有那么亲,自己心里没点儿数么。

  叶北就懒得应付,打电话就是找事的,“看来明日集团生意不怎么好,要不然吴董事怎么有空管别人家的事。”

  “这怎么说的,咱们都是西河当地支柱企业,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守望相助的嘛。”

  吴耀扬听到这话已经很不开心了,不着痕迹地说道,“我们家没有那么多私生子来找麻烦,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嘛,也就能腾出手搞生意,还算是都顺利了。”

  话里带刀,也算是撕破脸了。

  “呵呵,是吗?”

  叶北闻声冷笑,平静地说道,“吴董事长送的礼物很好,听说吴董事长是个专一的男人,夫妻恩爱膝下就只有一子,家庭关系没那么复杂当然和睦。”

  话说到这里都还算是客气,可是下一秒叶北话锋一转,冷声说道,“不过,就一个儿子,到时候有个三长俩短,怕是没人继承这和睦的公司了。”

  这话不可谓不毒。

  吴耀扬膝下就一个儿子,平时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哪里能忍的了别人如此诅咒自己的孩子?

  听到这里,吴耀扬是再也绷不住了。

  张嘴想要好好教训一下对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却发现人家已经挂了电话。

  顿时,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气的一阵剧烈的咳嗽。

  叶北这边打完电话出了口恶气后,再次看向坐在会议室的几个少妇,“你们也宝贝着点儿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事要是再有一次,全部送去疯人院。”

  话毕,一拍桌子,冷声吼了一句,“还不快点儿滚!”

  听到这话,这群人是赶紧扯着自己的孩子往外跑。

  挤在门口争相出去的画面,看起来真的很讽刺。

  所以,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这个答案真的很显而易见了……

  叶南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群人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又是心软的毛病犯了,就这么让这群人走了。”

  按照叶南行事的风格,今天这群人一个都走不了。

  这回她们愿意认怂,是因为靠山不行。

  往后若是遇到一个比吴家还牛的人,说了同样的话。

  这群人怕是又会来。

  甚至,可能会在叶家遇到危机的时候给添一把火。

  别说为什么,利益这种东西就是有去爱魅力。

  今天,从这些孩子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们认为叶氏的股份是他们应得的东西,现在被叶家姐弟二人拿走了,那股不平迟早会爆发的。

  “我会找人看着他们,这种事不会再有下次。”

  叶北也知道自己犯了忌讳,有些沮丧地说道,“下次事情发生之前,就送他们去陪那个人长眠。”

  好吧,事已至此叶南还能说些什么?

  只是担心叶北到时候再心软,主动说道,“安排人的事交给我来办。”

  他可以去摆脱柳治纲,甚至是上官家。

  只有这件事不让叶北来办,才算是真正的没有下一次。

  听到这话,叶北顿了顿,最终还是点了头,“行,老是这么纠缠下去也没意思,反正机会已经给他们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说罢,叶北颓然地趴在会议桌上。

  突然出声说道,“小南,往后出门在外,不可那般冲动,适才一个不小心,万一刘子成交待在这里,咱们就有点儿得不偿失了。”

  声音很轻很轻,没有了刚才的锋利,却充满了对亲人的关心。

  叶南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我心里有数。”

  “对了,那个明日集团打算怎么办?”

  说完,叶南继续问道,现在幕后黑手也知道是谁了。

  虽然要承认叶北刚才那通电话打的很帅,可毕竟就是一通电话而已。

  顶多让那老油条气个几天,还不至于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

  对于吴泽轩那个家伙,叶南是早就看不顺眼了。

  也就是近来没有什么交集,要是遇到肯定少不了一顿胖揍。

  可是经过刚才那一幕,叶北已经不敢轻易让自己这个弟弟行动了,“这件事你不用管,商场上的你来我往还是有规矩的,没有必要给自己惹一身腥臭。”

  这番话到底是好心,叶南也不好反驳什么,唯有撇撇嘴,表示不认同。

  不过,事情解决,平静下来后。

  叶南突然想起刚才见到的四个少妇,还有见过的之前刘建州母亲,这些女人好像都长得有点儿像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来的这些女人长得很像?”

  听到这话,叶北眯着眼睛想了想。

  刚才的那四个女人的确是有些相像……

  不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能说明刘致远喜欢女人的胃口单一吧。

  叶北点了点头,纳闷地问道,“是有那么点儿像,不过那又怎么了呢?”

  “我们是不是查的不够彻底,也许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人?”

  叶南也只是突发奇想,联想到了修仙界的一件事。

  他在修仙界的那个至交好友,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同门师妹。

  后来,这个师妹跟门主的儿子成了亲。

  再之后,他这个好友流连花丛了很长一段时间,跟他认识还是在青楼喝酒的时候。

  叶南后面有幸见了那个师妹一眼,突然发现这个好友后面找的女子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个师妹的影子。

  如果,刘致远也是如此呢?

  这么多女人长的都那么相似,难道说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么……

  叶南没有回答为什么,只是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你没事的时候,那人外面女人的照片都收集起来好好看看是不是都很相像。”

  如果是的话,那还是再往下查一查的好。

  刘致远有这么多女人,说明那个正主是至今都没有得到的,又或者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要查干净点。

  如果那个正主也留下了孩子呢?如果刘致远这家伙还有什么别的遗嘱委托……

  到那个时候,自己不在怎么办?

  总之,一定要在去上官家之前,帮叶氏清扫掉一切障碍。

  给叶家母女一个相对无忧的环境。

  “好,今晚回家前就会都比对好的。”

  至于叶北,纵然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要干什么,却多少也能从其的态度中察觉到一些异样。

  叶南在行事上纵然有些暴躁,可也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

  既然要查这些人,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里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叶南也懒得继续待在公司。

  以防万一,还是尽快安排好盯住那些女人的人手才行。

  于是,离开了公司就直接到了柳家。

  叶南也算是柳家的常客了,刷脸就可以直接入门了。

  所以柳家的人并不知道叶南会上门,当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的柳蕴仪看到来人,登时就跳了起来,小跑着去迎人,“你怎么来也不打声招呼?是来找我出去玩儿的嘛。”

  言语间充满了惊喜!

  玩个屁,我看起来那么闲么……

  叶南尴尬地扯着嘴角笑了笑,说道,“临时有个事要找柳爷爷,人在书房吗?”

  听到是来找自己爷爷的,柳蕴仪一张欢喜的小脸立马垮了下去,“啊,是来找爷爷的……”

  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爷爷在练功房,我带你过去。”

  说着便热情的挽着叶南的胳膊,饶过别墅朝着后面的花园走去。

  花园边缘自己建了一个平米不小的房子,从外面看还是挺简单的,没有什么烦复的设计。

  之前叶南也见过这个房子,还以为是做库房用的。

  没想到竟然是柳家的练功房。

  柳蕴仪满脸喜色地将人带进去,前脚才进门,后脚就甜甜地叫道,“爷爷,小南来了。”

  小南?

  听到这个称呼,叶南愣了愣。

  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柳蕴仪,这个女人刚才喊的什么……

  小南?!

  是脑子不对了吗?为什么一下子突然那么热情。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