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五十九章牌位

第一百五十九章牌位

  哦?有大家伙。

  叶南心头一亮,自从上次红娘娘庙之后,自己就被乱七八糟的事情缠住了手脚。

  最近都还没有什么机会练自己的功,恰巧卜雪这么懂事,肯定要去看看了。

  不过,上次红娘娘给他神魂带来的变化一直是个解不开的迷。

  “你有没有那种无人供奉的庙神消息?”

  想到这里,叶南主动问道,问完又觉着太小心了,就算有人供奉又怎么样?

  干脆就又补了一句,“有人供奉的也没有关系,尽管列出个单子出来。”

  什么鬼?庙神!

  卜雪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家伙现在胆子那么大?主意都打到庙神的身上去了。

  要知道,就算是鬼差也不太愿意招惹这些东西。

  纵然现在的人都不太怎么相信这些,导致庙神的数量急剧减少,甚至崩坏了不少。

  可能立庙门的鬼魂,那都是有功德加身的。

  又受人供奉那些年,实力远比那些厉鬼要强悍的多。

  那些崩坏的庙神,自己走入歧途地打也就打了,也算是为民除害做了一件好事。

  可没有崩坏的,就算无人供奉,可只要庙身立在那,功德谱上就有那人的一笔。

  咱们就不说打不过了,就算打过了又如何?这不就是自损功德么,可能连来世都没有。

  再说那些依旧被供奉着的庙神,更是打不得。

  要是遇到那些香火颇为旺盛一些的,就更不用提了。

  这些别说是厉鬼了,就是鬼差也近不了身……

  卜雪很清楚叶南打的什么主意,可也对庙神的实力很是忌惮。

  她平时卖掉几个恶鬼,损失点儿业绩倒是没啥,可要是跟这种事牵扯在一起,往后的因果也会报在自己的身上。

  这件事是万万行不通的。

  叶南到底是太年轻,可能不清楚庙神的实力。

  卜雪心里如是想着,好言相劝道,“你知道庙神是什么样的存在吗?那可是护佑一方百姓的魂灵,真正的作用跟土地爷差不多了,实力绝对不是那些鬼怪级别的,咱们还是不要招惹这些事情了。”

  这话说的很清楚,叶南在红娘娘那里也领教过。

  一个崩坏的庙神都能爆发出如此实力,更不要提那些没有问题的了。

  可是,那又如何?

  难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松动神魂的机会,就这么放弃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叶南心里清楚庙神的实力,所以也只是想了解下,在短时间内没有想要去挑战的意思。

  让卜雪列个表出来,是想分析一下,然后选个弱的,到时候会会。

  没有准备一下子就能把庙神吞到肚子里,就此作为自己的粮草了。

  “我知道。”

  叶南点点头,没所谓地说道,“你想的那些事都不会发生,我就是单纯的想去上个香,去感受一下真正的庙神是什么样子的。”

  这话是真心的,叶南的确是如此想。

  可是卜雪却不相信,感受一下真正的庙神什么样子?

  这话说个鬼听,鬼也不能相信啊。

  纵然她跟叶南相处的时间不多,可这个男人有多危险,她早就领略到了。

  如果不是怕会牵连上自己,她早就说了。

  就让这小子跑到庙神那里去送死好了,往后西河这片土地可就干净了。

  等等,送死?

  卜雪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如果是想感受一下庙神的真正实力,可以去城隍庙看看。”

  城隍庙可是咱冥界正儿八经的地方官,说起来算是个正儿八经的庙神了。

  这个可绝不是那些修炼几年,做点好事就被人供奉起来的庙神能比的。

  并且,这小子浑身死气,一进城隍庙怕是就会被盯上。

  那位老爷子的脾气可不是很好,素来都是嫉恶如仇,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人间的地界处处都有城隍庙,城隍老爷受到的香火又多,就算是地府那些上面的人也得给几分面子。

  实力自然不用说,对付叶南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最要紧的是,她不怕。

  她是地府的鬼差,也算是城隍手底下混饭吃的,就算去的话也不至于有什么麻烦。

  叶南这小子的性格,自然不用说,固执的要命,还十分谨慎。

  决定了要去找庙神的话,那一定就要去的。

  可是这人又会怕有诈,要去的话肯定要带上她的。

  一直憋着不说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要说的话就只能去城隍那里了。

  因为庙神都有自己的地界,平素里是不愿意鬼差就打扰的,更何况是带着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去找麻烦。

  对,就去城隍老爷那里。

  城隍庙这个词,在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里就是有的。

  所以当卜雪一提到这个,叶南的脑海里自动就浮现出一个地方来,“城隍庙?西河市郊区好像就有一个吧。”

  连这具身体的主人都知道,看来这个庙神很厉害了。

  叶南对地球上这些神话传说并不太了解,可是仅凭这具身体的记忆也可以判断出一些事情了。

  这个卜雪不说则已,一说就说个这么厉害的,心里怕不是打着什么小算盘。

  叶南眉头微蹙,眯着眼睛盯着卜雪看了半饷,直到把卜雪看的头皮发麻,才不冷不热地说道,“好,明天咱们一起去,拜访完城隍庙,再去收割你说的那个粮草。”

  说话的同时,眼睛还是盯着卜雪的。

  似乎想观察一下卜雪的反应……

  却不料卜雪听到这话,立马掉头表示,“可以,明天一大早我就过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总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啊……

  以往要求卜雪干点儿啥,都是要威逼利诱一翻,才会就犯的。

  看这家伙平时没事躲的人都看不见,连找自己表姐都要偷偷摸摸,就能知道。

  她不想帮叶南办事,至少心里是很不情愿的。

  可是这次却有点儿顺利的过分了……

  叶南又不傻,纵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还是很笃定其中肯定有问题。

  不过,没有当面逼着卜雪说。

  事情没发生之前,以这家伙的尿性估计也不会老老实实的交待。

  “那你们聊,明天见。”

  叶南摆了摆手,告了声辞就离开了卧室。

  这个城隍庙到底是什么,得赶紧找刘承祖补补课,绝不能稀里糊涂的被这个死丫头片子给坑了。

  至于卜雪,强压着内心的喜悦,目送叶南离开卧室。

  然后,好像遇到了什么非常开心的事,突然就给了韩笑笑一个拥抱。

  韩笑笑被抱的一脸蒙,疑惑地问道,“你在高兴个什么劲?”

  “当然是好事,这么多天的恶气,总算是想到办法出了。”

  卜雪没有言明具体是什么事情,可是心里却已经等不及马上天亮了。

  叶南,这回还不死?

  还惦记晚上去割草?怕是城隍庙一趟就让你小子有去无回。

  与此同时,叶南已经去了刘承祖的卧室。

  刘承祖听到有人敲门,还以为是徒儿来咨询符咒术的。

  开开心心把门打开,待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叶南,立马就腆着脸变成了舔狗的模样,“老大,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找你问点儿事。”

  叶南自顾自地走进卧室,第一次真正的走进这里,突然发现布置的倒是很有特色。

  其中挨着门的一面墙,本来是白色的欧式衣柜,衣柜的门却是都不知道被拆到那里去了。

  挂衣服的地方花花绿绿的也挂着很多衣服,走近一看就知道都是纸糊的。

  另外的隔间里面放了牌位香炉,看那牌位上写着先师,应该是刘承祖的师傅,香炉的香是新上的。

  这一点让叶南的好感增了不少,尊师重道这一点在修仙界也是很重要的。

  刘承祖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时时把师傅的牌位带着供奉。

  其余的隔间大大小小的放着文房四宝桃木剑八卦镜符纸,还有许多瓶瓶罐罐的东西。

  如此看来,倒是有点儿臭道士的意思。

  因为衣柜是挨着门放的,所以人要是站在门口是无法看到里面的陈设。

  不过,看不到也好,这些东西普通人看了怕是要着急。

  可是,对刘承祖来说,叶南不打招呼就进来。

  自己拦也不对,可要是不拦的话……

  看着供奉在衣柜里的牌位,刘承祖的眼神已然暗淡了许多。

  心想,被发现的了,这次恐怕又得带着师傅滚蛋。

  叶南一眼将衣柜的摆设看过去,最后缓步走到了牌位前。

  看到这一幕,刘承祖莫明有点慌,下意识地上前几步堵在牌位前讪笑着,“这是家师的牌位,没有什么好看的。”

  他是真怕叶南嫌这东西晦气,然后二话不说给丢了。

  这种事以前他也不是没遇到过,去旁人家里住都会表现的一脸晦气,更甚的会直接把他也从家里赶出来。

  起初,刘承祖还是会翻脸的。

  后面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尽可能的保护师傅的牌位不要被人践踏。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这颗已经麻木的心突然动了一下。

  叶南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甚至没有骂人。

  只是平静地从衣柜旁边的格子取出三根香打燃,然后冲着刘承祖说道,“你还不让开,是也想尝尝被人拜的滋味儿吗?”

  刘承祖脑袋里“轰”的一下,有点儿回不过弯儿来。

  这剧情是不是出错了?不应该是嫌弃晦气么……

  看着愣在当场的刘承祖,叶南已然是没有丁点耐心,直接将刘承祖扒拉到旁边,然后举着香冲着牌位鞠了三个躬,把香插进香炉里。

  做完这一切,才找了把椅子坐下。

  刘承祖全程目睹这一幕,已经蒙了。

  这小子到底是哪儿不对了?怎么突然这么好……

  当然,惊喜不止于此,叶南坐稳后继续说道,“明天找人买个香案回来,在旁边的客房好好供着,怎么着都是你师傅,人都已经没有了,还不能住个单间。”

  说完,又看了刘承祖一眼。

  浑身穿的破破烂烂,这身睡衣也都是补丁,再看衣柜除了那些纸衣服,能给人穿的真是没有几件。

  这老东西怕是连买香案的钱都没有……

  最终,叶南又做了件十分大方的事,“我出钱,买个好的,家里那么多水果熟肉,见样子全都给摆上,不要搞得那么寒酸,还让别人说我叶家小气。”

  虽然平时他总是表现的对刘承祖很苛刻,但是心里还是把这老头当自己一方的人。

  毕竟,这老头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也非常有责任心的站了出来保护了叶家。

  就算没有知微那么亲近,却也不是旁人能比的。

  活了块俩百来岁的刘承祖,听到这话没来由的眼眶一热。

  他命犯中就不得富贵,所以师傅的牌位跟着自己,从来没有一天向样的日子过。

  风餐露宿也就罢了,还常常要被人谩骂侮辱,现如今能有三柱清香供奉已然是不错了。

  能有正儿八经的香案供奉,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来叶家后,他一直很抵触别人进这个卧室。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牌位。

  现在的人去世后,都会被埋在公墓,就算家里供奉牌位,也肯定是放自家人的牌位。

  要是旁人的牌位在自己家里,那多别扭多晦气。

  以往刘承祖已经因为这个牌位糟了很多白眼,也被赶出来过无数次了。

  好不容易在叶家扎下根,能吃饱睡好的。

  他想过很多次,这样的好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大不了到时候被发现就卷铺盖走人。

  所以,当叶南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卷铺盖走人的打算了。

  只是,没想到结局跟他想的有点儿不一样。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善意,刘承祖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愣了好一会儿,才抹了眼泪哽咽道,“多谢老大,能给我师傅一片容身的地方。”

  “这都是小事。”

  叶南没想到刘承祖会哭,顿时也有点儿慌,不会安慰人,干脆瞎安慰,“多大人了还哭哭涕涕的,再哭就把你跟你师傅都丢出了啊。”

  本来说这话就是开玩笑的,不想让刘承祖哭而已。

  看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在自己面前哭,多少还是有点儿不适应。

  可是刘承祖被人丢出去很多次,听到这话就当真了,一下子闭着嘴,努力让自己不哭。

  可是越憋就越觉得委屈,越委屈就哭的越厉害。

  最后,竟然一发不可收拾的嚎啕大哭,转身对着师傅地牌位跪了下来,“我真的忍不住,忍不住不哭啊,师傅,我黄土埋到脖子的年纪,谁能想到有一天能让您堂堂正正的受人香火供奉,我真的忍不住啊,师傅。”

  尼玛,老子好心一片,这是得罪谁了?非得面对这么一幕。

  “得得得,忍不住就别忍了。”

  叶南也是无奈,连忙说道,“我不会把你们赶出去的。”

  如此说了,刘承祖的哭声才越来越小。

  不过,这大晚上的突然哭喊,已然惊动了家里不少的人。

  门外面闹哄哄的聚集了许多人,王妈作为负责家里全部保姆的人,也算是半个主人家了。

  听到门里哭,主动询问道,“刘师傅,这是怎么了?”

  刘承祖已然哭得差不多了,整理好一度有些激动的心情,隔着门板哑着嗓子冲外面喊道,“没什么事,都赶紧散了吧。”

  王妈还是挺热心地,追问地语气也很关切,“您哭成这样,我们也是放心不下,要不开开门咱们看一眼也能放心一些。”

  开门?这……

  刘承祖回头看了叶南一眼,反正牌位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主家也没有驱赶的意思,开不开门都没有什么关系的。

  就看叶南同意不同意了……

  叶南收到这询问地视线,直接冲外面喊了一声,“都散了,里面没事。”

  主家的声音,外面那些人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听到叶南说话,自然就散开了。

  不过,从此之后,叶南在家里这群人的名声就变差了。

  说什么把七旬老人训的半夜哭鼻子,完全就是一个冷面阎王,可千万不能招惹。

  反正就是也因为这件事的原因,后面家里的工人见到叶南就跟见了鬼一样。

  听到外面的人都散了,刘承祖才想起正事来,十分热心地询问道,“对了,老大找我什么事啊?”

  他在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了,这次如果叶南拜托他事情,他一定要给办的漂漂亮亮。

  人家这么对我,我自当肝脑涂地。

  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却还能遇到这种大好人,也算是他刘承祖这辈子没干坏事的福报了。

  叶南这才有机会将这次来的问题说出来,“我想问一问城隍庙的事,城隍算庙神吗?”

  “算,倒是算的……”

  刘承祖闻言,下意识地回答道。

  不过回答到一半,突然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叶南,“你不会是把主意打到城隍老爷身上了吧?”

  上次红娘娘的事情,现在刘承祖还记忆犹新。

  庙神,也属于叶南获取养分的一个方式。

  不过,当时那个庙神是崩坏的,已经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庙神了。

  真正的庙神,绝对要比红娘娘厉害多了。

  更何况是城隍老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