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六十章符咒术

第一百六十章符咒术

  叶南一下子就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疑声问道,“怎么不能打么?”

  就知道这个卜雪不是那种省油的灯,突然这么干脆利索,肯定是有诈。

  “当然不能打了!”

  刘承祖激动地都快跳起来了,“你上次收的那个红娘娘是一个崩坏的庙神,已然是很难对付了,正儿八经的庙神,实力在其百倍以上,至于城隍更不用说,那是地府在编人员,享受多少香火供奉,实力深不可测啊。”

  那个红娘娘的确难对付,不过也让他的实力一下子进益了不少。

  甚至是神魂都有了些许松动,所以往后吞噬庙神这条路还是要走。

  就算不走,也得弄清楚上次红娘娘体内到底是什么东西然让他的神魂有了松动。

  是香火信仰,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所以这次哪怕是不找城隍的麻烦,甚至说不去试探,也得去瞧瞧。

  他来问刘承祖,是想问问此行到底有没有诈。

  现在看来,最大的诈也不过是那个城隍爷的实力比较强劲。

  那实力强劲,老子先不惹丫就行了,过去感受感受还能踩累吗?

  想到此,叶南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没准备找麻烦,就是去上柱香,总没事吧?”

  “你可拉倒吧?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还敢去城隍爷那里转悠。”

  谁成想刘承祖直接表示不行,“你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头子也说不太清楚,不过你自己心里总该有点数吧?”

  说到这里,刘承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看了叶南一眼,“你身上有死气,不应该是活人,可是却有温度有心跳,就算这些东西都可以不考虑,那一个人的命总是骗不了人的,六道众生皆有自己的命数,老东西我却是将人的命数修的很通彻,可是按照咱们初见的面相来看,你的确是个命数不久的半个死人了,可近来短短的时间死相却渐渐退去,运数这块却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听到这话,轮到叶南懵了……

  他什么情况,旁人的确很难看出来。

  就算是他自己也觉着很是奇妙,按理来说这种行为叫夺舍,可是这个过程却太过顺利。

  甚至,是跨位面完成。

  刘承祖纵然没能说的很清楚,可能说到这个份儿上,已然是很不错了。

  不过,这又如何?自己不还是活生生的人么。

  “哦?世上人的命运还都能由你看透了么……”

  叶南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什么情况,含糊地说了一句,继续问道,“我身上有死气又如何?为什么不能去城隍庙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挑了挑眉头,努着嘴摆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情说道,

  “这世上只要是人,命运如何我这个老东西都能看出来,若说是不能看出来的就只有鬼魂僵尸,或者是像韩笑笑那样已经被妖灵侵害的异。”

  “鬼魂看不出来是因为已经死了,今生的命数也已经断掉了,要看来世可不是我的强项了。”

  “僵尸也差不多,看似是活着的,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完全跳出六道众生之外了,老夫也没有办法能够看的出来。”

  “异也是如此,从根本上来说,已经不能是人了,也不是我能看出来的。”

  “我看不出来的,大多都是这些东西。”

  刘承祖说到这里语气稍微放缓,较为认真地,一句句说道,

  “你不属于上面任何一种情况,却也不应该是人类,那就应该是异类,城隍爷能不管吗?”

  “城隍爷管的就是这些妖邪鬼怪,且平素里铁面无私,遇到异类必然出手,到时候别说上香,直接找死了就。”

  哦,这个卜雪在这儿等着呢。

  叶南突然想起第一次跟卜雪见面的时候,卜雪就说自己满身的死气。

  作为鬼差不可能不知道城隍的脾气,还敢推荐老子去城隍庙。

  这个女人,真的是活够了。

  “我知道了。”

  得知真实的情况,叶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就暂时不去城隍庙了,明天去个别的地方,咱们一起去。”

  看来往后这种事还要带着刘承祖……

  不然,被卜雪坑死了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明天卜雪过来,就让丫另外找个庙神,找不到这个西河市也不要这么不懂事的鬼差了。

  听到叶南说不去城隍庙了,刘承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当听到去别的地方时,这口气就又提了起来,“去什么地方?”

  就目前来说,这个小子可不能死了。

  好不容易给师傅找了一个舒的安身之处,老板要是死了,不就又泡汤了?

  所以刘承祖现在是恨不得叶南能多活几年,好好待在家里不要出去惹事情。

  叶南没有说什么地方,只说了明天早上再说。

  毕竟,到底去哪里,他心里也没有个数。

  具体还要看卜雪能不能配合了……

  离开了刘承祖的卧室,睡意倒也没那么强烈了。

  叶南不想回卧室,就想趁着天气不凉,外面月色也还不错的样子,去院子里修炼一会儿功法。

  不成想,才走进花园,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嘟囔什么东西。

  声音比较低,听不清楚是谁,不过还是有点儿熟悉地感觉。

  叶南循着声音一路找过去,当看到发出声音的正主,整个人都无奈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知微。

  叶南找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披着长发,穿着长衣裤睡衣的冷艳美人抱着一本手札坐在凉亭里看书的画面。

  知微看的很认真,一边看一边念叨,另外一只手还时不时在空中比划一下。

  想来是刘承祖那老东西已经把秘籍传给了知微,所以这丫头正趁着晚上有空在练习。

  真的是很努力了……

  其实,从武道来说,知微在地球同龄人一代中已然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加上还有个古武家族做后盾,完全用不着这般努力。

  要知道这身份实力放到修仙界,就好比大宗门的嫡传优秀子弟的身份。

  但凡出去,只要报名字就能获得不少有待。

  如果知微不是来叶家做保镖的话,出去在武道圈子里也能享受这一福利吧?

  可惜,也不知道凤老爷子怎么想的,这么优秀的孙女竟然送给别人当保镖。

  甚至教一些雇主性命大于自身的这种狗屁话……

  若说凤家无所图,也太让人无法信服了。

  可单看知微这个人的话,似乎真的就只是来做保镖的。

  并且,还很投入这个角色,要不然也不会大半夜跑花园来练功。

  叶南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摇了摇头,忍不住出声问道,“你就不累吗?”

  听到这个声音,知微“蹭”一下坐了起来。

  下意识地把书藏在后面,故作镇定地招呼道,“少爷叶出来散步吗?”

  散步?大半夜的散个鬼步哦。

  叶南没有回答,自顾自地走近知微,抓着知微的胳膊,将藏在身后的书抽出来,“你是来散步的吗?大晚上的不用休息么。”

  被这么直接的拆穿,知微顿时尴尬不已,红着脸解释道,“这符咒术挺晦涩的,不好好看的话,很难看进去。”

  晦涩?之前的灵蛇剑诀,知微可是看一眼就能说出要点。

  现在竟然说刘承祖给的符咒术晦涩?

  难道这符咒术比灵蛇剑诀还要难?这不可能啊。

  叶南愣了愣,目光转移到知微手里的那本符咒术上面。

  单看书的话,简简单单没什么特别,蓝色的古朴地纸质封面,用黑色的墨水工整的写了符咒术三个字在上面。

  不过,书页看着比较新,应该不是茅山代代传承的秘籍。

  具体来说的话,应该是手抄本,流失抄的年代有点儿久。

  这书成功引起了叶南阅读的欲望,不过到底是人家茅山的独门绝学,也不可以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翻看的。

  更何况这秘籍是在知微手里,总不能抢吧?

  犹豫片刻,叶南还是决定礼貌地发出询问,“我可以看一眼吗?不是要学里面的东西,就是看几页到底是怎样的晦涩难懂。”

  知微起初还是有点儿犹豫的,毕竟这东西不是自己的。

  不管是哪个圈子,都对自己独门的东西保护的很重。

  这书是刘承祖给的,是只能教给徒弟的本事,如果自己给外人传阅就太不地道了。

  可当听到叶南说不是学上面的东西,只是翻看几页后,立马爽快答应,“当然可以看。”

  说着,就把手扎递了出去。

  这话如果是旁人说的,知微自然不会这么爽快地给东西。

  可是叶南说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相信叶南,叶南说看看,就应该是只看看,不偷学茅山的本事,自己也就不必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了。

  至于叶南,本来就是看看而已,身正自然不怕影子歪。

  堂堂正正接过手扎,从第一页翻起,大致看了几页,就还回去了。

  不看的话可能还不知道,看了之后叶南才发现一件事。

  原来这地球上的道术,竟然有很多地方跟修仙界的功法差不多。

  难怪知微会觉得晦涩难懂……

  比如这符咒术,前面几个都是比较简单的,其中有一张雷符是需要通过符印,然后以自身为媒介借天雷之力注入符纸之中。

  修仙界的功法也有如此的,激动天地之力。

  哪怕自己修炼的功法,并不是借用雷电之力,却也是需要引入天地灵气才可以的。

  这一点很有趣。

  并且书里面有提到,自身如果修为够高,可以不借用符纸,直接在空气中画符为阵,便能够引来天雷降临。

  这东西,有点意思。

  知微学一学绝对是有好处的……

  不过,看刘承祖的样子,应该是也没把握到此书的精髓。

  不然这么多次,也不见丫隔空放个雷了。

  看过这书后,叶南突然感慨道,“这道术是个好东西,的确是值得一学的东西,就是刘承祖不见得是个好师傅。”

  “师傅人,其实还不错,没有那么糟糕了。”

  知微心里对这个半路来的师傅,倒是还算尊敬,主动维护道,“这里面很多符咒师傅都做了注释,没有做注释的是师傅也没学会的,说是对基本的修为有要求,所以至今没有练过,让我也先不要看,是我有点笨。”

  哦?还有这回事,

  叶南分明在前几页没有看到注释,顿时有些纳闷,“我翻了几页,也没有看到注释啊。”

  “前面的符咒术相对来说比较难,都是师傅没有学过的。”

  知微紧跟着解释道,“不过,后面这些却有很多备注了的,师傅说现在就练习个手熟,还有一本基本的功法练习,等去了门便可以操作一些简单的符咒了。”

  呵呵,看来这个刘承祖教徒弟倒算是合格。

  “如此便好。”

  叶南点点头,不过一想到现在的时间,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现在已经不早了,还是赶紧回屋休息好了。”

  “哦,知道了。”

  可是知微显然一副不想回去的模样,却又不能当面拒绝雇主的要求,只能应了一声后闷闷不乐地回去了。

  剩下叶南独自一个人在凉亭里,倒也没有再急着练功了,简单梳理了一下来地球后的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

  到地球这么久,每天好像都很忙,连修炼都只能抽空来完成。

  可是,自己好像也变得有点儿不一样了。

  以前哪有这么多人需要他保护?只要报上他的名字,就能吓退一大批人。

  依附他的人虽然多,但都是仗着他的名气,像知微叶北叶淑仪,甚至是柳家这般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却是没有。

  就连他的师傅,也一天天的不见人。

  那老东西关心他吗?应该是关心的,只是表现的不明显。

  叶南是如此理解的……

  总之,地球还是不错的,遇到了很多有人情味儿的人呢。

  好像无形中,自己身上的厉气也被压下去了很多。

  之前在修仙界的时候那个老东西就说过,厉气太重于修炼无益,终将酿成心魔。

  自己没有放在心上,明明一切都很顺利,神座都被顺利召唤下来了。

  可当那些自诩正道的人出面围剿他的时候,却是被心魔绊住了脚,才会肉身陨落的。

  这一点,也是让他不愿想起,甚至不愿去直视的问题。

  或许,来地球后,自己重新修炼,心魔能够消失也说不一定。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