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六十二章叶北的往事

第一百六十二章叶北的往事

  卜雪此时也是一脸的震惊。

  她本来是想,面对叶南的姐姐,说句实话也没有什么,何况都说了是去外面散心的,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叶北一看就是在市里上班的样子,余家镇那种地方肯定是不顺路了。

  说说又什么……

  可是,就是那么巧,叶家竟然在那里有项目,这个叶北还要跟着一起同往。

  所以此时叶南用这么愤怒的视线看自己,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叶北不知道,还以为这群人是真的去散散心。

  可是卜雪心里却很清楚,自己这一行人去余家镇是为了什么。

  叶南的姐姐,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而叶南此行又不是真的去散心,是要去找庙神的麻烦,那跟着一个普通人……

  这肯定是不方便的!

  突然,被叶南这么愤怒的注视着。

  卜雪也唯有认命,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道,“我没想到真的会顺路,真的是很对不起,到时候找机会,把人支开吧。”

  支开,那么好支开就行了。

  叶北说那里有公司的项目,势必不会就那么轻易放过自己。

  毕竟,把公司交到弟弟手里,算是叶北一直以来的打算。

  虽然叶南已经明确表示对继承集团没有什么兴趣。

  可对于叶北来说,但凡有一点机会能让弟弟了解集团业务也是不能放弃的。

  更可况,叶北要跟着一起去,明显是有其余的打算。

  叶南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姐姐可不是那种闲的去散步的人。

  纵然不知道叶北最初的打算是什么,要想脱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他现在真的是,恨死卜雪这个大嘴巴了。

  最后,叶南唯有把这个难题交给始作俑者。

  瞪着眼睛看着卜雪,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想办法把人支开,支不开后果自负。”

  我?我想办法支开。

  卜雪愣了愣,有些没回过神来。

  就算要把人支开,也需要一个熟人出售才行,自己跟叶北才见过里面哦?怎么可能把人家顺利的支开。

  再说了,她去支人了,那庙神的事怎么办?

  诶,对了,庙神……

  如果她去支叶北了,那庙神的事情岂不是不用自己参与了。

  简直是完美?

  卜雪灵机一动,回过神来爽快地应道,“好的,把人支开的事就放心交给我好了。”

  可惜,这里面的小九九叶南早就看破了。

  还没等卜雪高兴太久,又一句话如期而至,“把人支开的同时,最好不要耽误找庙神,否则结果还是一样的。”

  哔!

  卜雪脑袋瞬间宕机,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嘴多。

  所以现在是要怎样?又要支开叶北,又要帮忙找庙神。

  老娘好歹也是个鬼差,这么不给面子的威胁,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儿?

  看着一旁憋着笑的刘承祖,卜雪此时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了。

  不过,还是忍住了。

  毕竟叶南这个家伙太可怕,基本上说出来的话,都不是吓人的。

  可以想到,过昨晚自己坑了叶南一把被发现,叶南心里早就憋着不快了。

  这会儿如果她再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恐怕真的会死的比猪惨。

  最终,也只能认命的开始思考这些问题。

  如何能在把叶北支走的情况下,不耽误帮叶南找庙神的事。

  这就只能待会儿在路上看情况,见招拆招了。

  叶南一行人,上了空间宽敞的商务车。

  不知道什么原因,叶北故意讲驾驶座后面一排,俩个人的位置留了一个给卜雪出来。

  然后,自己跟卜雪并排而坐。

  叶南知微坐在最后面一排,刘承祖则是喜欢一个人十分主动的坐在了副驾驶座。

  被安排在最后面的叶南,明显意识到了情况不太对。

  对这个位置的安排也充满了抗议,不满地朝着叶北吐槽道,“你不是应该跟我坐一排么?干嘛非把我丢在最后一排。”

  “你个大老爷们做哪儿不一样?”

  叶北撇撇嘴,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

  然后,笑意盈盈地看向坐在身旁的卜雪,“我看这个小姑娘长得可爱,坐在身边眼睛也舒服点儿,有什么问题么。”

  切,长得可爱?你真是那种看颜值的人就对了。

  叶南想都不想,就知道里面有阴谋。

  自己这个姐姐想必是又有了什么打算,而且这个打算还跟卜雪有关。

  不过,叶南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打算会跟自己有关。

  叶北是因为觉着叶南可能喜欢卜雪,所以才特意一起来试探的。

  因为在叶北的眼里,柳蕴仪是最佳的弟妹选择。

  可是柳蕴仪这一项已经被否定了,并且叶南好像也隐隐表明对知微的意思。

  那如果是知微的话,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也可以勉强接受了。

  毕竟,知微对于家里人,还是跟外人有所不同的。

  可是像卜雪这种不知根知底的女孩子,能随便到男生家里过夜,又一脸清纯无辜的长相……

  这种女生,就有必要让她出马来鉴定一下了。

  要知道,叶南之前选女朋友的眼光简直惨不忍睹。

  那个苗诗语是个什么鬼?

  叶北从疗养院出来后都打听过了,幸好俩个人已经分手了,不然她还有的麻烦。

  至于卜雪,也不是第一次被夸,好歹是一系之花,表现的还算是比较淡定,“叶小姐谬赞了,能跟您坐一起,我的眼睛才是会比较舒服。”

  客套话,谁不会说?卜雪觉着自己说这些话一点儿也不差。

  好在,叶北也是真的好看,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那么违心。

  “你看,说话也招人喜欢。

  叶北闻言,突然笑了,趁机拉近俩人的关系,“叫叶小姐就太见外了,不如跟着小南一起叫姐姐,我也叫你小雪,可以吧?这样比较顺口,大家也亲近一点。”

  对此,卜雪也是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了。”

  叶南坐在后面,眼睛在这俩个女人身上来回。

  啧啧,女人,真是不得了。

  我就静静看着,你们俩个到底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至于知微就平静多了,反正除了叶南以外,别的事都跟她没有关系。

  就算坐在最后一排,脑子里想的也全部都是昨晚看的符咒术,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前面的俩个人正在上演一场大戏。

  “小雪,跟我弟弟是同班的吗?”

  叶北则抓住机会,继续问道,“以前都没有听小南说过,有这么漂亮的女同学,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

  语气表情都很正常,就好像正常的寒暄一样。

  只有叶南心里在吐槽,以前咱们俩都不在一起,一个在精神病疗养院,一个半死不活的待在家里,还有时间讨论妹子漂不漂亮么。

  这更加让叶南确信了,自己这个姐姐有阴谋。

  “我们不是一个班的,也是最近才认识的。”

  卜雪见招拆招,淡定回应。

  可俩个人认识的方式到底有些不太正常,卜雪自己又跟着将二人认识的过程,稍微修饰了一下补充道,“我们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认识的,说起来也是比较巧合,我认错了人,结果就这么不打不相识的认识了。”

  认错了人?把老子认成鬼了吧!

  叶南闭着眼睛,坐在后面假装休息。

  心里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注意前面的动静,好在卜雪的回答还算是可以,没有什么漏洞。

  听到这话,叶北回头看了一眼。

  见叶南在平静地假寐中,心里对这个说法信了一些,继续笑道,“那还真是挺巧的,小南很少带朋友到家了,尤其是学校的女生,看的出来你们俩个关系应该不错。”

  别的话题卜雪都还能平和面对,说到关系不错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明显僵了一下。

  不过,还是很快调整好表情回答道,“也不能说是多好的关系,就是普通的朋友吧。”

  这话算是适当的表明了自己根叶南的关系没那么亲密,也就是想要中止关于叶南的话题了,省的这个家伙的姐姐再问一些有的没的。

  意思很明显,我和你弟弟不熟,所以没有必要再问了。

  可惜,叶北对此却是不信的。

  关系不好还把人带家里来?关系不好还一起去散心。

  要知道叶南几乎不怎么约女生出去散心的。

  就算是柳蕴仪,俩个人认识这么久了也没有约会过。

  叶北笑了笑,迂回地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小雪长这么漂亮,有男朋友吗?”

  那如果这个卜雪有男朋友的话,今日的对话就可以结束了。

  要是没有的话,就别怪姐姐继续问下去了。

  可是对于卜雪来说,这个问题算是比较私密的了。

  显然,一个认识不多久的人这么问会有点儿突兀。

  叶北这种掌握一个大集团的女强人,不至于不懂聊天的艺术吧?

  听到这个问题,卜雪一时也有点儿摸不清状况,下意识回头看了后座的叶南一眼。

  却见到叶南此时,也已经睁开眼睛在看自己。

  四目相对之下,卜雪立马知道了该如何回答。

  回头笑看着叶北,语气略带甜蜜地说道,“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同系里的一个男生。”

  此话一出,叶北可谓是长出了一口气。

  不止叶北,叶南也是松了一口气。

  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闭上眼睛假装休息。

  要是听到这里,他还不明白叶北在想什么就太差劲了。

  问人家卜雪有没有男朋友?

  这个叶北,还能再直接一点吗?干脆直接问人家你跟我弟弟是什么关系好了。

  所以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叶南也是吃惊地睁开了眼睛。

  恰巧看到卜雪投来的视线,便适当的给了一个指示,稍微点了点头,让应了下来。

  没想到卜雪这么聪明,还懂得关键时刻给自己加戏。

  那后面的,一个系的男生,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成功的就撇清了叶南,真是完美。

  “那一定是个很优秀的男生了。”

  叶北笑着点头附和了一句,说道,“小雪长得这么好看,一般的男生也配不上。”

  说完,又感叹地补充了一句,“大学里的恋爱,还是很美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望着窗外,有些黯然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叶南听到这语气,也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难道自己的老姐在大学的时候,还有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

  听这话音,倒是好像现在都没能释怀么……

  对于自家亲姐的这个情绪,叶南还是有点儿在意的,顿时停止了装睡,主动问道,“你不会是想到了什么吧?大学时候被人伤过么。”

  叶北闻言,抿嘴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只是,这笑在旁人看来着实有点儿苦涩。

  卧槽,还真有!

  叶南一下确信了,自己这个老姐真的是被情所伤的人。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谁,竟然这么没有眼光,连叶北都能错过。

  来自亲姐的这份苦涩,叫作为弟弟的叶南心里很不痛快,“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

  真是一个该好好收拾一下的家伙!

  “他?”

  叶北愣了愣,旋即轻声嘟囔了一句,“已经不在了,为了救人死的。”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因为叶北的这句话,大家都愣了。

  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说句节哀顺变吗?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说好像显得有点儿假。

  唯有叶南,反应过来后,第一次觉得对一件事会这么的手足无措。

  好吧,看来这哥们儿还是个英雄。

  不过死了这个结局,还真是让人有点儿无能为力。

  感情中最怕的就是这种,不是因为不爱而分开,是因为死亡。

  这种不可抗的因素来的太突然,突然到让人根本没空来反映,所以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沉浸在这种情感中出不来。

  叶北现在显然就是……

  如果说是那个男的渣,伤害了叶北尤不自知,自己可以去打那男的一顿给老姐出气。

  可人都已经死了,还是用这么光荣的方式,叶南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很好的解决,恐怕叶北一辈子也出不来了。

  就在此时,卜雪突然出声问道,“那个人是西河市的吗?”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