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六十三章樊成

第一百六十三章樊成

  “嗯?”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叶南,如果那人是西河市的……

  卜雪作为西河市这么多年的鬼差,对于自己辖区的鬼魂肯定是有所了解的。

  如此,那人就算是死了,或许也可以解决叶北心中的遗憾。

  想到此,叶南也紧跟着追问道,“那人是咱们这里的吗?”

  叶北闻言,失笑地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了,忘了姐姐大学在哪个国家念的了?”

  听到这个回答,叶南卜雪算是彻底死心了。

  叶南是因为知道自己家姐姐是个海归,所以才死心的。

  就算那人不是外国人,那也叶北如此回答也算是否定了本地人的说法。

  至于卜雪,也从答案中看出了问题。

  国外,那可不归咱们的管辖。

  二人闻言,皆是闭了嘴不再说话。

  唯有叶北恰当的扭过了头,打量着窗外的景色,眼底的落寞,无人可见。

  那人就是西河市的……

  他们的确是大学同学,可当时是相约一起去国外读书的。

  不过,在回国的那一年,因为救一个溺水者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

  从那以后,叶北的心也跟着死了……

  对于男女爱情这件事上,再也不曾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她之所以不说,是不想让身边的人跟着着急难过瞎想办法。

  也是因为看到卜雪那甜蜜的样子,她才会一时有感而发,不小心说了出来。

  面对二人的追问,要是不说的话,肯定会更加惹人怀疑。

  倒不如大大方方地透露一些半真半假的话,免得他们跟着瞎猜测。

  要知道,这件事在之前她是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接下来的一路上大家都非常默契的开始装睡,谁也没有说什么话。

  叶北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没有必要继续追问什么。

  其余人则是觉得引起了叶北不开心的往事,完全陷入了愧疚之中,不敢说话。

  就这样,车子平静的驾驶到了余家镇中。

  余家镇因为就在市区边缘,并且有一条规划中的高速在修中。

  由于镇周围依山傍水,风景相对来说是很不错的,不管是从地里位置上面,还是开发的价值上面来说都可以打个优。

  所以这块地顿时就成了金饽饽,引来了许多开发商的觊觎。

  叶家也算是此处一个比较大的开发商了,在临河的地界有一块地用来修炼高档的住宅区。

  连着住宅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的商务中心项目。

  对于项目内居民的补偿迁移也早就谈妥了,现在人也都已经搬了出去。

  可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个项目拖了快三四个月没法进行。

  说是在拆迁一座土庙的时候,一动工就会莫名其妙的死人。

  负责这个项目的主管说,要不找个先生来看看。

  可叶北是无神论者,感觉这就是无稽之谈。

  早就约好了项目主管要亲自过来查看一下项目的,可是集团事情太多了,耽误了不少时间。

  今天正好叶南要来这边玩儿,就干脆跟着一起来了。

  车子先是开到了叶氏集团的临时办公处,这个项目的主管亲自出来接的人。

  “小南一起过来看看,等忙完了再让司机开车送你们去玩儿。”

  叶北看了窗外一眼,下车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集团目前比较赚钱的项目之一就是余家镇了,看看没什么坏处。”

  叶南无语,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当即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缩着脖子的卜雪,眼底的意思很明确了。

  就是你惹的事,现在看看怎么解决。

  卜雪也是想了一路,关于扯谎这点儿真是不那么擅长。

  接收到叶南的目光之后,也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我们出来一方面是散心,另外一方面是有事情要办的,一起认识的同学父亲去世了,过来还是顺便来参加同学父亲的葬礼,去的晚了恐怕葬礼都要结束了。”

  “哦?还有这回事。”

  叶北顿了顿,明显不是很相信。

  旋即看向叶南,问道,“你哪个同学的父亲要去世了?”

  卧槽,我怎么知道?事先没对好口供啊。

  “你也不认识,最近才一起来往的。”

  对此叶南也只能含糊的一代而过,毕竟也不能随便瞎扯个名字出来,到时候又得露馅了。

  这更是加重了叶北的怀疑……

  自己家弟弟怎么回事,叶北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本来就没有什么想要继承家业的心思,遇到集团项目必然是避之不及的。

  这种时候瞎找借口躲开,也是正常。

  不过,想躲可没那么容易。

  “这样的话,不如就……”

  叶北张了张嘴,刚想说让司机代为参加葬礼,并且包个丰厚的礼金去慰问一下。

  至于叶南,既然刚认识的朋友,要不要亲自去也没那么重要了。

  话说到一半儿,卜雪及时出来补救,有鼻子有眼地说道,“叫樊成,就住在余家镇36号,是我们学校历史系的。”

  这家门号,性命系别都说出来了,可能真不是假的吧……

  一时间叶北给噎住了,是让去也不对,不让去也不对。

  还是一旁的项目经理听到这话,主动上前说道,“樊家那块在村边,一个十足的钉子户,好在不在咱们的项目范围内,那家老头子也的确是去世了,前俩天附近的开发商还专门去慰问了一下,据说是老头子死后那家就同意拆迁了。”

  叶北才听不到什么的钉子户,拆不拆的事情。

  只是从中听出来了的确是有这么个事,那叶南卜雪此行真是参加同学葬礼了。

  如果是真的,那倒是不好拦着了,“行了,让司机开车送你们过去吧。”

  叶南闻言,大松一口气。

  趁着叶北转身的档口,偷偷对卜雪竖了一个大拇指。

  卜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把这件事完美解决了。

  幸好自己有鬼差的身份,对当地死人的事情还算比较了解。

  今天这关才能顺利通过……

  果然,往后真的要跟叶南少来往,这家伙的要求太多且不用说,关键是都特么极为难完成啊。

  迟早有一天,自己要死在叶南手上。

  就算不是被拿去做了养料,也会被为难死。

  就这样,叶南卜雪等人连车都没有下,重新被司机拉到了樊成同学的家里。

  这个同学,是真的同学。

  卜雪是认识此人的,平时关系还不错。

  皆是因为此人乃历史系的高材生,通古晓今的那份儿才气,让卜雪也为之叹服。

  因为欣赏,俩人平时也会有些来往。

  因为卜雪也很喜欢历史方面的知识,奈何这具身体却不是。

  车子开到樊家门前,简陋的木门上贴着白纸张黑字的对联,那种悲伤的气氛不用进门都让人感觉到格外沉重。

  叶南等人下车后,车子并没有走。

  因为车开没多久司机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让确认叶南是不是真的参加了葬礼。

  如果没有,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拉回来。

  所以司机车子就停在门口盯着,只要叶南没有进去转道离开,自己就要给小姐汇报消息,顺便把人给拉回去。

  叶南又不傻,刚才车上那通电话的内容瞒的过别人瞒不过他。

  下车后,就大摇大摆的进了樊家的门。

  卜雪见状,有些紧张地跟在后面,把声音压的极低询问道,“你不会是真的想去参加葬礼吧?人家没请咱们来,这样不好吧。”

  “都是同学,还需要请不请的么?”

  叶南厚着脸皮,没所谓地走在前面,“我们关心同学是应该的,进去好好上柱香,包个抚恤金就走。”

  知微刘承祖全程什么都不问,就是跟在后面走。

  反正已经习惯了,叶南去哪里,他们去哪里。

  倒是卜雪多少感觉有点儿别扭,可又拧不过这尊大家伙,只好尴尬地跟着进去。

  进了樊家的门后,可以看到院子里坐着不少人。

  叶南几人一路走进中间停灵的房间,可以看到棺材旁边跪着一个脸色苍白的清秀男生。

  男生旁边跪着一个面容有些相似的中年妇女,看的出来应该是母子俩,此时也是哭的眼睛红肿。

  男生就是樊成!

  卜雪认识此人,看到这一幕有点儿不太忍心。

  恰巧,樊成也正好抬头。

  目光刚好跟人群中的卜雪对上,先是愣了一愣,而后点点头。

  而后,目光移动到叶南的身上,也跟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全程看起来算是很平静了。

  并没有在这种场合见到同学出现的意外……

  这反应,让叶南不禁充满了兴趣。

  认识卜雪,见到不意外也就罢了,怎么见到他也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叶南走在最前面,先一步进入停灵的房子。

  径自取了三柱香打着,对着棺材郑重地鞠了三个躬,然后象征性地安慰了跪在一旁的樊成一句,“节哀。”

  樊成则是磕头回礼,平静地点了点头,回了句,“谢谢。”

  二人的对话全程都很自然,看起来并不像是第一次见面似的。

  叶南愣了愣,心里愈发觉得有些古怪。

  与此同时,卜雪也跟着进来,行的是跪拜的礼仪。

  跪拜完后也走过来,不过安慰人的话明显要真诚一点,“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打电话联系,不要客气。”

  对此,樊成苍白的脸上终是挤出了一丝感激地笑意,“没想到你能来,谢谢了。”

  这是对待叶南完全不同的态度……

  所以,这俩人才是真的认识?

  叶南恍然大悟。

  敢情刚才卜雪能准确说出这事,不只是因为鬼差的身份,是因为本来就知道啊。

  从停灵的地方出来,叶南又去了礼部交了慰问金。

  这边有人去世,会专门设置一个小房间,来参加葬礼的人慰问金都是交在此处。

  然后,有专门的人在礼簿上记录,方便后面事主给人家还礼。

  叶南身上是没有什么现金的,经济大权都掌管在知微的手里。

  可从以往看来,知微好像也不太带现金。

  所以想了想,干脆直接说道,“知微,身上有多少现金就都交了吧。”

  知微闻言,愣了愣。

  叶南刚开始还不知道愣什么,等钱被拿出来的时候就傻眼了。

  只见知微把身上的背包取下来,拉开拉链。

  而后,从里面拿出一沓俩沓三沓……

  整整十沓现金才算完!

  知微放完钱,有些肉疼地说道,“身上带的就这些了,应该够了吧?”

  卧槽,十万块!

  你没事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干什么?

  看到这整整齐齐十沓红彤彤的软妹币,叶南何尝不肉疼啊。

  礼部登记的人看到这么多钱也有些不淡定了,迟疑地确认道,“你们这是要上十万的慰问金吗?”

  这礼金着实有点儿太大了吧……

  就樊家这穷门小户的,遇上拆迁也的确是发家了,可也完全不能够有出手这么阔绰的朋友啊。

  叶南嘴角抽了抽,咬牙说道,“是,十万。”

  能怎么办?话都说去了……

  这十万在刘致远当家的时候,对叶南来说也算是一比巨款了。

  所以,就算是现在的叶南已经经济自由,一下子看到这十万块被送出去多少是有些肉疼的。

  算了,十万块,往后再遇上这种事可不能乱说话了。

  一时间,这边有人上了十万慰问金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前院。

  大家都挺好奇,这个一下子能掏十万慰问金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樊家的亲戚也都知道,上次开发商来给的慰问金也不过俩万块。

  没几天,就有人送十万上门。

  这樊家的孤儿寡母怕不是真的要翻起来了……

  叶南一时被人堵在里面出不去,就像是个猴子一样被众人围看。

  本来就已经够肉疼了,现在这样脸色愈加不好了。

  眼看快要爆发,那个樊成的男生也闻声赶了过来。

  先是看了一眼桌子上红彤彤的慰问金,又看了叶南一眼。

  接下来,果断将钱摞起来,强行塞进叶南的手里,“同学一场,有人能来我就已经很感激了,这么重的慰问金实在是不敢领受。”

  哔!

  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包括叶南在内,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人对钱不动心的?

  真的假的……

  慰问金,多么正当的收钱理由,竟然也能够拒绝掉?

  当然,有拒绝的人,就有想要收下这笔钱的人。

  这边樊成才把钱退回来没多久,人群中一个头发略微有点斑白,一脸尖酸相貌地瘦小中老年男人站了出来。

  “你这孩子,没有一点儿规矩,来者就是客的道理都不懂?”

  先是不满的瞪了樊成一眼,然后满脸堆笑地看向叶南,手同时伸向叶南手里的钱,“我是小成的大伯,这孩子从小被他爸妈惯坏了,也没点儿规矩,真是怠慢了客人。”

  说话间,钱就重新到了这人的手里。

  “大伯。”

  樊成见状,气的一张脸通红,重新把钱抢回来抱在怀里,“这是我的同学,慰问金收不收,我说了算。”

  说罢,就不理会众人,扯着叶南的胳膊试图把人拉出去。

  只是不等樊成把人抓着,就被那个瘦小的老头儿给先一步拦住,“你这个小子真是一点儿都不懂事,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怎么能说退就退。”

  听话音,明显已经很生气了。

  叶南看的一脸蒙,这算是怎么回事?

  倒是卜雪,对当地的风俗比较了解,一眼就看出了二人的矛盾在哪里。

  对这个大伯也很是不耻!

  偷偷凑到叶南旁边,小声解释道,“当地的亲族关系是这样的,像是这种家里有人去世,葬礼是全家人帮忙举行的,慰问金也大多均分了,这十万块老头能分到,肯定不愿意让樊成退了,可是对于樊成来说,这笔人情往后要自己还,所以也不愿意收,总而言之,钱多了,事就多,樊成他爸去世,也是被气到脑梗走的,这家里的事多着呢。”

  叶南听到这儿,才了解的眼前这出闹剧的原因。

  登时也后悔自己考虑不周,给樊成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那既然这样……

  叶南往前几步,站在二人面前劝说道,“人情不在钱多,是我考虑的太少了,樊成如果觉着这份人情太重,那我就适当的表示一点,二位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闹别扭。”

  说着,就把钱全部抱了回来。

  这钱都是他的,他拿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

  就这样,叶南把钱抱回来后,从中抽出十张重新交到礼部那里,“一千块。”

  一千块的慰问金,在这余家镇的地方也算是不少了。

  不过,比起十万来,还是差距太大。

  樊成见状,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倒是那个大伯,似乎很是心有不甘。

  眼睁睁看着十万块飞了,十分不爽地瞪了樊成一眼,而后气呼呼地甩了袖子离开礼部。

  这场闹剧也就如此终止了。

  知微重新把钱装好,心情明显很不错,“这钱本来是给刘承祖买香案用的,刚才给出去多少有点儿心疼,现在少了一千块而已,倒是没有那么难受了。”

  “我们香也上了,估计那司机也走了。”

  卜雪看也没什么事了,主动说道,“咱们也走吧。”

  毕竟,早点儿完事,可以早点儿摆脱叶南这个恶魔。

  不过,离开的时候,知微这个包成了众人目光聚集的地方了。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知微把近十万块塞进了这个包里,这可是现金啊。

  一行人出了樊家的门,跟着知微的指引朝着那个药王庙的所在而行。

  走了不到十分钟,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喘气大喊,“卜雪,等等。”

  卜雪叶南等人闻声,齐齐停住脚步。

  回头就看到穿着孝服的樊成正朝着自己急匆匆地跑来。

  樊成因为跑的急,所以跑到跟前的时候一阵大喘气。

  愣是没说追上来什么事……

  卜雪一脸纳闷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多谢你们来,真的。”

  樊成大喘几口气,呼吸平复下来后,目光在二人身上走了个来回之后说道,“我父亲去世后,同学里面只有你们俩个来了。”

  说罢,从口袋里掏出整齐的俩叠钱,分别交到叶南卜雪的手里面,“人来了就好,大家都是学生,都是花父母的钱,这钱我就真的不能收,这不是怕欠你们人情,你们的情谊我都记在心里了,这些都是用钱衡量不了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