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六十七章药师

第一百六十七章药师

  “我再问问题的时候,最讨厌别人不好好回答了。”

  叶南懒得听那么多,右手已经开始渐渐蓄力,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最后问一遍,为什么躲进人家的棺材里面?”

  人形庙神也是个有脾气的,听到这般质问,没有回答。

  而是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下一秒,氤氲着白气地手已经朝着叶南的脖子而去。

  可是,叶南并不是泛泛之辈。

  这把手还没能来得及钳制住叶南的脖子,就已经被拦在了半路上。

  纵然没有看清庙神的动作,可是那股杀意叶南却是感觉到了。

  当手出现在脖子前时,叶南也下意识地有了动作。

  早就开始蓄力的手猛一抬起,截住了那股攻向自己脖子的力量。

  看到自己被人拦住,庙神顿时一怔,怎么能抓住?

  刚才的动作有多呢的快,他心里是有数的。

  这样都能被人截住,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力量要比自己更强些。

  “不见棺材不掉泪。”

  叶南抬头轻蔑地扫了眼身前的白影,冷笑道,“你不愿意配合,就不用配合了。”

  话毕,另外一只手也提了起来,成爪状朝着白影攻了过去。

  看来这快要崩散的庙神也没什么大不了,轻轻松松就能拿下一只了。

  如此想着,叶南心情也开始变的愉悦。

  然而,下一秒,白影瞬间消散,速度快的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再之后叶南周身渐渐浮起一层黑色的气息,闻起来有点特殊的香味儿,可是又让人有点儿发晕。

  迷茫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地下爬了出来,在顺着他的脚踝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上爬。

  并且,还带着强烈的刺痛感。

  就在此时,空气中突然出来一声暴呵,“你还敢害人!”

  而后黑气放佛受到什么威胁一般,快速地朝着周围退散开来。

  叶南猛地清醒过来,腿部还有隐隐的疼痛。

  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地枯黄的藤蔓,还有些许刺球扎在他的身上。

  以至于他感觉双腿发麻,犹如被万千针扎一般动弹不得。

  刘承祖卜雪此时正一左一右守在两旁。

  尤其是卜雪,表情十分凝重地提醒道,“这是药师庙的庙神,当然善于用药了,不玩大意。”

  她是不想提醒的,也不想救人。

  可是这个庙神显然支撑不了太久,到最后顶多把叶南搞个半死不活,也起不了太大道作用。

  更何况,叶南还没有发力。

  谁能知道到底最后谁赢谁输?

  最好的结果就是庙神叶南同归于尽,自己这个渔翁也好从中得利。

  可是,这个结果的可能性太小。

  万一到时候叶南没有太大的损伤,还把这个庙神给收拾掉了,实力又会涨一截儿。

  回过头来,记起自己危难时候没有帮忙。

  以叶南的性格,恐怕有自己的好苦头吃几天。

  所以,不用别人提醒,从意识到问题不对的时候,她就主动出手帮忙斩碎了迷魂藤。

  毕竟,不是完全的把握能弄死叶南。

  这样的险,她就不会去冒。

  叶南点点头,那看来不是所有庙神都一样。

  庙神的能力,可能也跟他们所擅长的东西有关系。

  像是红娘娘那种算是佑一方水土的,自然就可以呼风唤雨,能力较为强大。

  药师庙的这个,算是保佑人身体康健的。

  那顶多就是个用药高手,能力也跟这方面有关系。

  如此推理,这个庙神本身的实力应该不是很高了。

  只是一手用药的手段比较高超,诡异莫测的让人无法抓住规律。

  樊家的人本来就受了不少的惊吓。

  现在看到叶南一行人举动又如此诡异,竟然一脸紧张地对着空气。

  并且叶南的脚下,刚才凭空长出了藤蔓的画面这群人也是看到的。

  这藤蔓被卜雪凭空一掌给斩断了,然后就迅速枯萎。

  怎么看都不是简单的东西……

  以至于这群人还以为是棺材里的鬼魂出来闹事了,顿时又吓得乱作一团。

  这时候,唯有一个人比较异常。

  听到动静的樊成走到门口,打量着院中的情景,表情颇也为复杂,却不至于太过慌,看起来反而很平静。

  那种平静就好像,现在发生的事并没有什么特别一样。

  不过,大家注意力都在叶南这里,而叶南的注意力又在庙神身上。

  一时间,谁也没发现樊程的异常。

  叶南被解救出来后,倒是没有急着再找庙神的麻烦。

  而是,直接一回头,一脚踹烂了刚才庙神躲进去的破屋的门。

  门破的一瞬间,顿时一阵阴风带着尘土从内往外的吹了出来。

  风势大的有些过于怪异,就好像里面有通风口似的。

  叶南被迎面出来的风逼的眯着眼睛,一点点靠近门口。

  很快,便看清可里面的陈设。

  正堂上供奉着一个乌黑的小棺材,棺材前竖立着一块朱色牌位,上面写着药师牌为。

  并且,小棺材上面氤氲着的金色气息远远要比药师庙的浓郁。

  看起来,倒像此处才是药师庙,至于半山腰的那个只是个别院而已。

  “这是庙神的真身牌位?”

  一旁卜雪吃惊地话语,在这一时刻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樊家几兄弟听到,也纳闷地凑过来。

  这个房间平时就锁着的,破破烂烂都是老父亲用作仓库的。

  加上,这个仓库看起来有点阴冷,有时候还会发出怪异地声音,他们兄弟几个倒是都没有进去过。

  没想到里面竟然供奉着一个牌位,难道那个死鬼弟弟不同意拆迁的原因就是这个?

  因为这里有个土庙!

  樊家几个兄弟瞬间明白了什么……

  樊成的父亲一直都跟老父亲住,从来没有分过家。

  所以老父亲应该是把关于这个小庙的事交待给了死鬼弟弟,至于别的就没有说。

  可是,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樊家几兄弟想不通,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告诉所有孩子。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在药师真身牌位被发现后,牌位前一个人影渐渐汇聚。

  不再是之前那种虚无的白色,却是有了扎扎实实的相貌,还有色彩。

  这人穿着青色的长衫,头发用布绑成一团,竖在脑后。

  看模样,眉清目秀,浓密的眉毛给人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看起来还是很正派的样子……

  叶南平时就讨厌这种一看就是正派人物的长相,在修仙界见过太多。

  却大多都是徒有虚名,长相并不能代表一切。

  就好像是他自己,因为功法特殊的原因,在修仙界外面的人眼里看到的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怪物样子。

  所以大家也都觉着不死冥尊是个怪物,是个魔鬼。

  以至于在功法后期,就算长相能恢复俊朗少年的模样。

  大家也都咬定了不死冥尊是个魔鬼,是个怪物。

  这天生的反派长相,着实让他莫名其妙担了不少骂名。

  以至于看到这些正派的长相,心里就会莫名觉着特别的不爽。

  要知道,在修仙界那些自栩正派的家伙也没见得都是做好事的。

  “你好好回答问题,也许什么事都不会有。”

  于是,被勾起那抹无名的反感后,叶南说话的语气态度愈加差了,“现在就只有做养料的命了。”

  话一说完,就纵身一跃,跳进了房间里面。

  进去后,手在背后轻轻一扇,俩扇门又重新“框当”一声闭了起来。

  卜雪见状,就要冲进去帮忙。

  可身后却是传来刘承祖老神自外的声音,“老大把门关上就是不想让人打扰,这时候进去不是找骂吗?咱们还是好好待着,等好消息吧。”

  见识过上次的红娘娘,刘承祖真心觉着这次的庙神太弱了些。

  庙身被人毁了,身上的灵力也所剩不多。

  就算剩了真身被人私自收藏供奉,可那一家人能提供多少信仰之力,又能给庙神带来多少力量?

  说到底不过是强撸之末,叶南足够对付了。

  自己这一行人冲上去帮忙,反而会有可能坏事情。

  出于这般考虑,刘承祖才出声阻止了想进去帮忙的人。

  听到这话,卜雪稍微愣了愣,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如果需要帮忙的话,为什么要把门给合住?

  那把门合住的意思就是不需要帮忙了……

  想到这里,也觉得轻松了不少,干脆开始帮忙疏散起人来了,“大家都散了散了,没有什么好看的,给自己沾晦气。”

  刘承祖也是,摆了摆手重新回了灵堂。

  进门的时候看了眼站在灵堂门前的樊成,稍微愣了愣神。

  这小子身上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可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看了一眼,刘承祖就进去了,倒是没有想太多。

  樊成却是见状,离开了灵堂。

  径自朝着叶南进入的房间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住。

  只见知微堵在门口,一脸冷漠地说道,“为了您的安全,现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里面具体什么情况,知微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叶南不需要帮忙,也不需要有人捣乱?

  所以,她不进去,别的人也就别想就去拖后腿。

  樊成听到这话愣了愣,和煦地解释出声,“这里是我家……”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知微直接打断,“正是因为这里是您的家,所以才不要进去捣乱的好,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处理好,怕是您家里也会不得安宁吧。”

  不管怎么说,是谁家都没有用,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知微可不管这些,在她眼里叶南才是最重要的。

  “你……我……”

  樊成被说的一愣,嘴巴张可又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只好笑着应道,“呵呵,好好好,那我不进去。”

  说罢,便转身离开,嘴里轻轻嘟囔了一句,“这个麻烦恐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的。”

  之后,诺大的院子,人都已经被疏散的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还守在破房子门口的知微,这个院子完全就是空荡的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南进了门之后,便直冲着香案上的小棺材而去。

  刚才如果没听错的,话,卜雪好像说了个什么真身牌位。

  真身这俩个字不知道有多好理解,那就意味着小棺材里放的可能是药师身体的一部分。

  当然,不可能是全部了,那么小的棺材也可能装的下……

  由于叶南的举动有些突然,还真是差点儿就拿到了这具小棺材。

  如果不是庙神突然出来拦截,东西就到手了。

  “你如此不知好歹的话,就把命交待到这里吧。”

  庙神抓着叶南的手,紧跟着指甲迅速变长变黑。

  等叶南意识到的时候,这黑色的指甲已经刺入自己的皮肤。

  被刺的地方瞬间,就好像腐烂了一般,留下五个留着脓水的洞。

  并且,看起来腐烂还有继续往开蔓延的趋势。

  这简直……

  叶南知道自己的肉身到达什么程度,如果是一般的撞击已然伤不到自己分毫。

  就是普通人这么长的指甲,别说刺入他的皮肤了,恐怕指甲会先折。

  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一样!

  突然间,一句话出现外了脑海中,“药师自然是善于用药了。”

  那就是说刚才扎入自己手里的指甲上涂了毒药?所以才会那么容易插到皮肤里,并且快速的化脓了。

  该死的,这些用毒的家伙最讨厌了。

  在修仙界也是,之前就遇到过一个善用毒的人,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是有毒的,完全就是一个行走的毒物。

  这家伙要是害死人来,简直是防不胜防。

  叶南在修仙界,也吃过这家伙的亏,要不是老东西有本事,恐怕也是早就归天的命了。

  所以,从那以后,看到这种毒师就恨的不得了。

  几乎能算得上是见一个灭一个,见两个灭一双的地步了。

  毕竟,用毒的能算什么正人君子?一个个的都是死有余辜。

  就算是长相正派也没用,用毒就一定是卑鄙小人。

  看到手上的伤口后,叶南也懒得再周旋什么。

  调动全身的神魂之力,分别凝聚在四肢上面,同时连前段时间的身法也用了起来。

  身法,加上强化的四肢。

  一拳下去,霹雳带闪电,直接揍烂了庙神的脸。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