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六十九章恩情

第一百六十九章恩情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叫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连带着刘承祖卜雪等人看到这一幕,也顿时傻眼了。

  叶北被这轰然倒塌的楼给埋了么?现在是……

  “快救人,快救人……”

  其余在周边工作的工人见到状况,反应倒是想对来说要快一些,立马就召集人开始帮忙,去倒塌的地方挖人。

  见状,叶南也才反应过来。

  疯了一样冲进倒塌的工地里,徒手在那里挖人。

  由于力气大于常人许多,手起手落间一块巨石就已经飞了出去。

  看的一旁的工人也是目瞪口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哪里来的猛人,徒手丢楼板。

  刘承祖卜雪知微也顾不上太多,赶着去帮忙挖人。

  徒留樊成一个人在原地,似乎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刚才楼塌了,这一幕他是看在眼里的。

  静默了片刻,樊成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小棺材问道,“咱们要不要帮忙?”

  声音很轻,轻的估计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适才在自己家门口,叶南等人也算是出手帮了一把。

  本来樊成是对这些固执要开发此地的商人深恶痛绝的,可一想到刚才在父亲出灵的时候,这些人给的帮助,还是心软了。

  怀中的小棺材发出淡淡地金色光芒,似乎在回应着樊成的问题。

  紧跟着,一道金色的光芒陡然从樊成的怀里飞了出去。

  然后,没入废墟之中。

  最后还是出手帮忙了……

  樊成自己则站在原地,平静地看着众人忙碌在废墟之上挖土石的情景。

  过了许久,废墟那边传来惊喜地叫声,“在这里,人还活着!”

  叶南挖的时候只是凭借脑海中的印象取了个比较贴近的位置,可还是因为脑子太乱给挖偏了。

  声音是从他旁边不远处传来的……

  听到动静的叶南,登时就窜了过去。

  果然,看到叶北,还有其余几个人刚好被塌在一个石砖形成的小空间里。

  纵然是满面尘土,身上还有多处划伤,可是起伏的胸口还是显露着几人的生命迹象。

  并且,叶南注意到,这些人身上都被一团淡淡的金色包围着。

  当时就想到了一些东西,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正巧对上樊成那对平静无波的眸子,然后点点头,表达了谢意。

  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将叶北从废墟之中抱了出来。

  不过就算是塌在一个小空间里,身上还是有多处伤口,胳膊腿都有轻微骨折。

  被抱出来的叶北,还处在昏迷之中。

  若非是轻微起伏的胸口,恐怕跟死人也没多大区别了。

  这一定很痛吧?

  叶南心里也是一阵的揪心,这疼痛怕是比自己承受,更为难过。

  就在这时,知微突然钻出来,指尖捏着一枚小丹药不由分说地塞进了叶北的嘴里,“把这个吃了,很快就不痛了。”

  塞药的时候,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叶南顿了顿,这丹药还是自己炼的,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

  五品归元丹!

  丹药的效果自然没得说,送给知微也是为了保命用的。

  既然是保命的丹药,用来治疗骨折这种小病肯定是没问题的。

  叶南倒也不是可惜这丹药,相反觉着此丹用在这个时候很合适。

  没有什么,能比让叶北快点好起来更重要。

  可是知微的真诚,也着实是很让人感动的。

  在这个时候,拿出五品丹药给叶北疗伤,这般情谊显然是比丹药还要重的东西。

  叶北很感动也很感激,自己没有看错人。

  察觉到来自叶南炙热的眼神,知微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丹药就是留在这种时候用的,不必放在心上。”

  说到底,这丹也是叶南给的。

  用在叶家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差别。

  并且,叶南跟姐姐的感情很好。

  如果叶北感觉很疼的话,作为弟弟的少爷心里肯定也不会好受。

  就是考虑到了这点,知微才会毫不犹豫地把丹药给出去。

  或许叶北的伤用不着这么好的丹药也可以复合,可是叶南纠结的心情值得这枚五品归元丹去平复。

  只要叶南心里高兴了,这枚丹药就物有所值。

  远处的樊成自然也看到了知微给叶北塞了什么东西进嘴里。

  就算是没有看清楚那玩意儿长啥样,可隔着老远那股药香就没能逃过樊成的鼻子。

  好歹也是药师后人,纵然这个药师是个假的,可来中原那么久的时间了,对中原的药物自然也是有研究的。

  樊成从小就知道祖上的事,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而已。

  毕竟,这种事说出去没人信。

  他能做的要做的就是守护好祖上的真身,所以就算学习成绩很优异,也没有去学什么高大上的专业。

  学了个历史,还能相对清闲一些。

  反正他往后也离不开这个村子,提早适应枯燥的生活比较好。

  闲暇的时候,樊成也会翻看一下祖上留下来的药谱什么的东西。

  所以,也绝对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

  下降头,还有诡异的用药手法他早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可能是天赋好,又或者是起步早,总之水平可比自己那个大字不认识半个的榆木疙瘩老子要好很多。

  于是,单单闻到这股药香味,樊成就可以判断出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丹药。

  这样的丹药吃下去,怕是快要死的人伤也应该要好大半儿了。

  樊成心里也算是落停了,好歹是这次人没有白救。

  之前欠叶南的人情,也能还个一些了。

  想到此,樊成又缓步朝废墟走去,冲着几人不冷不淡地说道,“估计转醒还要点儿时间,先带到我家里休息会儿吧。”

  其实,他的心意是好的。

  只是从小已经习惯了这样说话,习惯了这样对待人。

  一直以来就将做一个大闲人立为今生目标,过了这么久也很难再对人对事起涟漪。

  至于之前不收叶南卜雪的慰问金,也是不太想跟人有太多的瓜葛。

  因果,这种东西就是有,由不得你不去相信。

  就好比,叶南等人帮忙在棺材出灵的时候给自己找回了场面。

  现在,自己就要为这善意付出代价了。

  不过,有些因果可避,有些因果避不开。

  避不开的,就平常心面对好了。

  因为刚才叶北周身的金色气息是来自于庙神的,所以叶南现在心里对这个会用毒药的庙神也没那么大偏见了。

  叶北的确需要个安静的地方修养一下。

  免得到时候救护车到了,监查到叶北的身体快速恢复,免不了又得闹出一些风波来。

  反正现在叶北服了丹药,最多一个小时肯定就好了。

  叶南也没想太多,点了点头就抱着人起身朝自己过来坐着的车走去。

  起身路过樊成身边的时候,还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声,“谢了。”

  看起来很敷衍,可是叶南平时从不轻易跟人说谢。

  这一声已经足够真诚了!

  一行人又重新坐上了车,回到了樊成的家里。

  樊成的几位叔伯看到这群人一溜烟的跑了,现在又一溜烟儿的回来,还多了个女人。

  不免有点儿好奇,都凑过来看热闹。

  一时间把叶南堵在院子里,愣是进不了门。

  就在叶南快要忍不住爆发的时候,一个声音爆呵出声,“都给老子散了,有什么好看的?看看看看,能出钱啊!”

  声音的主人就是刘承祖……

  这家伙平时脾气比较好,最多就是不搭理人而已,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头一次。

  至少叶南是头一次见到的,不过这火发的很是时候。

  叶南很满意!

  毕竟,樊家几兄弟还有求于刘承祖,被骂了也只能缩着脖子退到后面。

  真要说有什么不满意,现在也是不敢当面表现出来的。

  樊成冷眼看了这群叔叔伯伯一眼,便走到前面带路去了。

  直接将叶南等人引进了一个布置比较舒服的偏房,进去的时候还看到一个穿着孝服女人坐在床边抹眼泪。

  典型的农村妇女相貌,发黑的皮肤上有着明显的褶皱,可是却给人一种特别温婉顺良的感觉。

  “妈,您怎么又哭了。”

  樊成看到这一幕,有些心疼地摇了摇头。

  上前将母亲的肩膀揽住,轻声安抚道,“爸还在的话,也不希望看到您这个样子。”

  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樊成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

  嘴角扯出一抹僵硬地笑,“妈没哭,就是沙子进眼睛了,怎么一下子家里来了这么多人。”

  “你们把人先放床上去。”

  樊成这才想起回来干什么,一边招呼人,一边解释道,“朋友在工地出了点事,来咱们家休息一会儿。”

  这间房是他父母的卧室,算是家里布置的最干净整洁的一间房了。

  已经算是他待客的最高范围了……

  叶南的家庭如何,学校里谁不知道。

  所以带过来的时候没有想太多,现在人已经进了屋子。

  看到那张简陋的床,上面铺着大红大紫的床单被罩。

  樊成突然有点儿担心,人家会不会嫌弃这床太过简陋了……

  可是,全然没有他想的那些问题。

  叶南只是点了点头,就饶过二人直奔床去。

  将叶北放在床上,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伤势,确定都在快速恢复中才放下心来。

  看到这一幕,樊成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樊成的母亲待在房间里,感觉自己有点儿多余,又帮不上什么忙。

  想了想,给樊成交待了一声,就出去柴房烧水了,“妈去给客人到点儿水。”

  剩下几人在屋子里,都是大气不敢出。

  当然,除了樊成以外。

  刘承祖卜雪是因为知道如果床上那人有个三长俩短,恐怕自己二人也不用闲着了。

  知微则是明白那种关心则乱的感觉。

  知道叶北对于叶南的重要性,所以才不想说话扰乱叶南的心思。

  至于樊成,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

  躺在床上这个女人是谁?是叶南新把的妹子,又或者是姐姐,都不清楚。

  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多久。

  叶南平静下来后,才沉声问道,“这里有多少亡魂?”

  这话是问樊成的……

  樊成想了想,回答道,“至少也有一两千吧。”

  虽然不知道叶南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却还是老实的根据父亲所说的,做出了回答。

  一般鬼魂聚集越多,修炼速度就会越快。

  并且还会因为群居的原因,产生面首。

  所谓面首,自然就是可以占据最好的资源进行修炼统领群鬼的。

  当年祖上的实力相对不是很强,无法一次性超度这般多的怨魂,才想出了镇压的办法。

  要镇压这群恶鬼,就只能让自己成为实力更强大的恶鬼。

  要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不敢有丝毫举动。

  其实,那个药神庙早就有名无实了。

  真正的庙神一直都在樊家,在那个被一直锁着的房间里面。

  那些金色的气息是受人供奉的香火之气,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散掉,可能跟樊家世代供奉有关。

  至于功德,祖上就算沦为人精,也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自然是不会散掉功德,反倒是这些年功德之力一直有增无减。

  所以说,天道其实是很公平的。

  你做了多少,它都看在眼里的,就算是妖魔鬼怪,做好事也未必没有好的结果。

  别的不好说,樊成敢说自家祖上,若是长期下去难保不会成为第一个走入正途的人精。

  “一俩千而已,真是嚣张。”

  叶南闻言冷哼一声,浑身透出一股滔天的杀意,“惹事惹到老子身上了,也不看看老子是姓什么的。”

  那可是一俩千恶鬼,并不是一两个,更不是一两百。

  话说这么大,不怕被闪了舌头吗?

  那边的工地总出问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药师庙已经被拆了。

  并且药师的泥塑被毁掉,已然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现在显露出来的都是一些阿猫阿狗而已,等这边被拆掉了,恐怖才会爆发。

  到时候面首也会出来,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不过,这话樊成没想跟几个人坦白。

  这里要被拆已经是天意,拆迁合同都已经签了。

  他的这些叔伯们一个个比较贪心,都没有要补偿款,全部要了房子。

  到时候,房子修不起来。

  这群人就会变成无家可归的人,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哦,不!

  他们还看了人精的真面目,此时气运也应当是差到了极点。

  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就先死了。

  樊成反正是不想再坚持了,大不了带着祖上远离此处,换个地方待着也不错。

  自己一个大学生,有手有脚的能饿死谁?

  可是,他不说,却瞒不过有的人。

  刘承祖是什么来头,茅山正派传人。

  如果连面首都不知道的话,就显得太不专业了。

  “老大,这事可不能操之过急。”

  听到叶南的话,刘承祖立马凑过来兴奋地说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了这家的格局,就供着人精的那间屋子是死门,所以这小子的父亲死活不同意拆迁,是因为这里如果拆了的话,会有更多的恶鬼跑出来,甚至还会有面首出来,到时候全部都是老大的粮草,滋补程度不一定比庙神差,想想就觉得开心,是不是?”

  话是没错,那间屋子的确是死门……

  可是怎么听这老头儿说的话,好像还很期待恶鬼被放出来呢?

  樊成再一次蒙了,有点儿看不懂这俩个人在说什么了。

  什么粮草不粮草,滋补不滋补的。

  那可是恶鬼啊,一俩千个呢……

  出于对叶南之前帮忙的感激,樊成还是没忍住提醒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想的有点儿简单了?面守绝不是那么容易被清理掉的。”

  叶南闻言,眉头轻挑着问道,“比起你的祖上来说如何?”

  瞬间,就把樊成问的哑口无言。

  比起自家祖上肯定是还要差一点,要不也不能被镇压这么久。

  说起来,刚才叶南把自家祖上的灵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对付一个面首问题应该不大吧?

  所以自己刚才那番话的确是有点儿堂皇了……

  “不能这么比的。”

  刘承祖到底是有经验的老人,听到这话先是眉头一皱,而后说道,“这人精镇守的是死门,那是得天独厚的位置,实力会被放大许多,等这里一旦被拆,死门被毁掉也没什么了,至于面首实力如何,还是要看具体情况的。”

  这话说的倒是很中肯了,让樊成的脸面也稍微挽回了一些。

  以至于樊成对这番解释一个劲儿地点头,“是这样的,具体面首实力如何,还要看看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如此……

  叶南想了想,当即有了主意,“待会儿叶北醒过来,咱们就先回家去,过几天这里被拆的时候再过来,好好会会这个面首到底实力有多强。”

  说罢,又看了樊成怀里的棺材一眼,“今天你帮了我一把,咱们之间也就没什么了,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还望你能保持本心,好自为之。”

  本来他就是收庙神的,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

  总不好对救了叶北的恩人下手吧?显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了。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面首的消息。

  就拿这货下菜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