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二章相亲

第一百七十二章相亲

  魏然是真的想要拿这把剑,还有这本剑诀。

  比起那个丹药,这剑搭配剑诀,可是他儿时的梦想。

  提剑做个侠客的感觉,就是他这个武道废人,也会一直想要做的梦。

  洗髓丹是飘无的,就算用了也未必能成为高手,也未必就能在武道圈里打出一片路来。

  这年头,天赋好的人也不是没有。

  可也不是大多人都有叶南这个命,被上官家收入门下。

  所以魏然还是能抵御这丹药带来的诱惑……

  可是这剑,剑诀都是实实在在摆在这里的。

  实在是让人很难拒绝的了……

  在心里挣扎许久的魏然,感受着青锋在手里冰凉的触感总算是忍不住了。

  一把捏住剑抱在怀里,紧张地说道,“你送了可别后悔,老子是绝对不会还回来的。”

  “这就对了。”

  东西总算送了出去,叶南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放心,哥们儿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再要回来吗?回去就把这个洗髓丹给吃下去,然后配合着灵蛇剑诀先入门再说别的。”

  一边说一边坐回了椅子上,“后续再给你几本身法,搭配着练习不出两年,保你能够成为独挡一面的高手。”

  身法叶南还没空默出来,所以只能后续再给。

  不过,只是这一番话就足以燃烧起魏然的武道之心了。

  摸着手里的剑,沉浸在这种不真实的感觉中许久。

  魏然才渐渐回过了神,摸着剑有些失落地说道,“还说不做舔狗的,现在也只能说真香。”

  还舔狗?你做个屁的舔狗了。

  听到这话,叶南就笑了,“你舔谁了?从头到尾都是老子在舔,为了把东西送出去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

  魏然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摸着剑“嘿嘿”笑着,再次确认道,“你真的用不上这些东西啊?能用得上哥们就放下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真用不上。”

  叶南撇撇嘴,嫌弃地说道,“我好东西多着呢,真的不差这点儿。”

  啧,真是财大气粗。

  “难怪我们本家那边,还特地打电话过来嘱咐一通。”

  对此,魏然也只能感慨,“跟你做朋友,还真是好处多多,还好老子慧眼早就看出你的不凡,相识相交在彼此落魄时,现在收到这些礼物也觉着问心无愧,都是哥们儿陪你渡过艰苦岁月应得的福报。”

  虽然叶南知道魏然是在开玩笑,可话这么说倒也是对的。

  这些的确可以算得上是魏然一直帮自己顶缸的福报了……

  二人又开了会儿玩笑,知微才敲门提醒,“早饭做好了。”

  二人对视一眼,魏然笑道,“正好哥们儿也没吃,一起去。”

  说罢,把剑放在桌上,丹药贴身放好,才笑嘻嘻地搭上叶南的肩膀,“走走走,去吃早饭了。”

  二人出门的时候,知微还在门口站着。

  叶南突然想起来灵蛇诀的事,出声问道,“知微,那本剑诀抄写好了吗?”

  “好了。”

  “原本待会儿给魏然带走,再就是帮刘承祖的师傅买个上好的香案吧。”

  刘承祖现在还在余家镇,得等棺材下葬才能回来。

  虽然叶南说了气话,说不给买好的香案,但是心里还在惦记这件事。

  嘴硬心软说的就是少爷吧?

  听到这话,知微心里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

  当即笑了笑,便点头应道,“好的,今天下午就去买。”

  说罢,又看了眼魏然,有些不确定地说道,“灵蛇诀上的注释的确很详细,可是对于没有武道基础的人来说,想要看懂还是有很大难度的,我最近抄写也算是有了点心得,如果感觉入不了门或许可以找我来问问。”

  她来指导魏然这样的,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毕竟当着叶南的面,所以说话的时候带了一些不确定。

  若是叶南想要教的话,那肯定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不过,叶南还没来得及说这话。

  魏然听到,开心地一拍手就给应了下来,“那就太好了。”

  在魏然的认知中,肯定是武道很厉害的人才可以给人家做保镖。

  知微的身手,他也是见过一二的。

  叶南也许挺厉害的,那能保护叶南的人肯定更厉害。

  所以,也就没有考虑太多,就十分开心的应了下来。

  叶南其实是想等拿到剑诀再当面给魏然解释一下如何入门的,现在事已至此,就没再说了。反正知微也不错,教个魏然也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样,在相对愉快的氛围中吃完早饭。

  叶南在擦嘴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今天的饭好像吃的有点儿太顺利了?

  对了,刘承祖!

  没这货抢着吃饭,还真是有点儿不习惯。

  在余家镇那种地方,那老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吃好。

  “那个老东西恐怕没什么东西能吃吧?毕竟余家镇现在到处都是停工的工地。”

  叶南最终还是没忍心让这老家伙饿肚子,主动嘱咐道,“知微待会儿没事的话,带点儿吃的过去看一下。”

  “好的。”

  其实,知微也早想到了,并且已经偷偷准备了食物准备待会儿派人送出去。

  不过叶南亲自交待,还是让她有点儿吃惊的。

  看来,师傅现在在少爷眼里的份量在一点点变重嘛。

  魏然反正全程都是在震惊,还有迫不及待中渡过的。

  震惊叶南的食量,那胃就好像是个黑洞一样,好像多少东西都填不满一样的。

  至于迫不及待,就是等着吃完去拿剑诀。

  古武级别的剑诀,得是有多牛啊。

  好不容易挨到饭吃完,忍到二人把事情说完,才开口说道,“知微美女,咱们先去拿剑诀么?”

  这家伙,前头还说不收礼,一副压力很大的样子。

  现在确定要收之后,也是一秒也等不了。

  叶南挑了挑眉,看向知微,说道,“你先拿剑诀,给他说下入门要注意的东西。”

  “嗯,知道了。”

  这边知微应了一声,便先一步走向门口,站在门边做了个请的动作,“这边请,咱们先去拿剑诀。”

  魏然闻言,连招呼都没给叶南打一声,开心地窜了起来就跟着走了。

  这叫什么事?过河拆桥的小子。

  当然,叶南也不会真的计较这些东西,毕竟俩个人的关系摆在那里,实在没有必要去在意这些东西。

  反而魏然这个样子,才让叶南觉着很舒服。

  二人走后,叶南才自己一个人慢悠悠的离开餐厅。

  刚巧遇到打扮精致,急匆匆下楼的叶北,登时眉头一皱,堵在楼道口,“你昨天才出的事,不好好休息俩天,就急着去上班吗?”

  归元丹的作用毋庸置疑,叶北身上的伤肯定是好了。

  可是归元丹能医治身体上的伤,却不能医治人们遭遇危险后留在心里的阴影。

  这种伤害,肯定需要一些时间才会消散。

  就拿叶南来说,在修仙界的时候第一次被人打的半死,回去纵然有师傅给服了丹药疗好了伤。

  可是那种离死亡很近的痛苦,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梦到自己被打的画面。

  可是叶北,昨天才出的事故,立马就能收拾好去上班,会不会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了。

  被堵在楼道口的叶北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有人愿意合作余家镇的项目,现在得到公司去讨论一下,如何合作的事情。”

  余家镇的事,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看来昨晚上估计叶北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叶南也是醉了,还真是个拼命三娘。

  可也不知道该从哪个方面去劝说,唯有无奈地问道,“你被楼压的时候,心里就没一点儿害怕吗?”

  “怕,肯定怕。”

  叶北瞪大眼睛,摆出一副相当认真的模样说道,“我甚至以为自己死定了,幸好后面什么事都没有,所以不要大惊小怪,这样都不死,还怕什么?”

  说到后面,竟然开始安抚起叶南来了。

  搞得好像叶南才是受到伤害的人一样。

  没想到,叶北心态如此的变态……

  叶南也只好妥协,说道,“你有什么事都在家里解决,不用非得去公司吧?”

  经过昨天在余家镇的事情,叶南心里也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当叶北被塌掉的楼埋起来时,他整个人的脑袋里都空了,过后心里就浮现出一种无比绝望的心情。

  这股悲伤的心情搞得他很暴躁!

  如果昨天叶北不能安然生还,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叶南也不敢肯定。

  那一刻,叶南才意识到,叶家母女俩对自己的重要。

  或者说是,对自己这具身体,被吞噬的灵魂的重要性。

  这是能让那个渺小的灵魂在自己神识中泛起巨浪的事情……

  所以,一看到叶北没休息好就要出门。

  叶南下意识地反应就是堵着,怎么也得过一段时间,好好休养后再上班。

  “是可以不用非得去公司,可是……”

  听到这话,叶北明显有点儿犹豫。

  话说到一半,楼上传来叶淑仪温婉地喊声,“小北,先别走,咱们商量好时间见一面再说嘛。”

  叶北闻言,吓得缩了缩脖子,捂着嘴小声说了一句,“老妈给我安排了相亲,江湖救急,快让一下啊。”

  说完,就径自绕过叶南逃一般的出了门。

  相亲?叶北!

  叶南听到这话,整个人都愣了。

  难道叶淑仪劝自己不成,现在换了对象了?

  正呆着,叶淑仪已经走下了楼,有些遗憾地望着逃去门口的背影。

  然后,长叹一口气,“一个两个都叫人不省心。”

  说完,回头瞪视着叶南,“你也是不省心的头一个,跟柳家的事就好好作,等蕴仪被人抢走了,就自己后悔吧。”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所以叶母现在是正式加入了催婚群体,成功步入老迈母亲的行列了。

  啧……

  “我好像也有点儿事,就先出门一趟。”

  叶南担心后续自己也会被催婚,干脆说了一声,转头就跑。

  前面叶北才坐进车里,后脚车门就打开了。

  叶南一脸着急地坐进来,喊道,“快开车,快开车……”

  搞得叶北也有点儿蒙,不过看到追出来的老母亲后也跟着附和道,“赶紧开,赶紧开,去公司。”

  司机这才发动车子。

  总算顺利躲过了叶淑仪的催婚魔咒,俩个人回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别墅,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无语地笑了。

  叶北缓了一口气,有些失笑地解释道,“我真是快疯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相亲那一招,相亲倒是也没什么,咱们亲爱的母亲大人,介绍的是个小鲜肉,比姐姐小五岁。”

  说着,叶北摇头叹道,“现在的人都这么早就开始相亲了吗?对生活还是没有一点儿追求。”

  “你可快拉倒吧。”

  叶南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吐槽道,“我跟柳家的事,你也没少掺和,那还是娃娃亲呢。”

  “……”

  叶北被怼的愣了下,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唯有摆着手实力甩锅道,“咱们俩个情况可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说完,又理所当然地补充了一句,“再说姐姐也没有强迫你什么嘛,你说不喜欢蕴仪,喜欢知微,姐姐不也默认了吗?所以往后咱们两可得统一战线,坚决抵制老妈的催婚夺命call。”

  真是,双标……

  我信你个鬼,用的着我的时候就知道统一战线了,早干嘛去了。

  摊上这样的姐姐母亲,叶南也是心累。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