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三章魔刀

第一百七十三章魔刀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眼看叶淑仪已经无法追上。

  叶南连忙喊司机靠边停车。

  “你一个人去哪儿?要不一起去公司转悠转悠。”

  对此,叶北发出了来自亲姐善意的邀约,“刚好开发中式度假山庄的提议也是你的,过去讨论讨论具体细节。”

  她是真心希望叶南可以帮忙管理公司的事情,已经算是不遗余力地想要扶持自己这个弟弟上位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南对家族生意这一块就是提不起兴趣来。

  “你还是算了吧。”

  叶南直接了当的拒绝了,“到时候谈好了,设计度假山庄的时候再联系我好了。”

  除了设计那个锁阴牢,对于别的事情叶南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有这时间还不如打坐练会儿功呢。

  以至于车子一靠边停下,叶南就毫不犹豫地开了车门跑了。

  留下叶北一个人在车里斟酌那句话……

  设计度假山庄的时候联系他?难不成这小子又对设计感兴趣了。

  对园林设计感兴趣倒也不是不可以,总比练习武道做个大猩猩强的多。

  这样也好,那就找时间去联系一个园林设计方面的教授看能不能给叶南开个小灶。

  叶北如是想着,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起这件事。

  任由叶南怎么想,恐怕也想不到,自己随便的一句话,竟然又招来了大麻烦。

  所以,叶北其实也并不是要自己这个弟弟一定继承公司。

  主要是不想让叶南练习武道……

  下了车后的叶南,一时间也的确没有地方可以去。

  回去的话可能要面对那个时刻关心自己婚姻大事的老母亲,不回去的话魏然还在叶家,自己也没地方去。

  去余家镇找刘承祖?估计到时候饭都不够吃。

  想了再三,还是决定去柳家。

  看能不能安心的把几部身法给默写出来,另外再把剩余的归元丹交给柳家。

  自己就又能了了一桩心事。

  想到此,就又走了几个路口,找了个好打车的地方拦了辆出租车。

  因为叶南是早上从家里离开的,所以到柳家的时候也不算很晚,人家还没有开始吃中午饭呢。

  到门口的时候,保安看到是叶南,也早已经熟悉了。

  没有多问,直接开门放人进去。

  叶南在路过外面的花园时候,正巧撞见了老熟人。

  柳蕴行正坐在花园的凉棚下面,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拿着报纸,认真翻看。

  乍一看,还真有点儿白领精英的感觉。

  “你日子过的不错嘛。”

  叶南见状,开着玩笑也走了过去。

  就地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柳蕴行的对面,“怎么,年纪轻轻的不用出去约妹子啊?”

  按理说,柳蕴行的年龄可也不算小了。

  至少比叶南叶北是要大的,可是也没有听说柳家人张罗相亲什么的。

  柳蕴行移开停留在报纸上的目光,瞥了叶南一眼,自在地说道,“开什么玩笑,妹子们排队等着被约好么?只是哥哥还没有心思成家。”

  额,这话说的倒是不假。

  柳家就算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在西河市却是有点儿名声的。

  再加上上次比武切磋的时候柳蕴行表现的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如果柳蕴行放话说要找媳妇的话,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把姑娘塞进来。

  可是,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柳家的长辈难道不着急吗?

  想到自己家里的那个老母亲,叶南忍不住问道,“你们家人不着急?”

  听到这话,柳蕴行眼珠子一转,言语里充满狡黠的味道,“怎么?听话音是你们家着急了,如果实在着急的话就把我妹妹娶走,看那丫头的样子也是愿意嫁过去的。”

  谁的妹妹,谁心里有数。

  经过几天的敲打,柳蕴行也算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看着挺傲娇。

  可是心里面早就喜欢上了叶南,不过是碍于面子从来不肯嘴上说而已。

  要不然,也不会每次叶南一来都那么热情。

  要知道蕴仪可是武道圈里出了名的冰山美人,何曾对谁这么亲近过。

  可惜,叶南那里似乎有了变数,不然也可以算是一段不错的姻缘了。

  不过叶母如果着急的话,倒是蕴仪的一个好机会。

  先嫁过去,慢慢培养感情。

  以他对叶南的了解,一旦娶了之后怕是不会轻易做出抛妻弃子的事情。

  “你想什么好事呢?”

  可惜,还是被叶南非常直接的拒绝了,“还是说点儿靠谱的事情好了。”

  说完这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贴身装着的归元丹瓶子。

  里面有四枚丹药,都是给柳家的。

  不过,考虑到昨天叶北遇到的事情……

  叶南把丹药给出去的时候,还顺便说了一句,“这玩意儿你们留着,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服,后面我不在西河市的时间里,如果我母亲还有姐姐有需要,也可以给她们用。”

  看着桌上的小丹瓶,再联想到叶南说的话。

  柳蕴行就知道瓶子里的东西怕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毕竟,以往叶南也不是那种拿普通货色的人。

  “是丹药?”

  柳蕴行接过小丹瓶子,不确定地问道,“还是疗伤类别的吧……”

  因为叶南提到了可以给叶氏母女俩用,那多半是跟武道没有什么大关系的丹了。

  除去跟武道相关的东西,应该是消耗类的疗伤丹可能性大一点。

  “嗯,是归元丹。”

  叶南点点头,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喝着说道,“再重的伤,服下去就能好个七七八八吧。”

  以柳家目前的情况,能用得起三品丹药已经是极致,归元丹这种级别的丹药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从叶南的话语里可以看出来,应该是比较好的丹药。

  可当柳蕴行把丹药倒在手心查看的时候却发现,这四颗丹都是五道纹,整个人瞬间震惊了。

  这些竟然是五品丹药?

  纵然不知道归元丹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光看这个品级都足以让人大吃一惊了。

  “你都是从哪儿搞来的这些稀缺丹药。”

  不像魏然那般,柳蕴行倒是非常坦然地把丹药收下了,不仅如此,还非常厚脸皮地叫道,“快快快,还有什么好东西,赶紧拿出来让哥哥见识见识,不用的都尽可以砸过来给哥哥。”

  这家伙,真是性格异于常人。

  不过,叶南还是挺喜欢这个性格的。

  不能说柳蕴行是贪图自己的东西,叶南可以肯定,这些东西就算柳蕴行拿去,如果叶家有了麻烦,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东西拿出来的。

  只能说,柳蕴行性格如此,一旦交了这个朋友,就会真的把对方当自己人。

  现在是叶南有这些东西,如果往后没有了,二人也能是朋友。

  因为柳蕴行绝对是那种有好东西,就会跟人分享的家伙。

  对此,叶南倒也没有多在意。

  反而继续说道,“别的好东西肯定也准备了,给我一支笔,一沓白纸。”

  一沓纸,一支笔?

  听到这话,柳蕴行先是一愣,然后狂喜着跳起来。

  指着叶南激动地说道,“你小子别跑,就坐在这里等着,哥哥现在就去拿纸笔。”

  柳蕴行只消一想,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纸笔,总不能是写欠条吧?更何况要的是一沓白纸,不出意外的话怕是要默写俩部功法出来。

  功法这种东西,往后叶南进了上官家一定不会缺。

  更何况真正有用的功法,叶南应该也不会随便给别人分享。

  想来都是一些比较常见,却有实用性很高的大通货色。

  柳蕴行想问题向来比较全面一些,自然不会张口就拒绝。

  对叶南好是当然的,那也得提升起来实力真正的能帮到人家才是。

  要不什么都不会,还怎么去帮人家?

  所以这种时候,叶南送一些于自己无益的东西出来肯定是可以收的。

  说不定叶南抱着的就是这样的想法!

  “你还是拉倒吧。”

  叶南却是笑着站起来,跟着走到后面,“带我去书房写好了,总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传授高级武林秘籍呐。”

  柳蕴行想了想,也对。

  开始殷勤地搭上了叶南的肩膀,领着人往自己的书房去了。

  柳治纲是在家的,不过暂时没必要打招呼。

  要是被爷爷知道叶南送了归元丹又要送功法,肯定又得一番折腾才能收下。

  在柳蕴行看来,这个折腾的过程完全是可以省略的。

  既然最终的结果还是收下,那倒不如爽爽快快的收下为好。

  叶南到了书房,发现跟上几次来的时候不一样。

  上几次去的是柳治纲的书房,比起现在的这个更大更古朴。

  现在的这个除了那张书桌椅子外,其余的陈设倒给人有种进了兵器库的感觉。

  墙面八宝阁里收藏的都是一些刀枪棍棒的武器。

  叶南围着书房看了一圈。

  在柳蕴行看来,应该是在欣赏这间书房陈设的武器。

  “你确定这是书房?”

  可是下一秒,叶南一脸嫌弃地问道,“摆这么多的破铜烂铁,来彰显自己没有好东西的境遇么。”

  说罢,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想让我看到,然后再多送一件武器?”

  “放屁!”

  柳蕴行听到这话,直接没忍住气到了,“这些可都是我收集的宝贝,说什么破铜烂铁的话,宝贝们听到也会不开心的。”

  说着,领着叶南到了墙面一个俩米长的架子前。

  墙面安置着一个花纹古朴的红色盒子,武器却是并没有摆出来,所以叶南没有在意。

  现在站到东西面前看,倒是觉着有那么点儿意思。

  就算是隔着一个盒子也能感受到里面散发出来的蓬勃杀气。

  “这把刀叫杀生。”

  柳蕴行挑了个眉,小心翼翼地摸着盒盖子,犹如在抚摸一件绝世珍宝,“这是你外公送我的,当时收到的时候,我还小,提不起这把刀,干脆就一直封在这盒子里,据说这把刀上已经绕了上万人的鲜血,换了将近有十几个主人了,一旦出鞘,必然要饮足了血的。”

  又是我那个便宜外公送的吗?还真是送了不少好东西出去,就是一件都没给自己的孙子留下。

  这一刻叶南承认自己酸了。

  在修仙界的时候他就是用刀的,并且是一柄巨刀。

  所以对刀向来好感比较强烈,而且这把刀从内散发出的气势也让他很是喜欢。

  柳蕴行说着打开了了木盒子。

  随着“吧嗒”一声,盒子上的锁被打开,柳蕴行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

  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把长约一米七左右的宽刀,刀柄是用一种特殊的莹白色石头制的,散发冷咧的光芒。

  刀身被一种有着鳞片形态的鞘裹着,饶是如此叶南也能感受到里面那股躁动的杀意。

  杀生,杀生,出鞘必饮血。

  如此魔刀,恐怕一般人驾驭不了。

  至少柳蕴行肯定是驾驭不了的,那那个便宜外公为什么要送这样一把刀。

  这刀就算给了柳蕴行,恐怕也没有什么可以出鞘的机会吧。

  叶南有些不太理解,迟疑地问道,“你用过这把刀吗?”

  “当然没用过,拿出来还不得被刀的意志力驱使成为嗜血的努力。”

  柳蕴行瞪大眼睛,说道,“你爷爷可是交待过的,给了的地图必须走完才可以使用这把刀,若是提前打开会被这把刀里面的杀意控制,在走完那张地图之前肯定是不会打开这把刀的。”

  哦,对了。

  便宜外公还送了一张地图给柳蕴行……

  之前听柳蕴行说过,这个地图相当难走,出去那么多年也才走了二十分之一。

  可就算如此,也让柳蕴行有了不同于常人的心志。

  看得出来,那张地图下面隐藏的秘密绝对不小。

  叶南忍不住问道,“你之后还准备走吗?”

  “不走了,至少三俩年内是不准备走了。”

  柳蕴行摇摇头,一脸沮丧地说道,“我这一生想走完怕是不太可能,看能不能在生命结束前走个五分之一出来,在开脉丹的加持下再练习个几年应该有机会突破下个坎儿。”

  说着,重新盖上刀盖锁好,“再说爷爷也年纪大了,往后我不会经常的在外面,还是会在家的时间多一点。”

  也是了……

  柳治纲没有服开脉丹,剩下的日子也不会太久了。

  毕竟功力卡到那个点儿上没有一丝进益,身体也会根据自然规律逐渐衰弱下去的。

  的确是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如此说来,也能理解柳蕴行的想法了。

  不过,叶南倒是没有太大的顾虑,叶氏母女俩个现在还年轻。

  如果在得到相应照顾的情况下,应该能活很久。

  等不到那个时候,叶南就已经从修仙界回来了。

  到时候什么换颜丹,长寿丹跟吃糖豆子似的供着,想要换一个千秋万代的不老不死倒也不难。

  所以趁着年轻,就得赶紧出去浪,赶紧把实力提升上去才是王道。

  关于柳蕴行那个地图,还是有点儿意思。

  叶南想了想,觉着自己有空的话也可以试试。

  可是又不太好意思张这个口,只能犹犹豫豫地,最后问道,“你那个地图能不能共享一下?”

  “我就知道。”

  柳蕴行却像是意料之内一般,笑着说道,“这个不是哥哥小声,你外公给的时候安顿过了,不准把这些东西给你看,你能拿到的就只有那个黑铁盒子,别的东西于你可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的。”

  尼玛,这么坑的么。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自己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似乎就只有打开那个黑铁盒子了。

  “如果不是你外公早就留下话了,我肯定是早就把这些东西送你了。”

  柳蕴行对此也颇为不解,说道,“你的天赋那么好,拿到这些东西肯定要更合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外公一直都不是很愿意你修炼武道,就算偶尔我爷爷提起这件事,你外公也都是一副以后再说的模样,似乎不大愿意提起这件事情。”

  这个,恐怕只有叶南能懂了。

  就目前的这具身体,本来的天赋还真是不怎么样。

  如果不是冥神诀改变了身体,恐怕还弱的跟个鸡崽一样呢。

  没什么好说的,天赋不行的话,只能用丹药来凑。

  可说句实在话,丹药养出来的天才通常都没什么大用处。

  只有那种本身就已经有了些许优势的人,用丹药提升天赋才能起到些许实质性作用。

  更何况现在地球上,丹药可是紧俏型材料。

  就算是这具身体的便宜外公恐怕也弄不出来那么多能养出天才的丹药。

  还不如就这样,守着个公司赚钱做土财主的好。

  不进武道圈,多少也算少了许多危险。

  “算了吧。”

  叶南摆摆手,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我还是去默写几本身法最紧要,写完就得回家了。”

  “身法啊?”

  提到身法,柳蕴行再一次激动了。

  身法算是锦上添花的秘籍了,他有俩个保命的古武功法,缺的就是好的身法来辅助。

  所以每次要使用古武的时候都相对来说比较被动,如果能有好的身法就能够更上一层楼。

  至少可以越级打高自己俩成功力的高手了。

  此物送来的正是时候啊!

  并且柳家也是如此,武功秘籍有一些,却是极缺身法。

  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大的武道家族才会有身法这么奢侈的东西,现在叶南却张嘴就要送出几部来?

  这不是发财了么。

  并且,身法这种东西如果单独给一个人修炼也不会有多强大。

  在高等的武功秘籍前面,还是不堪一击。

  论理来说是没有武功秘籍值钱的,所以也不算是太贵重的东西。

  就冲这一点,柳蕴行还是敢收这份礼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