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信待会儿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信待会儿看

  拔刀术,轻风掌,踩云步,这几本都是叶南在当初比武切磋之前用过的身法。

  当时,已经有要把这些身法交给柳家的打算了。

  这些身法,就算是在修仙界,也可以算得上是前期修炼者可以学习的比较高等的了。

  放在地球上,自然威力也不会太差。

  等柳蕴行把纸笔拿过来,叶南才开始趴在书桌上默写起身法来。

  柳蕴行干坐着也没什么事,干脆拉了一张椅子来坐在旁边看着。

  那幅模样,宛如一个监工。

  叶南写的比较详细,基本上都会有配图,遇到难理解的地方还会写上自己的心得。

  毕竟是要给人家学的,那还是弄好点才行。

  第一本是拔刀术,正是柳蕴行用的兵器。

  这家伙在旁边看着,越看越是觉得心惊。

  拔刀术听起来好像是武功,专门针对兵器刀的刀法。

  可在叶南的秘籍里,完全就是一本高深的身法。

  此术讲究的是各种拔刀的动作,在面对不同的危机下,如何快速的拔刀。

  基本上出刀的角度都极度刁钻古怪,能最大限度的放大出刀的威力。

  基本上都可以做到一刀致命了……

  这个身法跟内力,跟修炼天赋没有太大的关系。

  每一招都只有一个动作,只需要反复练习让自己达到最佳状态就行。

  应该算是一部勤能补拙的功法,可却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容易的……

  因为每一个动作的难度都很大,差一分一毫都会留下破绽,练习的过程会相当枯燥,漫长……

  甚至,也会因为动作的难度比较大,一不小心会对身体的某些部位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看似简单,却又很不简单。

  好在叶南给大部分的动作都标了注释,也算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一时间叶南在写,柳蕴行在看,画面很和谐。

  看到最后,柳蕴行甚至紧张到连吸气的力度都不由自主变小了。

  这拔刀术简直违逆了绝大多数身法的作用,说是一部绝世刀法也很正常啊。

  普通的身法,若是常人修炼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如果遇到真正实力强悍的人,恐怕一招之内都能泯灭掉此人。

  因此,大多数人提到身法,都会认为是辅助作用的东西。

  可是这拔刀术却不一样!

  若是有人能修得此功,恐怕面对那些没有修到内力,甚至内力不算浑厚的人也可以一招秒杀。

  当然,运气好的话,那些真正的高手也是会中招的。

  所以这应该算是一部极品的身法了。

  因为需要写的很详细,所以一整个下午叶南才将拔刀术36式给默写出来。

  然后,放下笔长长呼了一口气。

  柳蕴行见状,激动地问道,“这就写完了?”

  “嗯,只有36式。”

  叶南撇撇嘴,不开心地说道,“来你们家连个中饭都没吃上,默了一本功法,下午饭总得管管吧?”

  “管管管,管一辈子饭都成。”

  柳蕴行小心翼翼地捡起默好的身法,如获珍宝似地翻看着。

  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心地把东西贴身收起来,揽着叶南的肩膀一边说一边往楼下走,“走走走,咱们去吃饭,还有几部身法,要不住在我们家,都写完了再回去?”

  额,还准备把老子榨干么……

  这柳蕴行,还真是跟那个爷爷一点儿都不像。

  柳治纲为人太过刚直,每次收礼的时候都非常拒绝,纵然这东西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

  都要叶南三说俩说才能把东西放下!

  不能说这种性格不好,起先叶南还是很欣赏这性格的。

  只是大家后面都熟悉了,实在是没有再推拒的必要。

  当俩家人达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时,需要考虑的也就只有互相进步这一点了。

  可显然柳治纲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拉不下这个脸。

  作为一个长辈,更多的是想帮助叶南来着。

  却三番四次被叶南相救,这个实在是让他很不好意思了。

  可是柳蕴行柳很不一样了,满身的江湖气息。

  不亏是外面闯荡的人,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就让人觉得好像非常熟悉一样。

  最重要的是柳蕴行有个度,能做到让人不讨厌。

  这就很难得了!

  如果是旁的人这般压榨自己,叶南估计早就炸毛了。

  可是对柳蕴行,却是一点儿不舒服都没有,反而很高兴事情能进行的这么顺利。

  二人才下楼,就听到了客厅那里传来柳治纲平静的声音,“在屋里钻了一个下午,总算是舍得出来了。”

  额,看来柳治纲早就知道自己来了。

  叶南柳蕴行下意识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挺直后背朝客厅走去。

  走到沙发那里的时候,柳治纲正喝着茶,看着书。

  察觉到二人走了过来,便抬起眼皮看了一下。

  最终,目光落在柳蕴行的身上,蕴含着些许薄薄的怒意,“你们俩个下午都鼓捣什么了,蕴行来说说看。”

  柳蕴行自然知道说了会怎么样。

  爷爷早就嘱咐过家里的人,不得随意接受叶南任何贵重的物品。

  想来是早就得到了风声,叶南会送东西,才如此的。

  现在他倒好,收了人家的东西不说,还准备把人扣在家里等东西都留下了才让走。

  这要是上老头子知道自己这么厚脸皮,恐怕少不了一顿毒打吧。

  柳蕴行可没那个胆量坦诚回答,眨了眨眼睛,张口就来,“我带小南看了看叶爷爷留下的杀生宝刀。”

  这也不算撒谎了,他们的确有看杀生宝刀。

  “看了一个下午?”

  柳治纲明显不信,放下茶杯,不怒自威,“小南午饭时间不到就来了,你们两个缩在卧室里饭都不吃,难道就是对着一柄不出鞘的宝刀整整看了一个下午?”

  说罢,便也不再卖关子,开门见山地说道,“老实说了罢,小南到底给了什么东西。”

  事已至此,柳蕴行见状,也知道瞒不下去了。

  就老实把贴身装着的丹药身法都掏出来放在茶几上面……

  柳治纲冷眼看着,“怎么?还准备瞒一辈子了。”

  话毕,便捡起丹瓶,还有茶几上的身法检查。

  先看的是丹瓶,待看到里面的丹药时,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紧张地把丹装进瓶子里,很恨地瞪了柳蕴行一眼,“什么东西都敢要,这丹药留着给小南保命不是很好?”

  “柳爷爷。”

  看这情况,叶南知道自己也躲不过去了,干脆主动站出来将自己的考虑说道,“我去了上官家,自然就不缺这些东西,把丹药留在柳家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你们万一遇到紧急的情况可以服用,若是你们好了也就有人照顾我母亲还有姐姐,当然我母亲还有姐姐有需要的时候也可以给她们服用,我要去上官家,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说实话,四颗丹药我觉得还是少,如果能有足够的材料,肯定会留下更多的。”

  这话,倒是也不假。

  叶南为了自己的母亲姐姐考虑,把丹药留下来也算说的通。

  叶家母女俩并没有什么武道基础,也不明白此物的厉害。

  拿着这东西,还容易被人惦记上。

  留在柳家保管,的确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另外一方面,叶南也算是托孤了。

  将自己的母亲姐姐托付给了柳家,也算是给了柳家一个偿还人情的机会。

  柳治纲想了想,便点头同意了。

  而后,再去看那本刚刚默好的身法。

  见状,叶南也实在不想再纠结,干脆一股脑把自己的想法全倒出来,“这些东西上官家不缺,我能拿出来分享给大家,说明这东西对我不重要,但是对你们却有益处,你们越强大,我就越放心把姐姐母亲交给你们,真的没有必要再推拒了,就收下吧,咱们叶柳俩家现在就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事武道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需要在意这些东西是你的还是我的吗?以前您不也说过要教我柳家的功夫么,您老人家就安心收下吧。”

  柳治纲甚至都没来得及翻开这本身法,听到这番话却是愣了。

  俩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事的确是真的。

  现在圈内的人都知道叶柳俩家交情匪浅,可是在柳治纲的心里却从来都不如此想。

  一直以来都是柳家在依附人家。

  所说柳家对叶南有过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好像并没有。

  反倒是因为叶南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从叶南的爷爷开始,到现在的叶南,柳家一直都是被帮助的。

  单方面的受人帮助这一点,俩家的关系明显已经很不均衡了。

  说是朋友世交,可在柳治纲眼里看到更多的就是依附。

  可叶南的话如此真诚,他也实在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

  最后想了想,也唯有点头默认了。

  柳蕴行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事成了,登时面上一喜。

  揽着叶南的肩膀开心地往餐厅走,“那就妥了,咱们去吃饭去吃饭。”

  独留下柳治纲看着桌上的拔剑术回不过神来……

  有一件事,柳治纲一直想不太通。

  按理来说叶南爷爷去世的时候,应该没有留下什么东西。

  要不然叶南也不至于时至今日才能修炼武道,那这些东西会是哪儿来的。

  上官家给的?或者叶南那个背后的启蒙师傅……

  可不管是谁,都不会同意自家的徒弟把这种开山力派的东西拿出来送人啊。

  叶南,好像跟他爷爷一样,也是个充满秘密的人。

  想到此,柳治纲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走向餐厅的那个背影。

  这小子到底练的什么功?身子好像又宽厚了很多,竟然是一个半蕴行的身量。

  叶南的想法没那么多,把东西送出去就行了。

  剩下的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在柳家吃完一顿巨豪华的中餐之后,又被柳蕴行抓回了书房默写其余俩部身法。

  还真是,晚上没能回家。

  因为还差一本身法没默完,柳蕴行不放人。

  完全就是一副要把叶南榨干的模样……

  直到第二天中午叶南的三部身法才算是默完。

  柳蕴行捧着新得的几部身法,眼睛里面都快要冒星星了,简直每一部都喜欢的不行。

  “你小子哪儿淘的这些好东西?”

  看了许久后,柳蕴行终于忍不住问了,“说,除了上官,还偷偷认了哪个师傅?把人家看门的秘籍都拿出来送人。”

  除了上官,还真是有个货真价实的师傅。

  不过这些功法却不是那老头子看家的秘籍,都是他出去拼杀半抢半买半偷回来的。

  所以,想送谁就送谁!

  不过面对柳蕴行这种不知情的人,叶南还是点头敷衍道,“嗯,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来。”

  柳蕴行还以为自己猜对了,一脸窃喜地连连点头,小声应道,“我不说,我不说。”

  那样子,简直了……

  叶南实在看不下去,没好气地问道,“东西已经写完了,可以放人了么?”

  本就是来躲难的,没想到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在柳家,面对柳蕴行这个大傻掉还是有点儿困难的。

  “那怎么行,过河拆桥可不是哥哥的风格。”

  柳蕴行眉毛一横,不爽地说道,“把哥想成什么人了。”

  这话说的还有点儿意思。

  就在叶南以为会有什么价值不错的回馈时……

  柳蕴行起身拿起挂在架子上的外套,一脸明媚地说道,“走,我亲自送你回去,这样够诚意吧?”

  尼玛,还以为是给什么好东西呢。

  送个粑粑,老子不长腿,难道不会自己回吗?

  垃圾玩意儿……

  叶南本来想拒绝这个很傻雕的提议,奈何柳蕴行十分坚持,也就认了。

  就这样,一路上伴随着叽叽喳喳的声音回了家。

  叶南从没有这么想念过知微,毕竟知微开车从来都不会说没用的话。

  车子熟门熟路的开进了叶南家院子里,等叶南下车后,柳蕴行也跟着下了车,还把钥匙交给了保安让帮忙停车,完全没有一点儿要走的意思。

  叶南冷眼看着这一切,问道,“怎么?还想在我家混口饭再走。”

  这家伙的厚脸皮,比起自己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

  已经算是很明显不想留客的话了,这家伙竟然腆着一脸纯真的模样问道,“可以吗?”

  不可以,当然不可以!

  老子送功法送丹药,还要搭上一顿饭不成么。

  叶南真的是很想拒绝这家伙,可是面对那副小奶狗的表情又实在是说不出口。

  最后,忍了忍,没有拒绝。

  可也没有答应,而是一扭头先一步进屋了。

  柳蕴行见状,一脸兴奋的跟在后面。

  一进门,就看到知微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迎接。

  “啧啧啧,这素养真不是一般人能学来的。”

  看到这一幕,柳蕴行酸了,“我怎么就没那个运气能遇到如此优秀的女保镖,有一个也好啊。”

  叶南跟柳蕴行现在相处的也比较熟了,倒是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笑着回怼道,“你只有踩狗屎的运气。”

  似乎柳蕴行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能让人不由自主就跟其亲近起来,甚至不苟言笑的人,也能说俩句笑话。

  对此,柳蕴行一脸受伤,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东张西望,“你姐晚上回来吃饭么?”

  “吃啊,不过得下班才能回来吧。”

  叶南一边走一边回复着,说完又觉着哪里不太对劲。

  这家伙好端端的,怎么问起叶北来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想到这里,叶南突然停住脚步,一脸纳闷回头问道,“找她有什么事啊。”

  “就是很久没见了,顺嘴问一下喽。”

  柳蕴行撇撇嘴,表现的倒是相当自然。

  说完,就饶过叶南大剌剌地朝着客厅的方向去了。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还吃着茶几上的水果,简直就跟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叶南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坐了过去,“你不像是那种没事跑别人家的人,有事就赶紧说清楚,这样尴尬不尴尬。”

  “有什么好尴尬的?”

  柳蕴行却丝毫没有觉着不妥,也没有要说什么事情的打算,就是啃着苹果赖在沙发上不肯走。

  不知道为什么,叶南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小子来家里肯定是有事。

  可具体是什么事,叶南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

  就在这时,叶淑仪回来了,好像还带了人一起回来的。

  因为,能听到她在门口张罗,“我们小北现在还没回来,咱们稍微等一等。”

  叶南听到声音,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家里平时也没来过什么亲戚,怎么突然就有客人来了。

  叶南之所以过去,一个是出于礼貌,另外一个则是真的好奇。

  没听说叶淑仪有什么好友亲戚的……

  “小南在家啊。”

  叶淑仪也注意到有人过来,看到来人是自己的儿子。

  登时面上一喜,扯着叶南过来热情地给来人介绍道,“这是小北的弟弟,大家认识一下。”

  说罢,又对叶南说道,“这位是帝都巨目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富太太,跟在后面的是她的大儿子,现在巨目做项目经理,富有仁。”

  帝都巨目集团?叶家什么时候跟帝都的这些集团有关系了。

  就算心有怀疑,叶南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你好。”

  “你好。”

  这位富太太看到叶南可谓是眼前一亮,当即笑得脸上都能开出花来,对着叶淑仪夸张地说道,“你这儿子的名声现在是享誉帝都了,没人不知道的。”

  这时候柳蕴行也过来了,对着叶淑仪稍微鞠了下腰,“叶阿姨好,我是蕴行,有点儿事来找叶北玩儿。”

  听到找叶北玩儿的时候,富太太的表情明显呆滞了一下。

  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目光里有询问的意思。

  富有仁却是一脸平静地摇了摇头。

  然后富太太就好像放心下来了,继续转过头笑着问道,“那我们来的是不是不太是时候?别打扰到小北工作。”

  这个小动作自然没有漏过叶南的眼睛。

  叶南冷眼看着一切,心里却是突然明白了。

  这位老母亲怕是没办法强扭着叶北去相亲,把相亲对象喊家里来了吧。

  看来,叶北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是时候,先进去坐。”

  叶淑仪温婉地笑了下,招呼张妈过来接待客人,“张妈,带客人进去坐。”

  而后,满脸堆笑的看向柳蕴行。

  抓着柳蕴行的肩膀左看右看,一脸的慈爱,“我的小蕴行一下子都长这么大了,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来看看阿姨。”

  看得出来,叶淑仪很喜欢这个厚脸皮的家伙。

  “我不是一直在外面吗?回家也才没几天。”

  柳蕴行这会儿变乖巧了,笑着回答道,“这不家里一安顿好,就过来了。”

  “好好好。”

  叶淑仪开心的连说三个好,然后看了眼客厅那里,有些着急地说道,“家里还有客人,阿姨先招呼一下,今晚留下吃饭,好好陪阿姨好好说话。”

  显然,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把柳蕴行当外人呗。

  说罢,就撇下二人赶紧去客厅招呼富家母子两。

  “我昨天就收到消息了,巨目集团的人要来咱们这儿。”

  柳蕴行远望着客厅的人,目光中有一丝玩味,“他们放消息出去,说是要来跟叶家结亲家,这话传出去等于断了小北别的路子,你现在是上官震的大弟子,不知道有多少人闻着味儿要往上凑,巨目集团经济实力的确可以,不过行事风格就有点儿恶心了,他们想贴上叶家,可是也不考虑考虑小北的感受。”

  哦,所以这家伙来的确是有事情的。

  叶南恍然大悟,悄声问道,“你该不是来毁掉这次相亲的吧?”

  然而,柳蕴行没有直面回答,只是一个转弯就把问题重新抛给叶南,“你放心把小北交给这样的人家?”

  那怎么可能?这巨目行事的确是恶心了。

  而且那个富有仁,一看就是个心机深沉的货色。

  别再是个像刘致远一样的家伙……

  别的先不说,这具身体的母亲在看人方面的确是有点儿瞎。

  “当然不行。”

  叶南肯定地回答道,不过也没有要参与的打算,“可是叶北也不傻,不至于被骗走的,不信咱们待会儿看。”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