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五章真不是这样

第一百七十五章真不是这样

  对此,二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就都跟着一起去了客厅。

  并且找了个位置坐好,全然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几人坐了约莫半个小时,都是叶淑仪在主导着聊一些生活琐事。

  期间富家母子俩对叶南颇有些兴趣,不过带出来的话题却是都被一一怼了回去。

  于是,也就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

  好在有叶淑仪一旁疏导,倒是不至于让场面太过尴尬。

  富家母子俩也算是聊的比较欢快了。

  正聊着,门口有了动静。

  叶淑仪一听声音,脸上顿时漏出了喜色。

  冲富家母子俩使了个脸色,笑着轻声说道,“小北下班回来了。”

  然后,连忙起身去门口迎接。

  叶南坐在沙发上都能听到,门口处来自老母亲殷勤的招呼声,“你可算回来了,家里客人都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客人?”

  叶北却是对这俩个突然造访的客人完全不知情,一脸迷茫地问道,“什么客人,之前也没打招呼说要来客人啊。”

  “就是巨目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还有人家的儿子。”

  对此,叶淑仪回复的相当自然了,“你昨天不是公司有事情,所以没有时间见面吗?今天就在家见见吧。”

  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听到这话,叶南都忍不住笑了,看来自己这个老母亲扯谎的本事也是一流啊。

  叶南的笑声,也吸引到了富家母子俩同时朝这边看过来。

  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就是觉着很奇怪。

  尤其到坐在一旁的柳蕴行也带着副高深莫测的笑意,就越发觉着不自然了。

  与此同时,门口的叶北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突然出声说道,“我就是回来拿个材料,公司还有点儿事情比较急,今天真的没时间接待客人。”

  说罢,似乎又开了门转身就要走。

  不过肯定是走不了的,叶淑仪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怎么可能就轻易的把人给放了呢……

  最后,叶北还是被抓了回来。

  一路被叶淑仪挽着胳膊进了客厅……

  在见到叶北的那一瞬间,叶南注意到富有仁眼底亮了一下,看来对这个相亲对象很是满意。

  叶北今天还是穿着白色的西装短裙套装,贴合身形的剪裁勾勒出一个非常诱人的曲线,还化了淡淡的妆。

  配着现在的短发造型,妥妥一朵冷艳的白玫瑰。

  不过,这朵白玫瑰有点萎靡不振,从进门开始就是一副愁容满面。

  富家母子俩见状,站起来迎接。

  叶淑仪在旁边提醒道,“小北,还不快打招呼。”

  “你好。”

  其实正常情况下,叶北是会喊阿姨的,现在真的是一点儿应付的心思都没有。

  所以说了句“你好”,敷衍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

  那富太太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这个,看着叶北的眼睛里写满了满意。

  据说,现在的叶氏集团就是叶北在打理。

  足以说明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是有能力经营起一个危机重重的集团,光是这一点就算是最佳儿媳妇的人选了。

  关键是人也长的漂亮,一点儿不比女明星差,反而更有种从内而外的上位者气质。

  再加上,叶南跟上官家的关系。

  如此儿媳妇人选怎么可能让人不满意?

  她都有些庆幸自己出手早,要是慢一点儿恐怕连机会都没有了。

  “你好你好,真是名不虚传,小北长的很漂亮。”

  富太太倒是不吝啬夸奖之语,殷切地恭维道,“淑仪,可真是好福气,儿子女儿都这么优秀,往后的日子都是好的。”

  谁不喜欢听人夸自己的子女优秀?叶淑仪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更开心了。

  尤其富太太对自己的女儿满意,若是这件事成了往后也会对叶北好。

  至少婆媳关系这块就不用自己太担心了……

  “你好。”

  富有仁也难得的主动了一次,站出来招呼道,“我是富有仁,初次见面,认识一下。”

  态度不卑不亢,倒是显得比较正直。

  当然,装模作样谁不会?这家伙把来叶家相亲的事说出去就已经很不仁义了。

  叶北点点头,无力地招呼道,“你好。”

  “坐下聊坐下聊。”

  叶淑仪在一旁张罗着,尽量不要冷场。

  可等人都坐下后,还是冷了场。

  叶北完全就没有一点儿相亲的意思,全程冷着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就算富家主动询问,也都是用“嗯,哦,好”这样的词来应对。

  连说俩个字的时候都非常少,完全就是没兴趣。

  叶淑仪也是有点儿坐不住了,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我们小北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没什么精神。”

  完了轻轻推了叶北一下,问道,“你最近在搞的那个项目叫什么来着?在余家镇搞高级住宅,还有休闲山庄是吧。”

  说着,看向富有仁,“你们平时应该也有经营地产的项目吧?最近小北正是遇到了难题,也许可以讨论讨论,就有结果了呢。”

  听到这话,叶北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生无可恋来形容。

  所以往后就算找借口,也绝对不要说的那么详细。

  否则就会是现在这样的下场,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叶南柳蕴行二人就如同俩个隐形人一般,坐在一旁不吭一声。

  进来的时候,叶北就注意到二人了,只不过没有什么时间搭理这俩人。

  正头疼着怎么应对这富家母子俩……

  可是叶南却是越看这出戏,越看不下去了。

  自己的这个母亲实在是一枚猪队友无疑了。

  上赶着的不是买卖,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这么热情的给人家推销叶北,咱们家的人又不是嫁不出去了。

  这样反而让叶家落了下成,显得是咱们上赶着要贴别人一样。

  其实,究竟是谁贴谁,这个还真不好说。

  如果按照以往来说,巨目集团这个级别的,就算给儿子找媳妇人选也都是在帝都找门当户对的。

  最好是能在事业上互相帮助的!

  叶家,凭什么?生意跟人家差了不知道多少。

  可是就算如此,富家的人还是千里迢迢跑到了西河市来相亲。

  这是为什么,因为叶南。

  因为叶南拜了上官家,成了上官震的徒弟。

  也因为那场比武切磋让叶南的名声大振,如此一个前途无量的人谁不想巴结?

  巴结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当然是联姻最靠谱了。

  可是叶南已经成了柳家的女婿,这一点儿大家都知道了。

  现在想来叶南倒是觉着很庆幸,幸亏没有把自己不会跟柳家联姻的消息戳出去。

  否则,现在这些人踏破门来相亲的对象就是自己。

  不过没想到的是,自己虽然躲过去了,但还是有人把目标放在了叶北身上。

  而自己这个单纯的老母亲,竟然真的以为天上会掉馅饼。

  就这么把人给领回家了?

  “我们也是有经营的。”

  富有仁并没有生气,反而耐心地点点头,说道,“我来的时候有听说过,好像叶氏在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余家镇的那个项目,刚巧巨目集团平时也会做些投资,也许咱们有机会在这个项目上合作一把。”

  听到这话,叶淑仪明显开心了很多。

  倒不是因为有人愿意跟自家合作,主要是因为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话题。

  并且这个富有仁态度还是不错,想来应该是对她女儿很满意。

  也就只有叶南横眉冷目,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合作,合作个屁?

  合作着合作着,不就把叶北给拐走了么。

  这个家伙坏的很,绝对不能就这么看着了。

  就在叶南准备出口说话的时候,身旁传来一个戏谑地笑意,“这恐怕巨目集团来迟了一步,叶氏的项目已经找到了合作伙伴。”

  说罢,朝叶北的方向看了一眼,“是吧,小北?”

  语气中带着浑然天成的宠溺,让人莫名感觉这俩个人之间好像有点儿……

  暧昧?没错,就是暧昧!

  叶北立马就get到了其中的意思,脸上总算有了点儿笑意,“是的,已经决定跟柳家共同开发了。”

  “如此,就可惜了。”

  富有仁闻言,朝柳蕴行的方向看了一眼,眼底明显暗了一下,别有深意地说了句,“看来叶柳俩家关系真的不错,往后是有亲上加亲的打算吗?”

  说这话的时候,富有仁语气明显有些低沉……

  这话说的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叶淑仪瞪着眼睛,看了看柳蕴行,又看了看叶北。

  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俩个小的搞什么鬼,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是叶北,很快反应过来,笑着对富有仁说道,“是有这个打算,毕竟俩家人一直来往,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而且大家从小就一起,感情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产生了。”

  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小女儿的娇羞。

  如果不是叶南知道怎么回事,恐怕也会被骗过去。

  这个叶北,也是影后级别的人物了。

  看来自己扯谎厉害还是有迹可循的,毕竟这一家人扯起谎来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也是。”

  富有仁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是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生气,竟然还非常大方地对二人说道,“郎才女貌,看起来也的确是很配。”

  可是叶南却总感觉这笑不达眼底,甚至有点儿阴森。

  接下来的气氛就不用说了,简直尴尬到了极点。

  富家母子俩尬聊了几分钟就借口有事,匆匆起身要离开了。

  叶淑仪起身去送,明显很是局促。

  剩下叶南叶北柳蕴行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三人非常默契地笑了。

  “有你的,关键时候还真能帮上忙。”

  叶北冲柳蕴行抛了个眼神,笑道,“早就听说你回来了,还说抽空去看看的,一直都没有时间,今天倒是巧了。”

  听口气,二人关系还不错,相处起来明显很自然。

  “切,光说不练,你倒是上个门啊。”

  对此,柳蕴行也是毫不客气地回怼道,“我回来后一直没过来,就是等着某人来拜访,三等俩等见不到人就只有自己过来了。”

  听到这话,叶北笑着摇了摇头,从茶几上捡了一个苹果一边削一边说,“谁看谁不一样?还非得我去看你,你出去这么多年,搞得我刚看到的时候还愣了下,得亏是我记性好,不然连你是谁都记不得,还怎么接梗?”

  “你不会记不得的,毕竟哥哥长的太帅了。”

  二人当着叶南的面,你一句我一句的寒暄。

  看起来,叶南倒是有点儿多余。

  “你们关系不错啊。”

  叶南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想到之前柳蕴行地无赖表现,有些后知后觉地说道,“我说这家伙今天为什么死皮赖脸的,非要来咱们家里吃午饭,感情是早知道相亲这一茬事,专门过来给某人解围的。”

  说罢,看了眼柳蕴行,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不会真喜欢小北吧?”

  柳蕴行愣了下,还没来的及回答。

  送完人的叶淑仪已经气势汹汹地赶了回来,瞪着三个人,冷声问道,“蕴行,小北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一桩姻缘就这么搅黄了,今天如果不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往后就都不要跟我说话了。”

  额,这算是什么惩罚方法?

  看着叶淑仪那副样子,莫名的竟然有些可爱。

  柳蕴行叶北哪还敢说话?

  唯有齐齐向叶南投来求救的目光……

  “妈,那个富家不是什么好人。”

  叶南刚才没有机会帮忙,现在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他们来之前到处散消息,说是跟叶北的亲事已经定了,这样别的人家还来不来咱们家提亲了?”

  叶淑仪一直就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对于这些不是很懂。

  此时,听到叶南的话,才知道有这么一出事。

  突然间觉着这个富家倒也不是那么地道……

  可以巨目集团的实力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叶北,又干嘛要费心思做这些事呢?

  如此想着,叶淑仪倒也没有那么生气了,“那还不是人家喜欢咱们小北?妈妈是吃亏过来的人,与其找个自己喜欢的,不如找个喜欢自己的,那个富有仁就挺好,家庭长相素养,都不错了。”

  我的个妈,还真不是这样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