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七章陈世成

第一百七十七章陈世成

  叶北说是回去好好想想,其实也算是婉言拒绝了。

  因为直到吃晚饭,也不见人下来。

  餐桌上就柳蕴行叶淑仪叶南三个人,一时间倒是有点儿尴尬。

  叶淑仪也认为柳家是个好去处,所以听了蕴行的话觉着很满意。

  可是现在叶北不下来,也算是表明了态度。

  一时间叶淑仪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唯有热情地给蕴行加菜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看柳蕴行的话,似乎没有觉着什么不妥,这晚饭还是别的挺香了。

  也不知道心大,还是怎么样……

  总之,到后面晚饭的氛围渐渐就好起来了。

  饭吃到最后,柳蕴行自己主动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会难过什么的,叶北这不是还没嫁人吗?还不是难过的时候了,现在不喜欢我不重要,只要她一天不嫁人,我就有机会,所以我没什么好难过的。”

  说着,还冲叶淑仪叶南抛了个眼色,“更何况,我不是已经轻松拿下了你们俩个人吗?有你们的支持,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啊。”

  叶淑仪听到这话,就乐了,“你这么说,阿姨就放心了。”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柳蕴行知难而退,自己又没有脸面去挽留人家。

  现在可好,柳蕴行自己能想得通,那还有什么可操心的。

  “你这心也真是挺大的。”

  叶南除了佩服以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换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这么不计后果的喜欢一个人。

  同时,也很替叶北高兴,至少还有一个人这么喜欢她,往后就算自己不在地球也不用担心这个老姐受人欺负了。

  吃完晚饭后,几人又坐在客厅吃了水果聊了会儿天。

  叶北从始至终都没有下来过。

  好在柳蕴行还是比较自然的,聊了会儿看天色不早了,就主动起身说要回家。

  临走的时候,还朝二楼看了一眼,眼底依旧是有落寞一闪而过。

  这一幕,还是落在了叶南的眼中。

  看来这小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无所畏惧,如果真的那样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那眼里的落寞就算只有一瞬间,却也足以触动人心。

  叶南主动把人送出去,期间让车子去大门口等。

  他跟柳蕴行俩个人一起走着去大门,也正好聊一点儿男人之间的话题。

  “你小子隐藏的够深,平时看着不声不响的,一出声把人吓一大跳。”

  等旁边都没有人的时候,叶南总算是忍不住,说道,“你说知道我姐之前谈过恋爱,心里面有人了,那个人叫啥,干啥的知道吗?”

  别的他都不想问,就想知道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在叶北心里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

  治病要治根,叶北不肯接受别人,就是因为心里面已经有了人。

  那就得从这个人下手,才能把叶北的心病给治了。

  他这么问,可都是为了帮柳蕴行。

  可是柳蕴行却没想到这里,被问得愣了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真是个榆木疙瘩,这都不明白。

  叶南使了个眼色,别有深意地提醒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对吗?”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柳蕴行自顾自地把这句话念了一遍,很快就明白过来,惊喜地拍手叫道,“对啊,真是关心则乱,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啧啧啧,还不算太笨,还有点儿救了。

  说到这里,叶南也干脆不往外走了,拽着柳蕴行的胳膊径自去了后花园找了处安的地方坐着。然后,一脸殷切地催促道,“你快说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柳蕴行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好,倒是也没有太扭捏,直接说道,“我也没调查的太细,是小北国外一个学校的男生,是魔都盛天集团老董的大儿子,之前在西河市解除家族一个生意的时候认识的,后面俩个人就约好了一起出国留学进修。”

  说到这,柳蕴行顿了顿,表情有点儿不太好看,“小北老人眼光挺好的,这人的确是个优秀的家伙,年纪轻轻在国外拿了很多奖,并且外面的口碑都是很不错的,只是可惜回国后在魔都因为救一个落水地小女孩淹死了。”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叶北说是救人死的。

  那这家伙的确品行还不错啊,怎么说也是有学历有身份的人,竟然能在这种时候牺牲自己去救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女孩。

  这就糟了,叶北岂不是会记得此人一辈子。

  毕竟不是因为犯了错生了病去世的,还是一个如此让人泪目的理由。

  能轻易忘掉才是个怪?

  “这人就没啥黑点?”

  叶南一边手机搜索着关于盛天集团董事大儿子的信息,一边继续确认道。

  正常来说,同样类型的人应该会比较容易让叶北动心。

  可是柳蕴行说好听点是个武道高手,说不好听就是一介武夫。

  要想达到人家的高度,是有点儿难。

  总不好送到国外留学重造一下知识素养,然后拿一大堆奖吧?

  这事能不能成先不说,可那样就不是柳蕴行本人了。

  就算成了,能勉强获得叶北的好感,那也是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

  心中盘算着,叶南已经找到了那个人的照片。

  不过,看到这照片的时候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

  卧槽,这家伙长的跟樊成也太像了吧?

  难怪到处叶北看到樊成的时候会愣一下,细看就完全像是一个人。

  并且身上那股平静的书卷气质,跟樊成简直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俩个人年龄上有所差距,叶南会毫不犹豫的认为樊成就是这个家伙。

  “你怎么了?呆什么呢。”

  柳蕴行也注意到了叶南的不寻常,纳闷地凑过去看了手机一眼。

  待看到手机上的照片后,也愣了一下。

  不过,跟叶南不是一个意思。

  是从他知道叶北的事之后,就反复看这张照片,明明看了那么多次,再看的时候还是,不能坦然面对。

  其实,这小子挺好的,如果能再长命一点的话叶北肯定会很开心的。

  叶南到底是经历过很多的人,连重生这种事都经历了,还有什么是想不到的。

  直觉告诉他,樊成和这个人应该是一个人的。

  登时眉头微微簇起,问道,“他出事的时候多大年龄?”

  柳蕴行虽然不知道叶南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想了想,老实地回答道,“差不多就你现在这么大吧。”

  跟我差不多大?那就跟樊成也一样大喽。

  那这件事……

  叶南心里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或许需要到余家镇重新验证一下了。

  心里已经有了计划的叶南把手机一手,也不再继续了解下去了。

  直接起身催促柳蕴行回去,“你先回去,这事交给我来办。”

  如果樊成真的是那个人,或许这段感情还能有点儿救……

  毕竟人还活着,只是可能存在的形式不一样了。

  要是叶北觉着满意的话,倒没有什么不可以在一起的。

  到时候就只能委屈柳蕴行了……

  可要是樊成跟自己一样,只是占据了人家的躯体,里面拥有的是不一样的灵魂。

  那就想想别的办法,帮帮柳蕴行。

  可是叶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着可能这俩种情况都不是。

  如果樊成跟自己的情况一样的话,那应该是会性情大变吧?

  但从面相上来看,这俩人的神情眼神都一样,感觉应该是同一个灵魂的样子。

  那身体也一样又是怎么回事?这么久都没有变老又是怎么回事?叶南感觉余家镇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在等着自己揭晓。

  然而,柳蕴行却是不知情的。

  听到叶南要帮自己,却也是挺开心的。

  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让柳蕴行顿时也燃起了希望,有些好奇地追问道,“你准备怎么办?可以提前说一下,需要打配合什么的,哥哥绝对是一万个配合。”

  傻子,别说一万个配合,这事情如果真如他想的那样,就算是一万个配合恐怕也没有一点儿用处。

  叶南打心眼里同情这个家伙,嘴上却不说破,只是含糊道,“不用,回去等消息就好了。”

  话说到此,柳蕴行也不好再问。

  叶南将人送到车上,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直接上了二楼,进了叶北的卧室。

  此时叶北刚洗完澡,正裹着头发穿着浴袍半躺在床上看杂志。

  看到叶南进来了,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低头看杂志。

  估计是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叶南毫不犹豫的站在柳蕴行那边,这会儿跑上来明显就是当说客的。

  她才不想理会这家伙!

  “你可别看了,有事。”

  叶南也管不了那么多,径自走到床边,把杂志扯走,问道,“你不觉着樊成跟你那个心上人很像吗?”

  这话问的十分直接,没有留一丝余地。

  因为叶南没有接触过盛天集团的那位,只是从照片上的眼神来判断,可能还会存在一些偏差。

  可叶北不是,朝夕相处的恋人,这点儿东西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吧?

  与其自己在那儿瞎猜,还不如直接问。

  “你……你都知道了……”

  也是因为这话太直接,叶北直接愣了,低着头吞吐道,“是有点儿像,几乎就是一个人,说话的语气眼神都像,可是年龄这一点明显对不上。”

  说着,用手捋平了被子的褶皱,有些失神地嘟囔了一句,“就算陈世成没有死,也不可能一点儿不变,还那么年轻吧。”

  连叶北都觉着几乎是一个人,这里面也许真有点儿古怪。

  世界上有长的像的人,可长得像连性格也像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这事谁能信?

  这世界连重生都有,别说是一个人保持青春了。

  就是在修仙界,一个人能保持青春,或者减缓衰老的方法也有很多。

  樊成,或许是一个有秘密的人。

  叶南把这件事先放在一边,继续问道,“你心里是放不下这个人吗?”

  这句是想帮柳蕴行问的……

  其实这个陈世成已经去世那么多年,或许留在叶北心里的是个遗憾,是个不能在一起的执念,却未必是这个人。

  可也不排除是在惦念这个人……

  如果是前者,柳蕴行当然可以努力。

  可如果是后者的话,至少现在柳蕴行不会有机会。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念着这个人。”

  叶北摇摇头,苦笑道,“他刚走的那段时间,我的确是夜夜不能昧,时常都会哭醒,直到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就慢慢开始不想了,就算想起也只是觉着有点儿遗憾,可要说为他孤独终身的话倒也不至于,遇到那个樊成的男生后,我好像更加确信了一点,自己已经放下了,如果放不下的话也不会那么平静。”

  如此,倒也好,至少柳蕴行算是有点儿机会了。

  叶南听到这话,才松了一口气。

  就听到叶北戏谑地声音,“你肯定会问,那都放下了为什么还不接受别人是吧?在精神病院的那段日子实在是太让人压抑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跳不出来就会想,妈妈当初为什么嫁给那个人,难道不是因为爱吗?其实说到底对婚姻的恐惧更多,这件事让我很抵触结婚,更不敢相信感情,我也许跟妈是一样的。”

  这番话说的很诚恳,也很认真。

  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对婚姻充满恐惧,也的确很能让人理解。

  说起来,这种情况还能好点儿。

  至少不是心里已经被一个人填满了,另一个人就挤不进去了。

  柳蕴行如果能稍微努力一些,或许还是有机会的。

  只要疗好了叶北心里的伤,就可以了。

  如此的话,后续面对樊成的话,就算有什么特殊情况也不用再有顾虑了。

  毕竟,叶北也不是很惦记这个人了。

  就算樊成是那个人,叶南也绝对不会再告诉叶北的。

  已经没有必要了……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叶南点了点头,语气不由自主地放柔和了许多,“柳蕴行那个家伙人真的挺不错,绝对不会发生咱们家这种悲剧,可以试着给个机会了解一下,就算最后没有结果,咱们也没什么损失,对吗?”

  “如果是别人,那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

  叶北闻言,直接翻了白眼,“正因为是柳家的人才不能这么做,万一最后伤到了蕴行那该多尴尬?我还怎么再去面对人柳爷爷。”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