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八章有问题

第一百七十八章有问题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叶南了然,这么想倒是也没错,毕竟是关系好的家族,柳家也就这么一个独孙。

  要是耽误在了叶北身上,就算柳家不说什么,叶家也过意不去。

  不过说到底叶北已经释然了,最起码不把自己的心放在一个过去的人身上了。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至于柳蕴行,其实真的可以给个机会。

  不知道叶北喜欢什么样的人,可就叶南来看的话这个家伙还是挺可爱的。

  加上对叶北的那副痴情,还是值得托付的一个人。

  “是不是柳家这个不用考虑,咱们单想蕴行这个人。”

  叶南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促进这俩个人的好事,“你个人觉得这个人怎么样?撇开家族关系这一点,会不会有点儿好感,就算没有什么好感,听到表白的时候,会不会有厌恶。”

  在修仙界活了那么久,对男女情感没点儿把握,可就白活那么些年岁了。

  修炼早期的时候,肯定也是有过喜欢的人,当然也有过一起修炼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分开,漫长的岁月过去后叶南才算是看清了感情这种东西。

  也渐渐对这种东西不会那么的热衷,喜欢的人可以有,感情也可以有。

  可是如果到了需要分开的地步,也绝对不会留恋不舍。

  就算是他现在喜欢知微,可是如果知微是拒绝的,他也不会再继续纠缠。

  喜欢是喜欢,绝对不会到纠缠的地步。

  所以叶南很佩服柳蕴行,可以放弃那么多,只等一个人。

  在修仙界生命有多漫长?如果修为一直上升的话,那时间漫长到可以对一切东西麻木。

  你可以等到没了那份热忱,也可以等到那个人都已经死去,或者自己的修为停滞导致死去的结果。

  但是,这不影响叶南对感情看的很透彻。

  女人如果对一个人有好感,那戏就很大了。

  没有好感也不重要,只要不是完全厌恶的心情,稍微努力努力还是有点儿机会的。

  只要确定好这点,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柳蕴行努力的方向了。

  “嗯……”

  这个问题,让叶北想了好一会儿,最终才皱着眉头说道,“厌恶肯定是说不上的,可也不是毫无感觉,听到表白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叶南听着有戏,继续问道,“那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是拒绝吗?”

  “不是吧,有点儿不知所措。”

  叶北老实地摇了摇头,犹豫着说道,“当时主要是有点儿震惊,然后会有些不适应,最后想到的是柳家,不能耽误人家……”

  也没有第一时间想到的拒绝,那就是说柳蕴行还是有戏。

  其实,叶北心里也并没有特别抗拒,现在担心的不过是自己如果尝试着接受这段感情可能会耽误对方。

  那就妥了,反正柳蕴行又不怕耽误。

  叶北就算不答应,人家也没准备找对象了。

  与其这么空耽误着,俩个人倒不如试着在一起呢。

  “那你就试试呗。”

  想到这里,叶南也不再问了,直截了当地说道,“你看现在就算不接受,那家伙是准备死等着,说到底还不是耽误了么?你们俩个试着相处相处,如果相处过后觉着不合适可以再分开,那家伙想通后就不会这么固执的傻等了,当然俩个人如果能产生感情就最好不过了,反正柳家那一家人咱们也都知根知底的,绝对不会发生你所想的那些事情,对俩家来说也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叶南这段话说的很中肯,也很实用。

  道理的确是这样的,再说柳蕴行也的确是不那么讨厌。

  为人真诚率直,如果不是因为姓柳,叶北也是想试试的。

  这样也可以断了老母亲那恨嫁的心情,自己也能把心里的阴影彻底抹去。

  叶北想了会,最终表示可以想想,“我考虑考虑吧。”

  听这话,就是有机会了。

  叶南心里的石头落地,可是还没忘记问了一句,“如果那个陈世成还活着,你还会回到他身边吗?”

  对于这个问题,叶北倒是表现的很坦然,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说道,“那怎么可能?先不说他人已经不在了,就算是他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搞得我自己难受了那么久,冲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叶南不是很满意这个答案,继续问道,“如果他忘了以前发生的事呢?一直都想不起来了,想起来就找你了。”

  “那……”

  听到这话,叶北稍微犹豫了会儿,最后也淡然地笑了笑,“就看他来的时候如何了,如果到时候我已经有了新的爱人,也只能说明我们有缘无份,人不应该只活在过去的对吗?到时候也许我已经有了新的对象,甚至是组建了一个家庭,儿女双全,还要为了一个错过的人去伤害当下的爱人么。”

  话说到最后,倒是有点低像问自己。

  因为说完之后,叶北又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那样肯定是不行的,如果这么岂不是跟那个人一样了。”

  那个人,是在说刘致远吧。

  说的好像是这样,刘致远就是明明有了新的生活却还不甘心。

  才会在外面找那么多,跟一个旧恋人相似的人生儿育女,最后伤害了自己真正的妻子儿女。

  听到这话,叶南也算是放心了。

  如此,就算樊成跟陈世成有什么关系,只要柳蕴行先一步把人追到就安稳了。

  因为叶北肯定不会做那种事情……

  真正留在她心里的伤口永远都只有刘致远一个,她厌恶刘致远的行为,自然也不会那么做。

  莫名其妙被引着回答了很多问题的叶北突然反应过来,纳闷地抬起头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总是问些怪怪的问题。”

  “没有,关心你。”

  叶南漏出一脸无辜地笑意,起身把杂志捡起来,重新放到床头柜,“早点儿休息,不要睡的太晚了。”

  然后就一溜烟的离开了叶北的卧室,心情明显不错。

  总算是替柳蕴行搞定了这件大事!

  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又赶紧给柳蕴行打电话汇报战况。

  听到这个消息,可把柳蕴行给高兴坏了,自从回来知道这些事就憋着一直没敢表白。

  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好不容易考虑清楚决定等,就听到有人要去叶家相亲的消息。

  所以才按耐不住跑来了叶家!

  是的,这一遭的目的就是要搅黄这事,最后没想到把自己的感情也都说出来了。

  他向来都是一个很按耐的住的人,可是遇到叶北就完全没了那种能力,就什么话都说了。

  他怕他说的晚了,就真的彻底错过了。

  还好,听到这个消息他很庆幸今晚他开了口。

  如果不开口,这件事就永远没有人知道。

  叶南不知道就不会帮忙,叶北不知道就不会说考虑考虑。

  所以说,这一晚的表白真的非常值得。

  至少知道了叶北心里已经放下了上一个人,并且也对自己不是那么讨厌。

  这就说明了他有很大的机会,简直是比中彩票还让人高兴的事情。

  电话最后,柳蕴行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了。

  开心之余竟然给叶南承诺道,“我和你姐的事要是成了,你说什么哥们儿就算是不要命也给你做到。”

  听的叶南简直是心惊胆颤……

  你要真成了我姐夫,我哪儿敢要求你豁出命去干活?

  难道让我姐守活寡啊!

  到时候恨不得你能长命百岁,一直陪在叶背身边呢。

  “你快拉倒吧,八字还没一撇的事。”

  叶南失笑地说了一句,又安顿道,“最近俩天安稳一点,先别急着刷存在感,到时候搞得小北压力太大,让她好好想几天这事情,差不多过个一俩周我看情况差不多了就约你来家里吃饭。”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都听。”

  对于叶南的嘱咐,柳蕴行简直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了,这可是能帮他娶到媳妇的最有力武器了。

  有叶南的这波助攻,这事希望就大。

  叶南交代的也都差不多了,就招呼了一声,挂了电话,“行了,那我挂了,等消息啊。”

  柳蕴行的事算是搞定了一大半,现在还剩下一个大问题。

  樊成,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秘密。

  抱着这样的问题,叶南渐渐就睡着了,第二天起了个大早。

  一下楼就闻到餐厅传来食物的香味,追着香味走了进去,看到一桌子菜。

  知微正带着围裙将一盘烤鸡端上桌,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一看,待看到来人,热情招呼道,“今天起的真早,可以吃饭了,还剩俩个菜,马上端来。”

  唔,所以喜欢知微啊!

  叶南活了这么久,感情经历自然也不少,到最后还是发现听话的女人最可爱。

  相处起来无压力,还会处处关心体贴人,做伴侣简直是最佳的选择。

  有这个优点就不错了,最重要的是人还聪明,还能在感情上对你死心塌地。

  看到这一幕,叶南心里别提多惬意了,点了点头就拉开椅子坐下吃饭,“嗯,好。”

  饭快吃完的时候,也差不多要饱了。

  看得出来知微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很用心,能够完全掌握叶南的具体食量。

  “把剩下的打包,再做一些烤鸡。”

  叶南摸着肚子,思忖着说道,“咱们待会儿去趟余家镇看看老东西过的怎么样了。”

  如果说叶南嘱咐人去送吃的过去,这倒是不让人意外。

  可现在说要亲自送过去?这让一旁坐着的知微也愣了下,“不是时间还不到么?”

  是她记错了么?当时是说的三天后再去的……

  “嗯,还没到。”

  叶南点点头,平静地说道,“临时有点儿别的事需要过去处理一下。”

  不是叶南不想跟知微说这件事,是樊成的事实在太匪夷所思。

  连他自己现在都有些不确定,自然不可能先跟人说。

  其实,知微平时也很少问什么,刚才也不过是因为吃惊下意识地问出来。

  现在叶南给的答案虽然含糊,却也不会追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立马点了点头,起身去备饭,“好的,马上去准备。”

  给刘承祖的饭话,量虽然也不少,但是没叶南吃得多。

  平时家里准备的半成品食材也多,做起来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

  不过是半个小时的功夫,知微就已经把东西准备好,并且全部都已经安置到车上。

  这才开通知叶南出发。

  车上就叶南知微俩个人的话,向来都会比较安静。

  就这样叶南又在车上闭着眼睛运了一会儿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樊成家的大门口。

  想来是在等人给自己送饭,所以刘承祖一大早就坐在大门口等着了。

  远远看到叶家的车朝这里开过来,眼睛都快亮出俩个小星星了。

  起先,看到知微,就热情地凑上来询问道,“宝贝徒弟,今天吃什……”

  话还没有问完,看到叶南从另外一边下车就立马停了声。

  转而低着头,悄声问知微,“老大也来了,今天不是来送饭的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连他都已经习惯了称呼叶南老大。

  每次下意识的说话,都会用老大来称呼叶南,并且也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妥当。

  已经全然忘记了年龄差这回事,反正叶南现在就是老大,潜意识这么认为了。

  “是来送饭的,带来二十只烤鸡。”

  知微笑着回答,解释道,“少爷说临时有点别的事处理,就跟了过来。”

  “哦哦哦哦哦,有饭就好有饭就好。”

  听到有二十只烤鸡吃,刘承祖的表情又重新明媚起来。

  只要有吃的,就好。

  叶南缓步走到樊家大门口,眯着眼睛看向里面。

  半响之后,回头走向刘承祖。

  待走到刘承祖身边后停下了脚步,用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这俩天樊成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樊成?

  刘承祖愣了愣,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不过,还是很快回答道,“没什么问题,每天就守在棺材前做孝子,不过就是看着好像没特别难过,一天天的到饭点儿也不耽误多吃几碗饭。”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