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七十九章挺好的

第一百七十九章挺好的

  有没有特别难过,这个倒不是多重要。

  反正樊成给人的感觉永远就是如此,平静不起波澜的样子。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有点儿少年老成的意思,怎么看都是不符现在年龄的性格。

  如果联系到陈世成的事情上,可疑点就又多了一些。

  叶南点点头,继续问道,“樊成人在里面吧?”

  刘承祖摸了摸干扁的肚子,回答道,“在的,一直守在棺材旁边,进了灵堂就能看到人了。”

  此时的心思已经完全被那十几只烤鸡带走,回答问题明显开始有些心不在焉了。

  对此,叶南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是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进樊家大门,直奔着院子最中心的灵堂而去。

  跪在棺材旁边的樊家母子听到有人走进来,也抬头朝门口看过来。

  待看到来人是叶南后,樊母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然后,推了推一旁的樊成说道,“你同学来了,赶紧去招呼招呼。”

  叶南在棺材出殡那天帮了大忙,这个樊母后面是听人说过的,心里对此是心存感激的。

  并且樊成平时也没什么朋友,从来都不带人回家来。

  这一次樊成的父亲出殡,来的同学也就只有俩个,一个卜雪一个叶南。

  对于自己的儿子能拥有朋友这一点,樊母打心眼里觉着很欣慰,所以对叶南比较欢迎。

  樊成却是愣了一下,才慢慢站起来走向门口。

  最后站到了叶南面前,非常自然的招呼道,“来了?咱们换个地方坐。”

  说罢,就自顾自地走到了前面。

  这次去的是另外一间房,看内部布置比较简单,除了一张床以外,就是一个写字台,应该是樊成的卧室。

  那贴在墙面上密密麻麻的奖状看的人有些眼睛疼,看得出来这家伙也是个相当优秀的家伙。

  跟那个陈世成一样,相当优秀了。

  樊成自己找了把椅子坐好,才平静自若地招呼道,“自己找地方坐吧。”

  这副样子,就好像是知道叶南此行来干什么一般。

  叶南也不墨迹,自己拉了把椅子面对着樊成而坐,探究的视线将樊成自上而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似乎想从中看出什么不同。

  可是对方的态度又是那么坦然,坦然到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

  视觉攻击失败后,叶南准备直接开口问了,反正看这家伙的反应有点儿奇怪。

  就在刚要开口的时候,卧室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樊成的母亲端着俩杯茶水走了进来,给樊成叶南一人端了一杯,热情地招呼道,“这位同学待会儿留下吃饭吧?阿姨做点好东西给你们吃。”

  “嗯,多谢。”

  其实,这点儿饭根本喂不饱叶南,可是考虑到待会儿要多聊一会儿就干脆同意了。

  倒是樊成,对这个回答明显有点儿意外。

  本来平静无波澜的目光中突然泛起了涟漪,不过也只是一瞬,就平静了下去。

  樊母问的时候内心本来是很紧张的,因为听说这个同学家里挺有钱的,可能会瞧不上自己做的农家饭。

  现在听到肯定的回答,脸上才算是漏出朴实的笑容,俩只手抓了抓身前的衣服就往门外走,“好好好,我这就去做。”

  樊母一走,卧室内又重新陷入了安静。

  “谢谢。”

  樊成突然出声,打破了这份平静,“你如果不答应留下吃饭的话,那个蠢女人恐怕会非常自责的。”

  说这话的时候,眸子里是平时不太能见到的柔和。

  不过,叶南却听出了一些不对劲。

  樊成称自己的母亲为蠢女人?这个称呼……

  叶南心头一紧,直接了当的将自己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你不是樊成吧?”

  “呵呵,装不下去了么?”

  闻言,樊成自嘲一笑,摇着头叹息道,“从看到叶北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要露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果然,猜对了,竟然是真的。

  他认识叶北,那就说明这个家伙就是溺水而亡的陈世成。

  可是这种情况明显跟自己不相同,叶南怎么也无法想通其中的缘由。

  樊成这个人是存在的,陈世成这个人也是存在的。

  这俩个人是如何变成一个人的?陈世成又是如何保持不老的容颜。

  之前叶南也只是猜了个大概,具体细节却是不太清楚。

  此时猜想得到确认后,眉头不由一紧,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樊成,也是陈世成。”

  樊成脸微微一侧,眯着眼睛看向窗外,目光渐渐变得遥远起来,“我也是死之后,重新醒来的那一刻,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和自己如此相似的人。”

  说到这里,樊成顿了顿,回头看了叶南一眼,抿了一口茶杯里的水继续说道,“我当时救人死后,醒来就在是这具身体了,当初照镜子还以为回到了小时候,可真正了解后发现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当时也想过回帝都找自己家里人解释,可又担心说这样的话容易被当成神经病就压下来了,后来渐渐发现了这个家族存在的一些秘密,在无形中慢慢接触到了人精这种神秘力量,就彻底把回去的事情给压下来了解具体的情况。”

  如此看来,跟自己的情况还是有点儿相似的。

  听完全程的叶南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死了么?”

  没想到樊成听到这句话却是诧异地抬起头来,疑声问道,“你真的能信?”

  能信!这有什么不能信的,毕竟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

  可是叶南才不会说,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主动告诉别人,借尸还魂说出去被人当成神经病是小。

  到时候彻底失去家人,才是麻烦。

  并且这具身体的神魂还存在灵魂之中,也不算是鸠占鹊巢了。

  毕竟叶南也总是被这具身体驱使着做一些并非本意的事情。

  对此,叶南只是痴笑一声,不以为意地俩手一摊,“我都能跑上门来问了,那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

  “也是,如果别人来问,我可能也不会说。”

  听到这话,樊成低头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倒是没有在意过,现在突然觉得总能在你身上找到一股亲切感。”

  卧槽,什么亲切感?难道借尸还魂这种群体都有心灵感应么。

  那为毛老子没有!

  叶南被说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脸上却是没有丝毫表现,“咱们还是说正事好了,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不是死了?”

  “也不算死吧,还在这具身体里,不过就是没办法出来。”

  樊成摇摇头,一脸平静的说道,“这具身体也是溺水而亡的,不过樊父没有放任儿子死去,用了一种奇怪的密法给儿子招魂,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后我跟樊成的灵魂同时回到了这具身体里,不过他有点儿弱,拿不到身体的主权,一直都是我在用这具身体,我当时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如此相似的俩个人,还专门去查过这具身体跟我的基因,结果显示我们俩是兄弟,我又查了这具身体跟我帝都父亲的基因,发现并不是亲子关系,你说这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这事,有点儿狗血啊!

  没想到陈世成的还生,来源于一场借尸还魂的密法。

  如果说陈世成跟樊成是亲兄弟?这一点叶南还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这俩个人方方面面都很像,说是兄弟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可是陈世成不是盛天集团的老董的儿子,这个就有点儿……

  难道盛天集团的老董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自己替别人养了儿子?并且看樊家的条件也不像是能跟盛天董事长夫人进的起一个医院的家庭。

  总^算抱错娃,这好事也不至于发生在樊家身上啊。

  似乎看出了叶南的不解,樊成主动出声解释道,“盛天集团的陈董夫妻俩生不出孩子,就偷偷抱养了一个,这个很好理解吧?”

  抱养,是能理解。

  不过,樊家就算穷,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卖孩子的人家。

  看樊成就知道,家里是在不遗余力的培养着这个孩子的。

  “你肯定不太理解樊家夫妇为什么把好好的孩子送人吧?”

  不用叶南问,樊成自嘲一笑,自顾自地出声说道,“我也不太能理解,后面有旁敲侧击的问过,得知是因为我命克生父,才同意抱养给盛天的陈董,给之前是算过八字的,确定过没问题才给的,说是有了我后陈家会越来越富有,我也会一路丰顺,并且陈家命里无子,所以当时给的挺放心。”

  说罢,樊成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奖状,平静的眼睛里有片刻的失神,“也算是为这个大儿子用尽了心思对吧?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个儿子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

  好吧,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层故事。

  对于樊家的事,叶南是不太在意的。

  此次来,不过就是想确认陈世成的事情,现在了解到跟自己不是一种情况。

  亲生兄弟,因为一次招魂仪式,回到了同一具身体里,并且哥哥的魂魄明显占了上风。

  最终,这具身体彻底被哥哥给占据。

  这个过程应该属于地球上一种灵魂力的密法,跟自己这种毫无关系的重生不一样。

  撇开这个,剩下的问题也就只有这个家伙对叶北的态度了。

  叶南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件事,紧接着上面的问题说道,“你跟我姐谈过恋爱,当时重生后为什么没想过去找她?”

  提到叶北,这个家伙神色里终是出现了一丝愧疚。

  “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活人,还是死人。”

  樊成眼底神色暗了下,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们现在各过各的挺好,没必要牵扯到一起,给对方找麻烦。”

  哦?听这话音还是为了叶北在考虑。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不过了。”

  叶南也不太愿意给自己的姐姐招惹麻烦,反正叶北现在已经放下了,就没必要再非要俩人相认。

  既然樊成也是如此态度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大家互相不打扰,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叶北一定可以过的更好。

  说了一句后,叶南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我姐现在过的很好,也已经放下了那段感情,准备去接受一段新的生活,到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也请不要回去再去撩拨她,现在的你跟她真的不适合。”

  他才不关系樊成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他担心的就是会不会影响到叶北而已。

  对此,樊成表现的还算是坦然,“我明白,如果不明白的话,也不会拖这么久了,甚至在看到你把她从废墟中抱出来还表现的那么平静。”

  说起这个,叶南不由笑了。

  不说他还真是忘了,樊成这家伙演技有多好?明明是认识的俩个人,可表现出来完全就是陌生人的感觉。

  如果不是他偶然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话,也不会认为他跟叶北有什么关系的。

  说到底,这家伙也挺自私的。

  真正在乎感情的人是才不会管什么死活的,喜欢就会突破一切阻碍。

  好不容易死而复生,竟然不去找自己的爱人?

  这些年叶北过的也不是很顺,中间还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这家伙明显是有点儿本事的人,可偏偏就对此无动于衷了那么久。

  只能说这家伙不是那么的喜欢叶北……

  或许喜欢,可是在他心中,有别的事比爱人更重要。

  这样的人忘掉就对了,就算在一起也会后悔的。

  叶南想来想去,还是不太放心眼前这个家伙。

  最后也只能使出自己惯用的伎俩,威胁大法,“希望你说到做到,如果有一天做了不地道的事情,就算是天涯海角老子都会追过去弄死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十分低沉,整个人的气势凶的吓人。

  与其说是在威胁,倒不如说是在说真话。

  这是真的,如果这家伙有朝一日给叶北带来麻烦,那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再送这家伙死一次了。

  “你放心吧。”

  樊成失笑的摇了摇头,今天说了太多话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着自己蛮不住眼前这个少年。

  可要是说打架的话,自己肯定也是没在怕的。

  不过,叶北有这样一个弟弟就挺好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