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章悟性

第一百八十章悟性

  叶南在樊家把事情弄清楚后,一个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而后,出门去找刘承祖把在这里建立风水局锁住死门的想法透露出去。

  没想到刘承祖对此特别的赞成,直夸是个好想法。

  如果死门放着不管的话,那些怨气消散将需要很长的时间。

  可建立了度假山庄就不一样了,活人的气息能够加速死门怨气的消失。

  这里所造成的危害也会变得越来越小,如此是最好的选择了。

  说到最后,刘承祖的甚至放起了连环的彩虹屁,“老大不亏是老大,就是能想到常人想不出来的法子。”

  如果说这个法子真的是叶南所想也就罢了,可惜是手札的杰作。

  所以听着这一连串的彩虹屁反而觉着有些高兴不太起来……

  实在听不下去的叶南干脆起身,闷闷地说了一句,就要离开,“我先回家了。”

  纵然是没有做出什么相当不愉快的表情,可还是让人觉着似乎心情有些不愉快。

  刘承祖总觉得可能是自己说了什么让人不高兴的话,可究竟是什么话也反应不太过来。

  最后,唯有看向知微求助,“徒弟,师傅刚刚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不知道。”

  知微无奈的摇摇头,自己确实是不知道哪个环节不对,“说的多错的多,往后问什么说什么,自然就不会犯那么多的错了。”

  说罢,知微也起身跟着一起离开了。

  因为她平时是很少说话的,所以自然就不会说错话。

  如果说刘承祖有哪里做的不对了,那一定就是话太多的缘故。

  看着知微叶南一起离开的背影,刘承祖突然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难怪自己这个徒弟如此受到厚爱。

  这俩人性格可以说是基本上很相似了,不可能不合的来啊。

  看来自己以后也要适当的少些话,或许能不太那么容易犯错误。

  叶南上了车后也没有闲着。

  刚才樊成说的话固然没有什么破绽,可却也不能太轻易的相信。

  很多事情必须真正的验证过后才能信,眼见为实是他在修仙界学会的万能法则。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后,叶南才开口出道,“知微,去调查一下这个樊家,尽量调查到全面细致一些。”

  “好的。”

  对于这个突然要调查樊家的要求,知微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还是顺从的应了下来。“咱们现在回家吗?”

  叶南点点头,顺嘴问了一句,“最近那个刘子珍在家里怎么不常看见?”

  知微平常都在家里,对这个事是有些了解的,“夫人说小孩子还是要多念念书才好,托关系找了个贵族幼儿园给送进去了,一个礼拜回一次家就可以了。”

  原来是发配到幼儿园了,这样倒是也好,免得在家碍眼。

  要让叶淑仪天天面对自己丈夫留下的私生女,恐怕也是会觉着浑身别扭的吧。

  二人平时的话就非常少,所以说完这句话就又没有什么交流了。

  车子又开了很久,叶南把心里的事都理清楚后,才算是腾出心思来干点儿别的。

  当目光触及到知微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笑着问道,“你最近学道术学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感悟。”

  话说回来,知微学道术这么久,自己还没有问问怎么样了。

  按照这丫头如此用功的态度,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听到这个,知微一脸沮丧地摇了摇头,“还就是那样,道术相对来说还是靠悟性多一点,不比武道多练练总是可以入门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武道这种东西,就算再怎么不会,只要稍微勤快一点儿总能练出点儿样子来。

  可道术这个东西感觉还是略微有些古怪,从刘承祖平时施法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一二来。

  绝对不是勤加练习就能入道的,还需要有一定的悟性。

  这个东西就跟修仙是一样的,需要领悟力。

  叶南听到这话不禁眉头一皱,疑声问道,“还没有入门吗?”

  其实,知微的根骨很不错,能把武道练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很优秀了。

  如果这都没有办法入道的话,可见这个入道是有多难。

  知微点点头,坦然回道,“嗯,师傅说借天地之力,可是已经过了许久却还是无法感受到何为天地之力。”

  天地之力,怕不就是灵气吧?

  这个东西对平常人来说的确是很难感悟到的,还是有一个师傅引领着会好一些。

  “等刘承祖这几天忙完,就抽出点儿时间去跟着学一学吧。”

  叶南心中了然,点头说道,“这种事还是跟着师傅学会好一点儿,靠自己恐怕是靠不过来的。”

  对此,知微也保持一样的想法,“嗯,好的。”

  二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到了家里,才进门就感觉到从内而外的一种压抑的气息。

  知微因为走在前面,察觉到不对劲后就停了脚步。

  快速回头看了叶南一眼,让了下身子。

  叶南也察觉到了里面的不对劲,眉头紧皱着走了进去。

  发现客厅倒是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在,只有叶淑仪母子俩个坐在那里,却都是一脸的愁苦。

  叶南纳闷地问着,走了过去,“发生什么事了?”

  叶淑仪闻言,脸上快速闪过一抹愧色,却是低着头没有回答。

  还是叶北站起了身,语气有些沉重的解释道,“子珍被绑架了。”

  哦,难怪自己的老母亲会是那副神色……

  叶南恍然大悟,子珍被送到寄宿幼儿园是她的主意,如果在叶家的话也许没什么事,甚至是每日接送的学校也没关系,发生问题的几率都要小很多。

  可寄宿学校就不一样了,人多手杂的很容易出事不说,而且人消失后也没办法第一时间察觉。

  很容易错过最佳的营救时间,也难怪叶淑仪会愧疚了。

  不过,叶南却不这么认为。

  刘子珍不过是一个私生女,被自己的母亲抛弃丢到叶家。

  叶家没有把这孩子送去孤儿院已经是最大的仁慈,就算在寄宿学校出了事也怨不得叶家。

  毕竟,叶家又不会真的袖手旁观。

  可这里有个问题就是,一个私生女有什么绑架的意义?

  难道绑匪指望着能靠一个私生女从正主身上抠下点儿钱来嘛?会有这么蠢的人么。

  现在,撇开这些都先不说。

  叶南主动走向自己这个一脸愧疚的老母亲,坐在旁边轻声安慰道,“这事不怪你,没有什么好自责的。”

  什么事,都没有他这个老母亲的情绪重要。

  能慷慨的把刘子珍送到贵族幼儿园,叶淑仪已经算是很大度了。

  何况,刘子珍不过是一个外人。

  一个外人被绑架了而已,只要尽量帮忙找回来就行,自己人跟着难过就得不偿失了。

  本来叶淑仪心里就憋着一股委屈,没人安慰也就罢了。

  现在,一有人安慰,却是再也憋不住,一下子眼泪就决了堤,抱着叶南大声痛哭道,“妈妈真的不是坏人,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看着那个孩子心里难受,反正小孩子总要去学校的,还花关系找了个最好的贵族学校,真的没有想到会被人绑架,谁能想到一个私生女也能引起绑匪的注意……”

  叶淑仪一边哭,一边痛诉着自己的心情。

  她是真的很憋屈,面对这个私生女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我理解,我知道,不用难过。”

  叶南轻拍着老母亲的后背,轻声宽慰道,“一个外人被绑架而已,咱们尽力把人找回来就是,跟着一起难过就太犯不着了。”

  听到如此安慰的话,叶淑仪心里才有点儿好受,哭声也渐渐地变小了一些。

  好在,她的儿子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我已经劝了一下午,可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叶北坐在另外一边,有些无奈地说道,“还是儿子好,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听到这话,叶淑仪却是不让,有些生气地反驳出声,“你都是在责怪我,责怪我把孩子弄丢了。”

  可叶南却是不信这话的!

  叶北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果然,叶北一脸怨念地摇摇头,“我可没说这话,就只是说寄宿学校不安全,等找到之后还是家里保安接送好了。”

  对此,叶淑仪也给出了反驳,不过嘟囔的声音明早有点儿小,“你这话就是怪我把孩子送到了寄宿学校。”

  看来也是知道自己不占理了……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

  叶南笑了笑,切入正题问道,“绑匪有没有打电话过来提什么条件?总不能是绑一个私生女来跟咱们讹钱吧。”

  如果是讹钱的话,那这个绑匪的智商真的是负数了。

  指望叶家给钱?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个私生女,现在刘致远人都死了,难道剩下叶家的人会买这个单么。

  可要不是为了钱,又能是为了什么呢?

  叶南也是有点儿想不太明白这里面真正的缘由。

  “没接到绑匪的消息,这事已经报警处理了。”

  叶北摇摇头,说道,“是王妈本来去学校接子珍回来,可是老师找遍了学校也没找到人,最后调监控发现是被几个包裹的比较严实的人带走了,这群人好像是专门针对子珍来的学校里面,因为从监控里看这群人偷摸晃悠了半天最终在人比较少的地方绑走了子珍。”

  专门针对子珍来的?难不成是这孩子的生母得罪了什么人。

  叶南想来想去,好像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报警了么?”

  “嗯,已经报了,现在也是在找。”

  叶北点点头,面色沉重地说道,“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咱们这里也已经派出去人去找了,但愿这个孩子最后能平平安安的回来吧。”

  话音刚落,客厅的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三人皆是一愣,互相看了一眼。

  最后,叶南起身去接电话,期间并没有说什么话,好像是电话那头的人一直在说。

  看起来有点儿古怪!

  过了一两分钟后,叶南才平静地挂了电话。

  叶北有些紧张地询问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绑匪!”

  叶南嘴角轻启,平静地吐出了两个字。

  然后,重新走到沙发处坐好,“咱们家的电话应该已经被监听了吧?看来要去干什么也蛮不住别人了。”

  果然,这头电话一挂,叶北那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叶北一脸懵逼的接了起来,听了好一会儿才木愣愣的挂了。

  然后,瞪着眼睛有些震惊地说道,“还真有这么蠢的绑匪,竟然是来要钱的,开口要一千万。”

  叶南刚才在电话里也早就听到了,所以没什么好惊讶的。

  倒是叶淑仪,听到后愣了愣,旋即连忙喊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准备钱把孩子赎回来啊。”

  她是不太喜欢这个孩子,可活生生一条性命,也是没那么容易释然。

  今天如果不把这个孩子救下来,自己恐怕这一辈子都没办法释怀。

  叶南失笑地摇了摇头,“这群人应该是没搞清楚情况。”

  看了叶淑仪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从电话里就能听出来,这群家伙张嘴就是要钱,说不给就要把小公主撕票,显然是不太了解自己绑了个什么人。”

  “不知道还好……”

  叶北却突然说了一句话。

  这一句话出口,点醒了叶南。

  对,不知道还好。

  这群人都是亡命之徒,如果不知道的话自然还觉着自己绑的人有价值。

  最起码一时半会儿刘子珍肯定不会有问题!

  可当知道刘子珍是谁以后,对于一个没有价值的肉票来说唯一的结果就只有撕了。

  不过,还有个疑点。

  这群人看中了刘子珍来绑,肯定是事先做过工作的。

  那做过工作找来的票都这么业余吗?

  看这群绑匪那一通电话打的,应该不是新入行的二愣子,绝对是干过好几次的人,不可能这么蠢。

  那就是说有人给了他们错误的信息,这个人会是谁呢?

  叶南很快就理清楚了其中的问题,心里对这件事的头尾渐渐有了一个模糊的线索。

  考虑周全后,叶南也做出了决定,“准备钱,咱们去会会这群家伙。”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