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一章另有安排

第一百八十一章另有安排

  叶北点点头,沉声应道,“警察那里也是这个意思,让咱们先按照绑匪的要求去付钱,他们会派人在暗中保护追着这条线索找到绑匪。”

  “这样啊,那就最好不过了。”

  听到这话,叶南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失落,虽然说出来的话明显是很高兴的词。

  毕竟,如果有人在一边的话,可能也没有办法太尽兴。

  不过有一点就是,事情解决起来能够比较顺利。

  叶北的电话毕竟隔了一道,所以也不是很确定绑匪的要求,“你们约好的时间是今天下午五点钟,把钱放到成柳街99号的垃圾桶么?”

  “对的,先去准备钱,待会儿我去那里转转。”

  这个家里除了叶南,恐怕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担当此重任了。

  总不能让叶淑仪叶北去吧?

  知微的话倒是还可以放心托付,可是让一个女生去也不太方便。

  更何况这件事本身就比较蹊跷,他还想弄清楚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引导人来绑走刘子珍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

  对此,叶北还是怀着一些怀疑态度的,“你去的话不太好吧?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就……”

  一面是穷凶极恶的绑匪,一面是自己的弟弟。

  纵然叶南还算身怀一些武艺,可是到底双拳难敌四手。

  她也不懂武道的实力怎么衡量,就是觉着人多肯定是要占些优势的。

  更何况,被绑走的子珍是个私生女,可是去送钱的叶南可是真正的叶家人。

  这不是对方缺肉,咱们上赶着去送肉么……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叶南笑了笑,没所谓地说道,“那能让谁去啊?人家要求必须是叶家的人送钱,总不能是让你们母女两个去吧。”

  啊?对方竟然还要叶家人亲自去送钱!

  难道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么?或者已经知道了子珍不是叶家人了,所以临时出了一个怪招想要骗一个叶家人过去。

  如此,要不要叶南去,就真的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叶北想了想,最终还是不敢冒这个风险,“找个人假装是你,让把钱送过去吧,等发现了再去考虑别的事情,反正还有官方的人跟着保护,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状况的。”

  比起子珍来说,自己这个胞弟可要重要多了。

  “好了,这事就不要推辞了,一切都听警察的,肯定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那些多余的担心就都丢到垃圾桶吧。”

  叶南肯定不可能让别人去,去了自己不就没办法揪出幕后黑手了么?

  最后,这事还是落到了叶南的肩膀上。

  叶北去准备现金,联系警方时间地点,后面的计划又有什么需要配合的。

  回来的时候,司机背着一个黑色旅行包,里面鼓囊囊的装着些东西。

  想来应该就是一千万的赎金了!

  不过,叶南眼尖的发现,司机好像不是以前那一个了。

  “这个是刘警官,待会儿冒充司机送你过去,后面还会跟着几辆车都是暗中保护追踪现金去向的人。”

  果然,很快叶北就开始介绍自己身边这个英挺的新司机,“到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危为准,放钱的时候多注意一些周围的环境。”

  “知道了。”

  叶南对自己的本事,还是挺有信心的。

  看了一眼叶北身旁的新“司机”,主动打招呼说道,“辛苦你了。”

  对方礼貌地笑了笑,坦诚地说道,“应该的,成功把人救出来就好。”

  看模样一脸正气,笑起来给人会有点儿踏实的感觉,给人的第一眼印象还是比较好的。

  叶南点点头,看了一眼时间,感觉也是时候该出发了,“我们现在先过去,感觉到地方时间就差不多了。”

  对方也抬起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确定时间差不多了,点头附和道,“好的,现在就走吧。”

  二人离开叶家,坐上了家里准备的车。

  这个车跟平时的肯定不一样,里面加了很多料。

  对讲机,追踪仪等等……

  坐这个人的车,给人感觉比坐知微的车还要安静。

  可能是因为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所以全程这位新司机都腾不出时间来说话,就算在开车眼睛也一直紧张注视着周围的环境。

  可能对旁人来说会觉着有些紧张吧?对叶南来说却是舒服的很。

  这种环境是他最喜欢的,没人说话烦自己反而待着能够自在很多了。

  更何况,这人开车特别稳,一看就是车技特别好的人。

  舒舒服服坐了一路,总算到了绑匪要求放钱的地方了。

  可是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开车的人看了下表说道,“先别下去,我们的人乔装后,会检查一下垃圾箱里的东西,确保里面不会有对你不利的因素存在。”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拾荒的中年男子邋里邋遢的从角落走出来,还提着一个麻袋一瘸一拐地朝着垃圾桶走去。

  这副样子,如果不是事先有人提醒,叶南真的会以为这人是个拾荒者。

  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人,所以叶南的脑子里印象不是很深刻,对这个职业大概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现在自己遇到了事,也接触到了这些人后,也是不由的肃然起敬了。

  地球上的这个职业果然是很崇高的……

  如果垃圾桶里有什么危险,他们等于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保护一个不相干的人,维护这个社会一个安定的秩序。

  如何能让人不心生敬意?

  这一刻可能是受到了环境的影响,叶南的表情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全神贯注的关注着外面拾掇荒的人,时刻注意着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

  好在,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拾荒人翻完垃圾桶,敬业的捡走了几个瓶子就朝着下一个目标奔去。

  这边的司机也在同一时间得到指令,对旁边的叶南说道,“确认垃圾桶里没有不安因素,俩分钟后下车把钱放进去,然后就快速回到车里,不要紧张。”

  紧张?这个东西对叶南来说还真是比较少见的一种情绪。

  不过,人家都这么严肃,叶南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玩世不恭。

  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态度良好地点头应道,“知道了。”

  时间很快过去,叶南这个得到可以下车的眼神,就提着准备好的现金下车朝垃圾桶走去。

  步伐稳定,整个人很是平静,看起来倒是没有多紧张。

  这让车里的“司机”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赞赏。

  在面对绑匪的要求时还能做到临危不乱的人,如此心性也一定是很不得了的人。

  叶南走到垃圾桶前,自然的揭开盖子,然后把包丢进去。

  举动果断潇洒,看起来十分的自然,就好像是真的丢了一件垃圾而已。

  丢完东西,叶南就回头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可是,走了没几步,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突然冲了出来。

  朝着叶南的方向,不留一丝余地。

  叶南见状不由眉头一皱,心下当下就有了决断。

  好嘛,看来这群人真正的目的是自己?要人过来送钱也只是一个幌子。

  眼看车就要撞上来了,这一撞击的力度几乎可以把叶南撞飞出去。

  叶南在遇到危机么时候,也是周身杀意四起,定定的站在原地。

  就等着这车子撞过来,然后一巴掌给丫拍碎了!

  可是,还没轮到自己出手,另外一辆车先一步拦在叶南身前,承受着了这突然冒出来的车一次剧烈的撞击。

  车子被推撞的凹陷进去,几乎要翻了起来。

  叶南看到这一幕才突然想起自己还不能出手,这么大的力道也太惹人注意了。

  便抽空连忙退了几步,然后暗中用手抵了一下拦在自己前面的车。

  让险些翻掉的车重新稳定了下来!

  这车是他们家的,开车的人是谁也自然不用说。

  他们承诺要维护叶南的安全,在这一时刻也的确做到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危机。

  车子因为挤压,前窗的玻璃也都碎了。

  “司机”脸上被玻璃划出不少伤口,满脸是血也顾不得擦一把,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是下车,抓着叶南仔细检查了几番,确认没有受伤后才松了口气,“你没受伤,真的太好了……”

  “可是,你……”

  叶南本来是想说,可是你受伤了,话到嘴边却又都咽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撞自己的那辆车,有人开了车门逃出来,翻了下垃圾桶转身就跑。

  叶南顾不得那么多,做势就要追上去。

  可是,被“司机”抓着手拦了下来,“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咱们了,有专门的人去负责追,你还是陪我去医院看看,这毁了容可就不好娶媳妇了。”

  这种时候,还知道开玩笑来调节气氛。

  叶南看着这张满是鲜血的脸,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怕娶不到媳妇还那么拼,毁容了我可不赔钱。”

  说是这么说,不过叶南心里还是在想回去给他配一个祛疤的药膏。

  剩下的事有人去追,自己也懒得折腾。

  先是把这位“司机”师傅送到了医院,交给护士包扎后。

  叶南才抽出空来给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

  接电话的人是叶北,听到这个电话确认弟弟没有问题狠狠松了口气。

  可是,关于刘子珍的消息暂时依旧是没有。

  叶南又问了几句别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包扎的司机。

  回头就独自往医院外面走去!

  从今天的事几乎可以判断,对方是想要自己的命,可能也想要钱。

  却也是想要自己的命,不然也没必要把车开那么快撞过来。

  要是说仇家的话,来地球后的确是结了不少仇家。

  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来是谁出的这手?就看这次的绑匪能不能落网了。

  当然,这人的目标如果是冲着他的话,应该不会出一次手就这么结束的。

  那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给这个人机会。

  搞不好从自己带着“司机”到医院的这整个过程都在被人严密监视着,那他或许可以适当放松一些,给他们表现的机会。

  如此也方便自己可以一网打尽这些家伙!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南独自离开了医院。

  还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饭馆点了些菜,假装自己在一个人吃饭。

  不过,整顿饭吃的还算是比较安全。

  叶南这餐吃的非常慢,眼看饭都快吃完了,却都见不到一个找茬的人出现。

  难道是他想错了?对方那一撞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叶南有些纳闷地吃完最后的菜,然后又打包了一份炒饭,俩个炒菜准备回医院去犒劳一下司机。

  可是,刚一出门,有个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后腰。

  触感很熟悉,那冷硬的感觉应该是刀尖一样的东西。

  看来,这鱼儿还是上钩了。

  不过能悄无声息就把刀抵在他腰部的鱼儿,应该也是条有实力的鱼了。

  足以可见对方是对他的实力有所了解的,才能派出这种一下就能得手的优质刺客来。

  背后戳刀的那人冷笑着出声,“你还敢一个人出来吃饭,真是个勇敢的家伙。”

  声音清冷,略带些沙哑,听着有点儿淡淡的血腥味儿。

  就是话太多了!

  刺客讲究的是一击必中,不将自己暴漏于人前,像这种明明能一刀先刺中,却非要装x来一句经典台词的。

  简直死有余辜!

  先不说这到能不能刺破自己的皮肤,且说这家伙的行事风格就蠢的很。

  如果叶南是此人,上来已经是接连十几刀,先把这家伙桶的爬不起来就最好不过了。

  哪儿还有什么闲心跟人聊天?

  “你就那么肯定自己多墨迹这么一会儿,待下还能够全身而退吗?”

  叶南笑了笑,不管身后的刀,自顾自地转身看向身后。

  期间刺刀的人也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下手很很捅了几刀之后,才发现捅不进去。

  这人的身体完全就如同铜皮铁骨一般,根本没有办法刺穿。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叶南已经转过身了,并且已经非常准确的握住了他的脖子,还用十分嘲讽地语气出声说道,“知不知道当刺客话太多就容易死?今天这一课不收钱,教了你拿命抵就可以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