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二章难能可贵

第一百八十二章难能可贵

  刺客的身形较小,脸相对看起来比较瘦,眼窝几乎是凹陷在眼眶里的。

  此时,一对凹陷的眼睛此时因为惊恐瞪的老大。

  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刀为什么刺不入这个人的身体。

  这不可能啊!

  可是这本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真真实实的发生了,简直让人回不过神来。

  “你……”

  刺客惊恐片刻,嘴巴张了张吐出一个字来。

  话没说完,就感觉脖子被人掐紧,气管好像被人完全捏住,空气已经完全无法呼入气腔中。

  一瞬间,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脑袋完全接近了空白一般。

  “等等。”

  就在此刻感觉自己快要死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一松,气流重新进去嘴里。

  叶南松了手,嘴角挂着戏谑地笑意,“好像不能先让你死,因为我得问清楚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话刚问完,手机就已经响了。

  叶南一手掐着刺客,一手接起电话,“谁?”

  “是我,子珍被救出来了,钱现在也追回来了,那伙人也都已经入网。”

  来电话的人是叶北,电话一接通就急忙把那边的情况说了出来,“医院那个之前假装司机的警察在等你,说要去做个笔录。”

  叶南应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好,知道了,马上回去。”

  然后,再次看向掐在手里的刺客问道,“我现在有点儿忙,不如早点把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打断你俩条胳膊这件事就算完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当然,如果不说的话,那咱们换个地方,就收你一条命而已。”

  说话的语气极度阴沉,听起来就像寒冰一般让人发冷。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气场还是有用的,在这种时候能够成功压制对方的思想。

  刺客只感觉脑子一白,几乎是下意识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中间人秋介绍的客户,具体是谁还需要找秋问,如果想要找秋的话就得去翡翠路48号的酒吧,晚上十一点秋会在吧台带着面具给客人调酒。”

  哦?还有个中间人,看来找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或许是叶南一瞬间的犹豫,让这个刺客心里的恐惧又起了一丝波澜。

  登时忙不迭出声补充道,“秋要接活儿是一定要知道客户的真实信息的,所以一定能问出来的。”

  嗯,这句很有用,到时候那个家伙要是赖着不说也不能了。

  “很好,就凭后面那一句,少断你一条胳膊好了。”

  叶南笑了笑,接下来谁也没看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瞬间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刺客已经捂着完全被粉碎了骨骼的胳膊,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至于叶南,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这条胳膊的手腕骨骼是彻底的粉碎了,就是想接起来也不再可能了。

  算是废了吧!

  不过,能捡回一条命来已经是赚了。

  他应该算是秋手里比较有实力的刺客了,刺杀了那么多的人,现在竟然连刀都,都捅不进去?

  跪的一点儿都不冤枉……

  虽然把秋卖了,最后被抓住还是死路一条。

  但是如果是这个人的话,恐怕秋也很难找回来一条命吧?

  他知道自己今天能活着回来并不是因为自己肯卖人,而是现在这个地方不适合干杀人灭口的事。

  这人也还有点儿别的事要忙,所以不愿意耽搁!

  至于秋?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到时候做好准备再去找的话恐怕很难逃一死了。

  自己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叶南心里记住那个秋所在的地方,就直接回了医院。

  “司机”已经包扎好了,焦急地站在医院大门口四处张望着来往的人。

  待看到叶南的身影,连忙小跑过去迎,也没有责怪,只是说道,“总算是回来了,人钱都追回来了,咱们再去做个笔录就好了。”

  “忙了一天应该没怎么吃饭吧?”

  叶南抬了抬手里的盒饭,说道,“笔录什么时候都可以做,饭冷了就不好吃了,这可是专门打包,给你的。”

  听到这话,司机愣了愣,然后突然笑了出来,“多谢了。”

  说罢,就接过盒饭,望了眼四周,看到有一处比较安静的拐角有个台阶。

  对叶南使了个眼色,说道,“咱们去那里吃,吃完回去做笔录。”

  倒不是真的饿的受不了,是莫名觉着心里有股暖意。

  本来是不能随便接受群众的东西……

  得亏叶南买的是盒饭,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

  有的时候,这种细微的关心照顾,是真的能够直达心里的,也是很难让人拒绝的好意。

  因为还惦记着做笔录的工作,所以司机吃的特别快。

  几乎是一口还没咽下去,另外一口就已经往嘴里塞了,看起来动作十分的自然流畅,因为咀嚼脸上的伤口扯动着,也没有喊一声疼。

  这应该就是他们平时比较常见的一种状态了。

  叶南从塑料袋里翻出同时带回来的矿泉水拧开,递过去,“光吃饭太干了,喝两口水顺一顺喉咙。”

  “司机”停下了扒饭的动作,接水的时候漏出一个十分纯朴的笑容,塞着一嘴饭的嘴动了动含糊地说了俩个字,“谢谢。”

  整顿饭吃了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

  叶南其实想说吃慢点儿的,最后也没有说。

  这种时候说这些话,还不如静静的看着他吃完这份饭。

  有的时候,不打扰就是一种最好的关心了。

  “除了那人突然开车撞过来稍微有点儿惊险,别的咱们还都算比较顺利的了,人钱都没有耽误。”

  司机走在前头,心情有些愉悦地说道,“听师哥说,撞人的那个坦白,当时是已经察觉到了周围有人,所以想用撞人吸引周围人的注意力,然后还有个人藏在暗处去垃圾箱把钱拿走,那个黑色的袋子是开车那人提前准备好的,故意翻了下垃圾箱拿着自己的袋子做出假象逃走,这样人力都被吸引过去隐藏在暗处的人就会把钱拿走,刚好我们的人有个多了个心眼留下来多等了十分钟才把钱拿走。”

  讲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可这群人到底是为钱为命,现在只有叶南还有那个幕后的人知道了。

  不过,叶南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这群人就那么不要命?知道周围有人还非要撞出来吸引注意力么。”

  “这个师兄也注意到了,可是没有问。”

  “司机”目光中透露出些许赞许,似乎很喜欢这个问题,“可是整个追捕过程也很凶险,绑匪做了很周全的逃跑计划,差一点儿就给跑掉了,如果不是因为临时的一场交通肇事,恐怕咱们是抓不住人的,所以这群人应该是有备无患的。”

  难怪,的确是个很周旋的计划。

  叶南没有再说此事,看来背后的这个人在对自己的问题上下了很多功夫嘛。

  因为做笔录的地方不是很远,二人一边聊一边快走,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做完笔录,叶家的车已经开在外面等着接人了。

  叶南一出来,车里的人就出来在车前标准站立。

  还是知微,永远都在最需要的档口站出来。

  上了车,知微也什么都没有问,那副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很冷静的心态真的很讨人喜欢。

  尤其是叶南,非常喜欢这种心态。

  叶南这个时候也没心思想别的了,干脆顺势问了一句,“家里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想去酒吧找那个秋的人,可是现在家里什么情况还不知道。

  自己被车差点儿撞了的事情叶北也肯定知道,此时应该也很担心。

  必须得先回去一趟让这两女人放心才可以,不然自己在外面也没办法放下心来办事。

  “家里现在……”

  知微回答的明显有些犹豫,支吾地说道,“可能有点儿不太好,夫人小姐现在很担心你有没有伤到,因为好像说是在放钱的时候有辆车撞过来了。”

  果然,叶南就知道会是这样。

  叶南听着,有些愁苦地抚着额头,看来回去又得好好接受一次目光洗礼了。

  想到这里,叶南忍不住看向旁边,“你就没有担心吗?”

  好像知微并没有很担心,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都表现的非常淡定。

  甚至都没有多看叶南俩眼……

  “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车嘛。”

  知微听到这话,脸上竟然漏出一丝平时不多见的笑意,“我知道如果是车撞过来的话,那应该是车出事了,所以不担心。”

  听到这话,叶南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对,应该是车出事。”

  说起来知微也算是比较了解他的了,还算是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

  当时如果不是有车替他挡了那下撞击,出了事的的确会是肇事的车子了……

  “是了,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知微点点头,收起嘴角地笑意说道,“不过夫人小姐担心,还是早点回去给她们看看吧。”

  车子开的比起平时来说算是快了很多,看来知微也很在意家里那两个女人的心情。

  回到家,果然不出叶南所料。

  白进家门就被一大一小两母女给堵在门口做了个全方位的检查,确认身上没有一点伤痕才肯放人入门。

  坐到客厅后,更是来了一连串的追魂夺命call!

  “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车为什么会突然撞过来?”

  “外面看着没有问题,要不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可能身体里面撞出来了毛病呢?”

  “对了,还有没有吃饭?要不要现在做点儿夜宵。”

  ……

  叶南唯有耐着心思一一回答,把当时发生的种种给二人做了解答才算结束。

  反正当时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举动,辛苦都是别人的。

  稍微夸大一些也没关系,毕竟人家也是无偿的帮忙找人嘛。

  说到最后母女两个甚至起了要给人家送锦旗的心思……

  送锦旗也是应该的,叶南倒是挺赞成的。

  太有价值的东西不好送,送了也会让这件事变了味道。

  锦旗正好,又可以表明心意,又不是什么值钱的违规物品。

  三人正说的热火朝天,王妈领着已经穿上了睡衣的子珍走了过来。

  王妈一手牵着小家伙,略带歉意地鞠了个躬说道,“二小姐说睡不着,想下来看看哥哥有没有事。”

  “他们说哥哥差点被车撞了,是为了救子珍。”

  可能是因为不太熟悉,所以子珍看叶南的时候眼里始终都有一些怯怯地感觉,“哥哥有没有受伤,疼不疼啊。”

  小孩的声音软软糯糯,问话的时候语气都有点儿发抖。

  饶是叶南再怎么对这个孩子没什么感情,也是下意识软了语气,“我没有被撞到,一点儿事都没有,所以子珍就不要太自责了。”

  “嗯……”

  小女孩低着头闷闷地应了一声,明显压抑着哭声,略略发抖,“我不想住学校了,可以吗?害怕。”

  才几岁的小孩,害怕那是肯定的。

  可是去什么学校,却不是叶南能够决定的。

  唯有看向叶淑仪征求意见……

  还是那句话,一切都以叶淑仪的安排为主。

  就算叶淑仪让子珍去住寄宿学校,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再说了,绑架这种事一辈子发生一次就很可以了,总不能次次都落在刘子珍一个人的头上吧?

  大不了往后多派点儿人照顾着点儿,或者给子珍身上带个追踪仪器什么的,加强一下戒备就可以了。

  可是叶淑仪经过这次事之后也没准备再让子珍去寄宿学校了。

  叶淑仪接收到这抹视线,有些为难地出声说道,“学还是要上的,可以不去寄送学校,再找个司机上下学接送好了。”

  学肯定是要上的,那不然孩子待在家里做什么?

  就说叶家完全可以养的起这个小孩,可是不让上学就等于毁了子珍的一辈子。

  知识是很重要的东西,无论什么时候都得接收。

  叶淑仪能这么说,已经算是很善良的人了。

  她完全可以不费这个心思给子珍找学校,让子珍成为一个完全跟社会脱节的废人,可是她没有这么做。

  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才是大家闺秀的素养!

  真不知道刘致远是不是瞎了眼,放着这么好的妻子不要,非要在外面乱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