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四章收官

第一百八十四章收官

  叶南站在死门中心,对这些钻出来的双手无动于衷。

  周身的气场全开,神魂之力没有敢全部外放,放了大概有三成的部分出来。

  毕竟,待会儿可能还有面首,暂时还不知道面首的实力。

  如果全部放开,待会儿可能会有些支撑不住。

  暂时面对这些小恶鬼,三成的神魂之力就已经足够了。

  然后,在刘承祖吃惊的眼神之中,将地上的恶鬼一只一只拔了出来。

  又一只一只都撕碎,将灵气吸入鼻子之中。

  直到后来,地里出来的恶鬼数量都赶不上叶南吸收的速度。

  刘承祖完全傻眼,这完全就是在收割猪草吧?

  就这么一茬收了又一茬,什么时候灭鬼都变得这么容易了……

  如果是他的话,可能会被地下的恶鬼给缠死吧。

  老大不亏是老大,就是牛逼。

  这样下去的话,估计很快地里的恶鬼就会被叶南收割完了。

  与此同时叶南也是觉着自己身体里的灵气爆满,心情也觉得无比舒爽。

  果然,量变引起质变,这一波恶鬼全部下肚可是要比完完全全吸收一个庙神要舒服的多了。

  可是,很快情况就发生了改变。

  地下好像突然不再出恶鬼了,只有丝丝黑气往外冒。

  看起来似乎是恶鬼已经差不多枯竭,可是站在外围的刘承祖却突然大喊一声提醒道,“小心点儿,真正的大家伙要来了。”

  话音刚落,周围的场景开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一瞬间,竟然从破败的拆迁现场,变成了一个烟火气息旺盛的村子。

  叶南所在的位置正是一座祠堂大门之前,里面供奉着少说十几二十个牌位。

  从门内莫名有股阴风冒出,倒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刘承祖知微的位置正在院子外面,隔着院子的围墙什么都看不到。

  还是刘承祖爬上墙头,对着里面喊了一声,“老大,老大,看这里。”

  听到声音,叶南看过去,才看到爬在墙头那张熟悉的脸。

  看来刘承祖知微也被吸入了这个幻境之中……

  这个幻境的范围看起来算是比较大的,一般的鬼魂是绝对不会有这般实力的。

  所以,足以看出真正的面首已经出现了。

  叶南点了点头算作打了招呼,然后屏住呼吸朝着祠堂走去。

  如果他猜的不错,这个祠堂里面应该供奉着的是樊家祖先吧?

  毕竟,这里可是整个村子的死门,也是一直由樊家祖先在这里把守着。

  果然一进门,叶南就看到了排位上一一系列都是樊字开头的牌位。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应该是有人要进来了。

  叶南四下一看,发现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就干脆大大方方站在祠堂正厅等着。

  进来的人是个身穿古装的年轻男人,看起来相貌有点儿文气娟秀,并且给人感觉有点儿熟悉……

  长得有点像,像樊成?

  可是那人却好像没有看到叶南一样,不急不忙地走进祠堂里面,点燃三柱香插进炉里,然后下跪磕头。

  自然的就好像在做一件经常干的事情……

  这么说,在幻境之中的真人是以第三者的视角出现的。

  他可以看到里面的事情,里面的人却看不到自己。

  叶南顿时大悟,看来是那个面首想让自己看到一些东西。

  至于是什么,为什么从樊家开始,那就得耐着心思继续看下去了。

  这人跪着磕完头后,才在香案上抓了一盏油灯起身朝着祠堂后面走去。

  叶南跟在后面,才发现在祠堂的后面竟然还有道暗门通往地下。

  这个人点着进了暗门,丝毫没有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叶南,走在前面熟门熟路的经过狭窄的台阶。

  很快就到了一片开阔地,四面墙壁都放着架子,架子上有瓶瓶罐罐的东西。

  还能听到一些零碎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细小。

  有点儿像是虫子咀嚼叶子的声音,也有点儿像是蠕动的声音。

  如果听力不是很强的人,恐怕是完全感受不到的。

  可是叶南却可以……

  想到之前樊成说的祖先是个白衣法师,那养蛊应该也是正常的。

  这些架子上的罐子里放的应该就是蛊师养的虫子。

  不过,此人却没有去看任何一个虫子,而是走向一个黑暗的角落之中。

  借着油灯,叶南才算看清楚,原来角落中还有一个女人,躺在地上看起来有点儿病怏怏的。

  此人蹲下身子,抓着女人的下巴抬起来,似乎是在观察女人的健康状况。

  也是因为这个举动,叶南才算是看到这个女人的惊世美貌。

  怎么说,就目前来地球看到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地道里看到的这个。

  美的完全不像是个人,就算着闭着眼睛也影响不到此女一丝一毫的美貌。

  可以说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仙气儿!

  只是,此时看,又透露着一股死气。

  因为女人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一般,此人如何摆变如何动,感觉有点儿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此人比着油灯将女人检查了一遍之后,才皱着眉头站了起来。

  而后,在几个罐子前面翻腾了一会儿,又重新回到女人的身前蹲下。

  从叶南的角度来看,此人右手一展开,就能看到手心里面有几个形态各异的虫子。

  不出意外,一定就是蛊虫了。

  此人用手捏住女人的下巴,强迫着把嘴撑开把手里的虫子灌下去。

  之后,又从怀里掏出一株药草,小心翼翼地揉成几团塞进女人的耳朵鼻子嘴里,就连眼睛上也揪下来几片叶子盖在了上面。

  七窍封了六个,还剩下面的一个却是留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此人就起身重新去鼓捣自己的罐子瓶子,丝毫没有理会刚才给喂过蛊虫的女人了。

  可是,叶南却分明看到,女人的手好像动了一下。

  那些堵住七窍的地方也在隐隐有些颤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一般。

  可是,最后还没有抵住草药的阻挡退了下去。

  在之后有几条东西似乎顺着女人的喉咙走了下去,喉咙表层的皮肤明显是有突起的。

  叶南不是很熟悉这个过程,可是在修仙界的时候也听说一些事。

  据说蛊师就是如此,有些强大的蛊师是有炉鼎的,专门用来炼化自己的蛊虫让蛊虫保持活力而用的。

  这种炉鼎一般都是活人充当。

  就像是药师会用活人来验证一些药性,一不小心也会培养出药人这样变态的存在。

  百毒不侵,这种算是比较常见的。

  还有些药人,根本碰都碰不得,就是天生的毒物。

  就算是呼出来的气被普通人闻到都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蛊师的炉鼎,就是一个行走的虫炉,可以容纳各种各样的蛊虫在体内。

  同时也能让蛊虫保持一定的活力,方便索取。

  这种人也是不能碰的,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到时候一旦被蛊虫侵入身体,多多少少都是会吃些亏的。

  可是,樊家先祖不是白衣法师吗?怎么会做用人来炼蛊这种残忍的事情。

  难道樊成在说谎?其实并不是如此的……

  叶南突然有了一个猜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恐怕其余的话也都是谎言。

  过了约莫十分钟,那人才把视线收回来,目光重新投向躺在地上的女人身上。

  举着油灯再次走过来,蹲下身子轻轻揭开女人的裙子,只是把裙子撩到了女人膝盖左右的位置而已。

  可是叶南却清楚的看到,裙下竟然是十几只形态各异的虫子。

  里面有之前那人灌进去的几个,也有一些是没有的。

  总之,看起来还是有点儿瘆人,因为每一个虫子的甲壳上都有沾染鲜红的血。

  这些血是谁的,自然就不用说了。

  那人将虫子一一捡起来,全部放在一个手心之中观察了许久,最后才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同时,女人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低头俯视这人。

  此人并没有抬头,就已经知道有人在看自己,笑着打量着手里的虫子说道,“不亏是九阴之体,用来养毒虫简直是最好的滋补圣品了。”

  说罢,才抬头看了女人一眼,“这几条在你身体里走了十几个来回,应该已经可以适应你身体的环境了,估计再来俩次就不会拉出来了。”

  女人拔掉耳朵鼻子里的药草,冷声问道,“你准备一辈子都不放过我了吗?”

  “开什么玩笑?”

  听到这话,男人痴笑了一声,“你是我的炉鼎,一辈子都得跟着我,永远也别想有离开的一天,再说了,跟着我有什么不好?我会庇佑你门整个村子,你的父母相亲可都很喜欢我呢。”

  “呵呵,你的真面目是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吗?”

  女人脸上明显有忍痛的表情,微皱着眉头凉凉一笑,“要是让别人知道妙手仁心的樊大大夫,竟然是一个黑衣法师,恐怕大家都避之不及了吧?”

  黑子法师?!

  可是樊成的故事里明明是个白衣法师,难道真的被骗了!

  叶南心中一惊,想到之前听到的故事,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

  顿时,对樊成这个人很是不满。

  “大家永远都不会知道。”

  此人却是放佛没听到一般,咧着嘴笑了一笑,不以为意道,“就像大家永远都不知道云妮儿还活着,并没有病死一样。”

  说完,还看了女人一样,故意挑衅地说道,“是吗?妮儿!”

  听到这里,女人的脸色明显更差了。

  看来在外人面前这个叫云妮儿的女人已经死了,而明明心肠歹毒的人却被众人认为是治病救人的好人。

  并且,还会在往后被人立庙宇供奉!

  这简直,摊到谁身上也不可能高兴吧?

  感情樊成的这个祖先还真不是个东西,背地里干了不少坏事情。

  要不,这个幻境也不可能从樊家开始。

  这一幕过后,画面开始了快速的变幻。

  还是在这个祠堂的大门前面,几个小孩玩耍的声音从墙外面传了进来。

  然后,有一个小孩,跌跌撞撞的躲进了祠堂里面。

  叶南知道这个剧情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出现,也就跟着小孩进了祠堂里面。

  果然,这个小孩在玩儿躲猫猫,一下子钻到了祠堂牌位的后面。

  竟然撞破了地下通道的大门,也是举了一盏油灯走了下去。

  下面发生的事情堪称狗血!

  这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云妮儿的亲弟弟。

  得知自己的姐姐并没有死,这个小孩也打不开禁锢姐姐的铁链,很快就气呼呼的回去搬救兵了。

  不知过了多久,村里的人就浩浩汤汤的朝着樊家祠堂聚集。

  当然,樊成的祖先也不傻,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也惊动到他了。

  在众人没有闯入地下之前就已经先一步堵在祠堂门口不让人进去。

  可是众人哪里肯让?

  这个村子本来就是云家村,云是村里的大姓。

  加上云妮儿的父亲是村里的村长,自然号召力不一般,一时间无人退让。

  就算樊家先祖平时是救人治病的好人,在当地的威望也不是很好,也不行。

  外姓人,永远都没有本姓的靠谱。

  如果今日闯进去没有找到云妮儿也就罢了,可以说是小孩子的话大人当了真,回去教训教训小孩子就好了。

  可云妮儿要是在地下面,那樊家祖先就是有多少话也说不清楚了。

  被村里人抓住绑起来火化了都是可能的!

  于是,这种时候此人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冲着众人稍微挥了挥衣袖,借着祠堂内吹出来的风。

  几乎每个人都开始感觉到皮肤瘙痒难耐,不管怎么挠都缓解不了。

  叶南却是清楚的看见,那袖子挥出去的一瞬间,分明有无数粉尘一般的小虫子四散开来。

  很快就有人把自己挠的血肉模糊,竟然也不能有丝毫缓解。

  顿时,这群人也不敢再叫嚣着要进祠堂看看了。

  反而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举动,然后求着樊家祖先帮忙看病,减缓自己身上的疼痛。

  可以说是求生欲超级强了!

  可是没用了,樊家先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再心慈手软的看待别人,整个人周身的气场变得极度冷,让人忍不住跟着打寒颤。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