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五章樊家往事

第一百八十五章樊家往事

  眼看着这群村民将自己挠的皮肉破裂,并且渐渐破皮的地方开始有米粒般白色的颗粒出现。

  这些小颗粒蠕动着,显然就是已经涨大的虫子。

  随着虫子的变大,村民的痛苦也越来越甚,有几个甚至已经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剩余的看情况不对,也知道樊家祖先是不会给他们解药了。

  就想着趁着死之前一起收拾了樊家的先祖,非常默契的拼着最后一口气冲向了出来。

  那些简单的镰刀锄头冲向了樊家先祖!

  可还是太天真了,一个黑衣法师的本事可远远不是只有这一点。

  只见樊家先祖面不改色,连后退都没有后退一步,嘴巴快速的张合念着什么东西。

  那些浮在村民皮肤表面的白色蠕虫粒陡然立了起来,村民的行动好像也受到了牵制,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分毫。

  并且一个个的竟然用自己的武器攻向了自己的身体!

  看这些村民惊恐的表情,根本就是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权,所以才会有这样诡异的一幕出现。

  很快,这些村民就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祠堂前面转眼间就成了一个躺满尸体的血泼。

  与此同时,祠堂后面的地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樊家祖先听到声音,眉头陡然皱了起来,而后着急忙慌地冲进祠堂拿了一盏灯下了地道。

  借着微弱地灯光,可以看到本来整齐摆放着罐子瓶子的地下室内已经狼狈不堪。

  所有的东西都被打翻在地,各色的虫子已经失去了生机,躺在地上都翻了肚皮。

  云妮儿七窍流血的躺在地下室角落里,布满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樊家祖先的方向。

  艰难的张了张嘴,结果一张嘴吐出的都是虫子。

  这些虫子也都是一样,掉在地上挣扎两下就失去了生机。

  樊家先祖看到这一幕,眼睛里瞬间充满血丝,又是心痛又是愤怒。

  这些都是他费尽心思培育的蛊虫,就这样全部都死了?半生的努力没有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手就是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云妮儿总算是把虫子吐完,艰难地看向了樊家祖先,嘴角挂着一丝惨笑,“我知道的,你杀了他们,他们都死了,所以我也杀死这些虫子,我诅咒你永生永生不得超生,永远都只能活在黑暗里面,你这个人渣。”

  说完这些话后,云妮儿大笑开来,对比着满脸的血竟然看起来格外的凄惨。

  “你要死,很好。”

  樊家先祖冷哼一声,因为生气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那咱们就试试,还有多少人会为这件事培养。”

  话毕,拍了拍袖子转身就离开了地道。

  云妮儿听到这句话,登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要挣扎着再做些什么,却是已经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樊家先祖离开的背影。

  然后在绝望不甘中慢慢死去,临到死眼睛都没有能闭上。

  死不瞑目,怕就是这样了吧。

  叶南全程目睹这场悲剧,也算知道樊家先祖是什么人了。

  看着云妮儿闭了眼睛之后,跟着樊家先祖的脚步离开了这个院子。

  一路追到了村里人吃水的唯一一口井边,亲眼看到樊家先祖丢了包东西下去。

  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丢下去的这包会是什么东西,联系樊成之前说的村里的人被土匪屠灭了。

  恐怕并不是,而是被樊家的先祖给灭了的。

  下了包药之后,樊家的祖先又在几个村子的出口处布置下了蛊虫的陷阱。

  为了防止有人能够后活着离开村子,也算是下了一番苦心。

  然后,就离开了村子,躲进了村后面的山里面了。

  过了三天再进村,整个村子已然失去了生机,到处都是病死之人的尸体。

  樊家也已经被村民烧成了一座废墟,那些祖宗牌位都没有剩下。

  不过,也算是把村里的人毒杀了个干干净净。

  再往后画面度变幻,云家村变成了樊家村,樊家先祖依旧是受人尊敬的医师。

  因为村子里面田可种,渐渐也有人在这里落了户生了根。

  那件事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樊家先祖到晚年的时候知道自己杀孽太重,进地府恐怕要面临无法投胎转世的结局。

  干脆就修炼成人精,助后人发展。

  也因为平时积攒的威望比较高,由樊家后人组织村民修建了药师庙。

  自此,香火不断,直到近几十年才渐渐势微。

  可是人精却是一直供奉在之前祠堂所在的位置,一来是此地阴气比较重,适合人精的修炼,另外一方面则是镇压,此地其余村民不足为惧,可是那个蛊虫炉鼎,云妮儿……

  因为生前本身就是九阴之体,又用来炼化过蛊虫,体质阴上加阴。

  死之前还有很大的怨念,加上祠堂死了许多村民,本身也是阴气旺盛之地,很容易修炼成传说中的鬼煞。

  如若放任下去,恐怕会给樊家带来很大的威胁。

  于是乎,就有了樊家先祖在此镇压的一事。

  整个故事比较长,也比较连贯。

  从叶南这个第三者的视角来看,这个樊家先祖真不是个东西,谎话连篇就不说了,心术也很不正。

  就是不知道樊成说的是因为自己祖先本来就说了谎话,还是樊成知道内幕,故意编了这个谎话。

  叶南正想着,画面快速的切换,又重新回到了樊家被推倒的一片废墟之上。

  一片浓郁的黑气在死门之上凝聚,渐渐化为一个女人的形态。

  黑气之中,是一张绝色的女人脸蛋。

  跟之前在幻境之中看到的云妮儿一模一样,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充满了怨气。

  “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够资格看这段故事。”

  云妮儿薄唇轻启,面无表情地出声说道,“如果看完这段故事,还是要继续下去,就开始吧。”

  话毕,周身的黑气已经有隐隐翻动的趋势。

  叶南是来招粮草的,就算是粮草生前很悲惨,可这跟他能有什么关系?

  大不了就是下次撞见樊成的时候,再把那个人精也消化了。

  可这不见的云妮儿就能逃过这一劫,恶鬼就是恶鬼,没有什么可说。

  叶南没有回答,直接翻起手掌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面首?这可是第一次遇见,不知道能给自己增加多少灵力。

  就在二人准备动手之时,突然一个声音非常不合时宜地出现,“老大,等等,先不要动手。”

  听到这个声音,叶南稍微一犹豫,把手重新翻了下来。

  云妮儿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也是不那么想出手的。

  刚才叶南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惊到她了,并且她知道那还不是叶南全部的实力。

  她唯一的执念就是报仇,如果跟叶南纠缠起来,就算勉强能赢了,也不会再有复仇的能力。

  所以她才会编织幻境,希望叶南能就此收手。

  可是好像情况显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幸好刘承祖及时出现,虽然不知道这个老头儿想说什么,但是也许能避免这次没必要的实力消耗。

  考虑到此,云妮也停下了手。

  同时,一脸期待的看向刘承祖,似乎是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刘承祖看了云妮儿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快步跑过来,“老大,灭无辜之人是要担因果报应的,此女今日能有如此结局也是被人害了,今日咱们灭了此孽障短时间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可是往后老大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就容易被因果纠缠,与其如此不如就放过此孽障一起配合收拾那只山精,等此孽障消除了执念应该也能化解怨气冲入轮回,咱们也算是做了一件有功德的好事情了。”

  这番话说的真诚,当然也不全然是因为因果。

  只是觉着这个女生很可怜,被樊家先祖抓来做炼蛊的炉鼎,为了村子里活着的人忍气吞声活了下来。

  要知道每天跟蛊虫打交道,让身体适应蛊虫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可是这个姑娘都忍受了下来,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出去的希望,可是村里的人竟然因为这件事殒命。

  悲愤之下自杀,毁了这里炼蛊的道场。

  结果,樊家祖先心狠手辣,竟然连村子里剩余的人都没放过。

  她如何能不恨?连死都不能闭上眼睛,就算死了也一直被心里的执念折磨着。

  在这之间甚至都没有害过人,因为一直被樊家压制。

  这样的鬼魂其实有可以挽救的机会,只要能解开心里的执念便可以了。

  刘承祖也是心有不忍……

  没道理让真正的坏人在外潇洒,无辜的受害者却要在这里等死?

  其实,叶南是不信因果的。

  在修仙界没有这玩意儿,自己也不会长期待在地球,不会被这种东西所束缚。

  可是看到刘承祖一脸认真的表情,又似乎有点儿不忍心拒绝。

  如果是以前,叶南肯定不会如此考虑,可是一起相处了这么久时间,还是对面前这个老头儿有了那么点儿感情。

  为了说服自己,只能安慰自己就当是为了到时候回修仙界能顺利做好事了。

  暂时就放过这个女鬼,给自己积个德。

  可是樊成已经离开了这里,如果真的是有意欺骗,肯定已经隐姓埋名起来了。

  现在想要再找人,肯定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不动手。”

  叶南想了想,最终认命地说道,“可是你想要报仇也得找到人,那人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却是不能让你久留,咱们想个折中的办法吧。”

  听到樊成一家已经离开这里,云妮儿的眼神暗了一暗。

  她明白,樊家人这一走再想找到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

  不过,刚才听老头儿说,眼前这个男的似乎也想找到人精?

  “我们可以合作,一起收拾樊远道那个畜生。”

  云妮儿很快给自己的去处做出了决定,“当然这段时间,如果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也会尽自己的所能来帮忙。”

  其实,鬼煞,与真正的恶鬼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大多的恶鬼是会被自己的怨念所支配着,可是鬼煞却可以像人一样思考,甚至还有一些潜在能力。

  最起码不会被怨念支配,无差别的杀人。

  这也是鬼煞为什么会比较难收拾,因为一旦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就不那么好对付了。

  他们其实跟人差不多了,拥有异能的人,却是魂体……

  对于叶南来说,就算不跟人合作也没关系。

  收拾樊成那个祖先问题应该不是很大,毕竟修炼这种事对普通人来说越到后面越容易。

  可是叶南因为找到了捷径,进步的速度会是相当快的。

  等下次遇到樊成的那个祖先,恐怕都不用太费力气就能解决掉了。

  可是这个云妮儿放到外面也不好,到时候出了问题自己还得找。

  不如就放在身边算了……

  叶南想了想,点头算是答应,“暂时就这样,剩下的恶……”

  他是想说把剩下的恶鬼也都吸收掉来着,话没说完就被刘承祖给打断了,“剩下的就交给老夫了,老夫把他们都超度掉,正好交知微如何超度亡魂,消散鬼魂的怨念。”

  这家伙也算是学聪明了……

  知道自己说的话很可能会被直接拒绝掉,可是扯上给知微教东西的话,就能好说话很多。

  果然,本来叶南是想拒绝的。

  可是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知微,纵然心里很不舍的,面上还是爽快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这话一说,俩个人悬着的心同时落了地。

  一个是刘承祖,是真的同情这些村民,生怕这些亡魂成了叶南的养料。

  另外一个就是云妮儿了,刚才已经目睹了乡亲们的亡魂到地面还没有凝聚就被人吞噬的画面。

  正担心叶南会不会提议把剩余的也都吞噬掉,如果会这样的话,恐怕自己……

  应该还是会跟叶南打起来!

  现在叶南松口说是要放过这些人,着实让她松了好大一口气。

  “好嘞。”

  刘承祖笑着拍了拍胸脯,说道,“这事交给老夫,保管办的漂漂亮亮,老大回车里等一个小时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事已至此,叶南还能说什么?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