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六章仁心仁意

第一百八十六章仁心仁意

  搞定了余家镇的烂摊子,没有吞噬庙神,也没有吞恶鬼。

  最后,反倒是把面首给搞到了自己的同一条战线上面……

  不知不觉,家里的诡异阵容又多了一个人。

  叶南回到车上,整个人还沉浸在刚才吸收恶鬼的痛快之中。

  可惜,没能都吸收完,剩下的都要被刘承祖度化送去地府投胎转世了。

  为了不让自己去想这些扫兴的事情,叶南干脆闭目养神调动功法去炼化适才吸收的恶鬼灵力。

  好在就算没有全部吸收完,也算是有小半都成了叶南的养分。

  所以这些灵气炼化完,估计能让叶南的实力达到固体境四段。

  至少是可以上升一个段落的,这一趟倒也不算白来。

  想到此,叶南的心里才勉强能有一些些安慰。

  不知道等了多久,车门从外面被打开,刘承祖抓着一把伞笑嘻嘻地进了车里,“老大简直是仁心仁意,这一种鬼魂能够成功转世都是老大的功劳。”

  总之,就是一上车就给叶南吹了一连串的彩虹屁。

  幸好这些马屁都拍对了,否则又得去收拾家里的卫生了。

  叶南对这个说法表示很认同,心里也觉着自己十分伟大,牺牲自己能力增加的机会,就为了这群蝼蚁转世。

  这要是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在修仙界的自己向来活的很自私,并且认准实力至上的准则。

  但凡是阻碍他修炼进步的东西,毫无例外都要被铲平。

  可是现在,能为了刘承祖而放弃这一切,至少在叶南看来自己是做出很大牺牲的。

  所以对这番彩虹屁很是受用,因为在他眼里,就是因为他,这群死鬼才能有机会投胎转世。

  这仁心仁义说的一点儿都不假!

  刘承祖放完彩虹屁,继续指了指手里的伞说道,“云妮儿已经附身在这把油纸伞上了,往后只要开伞就能召唤出鬼煞。”

  听到这话,叶南忍不住仔细看了一眼那把伞。

  那是一把有些年头的油纸伞,伞布看起来又灰又暗不引人瞩目,可是伞面画着粉色的桃花盛景。

  从这副画来看,这把伞应当是出自一代名家,上面的桃花描绘的就如同活了一般。

  明明是把油纸伞而已,却偏偏有着能让人闻到花香的感觉。

  也算是蛮有意境了……

  可具体是谁画的就不好说了,还需要好好考证一下。

  由于此伞已经被鬼煞附着,看起来竟也是有种灵气逼人的表现。

  看到叶南的表情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刘承祖眼珠子转了转,立马想了个新借口把话题从中带了出来,“这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让鬼魂附身的机会,刚才在废墟里摸到一把伞就顺手拿起来收鬼了。”

  “我知道。”

  叶南点点头,有些无力地说道,“可是这把伞也太有女人味儿了,根本不适合我们这种大男人,啊。”

  “又没让你一直带在身边,放在车上应个急吧。”

  刘承祖失笑地摇摇头,说道,“这种阴物带回家,也是会破掉家里的风水,所以才要放在家里时刻照看着。”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此种阴物的气场,会跟人的冲突。

  如此,其实就很容易打乱一个人的气运。

  叶南点点头,算是默认了这把鬼伞的存在。

  反正家里人都有车,应该也用不到自己的车上来。

  一路上,这把伞也还算安分,至始至终就充当了一把伞待在角落里。

  注意到叶南朝伞那边看了几眼,刘承祖笑着解释道,“鬼煞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怨气的,并且被镇压那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如此,不必担心。”

  叶南的确是在担心这个……

  如果这伞里的鬼是个跳脱性子,就算放到车里也拦不住丫。

  可听到刘承祖这么说,心里多少是能放下点儿心了。

  与此同时,樊成家被推倒的废墟上,一个欣长的人影抱着一个小棺材站在废墟之上。

  此人正是樊成……

  不过,此时的樊成早已经不是当日的样子,一对眸子中哪里还有平静如水的神情?

  有的只是怨毒,还是阴险狡诈。

  樊成踩着死门口,薄唇轻启,冷声吐出,“云妮儿,今日先放你一马,咱们往后有的是时间。”

  竟然是连声音都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听起来倒是跟幻境之中那个樊家祖先的声音有点儿像。

  樊远道,甚至连眉眼都越发的相似了。

  叶南等人自然想不到,在他们离开后还会有这样的场景发生。

  如果此时还在这里的话,必定能认出此人应该已经成了樊远道。

  至于之前的樊成去哪儿了,恐怕只有这具身体自己知道了。

  车子一路安全的回到了叶家,下车的时候都没有人去拿那把伞,全部都默契地把伞留在了车子里面。

  也因为刘子珍不再上寄宿学校,所以大家回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一个小小的人站在门口等着迎接进来的人。

  王妈此时也站在这个小丫头旁边。

  叶南等人一进来,就迎客上去笑着解释道,“二小姐趴在窗口做小手工,看到少爷的车过来就赶紧来影了。”

  说完,还冲刘子珍眨了下眼睛,“哥哥回来了,还不赶紧打声招呼。”

  可能是刚接触,大家都还不太熟悉,所以刘子珍表现的还有点儿拘谨。

  睁大眼睛卡了半天,才艰难的吐出一句来,“哥哥。”

  不过,还是能看出来小丫头态度很诚恳的……

  可是叶南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完全没有一点儿感觉,如果这个小家伙不是刘致远的私生女还好。

  可是一想到这里,叶南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对此也就是闷闷地点了下头表示回应过了。

  其实,叶南知道这个情绪并不是自己的。

  他不是那种不洒脱的人,本来刘致远跟他也没半毛钱关系,他的私生女跟自己更没有半毛钱关系。

  按理说不存在什么小情绪之类的,可是现在……

  他知道,是那个真正的叶南在不爽。

  占用了人家的身体,吞噬了人家的神魂,就意味着或多或少都要受到这具身体本尊的一点儿影响。

  这个叶南想的很开,所以从没有去阻碍融入进身体里的那个灵魂。

  从到地球上开始,他就很坦然了。

  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有个母亲有个姐姐,并且还非常尽责的为了这个家而努力,为这些本来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计划。

  现在,面对这个原身体主人不喜欢的小丫头叶南也表现的很坦然。

  该救的时候救了,也没有必要过分热情了。

  可是对刘子珍来说,满腔的热情一瞬间被浇灭了。

  这个哥哥的表情明显是不喜欢自己,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份吧。

  她虽然小,但是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在叶家有多尴尬。

  就好比,她姓刘,而这个家姓叶。

  登时失落地低下了头,整个人的情绪快速萎靡了下去。

  “少爷今天有点儿累,所以情绪不是很高,并不是因为二小姐哦。”

  就在这时,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的知微突然出声说道,“我也很喜欢做一些手工,咱们一起做吗?”

  听到这话,叶南忍不住回头看了过去。

  只见知微正蹲在地上,牵着小丫头的手,满脸都是暖意。

  刘子珍也因为这句话心情变好了不少,开心地点了点头。

  然后,回头看向叶南,二人的目光突然对上,一脸的期待与纯真。

  叶南看了看知微,又看了看刘子珍,最终认命地点了点头,“哥哥今天比较累,刚才的确不是因为子珍。”

  纵然语气还是有些僵硬,可是足以哄的小丫头跳起来了。

  知微感激地笑了笑,然后起身牵着小丫头朝着窗口走去,“那咱们不要打扰少爷休息了,去做手工好不好。”

  三言俩语就哄的刘子珍开开心心,连蹦带跳的离开了。

  叶南是不知道知微为什么突然出声帮刘子珍解围,想来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毕竟,以往的知微是从来都不会莫名其妙的关心一个陌生人的。

  更何况是刘致远的私生女……

  按理说,叶南不喜欢,那知微一定也不喜欢。

  可现在这个情况就有点儿特殊了……

  说起来,对刘子珍好一点,能让知微心里高兴也不错。

  刘承祖满脸慈爱地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满意地直点头,“我徒弟就是心地善良,是个修道的好苗子啊。”

  善良跟修道有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徒弟都还没入道。

  叶南都有些懒得去怼了,直接白了丫一眼就先一步上楼了。

  才进卧室门没有多久,就听到楼下传来一个震天动地地叫声,“哇,是谁放这儿的,怎么有一台这么好的香案啊!”

  这个家伙简直废话,除了老子还能有谁买的……

  叶南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刚想上床躺了一躺,门就被撞开了。

  刘承祖一脸激动地跑进门,二话不说就抱着叶南一阵猛摇,“老大,是你对不对?是你给我师傅买的香案对不对?”

  答案不是很明显了么,可是不就一台香案而已,要不要这么激动。

  刘承祖抱着叶南晃了半天后,情绪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他带着师傅的牌位大半生,都没有机会用一台真正的香案好好的供奉师傅。

  这些年颠沛流离,师傅的牌位也就跟着颠沛流离。

  他不是没想过有招一日定下来,可是真实的情况不允许,自己定不下来,牌位也定不下来。

  倒是没想到黄土都埋到脖子根儿了,竟然有机会在叶家安定下来,还给师傅找了个好地方。经历过太多磨难,此刻得到安定后,竟然让人觉着那么的不真实。

  刘承祖情绪稳定下来后,抹了把眼角因为欢喜掉下的泪。

  然后,面对叶南,郑重地鞠了个躬,“老大,谢谢,我也没几年好活了,剩下的命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背天道,我就是拼了命也帮你办。”

  这一鞠躬,倒是把叶南给整愣了。

  不就是一台香案吗?至于搞的这么夸张么……

  可是面对刘承祖如此认真的表情,也不好说什么过分的话,只能平静地应道,“我不在的时候,能帮我看着家里人就行了,什么拼命不拼命的就算了,一台香案倒换不了一个人的命。”

  叶南说这话不是客套,是真的如此想。

  因为以他的行事作风必然还会得罪不少的人……

  现在他还在家里,自然也不怕别人上来找麻烦。

  可是有朝一日他回了修仙界呢?到时候别人迁怒于叶家人的时候怎么办。

  柳家自然也会帮忙,可是能力有限。

  刘承祖就不一样了,这一身的手段怕是高于武道中人不知道多少。

  除了那些帝都大家族的家主出面,怕是没有几个能搞的过这老头子的。

  再加上因为不是同一个圈子的,力量的级别划分就不一样了。

  刘承祖胜在手段诡异,就算打不过那些人,却也可以自保。

  甚至在危急时刻保住叶家母子,这一点儿肯定是毋庸置疑的……

  拼命什么的,真的不需要。

  如果刘承祖一不小心拼拼死了,自己才要头疼好一阵子呢。

  刘承祖对此,也是非常认真地点头保证道,“我肯定会保护好叶家人的,老大放心。”

  这一点叶南更不担心了……

  因为上一次刘承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人品,在叶家遭遇危机的时候没有丢下叶家母女两。

  反而,带着笑笑出去拖延时间。

  当然也是因为那次,叶南才对这个老头子刮目相看,才算是把这人纳入自己可信任的范围之内。

  自然,愿意花高价给老东西买香案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叶南想到了,这老东西会很感激。

  可是反应如此大,却是叶南没有想到的。

  所以在面对刘承祖这么强烈的谢意时,整个人表现的有一点儿局促。

  “那你……要不先出去……”

  叶南真怕这老头子再说出什么雷人的感谢话来,指着门口有些僵硬地说道,“我折腾一天也有点儿累了,想躺床上休息一会儿,暂时不想让人打扰。”

  “我马上走。”

  刘承祖听出来这是下逐客令了,也理解叶南今天一天的辛苦,忙不迭转身离开。

  见状,叶南松了一大口气。

  可是还没缓回气来,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句,“我晚饭的时候再上来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