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八十八章感同身受

第一百八十八章感同身受

  最终,刘承祖也没有回来。

  不过叶南也没有再着急下楼去找,而是定下心来好好的查看自己的神魂有没有什么变化。

  闭上眼睛,重新盘腿坐回到到床上开始查看自己的神魂。

  发现比起以前神魂的空间似乎有明显的扩大,容量扩大了就表示神魂可以修炼的空间扩大了。

  也许,等有一天神魂满了,就可以突破到神境了。

  以前在修仙界,肉身是半神境,神魂一直处于尊者境,这也是叶南一直都无法登顶神位的原因。

  可是现如今,神魂经过这次入道后的改变应该是彻底步入半神境了。

  此时的阴神,跟之前在修仙界肉身的境界统一了。

  这可以说是目前叶南来地球上最大的一份收获了!

  之前在余家镇吸收的灵气已经全部耗光了,叶南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做了。

  接下来提升的目标主要还是肉身,毕竟现在不管神魂多强大,可是肉身支撑不住的话,还是没有什么用的。

  这次是误打误撞,被神魂吸收了灵气,下一次就得控制好了。

  如是想着,叶南靠在床头渐渐睡着了。

  醒来之后听到衣柜那边有轻微的动静,抬头一看发现是知微在那里收拾柜子。

  并且还有扑鼻的饭菜香气往鼻子里涌……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知微把饭菜送上来了,那现在的时间应该已经不早了。

  叶南习惯性地朝着身旁的床头柜看了眼,发现整整齐齐摞着一米高的餐盒,一层一层的跟蒸屉一样整齐摆放着。

  “醒来了,前些天专门订了一个叠加的餐盒,现在可以拿到卧室里吃的饭菜就多了。”

  此时知微也听到了动静,自然地回头看了一眼,笑着说道,“下面的多是些烤鸡牛肉,上面两层是主食。”

  嗯,可能是担心叶南身体太胖,所以最近餐桌上都是些热量不高的肉类。

  并且主食也大多都是些杂粮做的……

  叶南早就注意到了,好在这些东西做的都比较精致,并且味道也是一点儿都不差的,所以就也没有提太多的意见。

  毕竟都是为了我好吗……

  如此想着,叶南点了点头,“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出来吃饭。”

  吃完饭,知微收拾着餐盒,时不时抬头看叶南一眼,可却也不说什么的,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本来叶南是想等知微自己说的,可是半天也没有等到,忍不住先开了口,“你有什么就说,咱们不用这么为为难难的。”

  “是,是关于刘子珍。”

  犹豫片刻后,知微还是说了,“昨天的事是我有点儿唐突了,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哦,原来是因为昨天的事?不说倒还真是忘记了。

  平时不怎么喜欢管闲事的知微,昨天好像为了那个小丫头破戒了。

  这件事叶南最多就是觉得好奇而已,倒不至于因为这点儿小事生气,权当是为了迁就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没有费什么力气。

  现在提起来了,叶南有些忍不住问道,“你喜欢那个小丫头?不然平时也是不怎么管闲事的一个人为什么昨天会控制不住自己。”

  听到这话,知微愣了愣,收拾餐盒的手明显有些迟钝。

  似乎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说……

  “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说。”

  叶南见状,也不好在继续问下去,唯有打着哈哈转移话题,“最近一直在忙,咱们休息两天,出去转转怎么样?”

  话音刚落,知微却是像下定决心一般咬着牙说道,“我也是私生女!”

  这一句话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说完整个人都变得颓靡不堪。

  其实,叶南知不知道这个也无所谓,只是现在话已经说出来了,就再也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

  原来如此,是因为知微自己也是私生女,所以才会对那个小丫头的处境感同身受。

  这样,倒也能说的通了,可是也算揭开了知微的一条疮疤。

  叶南有点儿后悔,或许自己并不应该这样问。

  如果不问的话,知微就不用迫于压力把这些故事再说出来。

  现在面对如此情况,叶南有些不知所措……

  知微却是沉默片刻后,鼓足勇气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武道天赋不错,恐怕也不会回到凤家,纵然我身上的确留着凤家的血,可是除了爷爷外,兄弟姐妹对我的只有讨厌排斥,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我已然如此了,更不用想一个跟叶家毫无关系的私生女,此时的心情该是如何敏感,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小时候。”

  说到这里,知微顿了顿,抬头看了叶南一眼继续说道,“直到有一天,爷爷说要把我送走,到一个地方去保护一个人,我反而觉得很庆幸,庆幸自己终于可以离开那个让人压抑的家了。”

  难怪,明明是高贵的古武家族出身,却被送来给别人做一个保镖也没有怨言。

  原来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突然,好像也能理解凤老头儿为什么舍得把自己的孙女送到叶家了。

  毕竟只是一个私生女而已,唯一值得拿出手的地方,就是这个私生女足够优秀,优秀到连自己的亲孙女也比不上。

  又或者,在凤老头的心里,这些孙子都是一样的,只是选了一个游离在家庭之外的人送过来。

  知微看到叶南愁眉深锁,就知道叶南想差了,连忙出声解释道,“爷爷对我很好的,从来没有把我当作私生女看待,一直以来也是爷爷亲自教授我武道的,比起其余真正的孙子孙女来说,疼我倒是最多的,他的身边永远就是我跟于师姐两个人,当初把我送过来的时候他也很舍不得,只是说欠了叶家的人情,只要我好好保护你就行了,别的什么都没有说过。”

  这番话说的很急切,好像生怕叶南误会了凤老头一样。

  “我知道,没什么的。”

  叶南没有反驳什么话,只是心里的疑虑却没有减少丝毫。

  之前从柳治纲的嘴里得知这个凤家必然也是目的不纯的,现在又知道了这个情况。

  知微竟然是凤家的私生女,那其中的很多东西又要好好考究了。

  可是叶南把这些疑虑都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毕竟知微没有什么错,当着人家孙女儿的面去说老爷子的坏话肯定是不合适的。

  看叶南半天没有说话,知微心里再次打起了鼓,试探地问道,“不怪我吧?”

  “为什么怪你?你又没做错什么。”

  听到这话,叶南直接说道,说完还感觉不够,主动上前将知微抱在了怀里柔声细语地说道,“只是很后悔没有早点儿认识你,那样我就可以好好的保护你了。”

  以前他一直很不能理解知微这种性格是如何养成的。

  按理说她那样的家世,应该是要活成一个快乐的小公主,最起码也应该像柳蕴仪那样天真,很难活成一个事无巨细照顾旁人的性格。

  就算是被她爷爷当作保镖一样培养了多年,也至少是感受过亲情的,没理由这么没有安全感。

  现在倒是能想的通了……

  原来是从小的生活环境所影响,从小就要看别人的眼色生活,所以现在才能成为一个事事周到的人。

  所以,这一刻,叶南很心疼眼前这个女人。

  他从没想过这个让自己感觉十分舒服的性格,竟然是如此养成的。

  被突然抱住的知微却是瞬间傻眼,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后调整好心情,淡然地出声说道,“我过的很好,没有什么好心疼的,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昨天真的不该主动管二小姐的事,如果影响到少爷的心情就放开责罚吧。”

  的确没有什么好心疼的,还有爷爷于师姐呢。

  后面长大了,也没有人敢给她白眼看,就算有也会被于师姐瞪回去。

  如果不是看到昨天那个胆战心惊的刘子珍,或许这段回忆永远都不会再想起。

  人就是这样,对跟自己经历相似的故事充满了代入感。

  于是,就有了昨天那一幕……

  事后,知微也知道自己做的不是很对。

  其实换个角度来想一下,如果她不是私生女的话,自己的父亲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她也不会喜欢那个孩子的!

  更何况叶南的情况又很特殊,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伤害,再去面对父亲的私生女,肯定心情会很复杂的。

  可是当时的情况,没能让她想太多。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她当时的举动全然是没有考虑到叶南的心情,等同于逼着人家去认同那个私生女的存在。

  甚至,为了让刘子珍舒服,伤害到了叶南的心情。

  之后,她非常的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意气用事,为什么不能好好想一想后再做决定。

  毕竟,这个世界上她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叶南……

  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保护这个人,也可能是已经跟这个人有了感情。

  总之,从最初领着任务来保护叶南,到现在完全是出自内心深处本能的想要保护这个人。

  这个过程知微也说不清楚,就是觉着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伤害眼前的人。

  昨天,她的确是做错了的。

  责罚?叶南不由失笑,“有什么好罚的?你同情那个小丫头而已,又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到叶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卖一个面子这种事能有多严重。”

  这个女人,还是把问题想的太严重了。

  就是心思敏感,对一切事情都没有安全感才会如此的。

  想到这里,叶南又有些于心不忍,低下头一脸认真的盯着知微地眼睛说道,“你如果真的做了错事,我肯定会点明的,如果我不说的话,就是代表没有事,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好么?”

  这话让知微心里又是一暖。

  “好,谢谢少爷。”

  既然叶南都如此说了,她要是再那么坚持就显得太见外了。

  “还有,以后能不能不叫少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出去别人还以为是什么智障公子哥儿呢……”

  听到这个称呼叶南又是眉头一皱,佯装生气地说道,“往后要不就叫我大名叶南,要不就叫小南,再叫少爷我就生气。”

  这个称呼知微叫了很多年了,以前也没有什么问题。

  好像是那次去七棱山开始,叶南就有些变化了,不太喜欢少爷这个称呼。

  可是知微都叫惯了,平时已经是尽量避免了,却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改回来。

  不叫少爷可以,直呼大名就不行了。

  那叫小南?似乎又显得有点儿不太尊重人。

  知微也有些尴尬,最终想了想主动提议道,“那要不跟我师傅一样,喊老大或者老板?”

  “噗嗤!”

  这句话成功的打在了叶南的笑点上。

  跟刘承祖一起喊老大老板?这个画面似乎有点儿辣眼睛。

  再说了,叫老大老板好像还没有少爷的称呼好听。

  叶南突然觉着自己刚才的话有点儿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

  想来知微这个榆木疙瘩,一时半会儿也开不了窍。

  最终也只能妥协,认命地说道,“你可千万别跟着喊什么老大老板的,听着就给人感觉特别别扭,就叫小南好了,慢慢改过来。”

  呼……

  知微打从心底松了口气。

  老大老板这种称呼她也不是很喜欢,这么叫总觉着有点土土的。

  再说,她是刘承祖的徒弟,跟着师傅一起喊也不太合适。

  好在叶南放了话说可以慢慢改,慢慢改就行了。

  “是,少……”

  可是心里刚这么想,嘴里就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我就是下意识地,嘿……”

  喊道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嘴,然后扯着嘴尴尬一笑,“我先把餐盒收下去了。”

  话一说完,就手忙脚乱的收起餐盒往外跑。

  那副慌张的样子,俨然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看的叶南心中又是一阵好笑。

  这丫头最近似乎越来越活泼可爱了,还是自己养的好……

  总算是把一个冰山美人,养出了那么一些些可爱的感觉。

  说起来,也真是不容易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