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一章原来如此

第一百九十一章原来如此

  叶南知微被留下在这个包厢中等人,期间连杯水都没人给上。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觉着对找茬的人没必要那么客气。

  可能是觉着两个人干坐着有点儿不好,知微主动提议道,“我下去买点儿东西上来?咱们还能喝点儿。”

  叶南笑了笑,没所谓地看了周遭一眼,“还要去买?这儿这么多酒。”

  说罢,自顾自地起身去酒柜挑酒水喝,看到顺眼的就打开抿一口尝尝味道。

  好喝就抱到茶几上,不好喝就干脆丢在柜子里不管。

  宛如孙悟空到了王母的蟠桃园一般,一会儿会儿就给自己张罗了十几瓶好酒。

  然后,一边喝一边透过玻璃看着下面的秋。

  对比知微倒也是没有阻止,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就目前把他们两个人丢在这里不理不睬来看这个店的确实没有待客之道。

  她没喝过叶南的酒,自己的那杯也只是浅酌了一口,自然也想不到二人喝醉会发生什么情况。

  只是能察觉到叶南心情不是很好,从进来看到那个调酒师开始,气场就有点儿变化了。

  那现在这种情况也很正常……

  只能说这个调酒师倒霉了,大不了到时候赔点儿酒钱,也没什么关系。

  知微如此想着,也挑了一瓶一边儿喝一边儿等。

  于是,等下面的事情结束,秋回到了自己的包厢闻到扑鼻而来的酒味。

  再看酒柜,已经被翻的乱不可言,还有十几瓶好酒已经被喝干。

  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可都是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来的。

  如果此时他不带面具的话,估计大家都能看到一张发绿的脸了。

  压住即将要爆发出来的脾气,秋缓缓走向沙发,语气微含怒气,“你们还真是好心情,知不知道这些酒多贵?”

  “酒多贵,我都付得起价钱。”

  叶南闻声挑眉看了过去,直截了当地问道,“我现在有点儿想知道自己的命多贵?不知道秋老板派杀手的时候收了多少钱。”

  来之前叶南并没有说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一进酒吧又开始不停的喝酒。

  所以知微一直以为叶南就是来喝酒放松的……

  后面秋出现了,气氛才有点儿不对劲。

  叶南却又跟服务员说想要跟这个调酒师谈个生意……

  总之,知微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有杀手这么一回事。

  一时间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蹭”一下站了起来瞪视着秋,似乎只要叶南一声令下,她就会随时出手了。

  “别紧张,不是没杀得了么。”

  听到这话,秋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反而轻笑出了声,“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谁了,做中间人这么多年总不能连自己的目标是谁都不知道吧?当然那个被你放过的杀手已经……”

  说到这里,秋用手在脖子上轻轻一拉,表示那个杀手已经被结果了。

  倒是叶南有点儿意外了,看来这家伙早就知道自己被卖了,就这样还能大着胆子来酒吧上班?

  难道说这家伙有什么依仗不成……

  就在叶南还有点儿顾虑的时候,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拍在桌子上,“喏,真正想要你命的人是这个。”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一起扭捏与不自然。

  就好像卖主顾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无数次了一般,熟练的不要不要的。

  一下子叶南反而不会说话了,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中间是不是少了点儿什么步骤?不用逼问自己就招待了么。

  那老子接下来该怎么办?

  叶南感觉自己积蓄一整个晚上的怒火,好像一拳打在了软绵花上,有点儿怪难受的。

  愣了片刻后,低头看向桌子上的照片,一下子又有些回不过弯了。

  照片上的人是前几天才去叶南家里提过亲的富有仁……

  之所以有些回不过弯,是因为叶南觉着自己在那边表现的还算是收敛。

  也没有中伤过这个家伙,怎么就到了找杀手灭自己口的地步了?

  说起来,他得罪过的人也不少,断了人家胳膊腿儿的,毁了人家一辈子武道根基,偷偷摸摸灭了人家独生子的这种……

  怎么想也轮不到富有仁啊!

  看来这家伙真是有点儿心术不正,心眼这么小还找什么媳妇哦。

  再次确认,叶淑仪看人的眼光是真的差。

  叶南捡起照片,按理说今天的事已经算完了,可心里总觉着哪里不对劲儿。

  好想打这个家伙一顿,到底该用什么理由呢。

  早就对秋不爽的叶南看了看手里的照片,又看了眼秋,一脸纠结。

  秋看到这个表情的时候,放佛是有心电感应一般,拆下了自己的面具,无奈说道,“你不是也想打我一顿吧?”

  叶南这才注意到,面具下的秋鼻青脸肿,明显就是刚被人打了没多久。

  这张脸,完全不能跟身材成完美配套。

  “还有个柳蕴行的家伙,也是主顾的目标。”

  秋重新戴上面具,无力地解释道,“昨天那个家伙已经来过了,还把我打了一顿,所以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种情况,你朋友喝了三杯深海鬼母也没醉,我以为你们是互相知道的,所以特地来尝鬼母的,不过你比你朋友厉害,你朋友喝了三杯鬼母就开始说胡话了,反正把我打了一顿,至于那杯冰与火之歌真的是送的,喝不醉人,你不要想多了,这位小姐还没喝完,你下去尝尝就好了,那红色的是中和酒精的,真的就是觉得惹不起你们才送的,没有别的意思。”

  说完,又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挨了打就把出卖我的那个家伙给处理了,真不是个东西,没点儿职业道德。”

  说到那个杀手的时候秋简直有些咬牙切齿……

  叶南也算是明白了,难怪这家伙从看到他开始就一点儿都不震惊。

  原来是柳蕴行已经过来暴打了这家伙一顿……

  听到秋这般解释,叶南突然不气了,都有点儿同情这个家伙了。

  柳蕴行喝醉了,打人的时候肯定没留手。

  看这家伙现在的反应,估计已经被打怂了吧……

  叶南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秋,再也没有打人的心思。

  反过来拍了拍秋的肩膀说道,“你是个好样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这顿打可以免了,往后哥们儿多过来照顾生意。”

  说罢,就拿着照片走了。

  秋此时却是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所以还是要来吗?

  我的生意真的不需要人照顾,只求哥几个不要再来找麻烦就行了。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

  叶南离开秋的酒吧后,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家里。

  而是一转头去了柳家!

  柳蕴行这个家伙出了这么大的事连声招呼都没打,估计是想自己解决。

  刚才听秋的意思应该是把自己的事也告诉柳蕴行了,那这个家伙竟然从头到尾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估计是想自己把这件事情都解决完。

  叶南想了想,觉得那个富有仁不是个善茬,要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响的雇佣了杀手来找麻烦。

  这个狗东西找柳蕴行的麻烦人还能理解,那是实锤的情敌了。

  可找老子的麻烦,完全没有一点儿必要好吗?

  心眼这么小,必定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再加上富家是帝都不小的家族,也有涉及武道这一个不小的圈子。

  打打柳家可能不会有什么麻烦,可打老子难道不怕上官家找麻烦吗?

  也真是个狠角色,如果不是有什么依仗,就是想一次性把这个不能变成朋友的人给处理掉。

  有如此思想,真的是不得了……

  越这么想,叶南就越放心不下。

  这个富有仁有多大本事他不清楚,心里也不害怕。

  可是这人想要对付柳家却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真担心现在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

  好在,叶南到柳家的时候,一切都还是风平浪静的,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柳蕴行也坐在花园里看报喝茶,心情看起来格外平静了。

  看到这一幕,叶南的心总算是放了下去。

  “你来了啊?”

  柳蕴行听到动静看过来是熟人,眼睛当时都亮了,连忙站起来迎接,“你姐姐那是不是有消息了?可以行动了!”

  这家伙也是个情种吗?怎么脑子里尽是这些东西。

  “我姐可没什么消息。”

  叶南撇撇嘴,自顾自地朝着椅子走去,随便拉了一张坐下来说道,“你认识一个叫秋的家伙吗?”

  听到这话,柳蕴行的表情瞬间变了,顿时有些无趣地耸了耸肩,“你又知道了?那个家伙真是嘴不牢,看来还是打的太轻了点儿。”

  还轻呢?打的人家都不用逼问就老老实实把情况交代了。

  “你可别扯犊子了,那个富有仁你不要动,交给我来处……”

  叶南失笑地摇了摇头,刚想说这件事由他全权处理来着,话说到一半就被柳蕴行直接给打断了,“你也不用操心了,那个小子已经死了,今天早上我醒来就去动手了。”

  死了?这么快!

  听到这话叶南都惊呆了,郁闷地问道,“你没有什么事吧?那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

  柳蕴行如果能把那家伙处理了,还可以全身而退就真的是厉害了。

  他就不信那个富有仁是什么都不带,就带着自己的老母亲来了西河市。

  心术不正的人,必定时时刻刻提防着别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处理掉呢?

  “放心,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留下,我办事心里肯定有数的,总不至于拿这一家子的性命去赌吧?”

  柳蕴行倒是一脸的平静,喝了口茶没所谓地说道,“他如果只是冲着我来也就算了,可听酒吧的那个家伙说也对叶家下手了,我当时找人确定了一下你家的消息,听说有个私生子被绑架了,不过已经救回来了,你差点儿被车撞上就实在忍不了了,主意打到你们家,这家伙是自己找死的,怪不了别人。”

  就知道,柳家的人看自己人重,看叶家的人更是重。

  一家子从骨子里就是个重情重义的家族……

  对此叶南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对柳蕴行又是另眼相看了。

  这家伙在比武的时候一下子使出俩种古武,并且战斗技术非常成熟。

  比起很大一部分武道子弟来说已经算是非常优秀了,现在又悄无声息的处理了富有仁。

  按照柳蕴行现在的实力,怎么看都不可能做成这件事。

  可事情偏偏还就做成了,要说这家伙没有后招,叶南却是不信的。

  算了,本来就算柳蕴行不处理这个富有仁,叶南也是要准备亲自处理的。

  这个家伙既然已经下了手,就肯定不会收手。

  他的心眼已经如此小了,如果买了杀手没成事,就算气已经消了还是会继续雇佣杀手的。

  因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对叶南这种超级潜力股来说,如果一招下了手没能处理掉,就得谨防这个潜力股哪一天发迹了灭你全族。

  富有仁肯定是不会担这种风险的,所以他后面的报复只会越来越强。

  这种明显的仇人,早处理要比晚处理好。

  叶南想了想,也释然了,说道,“我姐那里,差不多可以了,明天下午来家里吃饭,可以去西丰路买枣泥糕,小北平时喝茶喜欢配枣泥糕的。”

  提到叶北,柳蕴行立马来了精神,简直点头如捣蒜般地应道,“好好好,明天下午肯定过来,你姐喜欢吃什么我都知道,这个你放心,对了成春路开了一家卖荷叶鸡的,据说味道特别好,我明天也买一百个给你带过去。”

  反正早点儿讨好小舅子总没有问题,现在叶南都能帮他说上几句话呢。

  到时候要是吃了他的鸡,肯定要更卖力的帮忙了。

  叶南也明白其中的意思,当时也没有客气,直接伸出两根手指淡定地说道,“两百只。”

  开什么玩笑?一百只鸡就想把我买通,也不看看我们家里多少人,一百只真的吃到嘴里估计也就剩几十只了。

  柳蕴行也不在乎多几只鸡,只不过这个数量还让他不由自主愣了一下。

  这个小舅子似乎有点儿能吃啊……

  反应过来后,还是老实地点头说道,“两百只就两百只,以后多邀请我去你们家,我总给你带好吃的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