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四章行不行

第一百九十四章行不行

  叶南突如其来的吐槽,直接让知微懵了……

  那,所以服从难道不是最好的表现自己心意的方式么?

  她以前可是一直觉着只要听话,不给叶南添堵添麻烦就很好了。

  结果,竟然都做错了?

  “我……我知道了……以后会改的……”

  错愕了半天,知微才回过神来吞吞吐吐地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那如果搬出去住的话,夫人那里肯定会有阻碍的吧?”

  叶南满意地点点头,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有是有,不过咱们有帮手,不用担心搬不出去的。”

  “嗯,那我待会儿就去准备一下。”

  知微一想就知道这个帮手是谁了,整个叶家还有几个人?

  能改变叶淑仪想法的也莫过于这姐弟两个,这里叶南要提出搬出去住的话,帮手肯定就是做姐姐的叶北。

  话题又这么快就结束了,还是没有办法做到自在的畅聊。

  叶南有些无奈,却也没有说什么不好。

  毕竟有些事情都是需要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要求一个人在瞬间就有所改变,这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更何况自己的要求属实有点儿高了……

  柳蕴仪倒是那种什么时候都可以跟人欢快聊天的人,可是太吵了。

  自己刚开始欣赏叶北也是因为这话不多能办事的性子,等从下属变成心上人的时候,又觉着这个性子有点儿冷,又想要人家热一点。

  怎么看,好像自己的问题会比较大。

  吃完饭叶南就回卧室睡觉了,上次余家镇收获不小,也不急着练功。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饭,就带着知微刘承祖出去看房子了。

  知微做了一晚上的准备,在网上筛选了几套不错的房子,还都是离家最近的那个小区里面的。

  然后联系了中介约了时间出去看房子,等几人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个穿着西装的中介一脸诚意地在小区门口等着了。

  看到叶南等人,脸上的笑意瞬间绽放的格外灿烂。

  “久等了。”

  知微下车后,对中介点点头,客套地打了声招呼。

  中介笑着接话说道,“我也是刚来不久,咱们就看昨晚选好的那几套房子?”

  知微已经选的差不多了,最后只需要在这几套里面定一个就行了,“对的,昨晚选好的那几套。”

  本来也都没什么区别,朝向肯定都是南北通透的。

  不过就是小区的地理位置,还有楼层的方面需要叶南来选择考虑一下了。

  有的楼层高,有的楼层低,还有就是楼位僻静一点的,或者离小区大门比较近一点就会方便一些的等等。

  装修这种问题暂时不用考虑,因为不喜欢的话可以随时换掉。

  不过知微也都大多是选了装修很不错的房子,在风格上有些不一样而已。

  毕竟叶南在西河市留的时间也不久了,装修可能没办法花时间重新设计了,能有好的自然优先考虑了。

  不过,也是没有白白费心。

  在接下来看房子的过程中每一套叶南都是感觉挺满意的,到最后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几人看完最后一套房子下楼来的时候,叶南也懒得再去想。

  直接把决策权交给了刘承祖!

  一下楼就看向刘承祖,说道,“你比较擅长风水格局的方面,给咱们选一套暂时住几个月的房子吧。”

  风水这种东西叶南还是信的,毕竟在修仙界也很讲究这种东西。

  不然那些灵穴又是从何而来?叶家那桩灵气充裕的别墅又怎么讲。

  所以地球上的风水格局,应该跟修仙界选灵气洞府的条件差不多是一样。

  如果在修仙界的话,叶南自己也能看得了。

  可是地球上的灵气实在是太稀薄,叶南一时间竟然也无法分辨出到底哪个好坏。

  反正房子的格局都挺好的,不如就交给刘承祖来决定了。

  刘承祖一听自己拥有选房的资格了,先是愣了一下。

  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又是一阵狂喜之意,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有选择住在哪里的机会。

  这简直是老天爷开眼了!

  当时就在自己的破布包里摸索着找了个罗盘出来,一脸慎重的放在手上寻找了下方向。

  叶南也看不懂这个罗盘到底是怎么用,只见盘上的指针有细微的动弹。

  然后刘承祖好像就是根据指针的细微变化来分辨什么,一边看着指针一边寻觅着在小区里转悠起来。

  中介看的一脸懵,现在的人看房还用这种操作?

  刘承祖先是围绕着当前的楼转悠了一圈,然后寻着指针往楼上走。

  过了不久,下楼的时候脸色铁青着,也不知道是遇到啥事了。

  下来就瞪了中介一眼,不爽地说道,“这个房子前不久刚死过人的事怎么不说?要不是老夫拿着楼盘上去转了一圈,在杂物间察觉到了不对劲,就被骗了。”

  房子死过人?

  这种东西除非是怨气很大的恶鬼,否则叶南不到地方也是察觉不出来的。

  死过人,跟有鬼是两个概念。

  更何况死过人的地方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中气场也会渐渐消失。

  所以正常情况下的确是很难察觉,何况是杂物间那种地方。

  大家看房子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杂物间的事,中间也是刻意回避了杂物间,大家也就没有看。

  如果看了的话,肯定当时就有所反应了。

  叶南听到这句话,也看向了中介。

  房子本来是知微选的,可是房子有没有什么故事这个因为时间太紧大家都没来得及调查。

  现在出现这种事,知微心里的怒气自然是最大的。

  这不是让别人觉得自己办事不利么……

  中介的确是存了私心的,这套房子因为前不久死过人的事一直都不太好卖。

  都说杂物间闹鬼,以前也有客人来看过放,就是在看杂物间的时候总是能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

  以至于这个房子一次十十传百,最后竟然没有人来问了。

  正常情况下业主肯定是要便宜卖的,这样也许还有点儿机会。

  可是这个业主舍不得钱,就适当的加大了一些额外的提成,如果房子能按照正常价位卖出去自己就能获得一比不小的提成了。

  之前他带过人来看这个房子,发现只要不开杂物间的门就没有那种异样的情况发生。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客人主动要求看这套房子的,中介自然想把这套房子推出去。

  过份劝说的话他肯定不会说,免得卖出去了也给自己找了麻烦。

  他能做的就是让客人不去注意杂物间,到时候如果能卖出去那就皆大欢喜。

  自己可以拿很大的提成,客人到时候就算有了意见也晚了。

  毕竟,这房子是他自己亲自选的对吧?

  可是这个小心思竟然被刘承祖一眼给看破了,中介此时被三个人瞪着,一时感觉嘴里发苦。

  暗暗后悔自己应该耍小聪明,现在可倒是好了。

  房子卖不出去不说,也许还会得罪一个有钱的客人。

  登时也没有再考虑房子的事情,而是非常抱歉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这个房子前段时间的确出过事,房子的女主人在杂物间摔死了,我没有提前告知的确是不对,不过哪里都有死人的,摔死只能说是意外,并没什么大事。”

  说罢,又朝着叶南等人鞠了个躬,诚意满满地解释出声说道,“别的房子都是好的,绝对没有一点儿问题,老神仙可以去看看。”

  “看个屁,这个小区不行,这个小子人也不行。”

  刘承祖面对对方如此态度并没有妥协,反而愈发生气了,“这整个小区的风水都不行,住在这里容易发生意外,咱们换个地方好了。”

  一整个小区的风水都不行?这可是个富人区。

  叶南听到这话不由瞪大眼睛……

  反观中介倒像是被人拆穿了心里的事,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叶南可能不太清楚,可中介负责周边的二手房这么久却是对附近的房产了如指掌。

  正常情况下来说大部分的房子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就是这边的小区总是会出现意外死亡的事情。

  并且意外死亡的人年龄普遍都不大,都在四十岁以内。

  光是今年就已经有十来个人了吧,病死的摔死的甚至吃饭噎死的。

  都是意外死亡,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个死亡频率说起来也不算大,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小区多少户人家呢。

  可年龄都却都不算是老年人,并且都是意外死亡这一点就很让人值得怀疑了。

  外面的人自然是不清楚的,谁家小区不会有人去世呢?所以小区的房子也不算特别难卖。

  当然,除了刚刚触霉头的那一间,杂物间里总是能听到有人说话的房子。

  别的就算发生了意外死亡的事情,却也不会有闹鬼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可是这个老头,刚刚就拿着罗盘转了一圈竟然把小区的情况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中介也不好再隐瞒什么了。

  要么就是刘承祖来之前就已经调查好了这个小区的情况,刚刚就是故弄玄虚的来了一场。

  当然,这个完全没必要。

  如果早就调查好了,根本就不用来看房了。

  叶家又不是买不起房子,没必要故意来碰这个眉头。

  可以见的,这个老头是真的有点儿本事。

  其实,中介也不是很相信鬼怪一说,才会在接这个问题多多的小区生意。

  可小区里面很多事情是非常难用常理去解释的,这一点他一直也想知道的。

  小区里也有个别业主可能有意识到一点儿问题,还在外边请了人来做法的不在少数,结果就是一点儿屁用也没有。

  都不如刘承祖,简简单单绕了一圈就能把小区的问题看清楚个七七八八。

  现在绝对不能让刘承祖离开,否则往后如果说出去这个小区就彻底废了。

  再也没人愿意买这个小区的房子了,要知道这一片的小区不是很多,并且以高级住宅区为主,所以流通性不是很好。

  但是胜在卖出去一套赚的中介费用抵别人许多套,一旦现在这个小区被彻底纳入客户选择的黑名单,恐怕到时候自己就彻底断了三四十套了以操作的房源了。

  几乎算是断了自己小一半儿的生路,与其如此还不如趁机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中介问,刘承祖这才停下脚步,一脸不爽地出声问道,“这个小区每年都要死些四十岁以下的人,数量不是很多,差不多一个月一个对吧?”

  一听刘承祖说的这么准,中介当时也没敢在隐瞒,连声应道,“对对对,是这样的。”

  “哼,都是些缺德玩意儿。”

  刘承祖冷哼一声,非常不爽地说道,“这个小区底下是个坟场,活人住在了死人的地方上,能不出事吗?”

  坟场?这个小区下面竟然是坟场……

  开发商不至于那么蠢吧?把高档住宅区修在坟场上面,这么久了竟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还能顺利的把房子卖出去?这操作也是骚的不行了。

  显然,这个中介也是很不相信的,“坟场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坟场怎么可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呢。”

  毕竟这么大的消息,蛮的过普通人也瞒不过他们。

  “那老夫就不知道了,肯定是坟场就对了。”

  刘承祖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道,“你们得去问开发公司,老夫行走社会这么多年,什么古古怪怪的事没见过?如果真的底下有坟场那人家肯定的得藏好了掖好了,难道会让人大张旗鼓的出去说我们小区下面有坟场吗?”

  说着,刘承祖没好气的白了中介一眼,“不止是有坟场,这个小区修的时候也死过工人,至于为什么会死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上了年龄气场就会越来越弱,跟坟场的环境也会比较贴合一些,至于那些四十岁以下的人可能就适应不了,所以比较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死亡了。”

  这么说,听起来倒是还有点儿道理。

  中介算是彻底被刘承祖的能力折服了……

  如果是这个小区下面有坟场的话,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挽救了。

  这是大事,靠他一个中介也不见得能做出什么来。

  还是回去早点儿张罗着把工作换了为重中之重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中介也诚实地承认了自己的不对,“多谢老神仙解答,今日的事对不住了,是我没有了解清楚情况。”

  而后,也没有阻拦叶南等人离开的意思。

  倒是叶南对这里产生了兴趣,等跟中介分开后有些好奇地问道,“下面有坟场是不是表示着有恶鬼,或许可以借机补一补呢。”

  “老大,想什么呢?这里是坟场,又不是乱葬岗。”

  刘承祖闻言无语的白了叶南一眼,继续说道,“没有消息说明下面的坟场时间太久了,开发商才能够隐瞒的住,如果是近时候的坟场,家属都要闹翻了好吗?这下面的鬼魂多是已经投胎走的七七八八了,可是死人留下的阴气还是影响了这片土地,活人跟这片土地冲突,才会出现各种意外死亡的事件,鬼倒是真的有几个,不过也都是可怜人,意外死亡被困在这里,老夫晚上来还准备超度一下,当然是不能拿来补身体的。”

  额,这老东西身体里还真有一股正义之气在的说。

  那还过来超度个什么鬼,直接对外说这个小区下面是坟场,让住在这里的人都搬出去不就好了么。

  “你明天在小区门口站着,来人就说小区下面有坟场,到时候就算大家不相信心里也又个印象。”

  叶南想了想,直接了当的说道,“这样大家已经过调查,核实情况是真实的,不就妥当了么?人都搬出去,也不会死人了。”

  “那开发商不得找人天天盯着老夫哦?”

  刘承祖登时瞪大眼睛,不情愿地说道,“再说了这小区只是因为建立在坟场上面才会如此,本来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只需要建立个阵法消减阴气,之前没有这样的阵法才会如此,死去的人困在这里导致怨气增加,才会产生这种恶性循环,其实这里住着活人这么久了,应该差不多把坟场本身的阴气消减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只需要给那些冤魂超度一下,然后适当的布个阵法,小区还是能住人的,过个十来年阵法都不需要了,没有必要干那么得罪人的事。”

  好吧,反正叶南对阵法不是很了解,这种事也不方便参与意见。

  只是有个很大的问题,这个小区不合适居住的话,那还有没有别的房子可以看了呢?

  想到这里,叶南突然停下脚步朝身旁的知微看过去,“我们有别的备选小区吗?”

  从离开小区之后,知微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当时挑的时候是以近为主,所以除了这个小区并没有找别的。

  没想到中途竟然出了这么一茬事,登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暂时没有准备别的房源,可能咱们得再晚一天才能看了。”

  考虑到柳蕴行可能会晚点儿才来,叶南也没有急着回家。

  抬头看了周围一眼,还是决定先把房子定下来再说,“那没事,咱们随便在附近转转,先提前了解一下周边的环境好了。”

  就算今天没能定下来,心里也大致能有个了解。

  知微点点头,几人便坐在车上慢悠悠的逛了起来。

  把周边十分钟车程心底的逛完了,的确是还有几个不错的高档小区。

  刘承祖身负选房的重任,也都看的十分认真。

  最后把目标定在一个中式高档小区山水居的地方,里面清一色的都是别墅区。

  刘承祖这个家伙说,整个小区的位置就不说了,从外面看就能知道修这个小区的时候是找了风水大师看过的。

  整体的格局都很符合一个好的风水气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手笔。

  还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认识认识这位风水大师……

  且不说真的有没有这么个风水大师,不过能让刘承祖都赞不决口的布局应该是不错的。

  叶南在外面看了一眼,也觉着比较顺眼。

  这种中式建筑,跟修仙界的建筑有点儿类似。

  中式园林般的别墅建筑,看起来古朴大气,跟自然融合极好。

  最后定下来就在这个小区买一套居住,本来叶南的意思是租一个就行了,反正过几个月就该走了。

  可是架不住对这个小区的喜欢,就干脆买一套下来。

  再说,往后自己去了修仙界,肯定不可能立马带刘承祖过去。

  等再见面的时候这老头能不能活着都是另外的说法了,刚巧刘承祖也挺喜欢这套房子,就买下来给他养老用吧。

  当然,心里是如此想,叶南却没有说出来。

  虽然叶南不是很信命,但是刘承祖上次丢了钱的事还是记忆犹新的。

  这房子写到刘承祖的名下,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所以买的时候肯定不能写刘承祖的名字,还得琢磨一个合适的人选才行。

  刘承祖并不知道叶南此时心里的想法,如果知道恐怕又要感激个半天了。

  毕竟有生之年还有人愿意替他这个独生老头子考虑,已经是一件让人不敢想的事情了。

  现在竟然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面前,刘承祖估计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应。

  那个坟场小区的事就暂时告一段落了,反正刘承祖想自己解决。

  叶南也就不再插手了。

  几人看好小区才回的家里,本来约好柳蕴行是要来吃下午饭,可回到家的时候也不过下午两点左右的时间。

  叶南一进门,却见柳蕴行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顿时就傻了眼,有些无语的说道,“你来这么早有什么用,正主又没有回来。”

  “早点儿来也好跟叶阿姨聊聊天嘛。”

  柳蕴行笑的一脸贱样,看了眼厨房,悄声说道,“我去定了荷叶鸡,两百个人家说得好一会儿坐,我坐在店里等着感觉又不合适,就把司机留在店里自己打车先过来了,晚饭的时候就把荷叶鸡送过来。”

  话刚说完,厨房里忙碌的叶淑仪也听到动静出来了。

  看到是叶南回来了,立马一脸笑意地迎过来,捏起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问道,“小南,帮妈妈看看,这个项链好看么?”

  “好看好看……”

  叶南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项链来自谁的手里,“柳蕴行还真是会挑东西,随便去人家坐客送的都是红宝石项链。”

  说这话的时候,无奈地朝着柳蕴行的方向撇了一眼。

  这个蠢货难道不知道自己在作死吗?

  讨好叶淑仪,以自己老母亲的德行,到时候会不停的给叶北施压。

  到时候叶北肯定会觉得烦,说不定就起反作用了。

  这么好看的项链留着后面送媳妇不好吗?却拿来笼络猪队友。

  冷不丁被瞥一眼,柳蕴行估摸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可讨好丈母娘不是永不过时的方法么?一定不可能出错的啊。

  至少在来之前柳蕴行是这样想的!

  可是被叶南瞥了一眼之后,柳蕴行动摇了,竟然有点儿心虚,摸了摸头发没有说话。

  叶淑仪再笨也听的出人好赖话。

  顿时冷哼一声,轻轻拍了叶南一下,“你自己不送还不允许别人送了?蕴行都是妈妈看着长大的,送条项链怎么了。”

  看时间还早,估计叶北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叶南准备好好给这两个情商为零的家伙上上课,“收礼物肯定是没毛病的,但是下去不能给叶北施压,也不许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就当作蕴行是个普通的客人一样,别没事在人家面前瞎念叨东念叨西的,叶北又不是什么七八岁的小孩子了,什么人好什么人坏这一点儿分辨力还是有的。”

  “我怎么不能说?”

  对此,叶淑仪强烈表示不同意,“我不都是为了她好,蕴行多好的人啊。”

  “我知道蕴行好,也在极力促成这两人。”

  叶南无奈地附和,继续说道,“可是什么事都需要慢慢来,能不能拿下叶北要看蕴行自己的本事,你在旁边说道反而会起反作用,让叶北的抗拒心越来越重,反而会觉着柳蕴行这个人很烦,就算有点儿好感,也会被败光的。”

  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可是叶淑仪就是有点儿不太能理解。

  好在柳蕴行不是个笨蛋,立马被这番话惊醒,懊悔自己差点儿做了错事。

  连忙站起身顺着叶南的意思说道,“小南说的对,阿姨不用替我说话的,我跟小北的事要慢慢来,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我送这项链也不是因为谁,就是觉着项链适合阿姨,这么久没见了想给您一份礼物,不是为了讨好,是单纯的孝敬,跟小北的事扯不上什么关系。”

  听到这番话,叶南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柳蕴行这小子反应给我来了,就是不知道叶淑仪行不行。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