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五章解开误会

第一百九十五章解开误会

  显然,以叶淑仪的情商是很难理解的。

  并且对于叶南柳蕴行突然站成一队不让自己说话感到很不高兴,“你们不让说就不说嘛。”

  嘟囔了一句,又沉着脸回了厨房。

  自己明明是为了女儿好,说一些柳蕴行的好话又怎么了。

  只有说好话,叶北才能意识到柳蕴行是个好人,才会产生想要继续交往下去的意思啊。

  确切来说,这个思路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对叶北来说就是问题重重了,毕竟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叶北的经历决定她对感情上有很强的抵触心理,所以整个过程肯定是循序渐进,一点一点进行的好。

  像是叶淑仪这种填鸭式的增加一些想法给人家,只能添加到作用了。

  更何况叶淑仪自己的婚姻就是失败的,也是因为这场失败的婚姻才给家里人留下很深的心理阴影。

  由叶淑仪来说,只能引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所以这种时候这种时候叶淑仪最好是少说话,或者不要说话。

  不要急于去参与叶北的感情生活,让她自己一点儿一点儿走出来才对。

  何况,叶北对柳蕴行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有这么一个人陪的身边,想要走出这段难过的回忆应该会容易许多。

  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不要给叶北施加反作用力!

  看着叶淑仪的背影渐渐莫入厨房,剩下的两个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柳蕴行更是摸了摸胸口顺了顺气说道,“要知道就不自作聪明送什么红宝石项链了,刚才反应过来真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至于柳蕴行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反应过来,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他也经历过被家人逼婚的事情。

  当时就是可能人都没有见,就提前对相亲对象产生了厌恶的心理。

  好在向家人坦白喜欢叶北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全家人都是一票通过,格外支持自己追求叶北这件事。

  可是自己刚刚竟然差点儿犯了这么严重的一个错误,以为能搞定丈母娘,就能搞定媳妇。

  幸亏叶南及时出现,一语敲醒梦中人。

  “你就是活该,往后追不到小北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叶南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吐槽道,“都给你说了不要轻举妄动,还尽做些画蛇添足的事。”

  柳蕴行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开玩笑的话,心里只担心叶淑仪会不会再给小北施加压力,“叶阿姨会不会听咱们的话啊?”

  叶南坐回沙发上,不以为意地说道,“这回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说罢,还是非常实诚的帮柳蕴行分析道,“我妈最多也就是少说两句,可要完全不说也是不可能的,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吗?现在最主要的是你,应该保持一个怎样的距离,不要过份热情让人太有压力,又要让对方感受到你的关心,我都给我姐说了你来家里吃饭是因为跟我打赌输了两百只荷叶鸡,不服气才要过来吃回去的,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免得说为了她而来,又让她有压力,相处的时候尽量随心一些,不要显得太刻意了,一点一点儿拉近彼此的关系就可以了。”

  对于叶南的这番话,柳蕴行听完是直竖大拇指,“这招高,这招高,就这么办。”

  可是说完,又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

  说起来自己的年龄要比叶南大,生活阅历自然也比叶南多。

  感情生活的话,叶南这小子一直待在家里也没有多丰富。

  之前为了蕴仪的婚约,他还特意找人调查过叶南的感情生活,好像除了一个苗诗语就没什么正式的女朋友了。

  当时,还是被人家甩了难过好几天呢。

  再就是后面只有一个知微了,现在关系还没有说破,有些模棱两可的。

  凭什么这小子对感情的了解程度比他还要深?这显然不科学啊。

  想到这里,柳蕴行忍不住问道,“你小子,都哪里学的这些东西?年龄不大感情生活阅历倒是挺丰富的。”

  切,年龄不大?老子活了都不知道多少年了。

  叶南对这个问题表现的嗤之以鼻,随便捡起一个苹果说道,“哪里学的不重要,有没有才是大家最关心的不是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所以柳蕴行也就不再纠结这个了。

  二人为了说话方便,干脆回了二楼卧室就怎么拿下叶北的事情进行了一次战略性的畅谈。

  谈起这个话题,柳蕴行好像是充满了无限的精力一般。

  二人聊到最后几乎忘了时间,还是知微上来通知二人可以下去吃饭了才知道已经到了饭点儿了。

  下楼的时候,柳蕴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看报纸的叶北。

  本来想过去打个招呼的,可是想起叶南瓜愣是忍住装作没有看见转头进了厨房。

  这个点儿柳蕴行定的两百只荷叶鸡,司机也刚好送了过来。

  于是,除了一些家常菜,餐桌上被两百只荷叶鸡给堆的满满当当,一时间餐厅里到处都弥漫着荷叶鸡的香味儿。

  叶淑仪见状,自作主张给家里的佣人每人分了一只。

  看的叶南心里一直在流血,生生被分出去三十只鸡啊……

  叶北也注意到了餐厅领荷叶鸡的动静,犹豫片刻后起身过去看了看。

  闻着扑鼻的荷叶鸡香味,也有些食指大动。

  等家里的佣人都领完了荷叶鸡,也跟着进了餐厅找了个地方坐好。

  期间柳蕴行看到叶北进来,还非常自然的打了一个招呼,“小北过来了,快坐下吃荷叶鸡。”

  除了说这一句话,屁股挨着椅子竟然是动都没有动一下。

  本来还心里有点儿别扭的叶北,心里的压力一时间减轻了不少。

  她最怕的就是对方太热情的对待自己,会让自己有点儿不知所措。

  现在这样倒是舒服多了……

  “嗯,好香啊。”

  叶北也点点头,自然的抓了一只荷叶鸡放到自己盘子里吃了起来。

  这之间柳蕴行全程都在卖力的吃鸡肉,好像真的是因为愤恨自己输了二百只鸡,为了吃回来才来的。

  吃到最后满嘴流油,肚子都有些冒起来了。

  可是显然还吃不过刘承祖叶南两个人,眼前剩下的鸡架子比起二人差的远了。

  叶北看着这一幕,觉着有些好笑。

  竟然主动起身倒了杯水给柳蕴行放到手边,玩笑着说道,“认赌服输吧?现在的小南就是个饭桶,一般人想跟他比饭量是不可能赢的。”

  柳蕴仪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有用了。

  刚才他一系列的举动都是跟叶南商量之后做出来的,当时他还觉着是不是太冷淡了的说,可是现在看效果,真的有用。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被一杯水打乱心绪的柳蕴行开始努力想,可是想到最后竟然发现一个很悲催的事实。

  他们两个好像没有商量到叶北主动打招呼这一块,所以现在就得靠自己发挥了。

  总之,就是装成特别自然的样子。

  柳蕴行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装作很不甘心地样子说道,“可怜我二百只荷叶鸡,最后竟然只吃回来了十八只。”

  十八只真的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不是跟叶南商量好要卖力演出的话,自己平时吃十二三只荷叶鸡也就是最多了。

  武道圈里的人饭量可能会稍微重一点儿,但绝对不会夸张到叶南这个地步。

  当然,可能一些练横功的人饭量会相对较大,但是一顿吃五十来只鸡也就够呛了吧!

  他现在是真的撑,不过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能忍。

  “你缺18只荷叶鸡吗?”

  听到这话,叶北不由失笑,“快赶紧见好就收,别把自己吃坏了。”

  叶南自然也是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心里默默开心,可嘴上不说。

  装作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心思全部放在啃鸡肉上面。

  倒是叶淑仪看到这边聊的开心,有些忍不住地想要插嘴,“小北要不带蕴行出去散散步?吃这么多一定很不舒服。”

  额……

  几乎是同一时间,叶南柳蕴行心里都是“咯噔”一声。

  好嘛,事情本来进行的挺顺利,现在被叶淑仪一个毒奶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叶北本来已经忘了表白的这茬事,听到这话突然想起来了。

  顿时整个人又变得有点儿不自然……

  就在此时,柳蕴行摆摆手,重新抓了一只鸡说道,“不行,我还能吃。”

  这话一出,叶南差点儿没把嘴里的肉吐出来。

  叶淑仪叶北皆是一愣……

  叶淑仪愣是突然觉着,这小子怎么不上道了?没看到阿姨在给你们创造独处的机会么。

  愣完,突然想起叶南下午说的那番话。

  蕴行好像跟自己的儿子已经达成统一战线了,不让自己再参与这件事了。

  也突然明白蕴行可能不是不上道,是根本跟自己对着来。

  顿时,心情就有些不愉快了,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柳蕴行一眼。

  可是叶北愣了片刻后,竟然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这家伙不是要追自己的吗?怎么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放在心上。

  明明吃不下了,却还憋着最后一口气非得把自己的荷叶鸡吃回来。

  这性格,当真是孩子气的可爱。

  眼看着柳蕴行挣扎着吃下一口鸡肉,嚼来嚼去却无法下咽的表情。

  叶北终是忍不住了,主动开口说道,“你还是别吃了,咱们去外边透透气,刚好我也吃的有点儿饱,还有点儿生意上的事情想跟你交流一下。”

  如此,一切倒是自然多了。

  “生意上的事?”

  柳蕴行心里别提多开心,可嘴上还是故意忽略最重要的东西,把自己的关注点儿都放到生意上面。

  现在,不要把感情一直挂在嘴上才能跟叶北自然的相处。

  反正已经开过口了,叶北心里已经有个印象了。

  剩下的就顺其自然比较好,这是叶南教的。

  初尝甜头的柳蕴行准备把这条泡妞宝典贯彻实行下去……

  “对,走吧。”

  叶北点点头,看了餐厅大门一眼,先一步朝外面走去,“我先出去,在门口等你啊。”

  等叶北彻底走出去,柳蕴行才朝叶南使了个眼色。

  然后,也跟着一起出了餐厅。

  等两个人都离开,叶南才放慢吃饭的速度,漫不经心看了自己的老母亲一眼,“你看,有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些反常的手段才能达到目的。”

  对此,叶淑仪本来是不能理解的。

  不过刚刚看到叶北愿意主动约柳蕴行出去,也就勉勉强强的相信了。

  看来自己往后还真是少说话,也许是家庭不太一样的原因,这些孩子的性格也比较奇特一点。

  正常的思维应该是不能对他们起作用的了……

  叶淑仪如此想着,下一秒立马打脸。

  因为听到叶南幽幽的说了一句,“我过几天准备搬出去住了。”

  本来还想用非常规方法教育孩子的叶淑仪听到这话,当时就瞪大了眼睛反对道,“什么?不可能的!”

  是的,前一秒她的确是想往后不要管的太多,放任孩子自己去成长选择就好了。

  可是听到叶南要搬出去住时,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反对出声。

  叶南早就猜到是如此结局,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不会去太远的地方,就在附近的山水居小区,每天还是会按时回家吃饭的。”

  怕叶淑仪听了还是不同意,又继续补充道,“也不会住太久,可能用不了三个月,咱们全家都要搬到帝都入住了。”

  果然,叶淑仪的思绪立马被搬去帝都住给吸引住了。

  之前叶南是说过不久后要去帝都上官家住,毕竟拜了上官震为师傅,搬过去住也无可厚非。

  可是全家都搬过去?这是什么时候决定好的事情……

  “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叶淑仪顿了顿,有些纳闷地问道,“咱们家的生意都在西河,去帝都没什么落脚的地方,到时候叶氏没有人主持大局可不行。”

  纵然叶淑仪不是什么经营生意的好料子,可是也明白现在的生活都源于叶氏的稳定发展。

  如果抛下叶氏去帝都,别说能不能立住脚,总有一天会坐吃山空。

  他们这些大人倒没什么,家里赚的钱足够花了。

  可是也得为下一代考虑考虑,只要叶氏能健康正常的发展下去,子子孙孙就等于守着一座金山了。

  就算有朝一日她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现在叶南竟然突然提出过几个月举家要到帝都去,这个想法明显不是很现实。

  “我们的生意也会慢慢往帝都拓展。”

  叶南继续吃着荷叶鸡,说道,“我师父找了几个合适叶氏的项目,这周末小北就要去帝都接洽了,如果谈的顺利往后叶氏,也会渐渐往帝都转移。”

  生意拓展到帝都?饶是叶淑仪什么都不懂,也知道生意拓展到帝都的好处。

  至少刘致远生前就一直念叨要把生意做到帝都去,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做成功。

  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在自己的两个孩子手里搞成。

  叶淑仪总觉着是在做梦一样,有点儿不太真实的感觉,“真的假的?你那个师傅那么好啊。”

  对于上官家的实力如何,叶淑仪是一点儿都不怀疑。

  要说有什么不确定的,也是想不通为什么上官家对叶南这么好……

  面对这个问题,叶南倒是一点儿也不谦虚的拍了拍胸脯说道,“还不是我太优秀喽。”

  嗯,这一点儿叶淑仪不怀疑。

  自己生的这两个孩子就是优秀,要不也不能年纪轻轻就把叶家撑起来。

  一个文一个武,不知道多少人羡慕自己呢。

  最近出去都是夸自己这两个孩子优秀的,搞得她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可是,等等,明明是说叶南搬出去住的事,家族生意拓展到帝都又跟叶南搬出去有什么关系呢?

  别说是家族生意搬到帝都了,就是搬到天上去也不会同意让叶南搬出去住的。

  叶淑仪猛然想起最早二人讨论的问题,脸色立马变了,说道,“不管家里的生意搬到哪里也不一样,没成家立业之前不能搬出去住。”

  “成家立业嘛。”

  对此,叶南撇撇嘴,故作怅然地说道,“住在家里也不方便成家立业对吧?我想带个女生回家过夜也不方便,这样妈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

  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知微一眼。

  知微被这一眼看的脸蛋通红,立马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桌子上的盘子。

  顺着叶南的视线,叶淑仪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好像明白了点儿什么。

  之前她一直撮合叶南跟柳蕴仪在一起,叶南总是漫不经心的,原来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当然,这个人如果是别人,叶淑仪肯定没那么容易同意。

  可如果那个人是知微的话,她的确也说不出什么来。

  知微十八岁进的叶家,从成为叶南的保镖开始,就把叶南照顾的妥妥当当。

  哪怕后面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也还是不离不弃的一直熬到现在。

  撇开身份这一层原因来看,知微的确是一个很合适的媳妇人选。

  当然,已经一起经历了这么久,身份这种东西可以适当的忽略掉。

  在这一点上,叶淑仪叶北二人的看法也算是相当一致了。

  既然叶南喜欢知微,那就成全两个人好了。

  于是,叶淑仪也就装没看到一样,一改刚才极力反对的态度,“你要搬出去住,那房子已经看好了吗?山水居那里妈妈有认识的熟人,到时候可以找几套合适的房子来给你挑。”

  也是了,孩子们都大了,一直捆在身边不方便。

  不放出去,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奶奶呢。

  就先放出去几个月试试,万一到时候有个喜事,就直接把知微娶进门来,绝对不能亏待这个女生。

  听到这话,叶南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点点头继续把这个误会加深一些,“嗯,那明天把房源交给知微看一下,最后挑选下来的过户的时候也写知微的名字好了。”

  本来对二人关系不太确定的叶淑仪听到这里,也算是对二人的关系有了个初步的判断。

  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和煦地笑了笑,应道,“好,小微明天中午十二点前来找我拿房源信息。”

  以往叶淑仪喊知微都是叫名字的,第一叫小微这么亲密。

  一旁的知微心里清楚明明不是这么回事,可还是红着脸硬着头皮把这事应了下来。

  全程愣是没有敢抬一下头,因为脸实在烧的厉害。

  这边刘承祖听着几人的对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没有插嘴说话。

  一个是因为叶淑仪在,自己不好插嘴说话。

  另外一个也是真心的为自己的徒弟感到开心,叶南这样的可以算是超级潜力股了吧?

  多金长得帅还会功夫?能文能武会心疼女人,多好。

  还没怎么呢,张嘴就送一套豪宅给自己的徒弟。

  并且看叶家其余人也不是那种瞧不起一般人的家庭,应该对二人的关系有所察觉了,却还是非常自然的对待。

  自己这个徒弟真是好福气,比自己可要强多了。

  与此同时,叶家花园里,叶北柳蕴行两个人并排沿着小路散步。

  二人先是说了些儿时的趣事,花园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伴随着他们长大的回忆。

  因此气氛也不算是特别尴尬,聊着聊着叶北突然提到,“你们家不知道有没有去帝都发展的意愿?”

  “我们?”

  柳蕴行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吓了一跳,愣了片刻后,思忖着说道,“说没有那一定是假话,可我们在帝都没有根基,武道这一块暂时还不够资格,生意方便就更不用说什么了,毕竟这点儿小生意也不适合去帝都做。”

  其实,柳蕴行是想到了,可能叶家是为了叶南才有这样的打算。

  不过就叶家来说,本身也是没有实力把生意拓展到帝都的。

  可以说柳蕴行的这个答案,是在叶北预料之内的。

  所以听到这个回答,叶北也并没有多意外,只是顺势而下把自己的考虑说出来,“现在有个好机会,咱们两家向来都是一起的,但愿去帝都也能把你们一起带走,往后咱们两家在帝都也能互相有个照应。”

  话可以说是非常明白了,叶家找到了在帝都扎根得机会。

  柳蕴行又不傻,一下子就想到了,“上官震答应帮叶家在帝都扎根了?”

  如果是这样,柳蕴行倒不是很意外了。

  这很符合上官家的做派,对自己的人格外维护,也考虑很是周到。

  叶南如果一个人在帝都的话,可能会放心不下家里的母亲姐姐。

  到时候就算人到了上官家,可心还是在西河市的。

  按照上官家的考虑,那大多是把家属一起接过来居住。

  恰巧叶南也不是一般的家庭出身,不可能是把家里人接过来居住,那就只有把生意挪过来。

  不过,这样做的话显然要废不少力气,以前在上官家没有这种先例。

  柳蕴行自然也没有往那方面考虑,可是现在……

  “是的,说是已经找了几个合适叶氏的项目,这个周末就带着项目小组去帝都洽谈了。”

  叶北点点头,丝毫不隐瞒地说道,“我想把柳家也一起带过去,不过这个肯定是要问你们的意思了。”

  这种机会,一般来说没有理由拒绝的。

  可是,如果真的接受了,那柳家真的就……

  依附叶家,完全是靠叶家的扶持起来的一个家族了。

  之前柳治纲就在这一点儿上很难释怀,觉着欠叶家太多的东西了。

  现在如果再答应一起借着叶家的东风北上的话,恐怕柳治纲心里会更觉得亏欠了。

  柳蕴行很难给出答案,整个人顿时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我想的是就叶家在帝都的话,恐怕一辈子都要依附上官。”

  叶北看出了柳蕴行心里的犹豫,继续说道,“我们也不是很想要一辈子能看到头的结局,但凡有一点儿可能还是想拼出自己的一份天,可是这需要有真正靠谱的家族一起去经营,咱们两个家族在一起的话一文一武互相扶持,应该迟早都能在帝都闯出属于咱们的一片天来。”

  从上官震答应给项目的那一刻,叶北就开始考虑以后的发展问题了。

  一直依附上官家,叶氏自然也是可以在帝都立足的。

  可那样的立足太没有安全感,如若哪天上官家一个翻手,家族的一切努力就会覆灭。

  所以,从那一刻开始叶北就开始考虑带柳家上船了。

  对于西河这种地界的家族来说,能有这种机会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可能把这当好事的,也都是那种想要依附别人的人。

  叶北知道,柳家不会这样。

  至少如果叶家想闯出一条路的时候,柳家也会义无反顾的跟上。

  所以在叶北的眼里,这不是自己给柳家的好处,而是需要柳家来做自己的先锋。

  说到底,还是她在找柳家来帮忙的。

  这话说出了,柳蕴行也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不过却还是不敢一个人决定整个家族的命运,而是思忖着说道,“这件事回去我跟家里人讨论一下,然后尽快给你一个回复。”

  叶北也没想过这么快能得到答案,点点头表示同意。

  下一秒,柳蕴行又突然出声说道,“不管家里面的决定如何,如果你去帝都的话,那我也会去的。”

  说罢,便摆了摆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转身朝大门口走去,“我先回去了,明天就给回复。”

  叶北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看不到柳蕴行的人影了。

  不过,经过今天的相处,她发现自己很柳蕴行还算是能够比较舒服的待在同一个空间。

  本来还会觉着有点儿压力,结果却是一点儿事都没有。

  对此,叶北心里也感觉比较愉悦。

  自己一个人又在花园转了一圈后,回到客厅发现大家都已经吃完饭,各回各的房间了。

  只有叶淑仪一个人看着电视发呆,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本来鉴于叶淑仪最近的表现,叶北应该是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以免被抓到一阵催婚洗脑……

  可是冷不丁看到叶淑仪这副样子,心里又有些不落忍。

  明明人已经朝着二楼的方向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叶淑仪,最后还是认命地停了。

  最终,回到叶淑仪身边柔声问道,“妈,在想什么呢?”

  “哦……”

  叶淑仪明显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猛的回过神来“哦”了一下,怅然地说道,“小南说要搬出去住。”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这件事叶北早就是知道消息的,也已经被成功策反了。

  所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没有表现的多么意外,只是尽可能的劝说道,“男孩子大了也该有点儿自己的空间,总锁在家里不是太好,再说您不是还有女儿嘛。”

  说着,撒着娇扑进叶淑仪怀里,“您可别想多了,自己心里又瞎难过。”

  以叶北的角度来看,对自己这个母亲除了心疼,更多的就是一种莫名的同情。

  可能都是因为刘致远,才会有这样的心情。

  所以叶北是不太想看到自己这个母亲太难过的,毕竟年轻时已经难过了那么久。

  “我不是难过,只是有点儿迷茫。”

  叶淑仪笑了笑,轻轻把叶北的头发别在耳后,“你们终有一天会长大,都要离开我的,我是时候放手了,只是有些舍不得,如果因为这份舍不得做了什么让你们伤心的事,你们可千万别计较啊。”

  没想到叶淑仪是说这个……

  听到这话时,叶北也忍不住有点哽咽,“想到哪里去了呢?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会在您身边的。”

  “嗯,你们都是好孩子。”

  对此,叶淑仪也没有反驳,只是神色怅然地笑了笑,“小南跟知微的事,你知道吗?”

  是的,也就是今天,当叶南知微当着她的面有了第一次感情流露后。

  叶淑仪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孩子长大了,终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那种心情很复杂,是又想让孩子长大,却又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

  所以叶淑仪才会像现在这样,有些失魂落魄地坐在客厅,思考着自己往后的生活。

  当想到孩子们成家立业,都会离开自己的时候就忍不住难过了起来。

  “知道一点儿。”

  叶北点点头,不知道自己的老母亲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下意识地忍不住替知微说好话,“其实,知微也挺好的,各方面把小南都照顾的不错。”

  难道是因为叶南知微在一起,不随自己的心愿,所以不开心?

  要知道在这之前,叶淑仪可是坚定的想跟柳家结亲家的……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知微,不高兴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依据叶北的想法,就算自己的母亲有什么不满意也不会说出来。

  毕竟,知微这个孩子对叶家而言很不一样。

  叶淑仪做不出那等让人寒心的事,就是可能心里会觉着有点儿不舒服吧。

  “是啊,所以我才没说什么。”

  叶淑仪点点头,语气稍显沉重,“知微是个好姑娘,咱们不能做对不起人家的事,这件事就由着两个孩子的心意去吧。”

  呼……

  听到这话,叶北算是长出了口气,知道自己母亲这关算是过了。

  往后知微想进叶家的门,应该没有什么阻碍了。

  “你也是个好孩子。”

  这边叶北才刚松完一口气,就听到自己的老母亲又开始新一轮的感叹,“也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排斥感情上的事,当初妈妈眼光不好选错了人,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错的,所以往后你想要共度一生的人自己选,妈妈也不会再参与了,你们都比妈妈聪明,一定能选到合适的人,小南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妈妈希望你也能这样。”

  其实,对于这一点叶淑仪早就悟出来了。

  可是一直想要参与叶北的感情,也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生怕女儿选错了人。

  总觉着自己已经吃过一次亏,懂得分辨什么人是好什么人是坏的。

  才想要给自己的女儿做一次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努力了这么久,有没有作出最正确的选择她不知道,倒是惹得孩子们都起了逆反心理。

  叶南看中的人没有错,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接近完美的选择。

  叶淑仪自问没有参与过,儿子却是选了一个最合适自己的人。

  那女儿应该也可以,自己不放手就永远不知道孩子有多优秀……

  所以叶淑仪坐在这里,也是想好好把自己的想法跟女儿畅谈一下,也好将最近这段时间因为相亲引起的不良情绪都笑话一下。

  一次把话说开,就此撒手不管,感情的事让孩子们自己去努力。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孩子们只有经历过了才能真正的长大。

  叶淑仪现在就是如此想的,与其说孩子们在长大,倒不如说她也从中学会了如何做一个好的母亲。

  这番话成功的感动了叶北,一瞬间让这个因为相亲郁闷了好几天的姑娘顿时开朗了许多,“您也是最好的妈妈。”

  在这一番话过后,母女之间的隔阂从此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