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六章什么时候都行

第一百九十六章什么时候都行

  叶南离开餐厅后,也直接回了自己的卧室。

  刚才对叶淑仪说的话半真半假,不过却惹的有些人心里面犹如蚂蚁挠一般。

  真的是,对知微的确有喜欢的心意,却是暂时还没有娶进门生孩子的打算。

  至于为什么现在说出来,不过是想让叶淑仪放手而已。

  还有把房子写在知微的名下这一点,也不是因为想给喜欢的女人一个保障,毕竟有自己在的话,那就是最大的保障。

  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么说能让叶淑仪确信这段感情,也会更加相信自己现在想要搬出去的初衷。

  二则是如果把房子写在知微名下,那往后就算刘承祖一直居住也没有问题。

  住自己徒弟的房子能怎么着?再说了知微也不会赶人的,这老头往后的生活也算是安顿好了。

  可惜,大家都没能看懂其中的用意。

  就连知微,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感情这一块。

  一个人想了很久后,知微终于是按耐不住上楼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近来叶南也不是一次说过喜欢自己,可也基本都是说完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搞得她都有点儿大脑迷糊,不太敢相信这一切……

  今天,可是当着叶淑仪的面都说出来了,现在叶家人估计都知道自己的事了。

  可只有自己这个当事人都不敢确定,与其这样患得患失,不如早点知道结果。

  如此想着,等知微回过神来,人已经在叶南的卧室门口了。

  不知道为什么,上来之前明明都想好了要问什么,可是一站到这个门前面脑子里就完全一片空白。

  站在门口犹豫许久,也没有勇气敲门进去……

  最终,还是退缩了,转身想要回去再考虑考虑怎么问。

  就在这时,叶南的卧室门开了。

  知微脚步一顿,背对着卧室门愣在原地,脑子里再一次变得空白一片。

  叶南本来是想下楼喝点儿水的,吃了几十只荷叶鸡有点儿咸,可一开门就看到这样一幕也是愣了,“你上来怎么站在门口,有什么事吗?”

  知微素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耿直性子,什么时候竟然也能做出站在门口扭捏着不肯进来的样子了。

  “我……我……我是上来问问要不要加夜宵……”

  听到问话,知微慌张下支吾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整话,“你现在是想下楼吃点儿什么吗?”

  还吃,今天算是吃的不少了,撇开那几十只荷叶鸡,叶淑仪也做了不少拿手好菜。

  自己吃的时候,明明知微也在旁边啊?

  平时知微对自己的饭量算是比较了解了,怎么还会这么问……

  叶南一脸纳闷,但还是老实说道,“我想下去拿点喝的。”

  “我去拿我去拿。”

  听到这话,知微立马逃也似的下了楼,“你会房间好了,东西马上就送到。”

  今晚知微有点儿古怪啊?难道是因为晚上在餐桌上说的那些话……

  叶南站在门口,心里闷闷地想着,晚上在餐桌上自己的确是说了一些比较能影响人心情的话吧。

  不过,叶南也没有急着追问为什么,等待会儿把水拿上来确认一下就好了。

  回了房间没多久,知微就端着饮料进了房间,想来是已经调节好了自己的心情,跟刚才的张皇失措已经截然不同了。

  整个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如水,将盛放果汁的盘子放在床头柜上,自顾自地说道,“我现炸了一些果蔬汁,可以补充一些维生素,还有一杯牛奶睡觉前喝可以助眠。”

  叶南顺势端起一杯果蔬汁一饮而尽,又接着喝了第二杯第三杯……

  转瞬间盘子里的饮料就空了,包括那杯用来助眠的牛奶。

  “嗯,不够吗?那我再去榨一点儿。”

  看到这一幕,知微下意识的就是觉着可能不够。

  毕竟叶南食量惊人,那喝水的量应该也要比常人多,这么几杯饮料应该是不太够的。

  “已经喝好了,不用再去拿了。”

  可是,才转身,就被叶南拽住了手,拉到床边坐了下来。

  才刚刚平复下去的心情,一瞬间又起了波澜……

  叶南紧盯着知微,一脸认真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心事,挺好的。”

  被这么一看,知微的脸又红了,赶紧把脑袋别过去嗫喏着说道,“就是今天下午在餐桌上你们说的话,总感觉有点儿负担。”

  果然,是因为下午在餐桌上的话……

  叶南不由失笑,“你有什么负担,是觉着房子写自己名儿感觉有点负担?还是对于别的方面有些承受不了。”

  对此,知微轻轻点了下头,“咱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房子写我名恐怕不太好,还有就是你说的那些话,让夫人产生误解了往后可能……”

  其实,说这么多,她最想确定的无非就是“咱们现在是什么关系”这句话。

  至于为什么说那么多,可能是想掩饰一下自己的心情吧。

  她本来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只是一旦面对感情就变得有点儿畏首畏尾。

  就连现在能鼓足勇气把这些话说出来,也需要叶南主动询问才可以。

  多的,更直白的话她已经说不出来了。

  幸好叶南听的明白,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因为还没有得到你的回复,所以咱们现在应该是我喜欢你的关系,单方面,嗯。”

  喜欢知微的话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过每次都没什么回复。

  现在倒是好,这家伙愿意主动来问,叶南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那大家就一次性说个清楚好了。

  知微显然没想到对方会说的这么直接,脑袋里“嗡”的一下,又懵了。

  他刚才说……那就是真的了……

  这一次,叶南没有很快的转移话题,而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知微,似乎一定要给出个答案来才可以。

  情况一下子就发生转变了,本来是来问话的知微,一下子变成了被问的……

  脑子宕机很久后,终于红着脸点了点头,“你不是单方面的,咱们应该算是互相喜欢吧。”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低到宛若蚊蝇的地步。

  叶南自然是听到了,却还是假装没有听到,故意又重新问了一遍,“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到。”

  本来就很害羞的知微,听到这话脸都要红到耳朵根子了。

  却还是硬着头皮稍微加大了一点儿声音,说道,“我说咱们应该算是互相喜欢。”

  话刚说完,整个人就落入了一个厚实的怀抱。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浑厚稳重的声音,“以前是看你尴尬,所以每次说完喜欢,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转移话题,现在把话说清楚了总能放心了吧?”

  总算是得到回应了,这一刻叶南也是开心的。

  这也算是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追女生了,以往在修仙界自己都不需要做什么,光是凭借声望地位就能轻而易举的获得爱慕。

  当然,没发迹之前,因为被老东西管着,倒是也没有见过几个女人,所以不存在追女生受情伤这种事。

  以至于,比起修仙界的那些,知微就显得格外不同了。

  “嗯。”

  对此,知微娇羞地点点头,除了“嗯”好像也不会说什么了。

  这一夜,无眠。

  叶南只知道自己老母亲想要抱孙子的愿望,应该是有机会实现了。

  当然,叶淑仪也没有睡好,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两个孩子的事情。

  其中,还是想叶南多一点儿。

  因为经过餐桌上的交流,可以确定叶南的感情生活已经稳定,并且都想到了要给女方买房子的事,那结婚的事也应该早点儿提上日程了吧。

  还有一部分事因为觉着愧对柳家,没能履行长辈定下的婚约,可惜蕴仪这么个好女孩。

  毕竟,比起知微来说,柳蕴仪的确更入叶淑仪的眼。

  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

  所以一晚上翻来覆去后,叶淑仪起了个大早,准备找叶南好好谈谈。

  如果确定要跟知微在一起,就不能辜负人家姑娘了。

  家里已经出了一个不仁义的花心大萝卜,差点儿让整个叶家覆灭。

  以至于叶淑仪现在还有心里阴影,自然是不允许自己而已做出类似的事情。

  当初,知微进叶家的时候是带了叶老头子的手写信,关于这个姑娘的家庭背景叶家没有一个人知道。

  现在要议婚的话,总得找人家父母好好谈一谈。

  可是,才出自己卧室的门,就远远的看到了知微脸色绯红衣衫不整的从叶南的卧室门里走了出来。

  嗯,难怪叶南急着搬出去住,年轻人果然是需要自己的空间。

  叶淑仪感叹一句,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去叶南的房间肯定是不合适的,等下午的时候再找时间聊好了,得赶紧给两孩子物色房子了,说不定自己抱孙子的计划能早日提上日程。

  回去后叶淑仪就赶紧联系了自己圈子中的朋友,在山水居那里找了几套不错的房子。

  并且获得的信息资源比知微还要全面,有的时候朋友圈子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关于每栋房子的历届主人是谁,为什么要出手,装修多少钱,用了多少年……

  等等消息,全部都打听的详详细细的。

  刘承祖说过这个小区的风水布局非常好,那也就没有必要再挑布局了。

  最后叶南直接拍板定了一套装修好,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

  据说原主人是装修好做婚房的,可是临时有工作安排全家去了国外,这栋房子就一直空放到了现在。

  当时叶淑仪也是极力推荐这栋,说里面的装修真的很不错,刚好没有住过人,东西都是新的。

  当时订好,联系到对方说是过两天就可以回来签合同。

  还表示叶南可以先住进去的,很相信叶氏集团的信誉,就是差一张合同的事。

  对此,叶南自然是非常满意的了。

  刚跟知微确定关系,正是深入交流的时候,住在家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叶淑仪也破天荒的没有阻拦,竟然连一点儿不舍都没有,还主动联系搬家公司,当天就把东西搬了。

  整个过程表现的非常洒脱,还有大方。

  起初叶南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直到走之前……

  自己被叶淑仪偷偷拽进书房来了一次非常认真的交流,才明白自己的老母亲已经考虑到了去凤家提亲的事。

  “现在提结婚是不是太早了?我们都还挺年轻的。”

  叶南对此自然是抗拒的,不是因为不想负责任,只是觉着有点太快了。

  担心知微会对此感到有压力,再有就是凤家具体什么情况他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当然,不管凤家什么情况,自己都会好好对知微的。

  只是生在修仙界长在修仙界的他,对结婚这种陌生的东西多少是有些抗拒的。

  可是这话听到叶淑仪耳朵里,就是典型的不想负责任的表现。

  本来还和颜悦色的叶淑仪,一下子就冷了脸,“你不是还想着给自己留后路吧?往后遇到个更好看的,分手也没压力。”

  卧槽,这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还能愉快的当母子么。

  叶南无语,没好气地说道,“您把您儿子想成什么人了?只是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不想让人家知微感到太有压力,等后续关系稳定之后再考虑结婚的事不是很好吗。”

  说到这里,叶南突然想起一件事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三个月内,我肯定会去知微家里一趟的,这个您老人家可一定得放心了。”

  “那就好,到时候去人家家里一定要好好表现。”

  听到叶南会抓紧时间去对方家里一趟,这边叶淑仪才勉强安了些心,点头应道,“知微为了咱们家做了很多,也是很咱们一起从困难中走过来的,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孩子的一片心意。”

  事情的确是如此,知微是陪着叶家度过了一段最困难的日子。

  可是对于叶南而言,却不是……

  如果只是因为感激在一起,那这一段感情没有任何意义。

  再说了,叶家困难的时候自己还在修仙界,真正解决这场困境的人也是自己。

  所以自己对知微肯定不是感激,更多的是欣赏喜欢。

  这话叶南没有说出口,却是认真的保证道,“我肯定会对人家好的,这一点儿您也放心。”

  说罢,有些郁闷的嘟囔了一句,“现在搞得好像是你在嫁女儿一样,一点儿都不为自己的儿子说话可还行。”

  听到这话,叶淑仪没忍住笑了,可还是立马板着脸假装严肃地说道,“我早就把知微当一家人了,可不就跟嫁女儿一样了。”

  嗯嗯,您老说的都对。

  叶南也懒得再反驳什么了,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的态度端正。

  因为山水居的房子才把东西搬过去,还需要收拾一下才能入住。

  叶淑仪把家里的保姆全都打发过去收拾了,预计第二天就应该能入住进去了,以至于当晚叶南还是在自己家里住。

  到吃晚饭的时候,柳蕴行来了。

  叶南想着自己也没喊这家伙,来的太勤快也不是那回事,刚想把人扯走交待一下。

  才站起身,就看到才进门的叶北把人给扯走了。

  顿时眼珠子都直了,柳蕴行这小子进度可以啊,不声不响的也把事情捋的很顺了。

  还是说最近姓叶的桃花都不错?都能找个好归宿。

  当然,事情并不是叶南所想的那样。

  柳蕴行过来是为了答复昨天的事情,毕竟牵扯到一个家族今后的发展,肯定是要当面回复才能显得有诚意一点儿。

  叶北把人扯走,直接出门去了小花园。

  走到僻静的地方,又四处张望确认没有人才紧张地开口问道,“怎么样?柳家愿意一起去帝都发展么。”

  这件事于叶家于柳家都很重要!

  对柳家而言,等于白白得了一个把家族的枝叶拓展进中原最大城市的机会。

  于叶家而言则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了抵力相助的伙伴。

  不过是柳家有别的考虑,所以这件事有可能没办法达成共识。

  以至于叶北在问的时候才会显得那般紧张!

  “爷爷同意了,说要去就一起去。”

  柳蕴行脸上也难掩欣喜,重重地点头应道,“爷爷说已经欠了叶家那么多,不怕再多欠一点儿,怕就怕没机会还,都去帝都就有机会,只要叶家有需要,柳家一定帮忙。”

  听到这个答案,叶北的心顿时定了一半。

  最忠实的盟友已经有了,那剩下的困难都不算是困难了。

  “等我从帝都回来,一定亲自登门拜谢。”

  叶北心中是充满感激的,如若不是去帝都的时间就要到了,还有许多东西需要自己亲自敲定的话,现在自己应该已经坐上了去柳家的车。

  又或者,包括商量这件事也是自己亲自去的。

  “谢什么,爷爷就知道会这样,已经交待过了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柳蕴行摆了摆手,没所谓地说道,“你就放心大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别的东西都不需要考虑,什么时候需要柳家,什么时候都可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