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七章乔迁之喜

第一百九十七章乔迁之喜

  听到这种话,要说不感动是假的……

  柳家,应该是外公去世后就给他们最好的礼物了。

  当年刘致远肯定也是想到了这点,才会提前疏远两家的关系。

  并且就算对他们下手也没有敢用太激进的方法,全部都是采用了一种能够迷惑众人的手段。

  叶南的寄生虫感染,那是有诊断证明的,就算是柳家有什么怀疑,也抓不到确切的证据来出头。

  自己当初的精神病,也是有诊断证明的,并且当时刘致远是挑了一个最好的精神病疗养院。

  如此一来,柳家又能如何?

  万一这一切事都是真实的,柳家出来闹等于给人家家庭内部制造麻烦。

  并且当初叶淑仪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没有在最紧要的关头求助柳家,人家也没有正当理由出手。

  所以,等叶家靠自己摆脱了这个困境,叶北也完全没有责怪柳家的意思。

  从柳家在刘致远出了问题后,第一时间就上门表明了家族态度上可以看出来。

  当时的叶家也是风雨飘摇,没有了顶梁柱之后,两个病怏怏的孩子,能怎么样?

  可柳家还是愿意站出来,这一点就已经深得叶北信任了。

  就凭这一点,在选择盟友的时候叶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考虑到了柳家。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并没有错。

  叶北对此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太表达自己感谢,沉默半天最后来了一句,“你吃饭了么?”

  其实,这一天有很多时间可以选择来,柳蕴行偏偏就赶着饭点儿来,用意就在于可以在叶家多待一会儿。

  现在听到这句话简直就是中了他的下怀。

  不过,听叶南的话,一定要矜持,不要表现的太过热情。

  柳蕴行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来的时候没有提前打招呼,应该没有多做东西吧。”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我没有吃饭,但是不留下吃了,怕你家饭不够。

  叶北笑了笑,直接抓着人往回走,“我们家养着两个大胃王,每天都会做很多饭的,从小南的饭里抠点儿,就够你吃了。”

  听到是从叶南的食物里给自己匀,柳蕴行顿时觉着挺有意思的,便也没再说什么,跟着进去了。

  自己现在进度这么快,就是不知道叶南待会儿看到自己会不会大吃一惊!

  还真是,当叶北柳蕴行一起进来的时候,别说是叶南了,其余的人也是一脸懵。

  前几天不还因为表白的事尴尬着么?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气氛在这一瞬间竟然有些尴尬……

  叶淑仪的目光停在叶北抓着柳蕴行的袖子上,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幸好被叶南先一步发觉,率先出声调侃着打破尴尬,“柳家没有饭不是,天天跑人家家里混饭。”

  “说的好像你在我家吃饭吃少了一样?”

  柳蕴行也不甘示弱,知道这是给自己台阶,便顺着话题实力回怼道,“好家伙,每次来我家一顿吃我们一周的饭,搞得我后面都不敢收留这家伙了。”

  说着,便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整个过程相当的自然流畅。

  这话一出,大家又都笑了,没有人再把目光放在二人身上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柳蕴行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天生的好演员。

  什么时候都能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样子,完美的表达出来。

  也难怪,能够跟叶北这么快的就自然相处了。

  “你说的对,这小子最近越来越能吃了。”

  叶淑仪听着这话也跟着附和道,“我们家都快养不起了,明天也打发出去住了。”

  “小南要搬出去住?”

  听到这话,刚吃了一口菜的柳蕴行就停了下来,“家里就两个女人的话,是不是不太安全啊。”

  卧槽,坑队友吗?

  老子好不容易说服老母亲有了出去住的机会,这家伙一来就拆台。

  听到这话,叶南立马一个眼色递过去。

  眼底的意思可以说是非常明显了,“你再乱说话,就会失去这个小舅子了。”

  柳蕴行接收到威胁的目光,非常聪明地话音一转,说道,“那我往后得多过来转转,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家里还是有爷们儿的。”

  这话说的无缝衔接,还让整个餐桌的氛围变得相当愉快。

  不愧是在外面混了那么久的家伙,连情商都修炼的很高了。

  “好好好,没事多过来,家里平时人也不多,多个人来也热闹一点儿。”

  叶淑仪被哄的相当开心,连连点头,“到时候阿姨做好吃的给你。”

  不过这一次叶淑仪非常聪明的,没有把叶北扯上去,整个氛围还是和谐的。

  叶北看大家如此和谐,心里也很愉快,特意解释道,“小南也就是搬到附近的山水居,离家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平时还是会每天回家吃饭,也还好了。”

  估计也是怕柳蕴行担心,才特别说的。

  “哦,那可不行,搬出去还要回来吃?”

  柳蕴行听到这话,故意皱了皱眉头表示不满,“我后面要把混饭的地点改到山水居,吃小南的饭总是觉着香一点儿。”

  饭桌上,顿时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由于柳蕴行的加入,这顿饭吃的都还算是比较开心了。

  有的时候叶南还是挺佩服这个人的,总能把人际关系处理的那么好,除了感情上的事情外。

  反正在面对叶北的时候,这个家伙更像是一个蠢货。

  不过,这样也能体现出叶北对柳蕴行的不同。

  叶南也才能放心的把叶北交给柳蕴行……

  吃完饭,柳蕴行又在叶家坐了一会儿才走。

  这一次是叶北主动提出要送送的,其余人自然都是知趣的没有跟着一起去。

  叶北是想就一起拓展生意的事情再多交流一下。

  可是从家门口穿过花园,到外面的正门这一条路也算是有十几分钟。

  平时叶北都是直接从家门口坐车的,不用走这么久。

  可是柳蕴行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个问题,故意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正门。

  二人需要说的事也就在三两分钟内就结束了,还剩下十来分钟的路突然没话了。

  就这样沉默了差不多一两分钟的样子,柳蕴行一直低着头鼓捣着手里的杂草,突然把手伸出来,说了句,“送你!”

  叶北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一只草编的蚱蜢。

  回忆突然翻涌上来,小的时候柳蕴行也是经常如此哄自己。

  会编一些蚱蜢草蜻蜓之类的东西让自己开心,那个时候柳蕴行就很迁就自己了,明明是个高自己一头的大男生,却总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妹妹妹妹的叫。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柳蕴行的手艺还是没丢呢。

  叶北失笑地接过这只草编的小蚱蜢,摇头叹道,“你还记得怎么编这个玩意儿呢。”

  “你喜欢啊。”

  对此,柳蕴行只是笑了笑,又顺手抽了几根草开始编起来,还故作玩笑地说了句小时候经常说的话,“哥哥再给你编一个小蜻蜓。”

  小的时候柳蕴行就喜欢自称哥哥,过了这么久再听到这个称呼,竟然让人有点儿温暖。

  叶北最近不由上扬。

  眼底带着笑意,看着柳蕴行编织的手。

  手速很快,也很熟练,看的出来应该是经常编织的,不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的小蜻蜓就已经编好了。

  柳蕴行把编好的蜻蜓在叶北眼前晃了晃,和煦地说道,“看看,手艺没有下降吧?我在外历练的时间里,一闲下来就会忍不住编点儿东西,就怕自己把这手艺生疏了回来后,小北说想要个草编的小虫虫自己编不出来。”

  听到这话,叶北莫名感觉心底最深处有根弦好像被触动了一般。

  小时候的记忆放佛就在昨天,一切还都是美好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没忍住眼里就已经湿了眼眶。

  叶北接过编好的草蜻蜓,几乎是哽咽着说道,“没有生疏,编的很好。”

  下一秒,整个人就被柳蕴行抱在了怀里,“不要哭,往后没有人再能欺负你们了。”

  这一次,叶北没有挣扎。

  从精神病疗养院出来后,叶北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甚至是叶南叶淑仪都没什么机会能看到她哭……

  可是今天柳蕴行,成功的赚走了她的眼泪,成功的打破了她最坚硬的防守。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

  叶北才挣扎了两下,用浓浓的鼻音说道,“我有点儿呼吸不到气了。”

  听到这话,柳蕴行才尴尬地松开手。

  “我们试试吧?”

  被松开后,叶北低头看着手里的草编,沉默许久终是开口说了一句。

  可也仅仅是这一句,竟让柳蕴行愣在当地无所适从。

  刚才小北说的是,我们试试吧?

  那就是说自己成功了?成功打入小北的内心了。

  “你……你是……说真的么……”

  半天后柳蕴行才从一片空白的脑袋中醒悟过来,脸上洋溢着狂喜,无与伦比地确认道,“你答应了么?”

  对比起柳蕴行的狂喜,叶北更多的则是小女儿家的娇羞。

  只是点了点头,轻声应道,“嗯,试试吧。”

  没有任何时候会比现在这一刻更适合说在一起,只有在此时叶北的防御才是最薄弱的,才能留出机会给对方。

  也许过了今晚,她又会变成那个坚不可摧的人,又会对自己的感情充满排斥的心里。

  “你答应了,你答应了,你真的答应了!”

  听到这个确切的回答,柳蕴行可能是太开心了,惊喜之下连着大喊了三声。

  引得家里一些保安都听到了动静,熙熙攘攘地赶了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等看到是自己女主人在这里接受表白的时候,也就都识趣的退下了。

  毕竟,平时叶北对家里的工人还是比较严格的,大家都还在这位大小姐面前不敢表现的太随意了。

  柳蕴行却是毫不在意,抱起叶北直接原地转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一脸深情地看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我没想到会这么快,真好。”

  叶北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全都要感谢这两个草编虫子。

  只是柳蕴行的动静太大,持续下去估计家里人都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还是快点儿回去吧,待会儿来人了。”

  叶北有些不适应地挣扎了一下,红着脸推搡着说道,“有什么可以在电话上说,也尽量别在家里见面,我会不自在。”

  好不容易才答应的在一起,纵然柳蕴行想要两个人多在一起待一会儿,可是又怕叶北会感到有些不自在,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叶家。

  剩下叶北一个人看着手里的草编小虫暗暗发呆,小脸通红。

  第二天,叶南知微就搬到了山水居的新家里,连带着韩笑笑刘承祖也都跟着一起搬了过来。

  新房子没有叶家那么大,还有独立的大院子大草坪,也就是一个小小环绕别墅的花园而已。

  可是几个人还是感觉想到愉快,尤其是韩笑笑,总算可以见光。

  新的别墅是中式园林样子的建筑,有混合一些现代的元素,全明的户型结构。

  里面的装修一看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清一色的古朴的红木家具,却又恰当的融入现代生活。

  叶南越看越觉着满意,自己留了一件最大的还带小客厅的卧室,其余的就由着剩余几个人去挑了。

  本来知微也是想要选一个近点儿的房间当自己的卧房,却被拒绝了。

  用叶南的话来说,就是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分开住了。

  最后,知微也只能没羞没臊的住进了最大的卧室。

  幸好叶家没有人住这套别墅,否则真的是要尴尬死了。

  到下午的时候柳蕴行叶北竟然一起提了东西来,说是新居乔迁需要热闹一下。

  之后又请司机回头把叶淑仪刘子珍王妈等人都请过来做乔迁宴。

  一时间本来冷清的房子,竟然热闹了不少。

  可是叶南却一点儿也欢喜不起来,这两人纯粹是在给自己添堵。

  好不容易离开了家,就想着能清净过两天舒服日子,突然跑过来说要搞什么乔迁宴?

  有什么需要庆祝的,直接回家庆祝不好吗?

  诶?可是不对,这俩人怎么一起过来了。

  本来坐在沙发上一脸郁闷地叶南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下意识回头看了叶北柳蕴仪一眼,发现这两人的气氛似乎有点儿不一样了。

  有种,情侣之间才有的浓情蜜意……

  不会吧?这两人进度这么快,难不成已经成了。

  叶南越看越觉着不对劲,主动走向聊的正嗨的二人。

  二话不说,坐在二人中间,然后一脸贼兮兮地笑着看向柳蕴行,“你不地道,这么大的事也不说一声?”

  柳蕴行立马就get到了其中的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掩着嘴悄悄说道,“这事昨天才定下的,我都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你姐给打发出去了,这不是没来得及跟你这个月老说嘛。”

  卧槽,果然……

  柳蕴行这小子可以啊,竟然这么快就搞定了。

  “姐,不是吧!”

  对此,叶南也有些震惊,好奇地看向另一边,“这小子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这么简单就把你给搞定了?”

  他早就有预感,这两个人应该可以成。

  可是叶北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重了,应该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和,不至于这么快就答应这段感情。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叶南除了震惊,就剩下好奇了。

  叶北则是笑了笑,从手包里翻出俩个草编的小虫子,“喏,就是用这些小虫子。”

  额?就用草编,这么容易。

  叶南对二人童年的游戏不是很清楚,其实就算是这具身体的本尊也不是很清楚。

  一个是因为当时年纪还小,没有什么记忆。

  另外一个是,柳蕴行当时只追着妹妹跑,对这个话还说不利索的弟弟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以至于叶南一堵感觉自己这个姐姐内心还挺单纯的丫,这么容易就被人骗走了。

  看着叶北手里的两个草编有些哭笑不得的调侃道,“这种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姐真应该多熬这小子一段时间才对。”

  对于叶南的临时反水,柳蕴行表现的非常无所谓。

  反正现在关系已经确定了,怎么说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让叶北后悔。

  虽然他也很意外,自己的几个小草编就能搞定这件事……

  “你不懂的。”

  叶北则是笑着摇了摇头,眼里都透露着平日里没有的光芒,“正是这些小草编唤起了我人生中最快乐惬意的时光,也让我卸下了所有防备。”

  说罢,看了柳蕴行一眼,“有些东西也许会迟到,可绝对不会晚到,对吗。”

  柳蕴行知道这句话是在说自己的出现,心中大为感动,重重点头,“你说什么都对。”

  这副模样宛若一只忠犬……

  就是叶南看了都有些不敢置信,这个八面玲珑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么一面。

  简直就是一条女友狗嘛!

  叶南此时化身一颗柠檬,感觉牙都快要被这两个人酸倒了。

  连连摆手表示受不了,不想再吃一口狗粮了。

  不过,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很为二人开心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