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一百九十九章师傅

第一百九十九章师傅

  果然,叶南躺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说是上官在书房。

  叶南抱着怀疑的态度跟着佣人去了上官的书房,进去就看到上官正坐在椅子上平静地喝着茶。

  听到有人进来的动静也没有抬头,跟下午刚进门时候的那副和颜悦色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给人感觉像是,有点儿生气?

  叶南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反正就那么平静地走了进去。

  然后自己找了个座位,自顾自的坐下。

  上官震抬起眼皮看了一下,冷哼道,“让你坐了么就坐,眼里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

  听到这话,叶南又站了起来,不过脸上却是没有一丝一毫因为犯错而觉得不安的表情。

  径自朝着上官震的方向走了几步,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你现在是生气吗?”

  “哼,你小子外面惹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没有点数?”

  上官震眉头轻挑,有些愠怒地说道,“在外面遇到事要分辨大小,不要做什么都莽莽撞撞的,有些事根本不用自己去做,为什么非得给自己惹这些麻烦。”

  我又惹麻烦了?

  叶南下意识地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不过说起来具体是哪一桩呢?搞得上官震脾气这么大……

  他在外面惹的麻烦可是一点儿也不少,之前也不见这位挂名师傅说什么。

  今天又是怎么了?

  叶南想了一圈也想不通自己最近惹的哪一桩祸,能捅到上官这里。

  上官震本来是想让叶南自己反省一下的,可是等了半天也没有回复。

  看叶南的样子,也好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顿时打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无力之感,郁闷道,“你还想不起来?”

  叶南摇摇头,老实说道,“我惹的祸不少,就是不知道您现在是因为哪一桩闹脾气。”

  说到这里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要不您告诉我,我去灭了那家伙的满门给您消消气儿。”

  你还灭了人家满门?那说什么消气儿,只会气儿更大好嘛。

  这小子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

  就连上官家也不能随便说把富家这样一个大的家族给抹杀掉,别说一个只是天赋妖孽,还没成长起来的毛头小子。

  当然,上官里不是没有这么一个实力,而是抵挡不住武道圈中子中的舆论压力。

  要知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如果上官家真要是如此一个暴虐的家族,恐怕也很难坐稳中原武道第一家的这个名头了。

  上官震终是忍不住,说道,“听说,富家的孩子去你们家提亲了?”

  估计自己要是再不说,这小子还能有什么更惊人的言论出来。

  听到这话,叶南心里“咯噔”一声,面子上还尽量保持平静,“哦,富有仁,是来提亲了,不过被拒绝了。”

  富有仁这事真不是他干的,所以具体是怎么情况现在也不敢说。

  富家在帝都,在武道圈子的确是有点儿地位的。

  当时叶南也想过除掉这小子,不过也是考虑用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

  至少也应该像上次袁家父子两在医院,因为电路失火出了事一样。

  让别人就算有疑惑,也没有错处可以拿。

  只能说柳蕴行下手太早了,导致这事中间出了些差错。

  早知道提前问清楚富有仁这小子是怎么死的,现在也好顶这个岗。

  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想顶钢也不敢乱顶。

  到时候说的不一样,上官家不管这件事,到时候查到柳蕴行身上又是个大麻烦。

  所以,叶南现在也只能装傻充愣,一边假装这件事不是自己做的,一边又放出一些是自己做的信息。

  让上官把这件事联想到自己这个宝贝徒弟身上,肯定就会帮忙解决了。

  上官震喝了口茶,继续问道,“拒绝了,那人呢?”

  语气平静,却自有股威严从中透露出来。

  “不知道,可能死了吧?”

  叶南继续自己刚才的态度,半真半假的说道,“毕竟,心眼那么小的人,如果被一个家世不如自己的女人拒绝肯定就会气死了。”

  死了,这个是叶南现在唯一能确定的信息。

  柳蕴行绝对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人活着,毕竟大家已经闹出矛盾了,如果只是教训一顿,再放回去。

  那不用玩儿了,以富有仁的脾气,立马就能喊一票人整回来。

  柳蕴行绝对干不出来这种蠢事的……

  “哦,死了,人死哪儿总知道吧?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做师傅的也很难料理这个烂摊子。”

  上官震听到这话,也基本上确定了这事跟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有关,不然为什么好端端的说人家死了的这种话。

  顿时间,上官震有种想把这个惹事精给扫地出门的冲动。

  可是想到叶南的天赋,硬是把这股火给压了下来,“你说说具体情况,为师也好想办法跟人沟通处理这件事。”

  成了,这事上官震认下了。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就是毁尸灭迹了么。”

  叶南心中长长舒一口气,继续用刚才的口吻说道,“富家那样的人家,哪个傻子会笨到把尸体留下来给人家查线索。”

  “嗯,说的也是。”

  听到这里的上官震是再也忍不住了,下一秒直接把手里的茶杯丢地上,“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祸?”

  茶杯就碎在叶南的脚下,溅的他鞋上都是水。

  叶南笑了笑,甩了甩鞋上的水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家伙不过是被拒绝了,就找杀手来偷偷处理我?还把我家的妹妹给绑架了,我要是让他活着,就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完全没有一点儿悔意,反而有点儿发狠的意思在里面。

  其实,上官震也知道这些内幕。

  他不可能什么都不调查,就来这里兴师问罪。

  如果有人这么对上官家的人,自己做的可能比叶南还要狠。

  这一点,上官震是很理解叶南的。

  可是,他生气,生气叶南遇到这种事,明明知道富家的情况,还非要自己犯险去处理这件事情。

  如果当时,他能够主动求助上官家,一切就会变得简单多了。

  他们有理有据,站在正义的一方,轮不到富家来说话。

  可是现在叶南偷偷解决了这件事情,倒是显得自己这方理亏了。

  总算听到叶南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上官震长叹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做的没有错,那个东西的确是该死。”

  说到这里,上官震看了叶南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本来可以让他以更羞愧的方式死去,让所有人都无可指摘,却非要用最麻烦的方法。”

  听到这话,叶南心头一亮。

  怎么回事,这老头现在是向着我说话呢?

  并且也不是生气我对富有仁做了什么,应该是在生气自己下手不够狠?

  所以上官家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脑回路都跟别人不一样?护短护成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你还有脸看。”

  上官震看着叶南这幅表情,不由失笑,“你知道吗?从你到帝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富家的人盯上了,我让上官星儿云儿去接你,就是给富家表个态,我上官家的人看着呢,别想轻举妄动,留你们在这里住也是担心在外面发生点儿什么意外,你身手好,可能不害怕这些,可你姐姐呢?有没有想过这方面。”

  听到这段话,叶南恍若大悟,刚才心里的疑问一下子全解开了。

  果然,上官震是防着富家下黑手……

  如果他一早想到富有仁的事,估计也能猜到这个举动的目的了。

  可惜,富有仁真不是他下的手,所以一时半会儿也的确想不太到。

  那上官震电话里说早就准备好几个项目也是因为这件事?在担心叶淑仪叶北两个人待在西河市会出意外,所以才帮忙叶氏拓展业务。

  那,一早上官震什么都知道了,并且已经在暗中把所有事都投入了解决。

  顿时,叶南对眼前这个老人充满了好感。

  “多谢师傅,把所有事都处理好了。”

  想到这里,叶南再也不绷着,不管这么处理对自己有没有用,就这份好意也值得自己说一声谢谢。

  原来不知不觉中,上官震已经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

  “你啊,还是太年轻,年少轻狂的小子。”

  看到叶南这个样子,上官震的语气也不由软了下来,“你是有师门的人,师傅不是白认的,有事自然是要找师傅商量,谁要是欺负了你上官家还能饶了他不成。”

  这话上官震并没有掺杂其余的心思,说的很真诚。

  上官家外姓弟子也不少,纵然大多都是靠联姻被永远留在了上官家。

  可能这么长治久安,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上官家的处事作风正派,值得这些弟子为了这个家族去努力去奋斗。

  叶南也恍然,自己这个师傅真的没白认。

  虽然自己不是年少轻狂,是有恃无恐。

  但是面对这样的好意,还是很难不动容……

  在修仙界那老头也护短,不过跟这种护短不一样。

  是你被打了,被欺负了,他要先数落你几句,激一下你,让你生起反抗之力,然后才偷偷去把那些家伙收拾一顿。

  这些也是叶南后面才知道的,因为那老头竟然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事。

  反正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就是这好叶南都记了几千年。

  此时的上官震又是另外一种,事无巨细的为你规划一切,一点儿委屈都不想你受,让你从明处都感觉十分受用。

  纵然二人方式不一样,可是最终表达的心情都是一样。

  我的徒弟,谁都欺负不得。

  也是这一刻,叶南才开始真正的重新去看待眼前这个老人。

  往后,在地球,不管这家伙能不能教自己东西,就凭借这份性格叶南也准备打心眼里把这人当师傅对待了。

  “是,以后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是有师门的人,有什么事师门会替我扛着,师门会替我找回公道。”

  这是叶南来地球后,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说话。

  当然,上官震也活了一辈子,自然能看得出这份认真。

  当即满意地颔首,说道,“这件事就交给为师来处理,处理好之前你就不要再轻举妄动了,既然富家那么有本事找刺客来恶心你,还不自知理亏的话,咱们上官家也可以好好恶心恶心他们,直到恶心的他们怕了怂了,不再敢动手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上官震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却偏偏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对于这种方式,叶南自然也是很满意的。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向来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没想到在地球上应急拜了个师傅,竟然这么对胃口。

  “那样就做好了,麻烦师傅了。”

  这一次叶南说的是麻烦师傅了,却没有用谢字。

  是因为经过这件事之后,他才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上官震的徒弟,也真正把自己当作上官家的一份子来看待。

  对于叶南的改变,上官明显是很满意的。

  叶南叶北在上官家住了两天,然后才去上官家的集团洽谈项目合约的东西。

  不出叶北所料,的确是游乐场项目。

  当然也不止这些,上官家简直可以说是诚意满满了,又出让了一个地产开发的小项目给叶氏。

  这种项目也许对上官家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叶氏来说却是平时吃都吃不到的肉。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用到叶北准备的项目小组,因为上官家把所有东西都安排妥当了。

  对此,叶北表示相当满意。

  同时也对自己这个弟弟在上官家的位置有了新的认识。

  处理完这些事叶北就回去了,接个项目也不是随便的事,还需要回去开董事会。

  也需要部署叶家后续在帝都落脚的事情……

  可是叶南却被留在了帝都,处理富家那件事情。

  这件事叶北是一点儿也不知情的,还以为上官是舍不得徒弟所以多留了几天。

  自然,走的时候还是挺放心的。

  叶南也没有什么顾虑,反正就那么一回事,自己不用出面,有上官在就行。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