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零三章富有成

第二百零三章富有成

  “难怪了,富家最近跟神经病似的,总是莫名其妙的找我家麻烦。”

  柳蕴行恍若大悟,后知后觉地嘟囔道,“我还以为是事情暴漏了,没想到富家是找错了人,现在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所以可以给点儿鸡汤喝不?”

  叶南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道,“我这几天可是真的没少忙,没想到连口鸡汤都喝不上,有些人真的就是白眼狼。”

  听到这话,柳蕴行就笑了,一手揽上了叶南的肩膀就往外走,“诶呀,咱哥两谁跟谁?你要喝鸡汤哥哥找个最好的饭店买几桶,刚才那个是我自己亲自熬了一早上才弄出来的,味道不不好不说产量还相当的少,你就不要折磨自己的嘴了。”

  啧,可以啊,都会给媳妇煮鸡汤了。

  老子刚来,把事情办完了,这货就跑出来圆润的过河拆桥了。

  叶南也是莫名的有点儿想笑,这一对儿倒是有点儿意思。

  不过心里还是惦记着柳家的事情,顺其自然地问道,“富家找麻烦的事能应付的来吗?都从哪些方面入手的,看我能帮上忙不。”

  其实,这些事叶南稍微调查一下也就知道了。

  可是现在事情有点儿太多了,专门去抽时间调查就显得有点儿浪费时间。

  如果能在柳蕴行这个当事人嘴里知道,倒是要省去不少麻烦事。

  听到这话,柳蕴行的眼底明显暗了暗,看的出来对这件事是相当的生气,“富有仁的老子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私生子,前天其中一个来柳家提亲了。”

  提亲?柳家嫡系的孙女就蕴仪一个啊,并且整个武道圈子都知道的,我是跟柳家有联姻这一层关系的。

  卧槽,这货怕不是故意的恶心老子的?

  如果蕴仪被富家撬走了,舆论消息岂不是要恶心死人。

  现在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叶柳两家是有联姻的,富家不可能不知道。

  可见富家道歉是迫于上官震的压力,可并没有真心的害怕叶南这个人。

  要不然,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去招惹柳家。

  “蕴仪心情恐怕很不好吧?”

  叶南笑了笑,倒也没有特别着急,“柳爷爷并不是那种因为畏惧就把自己人送出去的人,所以现在富家应该没能提亲成功,正给柳家施加压力吧?”

  说起来,富家只要不招惹叶南,上官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手的。

  何况,现在上官家知道叶南的正牌女友是谁,自然也不会注意这个不被喜欢的柳蕴仪。

  上官震说的是叶南身后有师门,可没说所有跟叶南有关的人……

  显然这件事只能靠自己,或者是靠柳家自己解决。

  如果今日来找事的是西河的人,不管是什么阶层的家庭,柳家应该都能搞得定。

  可来的人是富家,如何去搞定?

  就算搞定,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叶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明白这件事真要好好的解决掉只能靠自己了。

  除非自己也牵扯到这件事当中,否则上官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那么,该如何牵扯进去?

  富家的私生子不是多么,那消失几个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想到此,叶南主动出声问道,“那个来自富家的私生子现在人在哪里?咱们过去会会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

  说罢,又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又连忙出声阻止道柳蕴行,“你还是不要去了,要不才会被富家找出漏洞的,直接说那个小子住在哪个酒店。”

  柳蕴行早就调查了那个人住在哪个酒店,也抱着去灭了这个家伙的打算。

  可情况不一样,之前能轻松解决富有仁,是因为那个家伙没有什么防范,并且富家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到自己身上来。

  可能会想到叶南身上,却会因为忌惮上官不敢出手。

  令人没想到的是,富家竟然真的追究了,只是用的方法有点儿古怪。

  起先富家的人刚到这里,柳蕴行心里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

  可是后面发现富家的人不是兴师问罪,反而是来找蕴仪提亲来的。

  柳蕴行是什么人?几乎当即就反应过来,这是富家故意想法子恶心叶南的,也明白这件事在私底下一定已经被人扛下来了。

  而且,这个人就是叶南。

  所以,柳蕴行才耐着性子忍住没有处理这些人。

  免得到时候自己撑不住下了手,还平白无故的给叶南招惹了麻烦。

  蕴仪不管怎么说都是叶家名义上未来的媳妇,富家这般上门找事就是找叶南的事。

  只要柳家不出面,把事情都交给叶南,一切都会进行的很顺利。

  毕竟,叶南背后有上官家。

  现在叶南主动要求解决这件事,也是柳家人想看到的。

  蕴仪的这遭事,如果作为未婚夫的叶南都不管,那整个柳家都会陷入武道圈同盟们的笑话之中。

  而叶南或许也会被人诟病,对自己的未婚妻不管不顾,会是个渣男。

  反倒是叶南梦主动出手相帮,能够成功化解这场尴尬。

  柳蕴行几乎是很快就把这些线索给理了干净,然后说道,“在格瑞酒店,一个叫富有成的二十五六岁年轻小伙子。”

  说起这个富有成,还真是……

  富家为了恶心叶南一把,也真是下了不少铁功夫,竟然能找来这样一个人?

  这个富有成单看相貌真是又白又嫩,隐隐能看出些许女人的妩媚,五官长得可谓是相当的精致了。

  如果不是喉咙明显的特征,就是被人认成美女也很正常,并且观察内力也不是一般的武道层次了。

  如此优秀,又有如此实力的男人,恐怕是个女人都会喜欢吧?

  可是柳蕴行却非常清楚,自己的妹妹早就已经心有所属,这种小鲜肉如何能入的了妹妹的眼。

  富家这招美男计的算盘算是打错了,被拒绝后就开始各方面的施压,搞得柳家这两天也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打探到这个富有成的下落,叶南直接就去了酒店。

  富有成?看来富家这一辈的应该都是有字辈儿的喽。

  柳蕴行调查的很清楚,酒店房号包括出行时间等等,全部都已经布置的非常妥当了。

  所以叶南只需要按照其所说去找人就好了,跑肯定是跑不了的。

  柳家人早就暗中派人去跟踪追查了,线索几乎是实时转播的一个过程。

  叶南非常轻易的就找到了那人的酒店房间,敲门听到里面有女人不满的嘟囔声,紧跟着听到一个男人大吼,“谁呀?”

  能听得出来,语气中有明显的不耐烦。

  叶南平静地回了一句,“先生,这边酒店针对贵客是会有红酒送的,也算是我们酒店一种特殊的文化。”

  话说完,门内那个声音继续吼道,“不需要红酒,快点儿滚!”

  吼完,又是一阵女人嘟囔的声音,门内那个叫富有成的家伙又临时改变了主意,“等等,先别走,看看是什么酒。”

  本来听到滚字后就想破门进去把这家伙砸一顿的,还没来得及动手又被人喊停,叶南真是差点儿没有气笑。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细索的穿衣声,酒店房间的门从内被打开。

  待富有成把门打开,探出脑袋看到门口的人是整个人就愣了,“你,你,你就是那个叶南?叶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可见,这人来之前也是做过些工作的。

  因为到地球后模样一直在变,有很多亲近的人都已经不能认出自己来。

  现在却是被这个叫富有成的人一眼就看出来,想来已经把自己的模样烂熟于心了。

  啧啧啧,可惜人是聪明的,瞅瞅这心虚的样子,总觉着应该很难成大器。

  人们都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富有成现在看到我就这般慌张,里面必然有无法见人的东西……

  叶南抿了抿嘴,心里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刚才好像是听到了里面有女人的声音。

  难道里面那个女人是柳蕴仪?

  一想到这儿,叶南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抬手去抓此人的领口的衣襟。

  多年在武道圈子中打拼的富有成,自然不会那般容易的就被人给抓到的。

  登时一个闪身,躲过了被抓的境况,而后更是直接缩进了酒店门里,然后反手就把自己房间的门给锁住了。

  只是,一道门而已,富有成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只听到“嘭”的一声,酒店的门竟然生生被叶南砸开一个口子出来,然后伸手进到口子里面去抓门锁的开关。

  站在门里面的富有成看到这一幕都傻了!

  他不是不会武道,说起来在同龄人中也不算是差的了,可是面对这个能入上官家法眼的人心里还是会没有底气。

  同样的道理,刘致远的私生子那么多,却只有刘建州可以登堂入室,是因为刘建州聪明会做事情。

  那这个富有成也决然不是个蠢货,不然此时也不会以富家的名字来西河市办事情。

  在来之前,富有成就已经调查过了叶南,对叶南的实力有个基本的判断。

  知道以自己的实力肯定是没有办法撼动到的,并且先不说实力的问题,就说后台……

  叶南背后站的是上官家,自己背后站的是富家。

  如果在平时,对待大部分人,富家这个名头说出去绝对是够响亮的。

  可是面对上官家,连富有仁这个嫡系说折就折了,自己那个老父亲还得忍着痛心去给人家道歉。

  那自己这个私生子就更不用说了,这回肯定是要废了的。

  当初,他本来是不肯来的,知道这事是个烫手山芋。

  也是在调查之后,知道叶南不喜欢柳蕴仪,喜欢的应该是一直在身边保护的女保镖,才会同意来这里的。

  毕竟,这次于他而言就是一场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如果抓住了,以后就可以顶着富家的名,成为真正的富家人了。

  所以,他才赌了一把,赌叶南不会出来帮忙解决这件事情。

  现在的结果,显然就是自己赌输了。

  叶南打开门后,看都不看已经呆愣住的富有成,直接就往里面的床边大步走过去。

  待看到躺在床上那个穿着浴袍的女人,那张熟悉的面孔后,不禁笑了。

  熟悉是熟悉,不过这张脸不是柳蕴仪,是叶南最早来到地球上的第一位正牌女友苗诗语。

  看来,富家就是故意来恶心自己的。

  连苗诗语这么遥远的故事都能挖出来,还真是用心了。

  此时,苗诗语也看到了来人,下意识地第一反应就是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待慌乱的视线落在富有成身上后,突然又来了底气。

  想起那天在酒吧,叶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突然一股愤恨的情绪涌上了大脑。

  她不是圈子中的人,自然不知道叶南现在,已经不是彼时的叶南了。

  所以还想着,富家可是要比叶家大了不知道多少,今天可以借着富有仁好好收拾收拾叶南开着。

  登时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鄙夷地看着叶南,“都分手这么久了,还是对我念念不忘啊?”

  说罢,看向富有成,用能滴出蜜一般的声音说道,“成哥,真是不好意思,这人是我前男友,因为被我甩了,恼羞成怒才会这样,我也很苦恼,甩也甩不脱,成哥帮帮我。”

  听到这话,富有成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

  这个女人真的假的?完全不怕死么……

  没看到老子现在都已经被吓的不敢动弹了么,还帮个锤子啊。

  再说,这个女人是叶南的前女友!

  老天爷,要不要开这么大的玩笑?叶南身边那两个的相貌都绝了,竟然也能跟这种货色搞上关系。

  富有成闻言,连忙出声解释道,“这个叶少,我跟这个女的没有什么关系,真的就是酒吧里刚认识的,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不信你可以调监控,是她先来找我说话的。”

  这种时候再不解释,真的就会死啊。

  富有成现在真的是要冤枉死了,这个真的不是计划内的。

  就真的是在酒吧遇到的,感觉长得还不错才带回来的,没想到就特码那么巧是叶南的女朋友。

  这个,叶南现在不会想歪了吧?

  以为我是故意把他的女朋友扒出来,恶心他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