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零四章顺利

第二百零四章顺利

  听到这话,苗诗语完全傻眼了。

  是这个情况不错,可是这个男人不是帝都富家的吗?就算是个私生子也要比西河叶氏集团强上几百倍。

  怎么在叶南面前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不错,这个比刘建州要强很多。”

  叶南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个女人,登时就笑出了声。

  只是这笑容莫名让人看着心里有些发寒……

  笑罢,叶南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来,然后又重新把目光投向呆若木鸡的女人,“我有没有说过,下次见面会怎么样?”

  “我是个锱铢必较的人,所以往后请各位不要自找麻烦,万一到时候下手沒轻没重,不小心一脚把谁踢死了就得不偿失了。”

  这句话苗诗语一直都没有忘记,甚至就像是噩梦一样在脑子里总是时不时想起。

  每次想起来,就会感觉浑身发冷……

  因为那次酒吧过后,刘建州来找了自己一次。

  之后,她就入院了,前些时候才出来,也一直都避免自己撞上叶南。

  安份了没几天,约了几个闺蜜一起出来玩玩散心。

  当时也都怪自己瞎了眼,放着好好的叶南不要,偏要去招惹什么刘建州。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做这个错误的决定,其实叶南对自己也是挺好的,现在叶氏集团重回叶南手里,自己也是正儿八经的女朋友。

  可惜,一切都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毁了。

  搞得自己这段时间人不人鬼不鬼的,心情简直郁闷到了极点。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跟叶南见面……

  苗诗语本来只是想散散心,不过刚巧看到一个男人长的好看,穿着打扮也都是国际大牌的样子,并且又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

  当时就有点儿迷妹心起,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

  浅浅聊天后发现对方是帝都富家的人,听到集团的名字心里简直是狂喜不已,如此长相家境的人的确是很少见了。

  然后,再多聊了一些,在酒精的促进下,二人就到了酒店。

  只不过还没怎么样,就被叶南给撞了进来。

  现在才会形成一个如此尴尬的局面……

  其实,苗诗语自己都有点儿想不太通,今天这个时间叶南到底是为什么闯进来的?

  是对自己余情未了?所以看到自己跟别人在一起心里不甘……

  刚开始她就是下意识的想报复一下叶南,可等冷静下来后也考虑到了,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叶南现在这样,或许是对自己心里有些在乎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不失一个回到叶南身边的好机会,只要自己再表现的柔弱无助一些……

  当时就立马转换了策略,泪眼朦胧地看向叶南,“我错了,我还以为你不……”

  可惜,叶南完全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苗诗语话说到一半儿,就被一个杀气凌然地眼神把剩下的话给瞪了回去。

  这眼神绝对没有一丁点喜欢的情绪在里面,而是在说,“你继续说下去的话,很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但是苗诗语能感受到其中的杀气。

  “死性不改。”

  叶南见状,只是冷哼一声,然后异常平静地说道,“我说过一次见面就没那么好相处了,何况刚刚看到我的时候你是想让这个小子帮你处理掉我,还是怎么样?”

  说着,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富有成,“你要帮忙出这个气吗?”

  出气?老子也要有那个本事。

  富有成听到这话是连连摇头,十分坚定地表明自身态度,“我不敢,我不敢……”

  他哪儿敢招惹这尊祖宗?现在只求能把事情解释清楚,最好能让自己全胳膊全腿儿的回去。

  之前是赌叶南不会管柳家这件事,毕竟自己娶了柳蕴仪对他也有好处。

  可现在叶南出现了,态度也就很明显了。

  只要能保住命,娶不娶柳蕴仪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叶南要插手的话,那就代表上官不会坐视不管,自己要是蠢到执意去促成这件事,恐怕自己那个老爸不止是摆一桌子酒水道歉的问题了。

  谁又不是傻,能由着别人三番四次的给自己找事情。

  所以,现在自己能把这件事处理好,让叶南不会再牵连到富家就是最重要的。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的老子是派自己来,而不是其余几个蠢货了。

  说起来,他老子也只是有气没地方出,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

  觉着柳家是个软柿子,好拿捏一点儿。

  可是再招惹到叶南这事,他老子绝对是没有那种想法的。

  要是就为了故意恶心,给人家嫌麻烦的话,派个弃子来,随便折腾。

  还是心里有考虑,才会派自己来。

  防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叶南参与这件事,就不要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这也是为什么富有成一看到叶南,竟然连还手都没有,全程低姿态。

  也是没有办法,不低姿态能怎么招?自己老子都惹不到的人,自己又有什么底气可以去招惹别人。

  现在情况最惨的就是苗诗语了,新仇加旧恨……

  突然想到上次刘建州的惨状,自己今天恐怕会更惨吧?

  然后,一个控制不住,竟然跪了下来浑身颤抖地认怂,“我错了我错了,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

  说到后面都有些无与伦次,叶南甚至都有些听不明白这人到底在说什么。

  不过,都说了,他叶南就是个锱铢必较的人。

  上次能把这女人放出去,是因为手无缚鸡之力,打起来胜之不武。

  自己稍稍一用力,可能这人就废掉了。

  可是没想到第二次遇见,这个苗诗语还敢主动给自己找麻烦?

  也不是个心术正的人,现在是没本事压过叶南才会认怂,一旦后面有什么机会的话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报复自己吧?

  对于这种人,叶南是不划规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类的。

  那也不存在放过的事了,毕竟有时候会耍手段的人更可怕……

  没听过借刀杀人吗?会借刀的人往往最需要值得戒备。

  叶南冷笑了一声,没有回复。

  而是继续看向了门口的富有成,问道,“你这次来是找柳家的麻烦么?”

  “就是单纯的提亲,喜欢柳蕴仪长得漂亮。”

  富有成稳住心神,尽量让自己轻松一些去应对,“我来之前已经找人问过了,你好像有新的女朋友了,对这个柳蕴仪不是很感冒,才敢来的,当然,如果不是这么个情况,我明天就回去了,不再惦记柳家了。”

  啧啧啧,真是个小机灵鬼,求生欲算是很强了。

  那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叶南也不是一定就要把人怎么样。

  毕竟刚才自己破门而入,肯定是被楼道监控给看到了。

  在这个地方最不方便的点就是如此,走到哪里都需要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

  刚好,正巧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动这个苗诗语。

  “你明白就好,是个聪明人。”

  叶南点点头,别有深意地说道,“那不如帮我一个小忙吧?”

  这话一说完了,富有成又开始点头如捣蒜一般地应道,“您说你说,有什么事能帮上忙的,咱一定二话不说。”

  真是,比那个富有仁好多了。

  当初富有仁如果有这样的觉悟,也不至于是这么一个结果。

  叶南指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女人,轻笑着说道,“这个女人看起来真的很碍眼,你就帮个小忙处理一下。”

  语气轻松,就如同想让别人帮忙丢一件垃圾般。

  对此,富有成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就非常果断干脆地回答道,“没问题,保证让叶少再也不会见到这个女人。”

  听语气,甚至能听出来一丝庆幸。

  庆幸叶南并没有追究自己,而是把仇恨值落在旁人身上。

  对富有成来说,谁的命都没有自己的重要,更何况只是一个临时认识的女人了。

  处理起来,真的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只要叶南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别说是一个毫无关系的苗诗语,再重要点儿的也没关系,都能处理。

  听到这番话,其实苗诗语就已经死心了。

  亏的自己还想着叶南是不是对自己余情未了,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哪怕是现在,就连处理自己也懒得不想动手,就好像自己脏的是什么一样。

  让富有成帮忙处理,就从刚才来看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没有生路了。

  苗诗语登时全身都有些瘫软,甚至跪都跪不直了,满眼都写着,完蛋二字。

  其实,就叶南本人来说,今天这种情况遇到这个女人应该也不会真的去找人家的麻烦。

  如果苗诗语不是一眼认出自己的时候,下意识反应是想害自己,也不至于如此。

  所以不管是因为什么,苗诗语的结局都是自己作的。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个女人从今往后应该会深深的记在心里。

  叶南笑了笑,说了句,“很好。”

  然后,就自顾自地起身往门外走去,跟富有成擦肩而过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柳家那里往后都不要去招惹,回去记得给你那个老父亲带个话,再要是没事找事的话,把我恶心的不行了,我就也让你们好好恶心一把。”

  对于富有成来说,其实本来就没有自己什么事。

  如果说真的这件事能跟自己扯上什么关系的话,也不过是富有仁死了后,自己有机会入主富家。

  就一个私生子而言,在来西河市之前自己甚至都不能姓富。

  当然,就算在父亲的眼睛里,除了那个处处优秀的嫡子外,对这些外面的私生子并没有什么太好。

  从小富有成就特别努力,为的就是能让这个父亲多看自己一眼,能多来看看自己那个不争气什么都不会的母亲。

  当然,他也做到了。

  可是对富家,除了那些巨大的财产,就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现在,自己这条命保住了,回去该带的话也会带。

  如果自己那个老父亲还是执迷不悟,就要为那个嫡系的儿子报仇,那自己也不陪着玩儿了。

  他能听的出来,叶南是认真的。

  为了一个从来不看重自己的家族拼命,这从来不是富有成会做的事。

  任何时候自己最重要,所以才会在示弱这一块毫无压力。

  自己此行只是为了抓住一个跃龙门的机会,就算抓不住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就这一点而言,富有成心里看的相当清楚了。

  于是,听到叶南的这话,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应该有的反应,“叶少放心,这话一定带到的。”

  这话叶南听到了,却是没有做什么回应。

  此事能处理的如此顺利,是叶南也没有想到的。

  果然,跟聪明人交流起来真的是一点儿都不费力。

  如果所有的人都这么聪明就好了,自己也犯不着耽误修炼去解决这些没必要的事情。

  至于苗诗语,叶南从头到尾也没有放在心上过,自然交待完结果也没有什么感觉。

  唯一有的感觉,可能就是叹息这具身体的主人的眼光真的是太差了。

  竟然为了这样一个人死去活来,还追到酒吧去被人羞辱……

  下楼看到等在门口的知微,再跟刚才那个女人做个对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两种生物。

  叶南突然有点儿庆幸这具身体的主人眼光差,才能把这么好的知微留下。

  “事情办完了吗?”

  同样看到叶南走下来的知微连忙迎上去,关心地问道,“还顺利么,需要什么解决首尾的交给我就行了。”

  叶南笑了笑,不同于往日的冷笑,这个笑容中泛着温暖,“没有,很顺利,遇到一个聪明人,已经都解决好了,甚至没有出手伤人。”

  “那就最好了。”

  听到这话,知微明显松了一大口气。

  刚刚叶南上去的时候不带自己上去,酒店毕竟是公众场所。

  知微真的很担心,叶南一气之下做出什么事情给自己招惹了麻烦。

  现在听到连人都没有伤就把事情解决了,着实是松了很大一口气。

  “放心,我肯定不会有事的。”

  叶南抱了抱这个满心都是自己的女人,说道,“咱们现在去一趟柳家,把今天的事情给交待一下好了。”

  对于富家这个突如其来的提亲,想来柳蕴仪肯定非常郁闷,现在指不定怎么骂自己。

  柳家其余人恐怕现在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叶南觉得还是得亲自过去把这件事给交待一下,好好安抚一下柳家的人。

  怎么说,除了柳蕴行,别人都是被自己牵连的。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柳家,就算是还没有见到一个柳家人,从进大门开始叶南就能感受到这个家里处处弥漫着压抑地气氛。

  可想而知,这件事让柳家多么的郁闷。

  叶南车子开到柳家别墅门前不远处,就隐约看到有一个人的身影站在门口迎着。

  一眼就能认出,那个人就是柳蕴行。

  估计是这家伙特意给家里的保安交代过,自己来了要通报的。

  果然,一下车,这家伙就着急忙慌地把叶南拉着走向个偏僻静的角落。

  等确认周围没有人,才紧张地问道,“事情怎么解决的?”

  他没问事情解决了没有,而是直接问事情怎么解决的。

  因为柳蕴行相信叶南有处理这件事的能力,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的解决方法,会不会太激进,给叶南带来麻烦。

  “解决了,遇到了一个聪明人。”

  叶南能体会到这份关心,心里也是满满的暖意,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听完整个过程,柳蕴行可以说是松了一大口气,“那就好,顺利就行了。”

  只要没有伤害别人,这件事还能得以解决,就算是一个比较完美的处理方式了。

  富家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垃圾家庭。

  柳蕴行自然是会担心的,又担心自己的家庭不足以抵抗,又担心把叶南扯进来害了叶南。

  其实在他决定让叶南帮忙处理这件事之后不久,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幸亏叶南回来了,也没有遭遇什么麻烦。

  否则柳蕴行真的就难辞其咎了……

  当初解决富有仁的时候也是自己一时冲动,才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害叶南给自己顶过一次缸了,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不然,到时候出点儿什么事,自己也实在是不好跟叶北交待。

  “我也没想过这么顺利,可能富家本来就没有太认真,只是一口气不知道往哪里撒,所以才找到柳家身上泄愤吧。”

  叶南或多或少猜到了一些富家的态度,但到底是猜测,也不好太肯定。

  当然如果富家当真是这个态度的话,大家都会相对轻松许多了。

  说完,叶南又继续问道,“蕴仪人呢?因为这件事恐怕没少郁闷吧。”

  “呵呵,倒差点儿忘了这个最关键的大小姐了。”

  提到蕴仪,柳蕴行直接笑出了声,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何止是郁闷,都快要把你骂死了。”

  被骂,这事叶南早就想到了。

  柳家跟帝都的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富家也不会无缘无故跑来柳家提亲。

  联系之前富家跑到叶家提亲的事,再加上柳蕴是叶南未婚妻这事,聪明人很快就能想到其中的联系。

  柳蕴仪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恨不得冲到叶南家里把人揪出来爆打一顿。

  事实上,她的确这么做了……

  只是去过之后,叶南不在家里。

  现在,人都送到眼前了,可指不定得怎么闹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