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零五章嫁妆

第二百零五章嫁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得到消息的柳蕴仪听到这个罪魁祸首到了,用最快的速度一路打听追过来。

  待看到叶南的那熟悉的背影后,上去就抓着脖子一阵打,一边儿打一边骂,“好哇,总算还是出现了,看你往哪儿逃,差点儿把老娘害死……”

  其实,叶南是能躲过去的,可是为了让这个丫头出口气也就没有躲。

  反正打的也不疼,这粉嫩的小拳头敲打在身上可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想来柳蕴仪也不会舍得真的打,每一拳下去并没有真的用什么力。

  柳蕴行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才姗姗来迟地去把人捉开,“行了行了,打两下出气就没事了,那姓富的已经被叶南打发走了,估计后面再也不敢上咱们家来了。”

  本来还有所挣扎的柳蕴仪听到这话,才算是慢慢冷静下来。

  可看叶南还是没什么好眼色……

  叶南拒婚的事家里面的人已经说过了,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这么优秀的人,也会被拒婚?

  不知道的时候,柳蕴仪还能时不时去叶家溜达一下找个存在感。

  自从知道自己被拒绝后,就实在是没什么脸再去叶家了。

  想要出去散心吧,圈里的人又都知道自己的婚约,时不时用一脸羡慕的眼神提起。

  柳蕴仪又不能点破,每到这儿心情就更不舒适。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干脆都不怎么出去跟别人见面了。

  结果前两天更好了,那个姓富的跑上门提亲,叶南竟然跟人间蒸发似的也不出现。

  搞得外面又是一阵风言风语,说什么叶南估计是看不上自己了,所以遇到这种事情连面都不想漏。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两天她总是处于流言蜚语的中心,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却还不能够替自己辩解一下。

  真的,都快要憋屈死了。

  今天打叶南也不全是因为提亲的事,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件,还是不能理解叶南为什么不能娶自己。

  虽然刚开始她对叶南是没有什么感觉,也不相信婚约这种东西,但是随着后面的深入相处,她也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结果,当自己抱有期待想要去靠近的时候发现人家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喜欢的竟然是一直陪在身边的女保镖。

  这让柳蕴仪如何能承受的了?她这么骄傲的一个人。

  以至于在柳蕴行把她捉开后,往日的那些委屈全都涌上心头,竟然一时没忍住哭了起来。

  连一句话都没有,就是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般哇哇大哭。

  这一哭,把叶南弄的很方,毕竟安慰人这一项技能自己还真的没怎么修炼。

  好在还有柳蕴行,一把把自己的妹妹揽在怀里,摸着头发轻声低乖哄说道,“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什么事都不会有,有再大的事都有哥哥陪着呢。”

  如此,倒显得叶南非常的格格不入了,站在一旁全然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柳蕴仪的哭声才渐渐安静下来。

  柳治纲那里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派了人过来喊他们过去。

  这一次,不是在书房单独见面的。

  柳治纲,还有柳蕴仪的父母都坐在客厅,眉头间都是化不开的愁云。

  可是在看到叶南进来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尽量的挤出一些看起来较为轻松的笑容。

  尤其是柳治纲,还不知道叶南已经在帮忙解决这件事了。

  看到柳蕴仪哭的红肿的眼睛后,还故作轻松地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女孩家遇到点儿事心态就要崩掉,现在都婚姻自由了,你不愿意爷爷还能逼你不成,又乱怪人家小南了吧?真是不懂事的丫头。”

  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不想让叶南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并且想要自己家里把这件事全部的都承担了!

  叶南心中感动,好像每次遇到事情,不管怎么样这个老头都会尽量的保全自己。

  “已经没事了,大家不用再紧张了。”

  叶南笑了笑,一边说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下解释道,“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为我而起,富家就是专门做这事来恶心我,我前几天不在也是因为去恶心富家了,今天下午我已经找富家的人说过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说罢,叶南又看了柳治纲一眼,“往后有什么事,我能解决的就一定要说,瞒着自己想办法能解决还好,如果解决不了该怎么办?更何况还是受了我的连累,如果你们有点儿三长两短,那我岂不是要内疚死。”

  柳蕴仪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全是松了一大口气。

  看着叶南充满感激,“这次多亏了你,我们都没什么好办法了,就想着大不了名下的生意都不要了,也不能亏待蕴仪。”

  可是柳治纲就不一样了,充满了愧疚。

  低着头沉思片刻,才缓缓开口说道,声音尽显老态,“我没有本事,这点儿小事都解决不了,说好往后要给你做后盾的,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你,当初答应过你爷爷要照顾你们,我没照顾好,答应了你要给你撑腰,我也没做到,倒是自己家里的一些麻烦,总要让你去帮忙解决,我真的……”

  说到后面,柳治纲已经完全说不下去了,语气中的自责之意如此明显。

  “柳爷爷,真的不用自责。”

  叶南看着这一幕,也有些不太忍心,唯有好声劝说道,“您已经帮了我不少了,大家都是互相帮忙的,何况听上官家的语气,往后我肯定是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叶家就交给你们照顾了,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你们如果能够增强实力,在我走之前能让自己拥有一定的位置就很好了,我走的时候也放心一点儿。”

  这话并不全是在宽慰柳治纲,而是叶南本来就是如此打算的。

  所以说出来,也会很让人信服。

  柳治纲听到这话,心里也稍微释然一些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总是很内疚,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叶南的爷爷,对自己不能够履行当初的承诺而觉着愧疚。

  富家提亲的这件事,柳治纲本来的打算就是自己把这事压下来。

  无论如何,都不再把叶南牵扯到这个麻烦之中。

  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叶南帮忙解决了这件事……

  再说什么也无益,只有听叶南的,好好提升实力。

  在叶南离开这里后,尽最大的全力护住叶家才是最靠谱的。

  “你放心,往后柳家在,叶家就一定在。”

  柳治纲已经没有什么好说,唯有重重地点头承诺道,“往后就算是有事,也是柳家先出事。”

  对于这番话,叶南是相信的。

  柳治纲这个人很正派,向来都是说到做到。

  相处这么久了,这一点叶南多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所以,对此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的怀疑。

  叶南在柳家又待了一会儿,赶上了饭点儿就干脆留下吃饭。

  吃完饭,本来是想跟柳治纲再聊聊两家合作去帝都的事情安排。

  这件事叶北之前已经告诉自己了,对于这个想法他心里是很赞同的。

  一个纯做生意的家族,自然没有有武道背景的家族能够走的长远。

  武道背景就是一道护身符,是最稳定的靠山。

  纵然柳家的武道实力在帝都还不够看,可是武道这种东西是可以成长的,有叶南的帮助总不会太差。

  当然,叶南现在的身份,想要找个好的武道家族合作也没有问题,甚至是可以直接依附着上官家在帝都立足。

  可是,这些都不靠谱。

  既然是作为靠山,那忠诚一定是最为重要的。

  很多做生意的家族,本身就是武道圈里的人,那就谈不上什么忠诚不忠诚了,自己人要是再不忠诚还能相信谁?

  叶家想要成为一个武道家族,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毕竟要成为一个武道家族,首先要有的就是底蕴。

  底蕴不止是说有多少秘籍功法,最重要的还是有多少人。

  单说功法秘籍,叶南就可以拿出来一大堆。

  可是拿人出来,叶南却是没有办法变一堆出来,家族种的人是需要时间去积累的。

  叶家连支系亲戚都没有,就两姐弟。

  就算现在要开立武道门派,没有声望的支持也收不到人。

  哪怕是用钱雇用到了一堆人,那谁去教这些人去维系这些人又是一个问题。

  太麻烦,太繁杂了,这对叶家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

  然后,柳家却可以。

  麻雀再小,也是五脏俱全的一个武道家族。

  底蕴暂时看来还不够深,但只要有人在就迟早能闯出一片天来的。

  最重要的是,柳家叶家关系非浅,就目前来说是很值得靠的。

  也许百年千年之后,后代们会渐渐疏远,这事就不说了。

  毕竟用不了那么久的时间,叶南就已经把叶淑仪母女两带回修仙界了。

  既然决定要合作了的话,柳家现在的东西还是不够的,毕竟帝都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叶南想要去聊聊,也主要是就柳家后续的发展提供一些建议。

  可是刚上二楼,就被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柳蕴仪给挡住了去路。

  看着柳蕴仪瞪着水灵灵的眼睛,满脸怨气的瞪着自己。

  “你是不是这么记仇,不是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么?”

  叶南不禁失笑,这丫头气性够大的,这还恨着自己呢。

  只是,柳蕴仪对这话根本就是充耳不闻,瞪了一会儿自己又突然委屈了起来,眼里突然一点点蓄起莹莹的泪光。

  搞得叶南又事一阵手足无措,这位祖宗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事倒是说事情,什么也不说,就是哭。

  叶南也不太会哄人,只有呆呆的看着。

  就这样,一个委屈,一个呆愣,二人面面相觑站了好一会儿。

  “我有话要说,去找个没人的地方。”

  柳蕴仪终于忍不住一把扯着叶南的脖子拉着人就往楼下跑,手劲儿还挺大的。

  反正这一天叶南也没少受这丫头的气,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谁让自己连累了人家,就只能被牵着跑。

  下楼的时候正撞上了知微!

  知微本来是想帮忙解救一下的,却被叶南一个眼色给制止了。

  柳蕴仪心里有气,发出来就没事了。

  凭这丫头下午见面的时候没用力打,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举动。

  倒是没必要还让知微参与进来……

  到时候这丫头再把气出在了知微身上,自己心里估计会更不舒服。

  最后,叶南被拽进了小花园僻静的地方。

  柳蕴仪见周围没有人才撒手,突然转过身来。

  面对着叶南,不甘心地出声问道,“我到底哪里不好?”

  我到底哪里不好?这算是个什么问题……

  这丫头不应该是被富家提亲的事给委屈到了么?跟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你……挺好的……”

  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叶南顿了顿,迟疑地出声回答道,“没有哪里不好,长得漂亮性格又好。”

  说这些话的本意是安慰柳蕴仪,还有一部分是叶南本身也是如此想的。

  可是话说完,听到柳蕴仪接下来的问题后,叶南就开始后悔自己回答之前为什么不好好想一想了。

  “我这么好,你为什么还要退婚?”

  听到这个问题,叶南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所以这位小祖宗是因为这件事而心里不痛快,跟别人上门提亲没有关系?

  叶南有些想不明白,犹豫着说道,“退婚这个,不是你也没喜欢我么?”

  对啊,柳蕴仪一开始不是也很抵触这个婚约的么……

  那自己退婚,这家伙不是应该偷着乐吗?怎么还上赶着质问起人来了。

  就在叶南一头雾水的时候,突然听到,“可是我现在开始喜欢你了,你就会不退婚了吗?”

  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应该是压抑在心底许久了。

  可是叶南却再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现在算是被表白了么?

  如果说被表白的话,叶南这一生还真是没少遇到过。

  可是如此别开生面的表白,却是头一次。

  愣了半天之后,叶南才冷静下来回复道,“我还是要退婚的,你的确是不错,可是咱们不适合,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样回答算是比较负责任了吧……

  好听的话叶南也会说,可是这种时候不适合说那些。

  如果让柳蕴仪心里产生了什么误会,对自己再抱有期待的话就真的是不合适了。

  说到底柳家的人,叶南总是会不太忍心去伤害。

  可如果一定要做点儿什么的话,叶南选择长痛不如短痛,一次性把这件事说清楚。

  “你喜欢那个知微,我知道。”

  柳蕴仪听到这话也稍微冷静了一些,只是神色有些暗淡,“可是我不觉得自己差在哪里,是你不够了解我,等你了解我以后,再做决定也不迟啊。”

  话是如此说没错,可是有的人一眼就能知道合不合适。

  就算叶南的生命中不会只有知微,可也绝对不会有柳蕴仪的位置。

  柳蕴仪,当作个妹妹来疼爱是没问题的。

  可是当作伴侣,却是一个极其不合适的选择。

  “不需要再等以后了。”

  叶南十分果决地拒绝道,“我现在就可以做决定,咱们两个不合适。”

  语气态度算是相当坚决了……

  本来还抱有一点儿希望的柳蕴仪这次算是彻底死心了,眼底越来越暗。

  这是她第一次鼓足勇气给一个人告白,可是失败了……

  以往她总是表现出一副对叶南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可当她真正听到叶南对自己没有意思,婚约后面会退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喜欢这个人的。

  身在武道家族,她从小就崇拜强者。

  或许从第一次见识到叶南的厉害,自己就已经对这个人有了好感。

  只是,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再往后叶南那看似不羁的性格下,又极其稳重的内心也让她惊艳了一把。

  在柳家遭遇一次次困境的时候,叶南出手解救的时候,那高大的形象……

  这一点点,一分分让自己慢慢陷了进去。

  只是等自己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富家来提亲这件事柳蕴仪并没有多放在眼里,因为她知道柳家是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

  可是她委屈郁闷难过的是,叶南对这件事不闻不问,突然消失不见。

  又想到自己已经有名无实的婚约,才会如此。

  当叶南出现说这件事已经解决的时候,她心里是欢喜的,他总算是没有对自己彻底不管。

  在吃晚饭的时候,柳蕴仪给自己做了许多心里建设。

  这一次一定要表白,一定要说明自己的态度,有些事如果不睁一下的话就真的错过了。

  至少争了就不会后悔……

  可是,知道这个结果后,柳蕴仪还是感觉十分难过。

  难过到连回答都张不开嘴,只是“嗯”了一声之后,就先行离开。

  至于如何回到的房间都不知道,脑子完全是一片空白的。

  待柳蕴仪离开后,另一个人从角落中走出来。

  叹着气看着柳蕴仪远走的背影说道,“这样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纵然是太直接了一些,可也不至于耽误了她。”

  这个人正是一直躲在暗处的柳蕴行……

  适才柳蕴仪拉着叶南出去的时候,他在一旁撞见了。

  不过两个人谁也没看到他,他生怕柳蕴仪会恼羞成怒做出什么伤了叶南的事才悄悄跟上打探。

  没想到看了这么一出大戏……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拒绝,做哥哥的心里反而更伤心一些。

  如果拒绝的人不是叶南,是随便一个什么臭小子。

  柳蕴行估计要把这个人爆打一顿来泄愤了!

  “谁让你躲在暗处偷听了?”

  听到来人的声音,叶南有些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一眼,“真是一点儿都不君子。”

  不躲在暗处听,那还明目张胆的站出来听么?

  “你赶紧的吧,让我妹妹那么难过,我不打你就算好的了,还敢说我不君子?”

  柳蕴行无语,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也算告一段落了。

  蕴仪被拒绝纵然有些伤心,可是迟早都会好起来的。

  这两人也没有认识太久,感情的话也说不上很深,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好。

  “你打的过我吗?”

  对于柳蕴行的吐槽,叶南可是全然不放在心里,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就算我不还手,放着让你打,那你还要不要做我的姐夫了。”

  卧槽,大招!

  “我怎么可能打你呢?你不是我未来的小舅子么。”

  听到这话,柳蕴行的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刚才晚饭是不是没吃饱,姐夫带你出去加个餐啊?”

  加餐?老子刚刚不知道吃的有多饱。

  叶南白了这家伙一眼,面无表情地扫掉胳膊上的手说道“我有事找柳爷爷聊聊,可没空吃什么加餐,留着以后吧。”

  说罢,回头看了柳蕴行一眼,“你也一起去吧。”

  柳蕴行闻言,连忙笑着赶上去,“哟,还有我的份儿?那咱们就走起。”

  柳治纲平时没事的时候一般都在书房待着,二人结伴到书房就没有走空。

  敲了敲门,就听到门内传来苍老的声音,“进!”

  叶南柳蕴行闻言,互相看了一眼。

  这顺序不对,不应该是先问来的是谁吗?

  直接说进,那是柳治纲知道要来的人是谁了……

  压下心里的好奇,柳蕴行作为主家先一步打开门走进去。

  叶南跟着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进去就看到两个连着的客座位置旁边都摆着一杯刚泡好的茶水。

  看来柳治纲是知道二人会结伴同行而来,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爷爷,真是料事如神。”

  柳蕴行一如既往的耍宝,笑嘻嘻地找了个位置坐好,“早就猜到咱们要来了,还给泡了茶水等着。”

  只有叶南是一脸的纳闷,对这个料事如神充满了疑惑,“您怎么知道我们两个会一起来的?”

  毕竟,自己刚开始准备要来的时候是没准备喊柳蕴行的。

  至于为什么跟柳蕴行一起上来,也只是凑巧撞上了而已。

  “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一些东西。”

  柳治纲指了指背后的落地窗子,平静地说道,“我的这个书房,是可以看到花园全貌的,所以刚才蕴仪哭着跑开估计是被拒绝了吧。”

  额,卧槽,竟然都被看到了。

  这个柳蕴仪是不是傻?

  我不知道这个书房是可以看到整个后花园的,她也不知道吗?

  里面还敢在后花园里表白,真的是不怕尴尬……

  这话要是柳蕴行闻的话,叶南肯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尴尬,可问的人是柳治纲,叶南就有点儿不自然了。

  怎么说,刚刚都是拒绝了人家的孙女儿,老一辈的人看到还真是让人有点儿难为情。

  看着叶南有些窘迫的表情,柳治纲满意地笑了,“你小子也会有这种时候?蕴仪的事没有什么大不了,小女儿家家的都没经历过什么,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至于要死要活,这件事于她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经过这次她也会成长一些,你不必觉着有什么心理压力。”

  呼,好在柳家的长辈足够开明。

  叶南长出一口气,也坐在了另外一个位子上。

  顺手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多谢柳爷爷体谅了,这世上很多事都可以勉强的,唯独感情不行。”

  “说的对,这个我是认同的。”

  柳治纲点点头,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她,就不要娶她,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哪怕是我柳家的面子,什么都没有蕴仪能真的幸福重要,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蕴仪到后面也会明白这不是件明智的事。”

  事已至此,柳家的态度也只能这样了。

  当然,如果叶南愿意的话,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说完这些,柳治纲也不想再在这些儿女情长上停留太多,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两个又一起上来,是有什么别的事吗?”

  不管怎么说叶北也已经算是柳家的半个孙媳妇了,这个婚约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完成,柳治纲心里也没什么遗憾了。

  “我们叶氏准备往帝都发展,两家合作的事柳爷爷想来也知道了。”

  叶南听到这话,倒是也不耽误,直接了当地说起此行地目的,“要是往帝都拓展的话,柳家现在的实力恐怕还是不太够,咱们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进入帝都之后该往哪个方向发展会好一点儿。”

  “这个我也在想了。”

  听到这话,柳治纲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我们的实力的确是不太好,目前也就是借着那两粒开脉丹的效果,现在还算是有两个能勉强拿出手的人了,你之前给的几部功法也让核心弟子开始修炼了,可是要取得成果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有的,那些能够立足帝都的武道家族哪一个不是有着几百年上千年的底蕴,这一点还真不是一时半儿能赶上的,最近我也是一直在想有没有什么捷径,却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自然是没有好的想法了……

  再如今这个灵气匮乏的时代,草药的灵气都大打折扣。

  更何况,武道的功法相对来说比较低级,根本没有办法极大限度的提高修炼的质量。

  要知道对修炼最重要的除了天赋以外,就是功法丹药。

  在修仙界真正的大门派,都有供奉自己专属的药师,也会尽量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所以越是大的门派,丹药越是不缺乏。

  当然,只是说那些比较普遍的丹药,太过极品的丹药因为种种限制,在哪里都算的上是非常抢手的货色。

  柳家要想成为一个大的武道家族,首当其冲的就应当是提好功法丹药的水准。

  在修仙界有句话,只要丹药给的够,废物也能砸成尊!

  这句话不是没有由来的吹嘘,因为在修仙界的确有个门派是用丹药砸出了了一个尊者境的强者。

  虽然这个强者比起旁的靠修炼一步步上去的人来说还是差的远,可那也是尊者境的强者。

  在一些小地方,已经最后可以撑起一个门派了。

  丹药这方面,只要原料够的话,叶南是可以搞出来的。

  至于功法,叶南背后可是有着修仙界一个大门派的功法库,分分钟可以甩出来一堆泯灭武道家族的功法。

  可是这些核心功法就不适合开放给外门弟子使用了!

  “是这样的,你们资金充裕的话,下去搜罗一些药材。”

  叶南心里盘算着,说道,“我这边列一个单子出来,只要门内弟子能够拿出三株以上的,就可以兑换同级丹药一枚,咱们大力度的先把丹药弄出来,我这里还可以给一些比较高级的功法,但是目前只能对核心弟子开放修炼,需要用一定的贡献值才能兑换功法的使用,也会拿出一部分低级功法给不算核心的弟子兑换,当然也需要用贡献值才可以使用,这些功夫于我可能不是很重要,于你们却是以后能撑住家族的底蕴,所以在使用方面一定要核定好人的资格,就算是再低级的功法,也肯定比帝都那些武道家族的高级功法好,这一点你们要有点儿数。”

  这一番话说完,柳治纲柳蕴行已经完全傻眼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叶南这小子不会是做梦吧?

  这个想法是爷俩下意识产生的。

  毕竟丹药在武道一圈如何稀有,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叶南就算之前有拿出来过许多高级的丹药,可是大量的产出丹药这个想法明显有点儿不切实际。

  他们倒是可以去张罗,甚至那些弟子也肯定会非常开心有这个机会兑换到丹药。

  可是炼丹的折损率很高,三株草药换一个丹药,感觉有点儿不太可能……

  再说,叶南提到要拿出一部分功法。

  光是高级功法十来部就已经吓死人了,现在这些武道家族能撑住门内的门面的功法有个两三部已经算是很富有了。

  叶南要一次性拿出十部来?开什么玩笑……

  还有一些低级功法,比帝都那些大家族的高级功法都厉害。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太……

  总之,二人一时间就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柳蕴行平时怼人怼的多,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放掉,“你是不是病了?所以说了一些胡话。”

  对此,柳治纲也是一脸的赞同。

  叶南看到二人这番表情,不由有些失笑。

  看来一次性拿出太多东西也不是很好,可能会给别人造成一定的误解?

  “我是认真的。”

  叶南无语地摇了摇头,老实交待道,“你们之前见的那些丹药都是我自己炼的,折损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是个秘密,咱们几个人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了,不然到时候又要惹一堆麻烦了。”

  自己会炼丹这事,叶南本来是没准备给别人说的。

  毕竟,在现在的地球上,丹师普遍还是比较少的。

  现存的这些丹师,也因为一些种种的原因没有办法炼出高级丹药。

  从上次开脉丹出世就可以看出来……

  如果自己是个可以炼高级丹的丹师这件事被暴露出去,恐怕上官家都不能像现在一样对待自己了。

  有的时候,本事太多也会是一种招人恨的原因。

  听到叶南的这番话,柳家爷孙两更懵了。

  丹师?叶南竟然是个丹师!

  而且之前的开脉丹等高级丹药都是出自叶南之手,这也太……

  柳治纲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叶南点点头,坦然说道,“你们明天可以先找一些药材来,亲眼看看就知道了。”

  如此说,柳家爷孙两却是再也不敢怀疑了。

  能这么说,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可是,这个撇过不说,那些功法又是从哪里来的。

  “那些功法呢?总不能是叶爷爷留下来的吧。”

  柳蕴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到之前的几部身法,也渐渐相信这事了。

  毕竟,叶南的爷爷是一个相当神秘的人,如果是那人留下的东西话就比较容易让人信服了。

  叶南正愁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听到这话,立马掉头,附和道,“是的,前段时间我找到了爷爷留下的一些东西,其中一大堆功法,给你们的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

  如此说的话,就比较好让人接受了。

  并且,东西是叶南的外公留下的,柳家也不会主动要求看。

  柳治纲就信了,对于这些遗产样的东西选择了拒绝,“可是那些东西是你外公留给你的,我们不能要……”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拒绝了,叶南能理解这份正直。

  可也很担心柳家能否真正的在帝都立足!

  经过富家的事之后,叶南也发现一个问题。

  柳家太弱了,弱到很难真正的去应对大部分的危机。

  自己在的时候还好,可当自己不在以后,又如何放心把叶家母女交给他们。

  所以他才会放弃之前的原则,承认自己会炼丹,给他们大量的功法。

  必须要让柳家先强大起来,否则到时候进了帝都,麻烦会更多的。

  自己需要时间去修炼,真的没有太多空去解决这些麻烦。

  “我用不上这些东西的。”

  叶南为了让柳家收下这些东西,坦诚说道,“我们家是没办法成为武道家族的,这一点儿大家应该很清楚,所以这些东西留着没用,给你们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当初外公把我们托付给你们,应该是非常信任柳家的,只是一小部分的功法,可以收的。”

  “我……”

  话是这么说,可是柳治纲就是不好意思收。

  叶南看着心急,最后灵机一动,说道,“您也别犹豫收不收了,外公留下的东西叶北也有份儿,就当是小北的嫁妆了,我先交给柳家,往后对小北好一点儿就是了。”

  听到这话,不管是柳蕴行,还是柳治纲心里都有些开心。

  不是因为叶北带来的功法而开心,是因为这件事而开心。

  叶北能嫁入柳家,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想起来就很开心的事情。

  现在叶南又如此说,那这功法更是收的名正言顺。

  可以说如果把这些东西当嫁妆收下的话,那叶北嫁入柳家的事就成了一半儿。

  没道理,收了人家的嫁妆,还不娶人家的闺女过门儿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