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零八章西山

第二百零八章西山

  “师傅,真有人看这个直播?大半夜的跑坟场不吓人么。”

  司机像是对这个直播挺感兴趣的,看到之后竟然主动开始询问起来,“你们自己心里不觉着害怕吗?”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刘承祖得意的收回手机,不以为然道,“这种东西就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的,心怀正气的人,就没啥怕的。”

  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只有平时做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怕。”

  啧,这话说的就有点儿绝对了吧?恶鬼害人那跟亏心事有什么关系。

  最多就是不会有鬼魂寻仇了……

  不过,大部分人也没什么运气遇到恶鬼害人,除非那种气运非常低的人才会有类似的奇遇吧。

  叶南心里想着,没有在嘴上说破这事。

  任由刘承祖在那里跟司机侃侃而谈,本来尴尬的气氛也因为此缓和了不少。

  不知不觉,车就开到了目的地。

  所谓的西山坟场,其实就是一片荒废了的林子。

  最早没有火葬的时候,西河市去世的人一般都是埋在这里的。

  后面火葬普及,全新的公墓划了地址后,就没有什么死人埋在这里了。

  渐渐的,本来风景还算可以的树林就变成了现在荒芜的样子。

  入口处现在也是杂草丛生,连进去的路都有点儿找不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但凡有能力的人都把祖坟迁了,其余没有迁的大多也都是被后代遗忘了的。

  司机把人放到坟场入口后,交待了几句注意安全,还说会看直播。

  然后,才乐呵呵的走的。

  钱也赚了,还认识了一个网络主播,倒是把之前对坟场的恐惧都冲淡了不少。

  不过,叶南也注意到了一点。

  刘承祖下车后,在出租车尾部不起眼的地方贴了一道符。

  叶南看着出租车远去,收回视线问道,“你什么时候做的直播?难不成一天天在卧室里窝着就是普及捉鬼手法。”

  “啊……嗯……唔……没事干就搞点儿副业……”

  对于直播这件事刘承祖也是最近才玩儿的,以前流浪街头食不果腹,哪里有闲钱买手机搞直播?这是最近知微买了个手机,才没事的时候搞一搞,没想到粉丝量那么大。

  毕竟是用人家买的手机,在人家的房子里搞直播,刘承祖心里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

  在直播的时候自己有炫耀最近在山水居买了套房子,怕叶南问的太详细了些,就有些支支吾吾的。

  别的倒是也没什么……

  “你还真是挺能折腾的。”

  对于这个副业,叶南倒是没什么意见,人也不能一天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四百多万的粉丝,更新一定很勤快吧。”

  可是,副业是搞直播,只能说刘承祖这个老头还挺能跟上时代节奏的。

  在叶南的记忆里,对直播这个东西还是有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直播。

  典型的宅男,有游戏直播就差不多能填满多一半儿的生活了。

  毕竟那个时候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受待见,平时也不太喜欢出门见人,形成宅男性格也是正常。

  可是在印象里,这个直播都是年轻人在搞,老头子搞直播能有四百多万粉丝。

  叶南凭借自己记忆里的那点认知,也清楚不是那么多见的事情。

  “也就一天更个五六个视频,在线直播不低于两小时。”

  看叶南没有生气,刘承祖一下子又来劲了,满脸堆笑地凑到叶南身边解释道,“我最近赚了不少打赏的钱,不过怕丢,就都没取出来,等攒够了香案的钱,我就把钱一次性弄出来,然后还给老大你。”

  啧,这老头儿还挺有骨气,不过是一台香案而已,还一直惦记在心里面。

  叶南无语笑道,“你能挣几个钱,一台香案而已,不用还了。”

  “那可不行,因果报应。”

  平时看起来比较喜欢贪小便宜的刘承祖,这次倒像是转性了,连连摆手说道,“我也没有为老大做什么事,还拿了老大那么多的好处,这种下的因往后不知道要还多少,还是在有能力的时候多还一点是一点,免得到时候遇到事情得把命交待出去赔。”

  啧,真是乌鸦嘴。

  这老头怎么就那么信因果报应?如果真的有这种东西,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也不见老头回报,每天依旧吃的多。

  就算把香案还了,光吃的那些饭都够拿命赔了。

  这不是瞎折腾自己嘛?

  “再说了,老夫拿着钱也没用。”

  就在叶南表示不很理解的时候,老东西一个人低着头暗暗嘟哝道,“买东西留不住,拿钱也留不住,还不如给自己还点儿因果。”

  额,看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刘承祖根本拿不住钱。

  之前好像听说是买了房子,开发商都能半路跑掉的运气,还真是没有什么跟钱有缘份的命。

  “行,就都给知微吧。”

  叶南想到这里也理解了,点头应道,“反正是知微管钱,给徒弟的话做师傅的也不至于饿肚子了往后。”

  本来,叶南是不愿意要这个钱的。

  他们叶家又不缺钱,实在没必要跟刘承祖计较这个。

  不过有特殊原因的话,当然可以特殊问题特殊对待一下了。

  把钱给知微,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会花在这老头子的身上,不过所有权发生改变的话这些钱应该不会比较容易丢了吧。

  “也行,是个好办法。”

  对于这个建议,刘承祖也表示同意,“那老夫往后的钱就都交给宝贝徒弟了,算是做师傅的给徒弟的一点儿零花钱,只要这钱不在老夫身上,总是不能出问题。”

  显然,刘承祖也能get到其中意思,知道这钱给知微也是自己花的。

  “行的。”

  知微更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点头应完之后,继续问道,“师傅,刚刚为什么要给出租车屁股后面贴符纸啊?”

  关于刘承祖给出租车后面贴符纸的事,细心的知微当时也看到了,不过是没有当年戳破而已。

  可这不代表知微不好奇!

  跟叶南在一起的时候,身份差别是让她没有办法随心所欲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现在是面对自己的师傅,勤而好学,不懂就问。

  本来道术就晦涩难懂,好不容易遇到这种机会自然是要多问问才行。

  这也算是修炼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吧……

  “来这种地方说没事那都是假的。”

  刘承祖闻言,大方地解释道,“灵体其实都非常喜欢欺负气场比较弱的人,严重点儿的情况甚至会上人的身,如果刚才的司机一直保持紧张的状态,来这里回去肯定是要大病一场的。”

  说到这里,刘承祖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才继续说道,“刚才老夫侃侃而谈,无形中安慰这位司机大叔,让其恢复一种正常的心态,气场也会慢慢强大,自然不容易出问题,符就当是送的喽,以防万一了。”

  叶南不喜欢跟陌生人多说话,更何况是一个素未蒙面的出租车司机。

  当然,也不会替这种完全没有过交集的人考虑。

  所以这些人来西山坟场会怎么样,叶南是完全没有想到过的。

  就算想到,也未必就会出手援助了。

  毕竟,人生的过客那么多,每个都提醒就实在太累了。

  叶南早在修仙界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一种非常自私的想法。

  这世上的人只有两种,不是男人女人,而是好友敌人。

  叶南在修仙界长期以来价值观几乎已经形成了,在那样的一个世界除了朋友,就都是敌人。

  陌生人这个选项是不存在的,对叶南来说跟空气的差距应该不是很大。

  可是刘承祖就会,在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不平的事都想站出来主持个公道。

  那种肩负正义感的模样,有时候还是很触动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叶南愿意把这老头留在身边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一个肩负正义感的人必然是刚直的,应当不会随意做伤害人的事情。

  所以,叶南很放心跟这样的人相处。

  叶南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而是打量了周围一眼,问道,“嗯,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问,还是因为这里太荒芜,就算看了一圈也分辨不出入口在哪里。

  不过有一点儿好处就是,叶南发现这个地方的灵气真的很浓郁。

  想来可能是受到坟场的影响,灵体聚集在此处从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灵气的浓度。

  殊不知,对叶南来说这简直就是滋补圣品。

  看来往后要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庙神那种级别的灵体,或许可以去坟场霍霍一下这些孤魂野鬼。

  只是,这幅嘴角带笑,一脸痴呆想问题的叶南……

  在刘承祖眼中,一下就看出了这家伙在想什么。

  当时,就出声阻止道,“老大,可别想着霍霍这里的鬼魂,这么久也没听说过西山坟场发生什么事,说明这里的灵体相对来说是比较乖巧的,待处理了这里的恶鬼头子再慢慢说别的事,老夫还想着能把这里的冤魂都超度掉,给自己死后去地府留点儿阴德在也好。”

  “哪只眼睛看到我准备霍霍这里的鬼魂了?”

  纵然叶南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不是如此想的,心里面还是想有机会能霍霍一下坟场的鬼魂。

  可,考虑到刘承祖的感受就算了吧……

  刘承祖自然是不信这一套说辞的,要知道刚才叶南就差眼里放光了,现在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不过,平静下来就好,平静下来这里的鬼就有救了。

  “没有,没有,是老夫心眼儿小。”

  松了一口气的刘承祖连连摆手,做出一副老夫当然不会如此想的样子,“老大如此仁心仁德,怎么会想霍霍这些无辜的灵体呢。”

  说罢,就转身摸索着绕着外围开始走起来,“这个西山坟场已经废了很多年了,现在连入口都找不到了,咱们在外边转转看。”

  什么鬼?所以你这个老东西也找不到。

  叶南汗颜,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却也对这里的路不是很熟悉,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找路。

  转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发现了一块进山的小道儿。

  其实,刚才完全可以不用转的,扒开草木直接进去就行了的,就是路可能没有那么的好走。

  发现小路后,刘承祖停下脚步,弯下身子扒开草木朝里面看了看。

  然后,才回过头交待道,“小微就在入口处守着,我们三个进去看看,天亮前没回来的话,拿这个东西喊名字。”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个剪好的黄纸人交给知微。

  叶南撇了一眼,看到三个纸人上面分别写着三人的名字,还有一些类似生辰八字的东西在上面。

  韩笑笑,刘承祖,叶南!

  也不知道是有什么用处,之前这老东西说不是只能在遇到卜雪后才能出来么。

  想到这里,叶南有些纳闷地问道,“这些纸人是做什么用的?”

  “嘿嘿,叫魂用的。”

  刘承祖“嘿嘿”一笑,解释道,“上面写了咱们三个人的名字,还有每个人确切的生辰八字,之前我们师门那个人误闯进去后,也是门内的师叔用这个法子叫了魂,据说在中阴之地的那位也是听到了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才慢慢走出来的。”

  说完,顿了顿,摸着后脑勺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用,反正就聊胜于无呗,万一能有用呢。”

  万一能有用?还真是随便呢……

  “好的。”

  知微全程皱眉听完,然后紧紧捏着几个小纸人重重的点头,“我一定会做好的,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看那副样子,好像是很紧张……

  “不用紧张,又不是什么大事。”

  叶南看着有些不忍心,轻声劝慰道,“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这老东西才不会冒险进去的,必然有什么关键时刻救命的法宝。”

  这话自然是说刘承祖的,按照这老头的脾性肯定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为了救个卜雪把自己的命搭进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叶南也是看中这一点,才会跟着进来。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