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一十九拜师

第二百一十九拜师

  柳蕴行捏住其手腕后,顺着脉络一路检查天赋。

  这家伙的天赋简直是天赋异禀,叶南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出去溜达几天就能拐回来一个。

  好在最后是落入了柳家的腰包……

  柳蕴行当时也被这天赋惊的眼皮跳了跳,幸好最后还是压了下去,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说道,“天赋还算是可以,要修炼武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后期多辅以丹药挑选适合的功法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叶南却是不由在心里暗笑。

  不得不承认,柳蕴行这家伙的确鸡贼,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叮嘱什么,

  就靠这家伙的本能也不会让到嘴的鸭子给飞了的……

  人家彭修拜的是师门,丹药功法这种不是应该给的吗?

  再说了,以彭修的天赋,到哪里都有人培养,都能修炼到不俗的成绩。

  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的武道生涯有上限,那经脉的状态就是影响这个上限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彭修现在的经脉状态,在地球上来看都足以修成一个大宗师级别的了。

  可要听柳蕴行的话,好像是就算人家有这么一天也得益于柳家的丹药功法辅助。

  如此一说,任由谁都会感恩戴德啊……

  就算后面对柳家不是死心塌地,可只要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也会记得这份恩情。

  笼络人心这块,柳蕴行还真是不错。

  看来柳家交给这家伙,往后一定是能够有不错发展的。

  “真的吗?”

  果真,彭修在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都开始不淡定了,“是不是拜入师门就能够获得功法丹呢?”

  对于彭修来说,自己的天赋几斤几两真的是没什么概念。

  就算有,也不至于多厉害吧?

  如果自己真的是那种有天赋的武道奇才,最起码也要做到三岁打狗,六岁打老虎吧?

  可事实上,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连遇到一只老鼠都没办法……

  从这方面来看,自己肯定是没有什么天赋的。

  可作为一个男人,不可能没有武侠梦,对吧?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接触武道的机会,整个人都开始有点儿兴奋了。

  拜入什么样的师门,彭修倒是真的没怎么考虑过。

  毕竟,年龄摆在这里,好的师门肯定不会挑选自己的吧?大家都知道不管是什么都从娃娃抓起。

  自己已经错过了武道的黄金修炼时期,就没有什么好挑的了。

  只要柳家愿意收自己,就得偿所愿了。

  现在搞直播也能赚点儿钱,加上叶家送的两套房子,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那还能不允许人去追求一点儿自己的梦想了?所以柳家就算很好了,只要愿意收自己就行。

  搞不好自己修炼武道后,可以转型做个生活系主播。

  没事在山里盖个茅草屋,早上起来直播打拳练功,然后自己种一片小菜园子,加点儿做饭什么的内容,打造世外高人的人设。

  说不定还可以赚更多,现在这种类型的主播比较受人欢迎。

  总之,在很短的时间内彭修就已经把自己后面要走的路都想好了。

  就等柳蕴行开口,说一句愿不愿意培养自己了。

  “功法丹药都是需要对师门有功效才能兑换的……”

  柳蕴行故意面露难色,假装犹豫地沉吟了一会儿。

  然后又看了眼叶南,似乎是在征求叶南的意思。

  这幅高深的演技,看的叶南也是一脸懵啊。

  有没有必要哦?彭修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武道小白,还需要用那么高深的方法去骗嘛。

  真的是个戏精!

  叶南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简直不想看。

  倒是把彭修搞的一脸紧张,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在接受到一个白眼后,柳蕴行才勉为其难地出声说道,“小南的眼光一向不错,既然是他介绍的,那我们可以提供初始的功法丹药,你愿意的话,咱们可以挑个日子拜下师门。”

  任由谁看,柳蕴行都像是因为好友的举荐,有点儿抹不开面子才收了这个武道小白。

  彭修不懂自己的天赋如何,还真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生怕对方反悔一样,激动地当即回道,“我愿意,咱们明天就把师门拜了吧?”

  这一幕看的叶南阵阵恶寒……

  柳蕴行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儿办法。

  明明是自己占了大便宜,还非能弄出让别人求着自己“占便宜”的事。

  可是彭修第二天回帝都的机票已经买好了,柳家很快也会迁移到帝都了,没有必要立马就行拜师礼。

  “你的机票已经订好了,要不先回帝都待几天?”

  叶南有点儿于心不忍,出声提醒道,“柳家过不太久就会举家迁移到帝都了,到时候再举行拜师礼也是可以的。”

  可是彭修对这好心的提醒完全听不见,摆手说道,“不用不用,回去也没什么事干,不如先早点儿熟悉一下环境。”

  说罢,还舔着脸问柳蕴行,“不知道是哪位师傅教我?”

  叶南对此,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说一句“舔狗一无所有”!

  这个发展进度就是柳蕴行想要看到的。

  可是对于收徒这个问题,柳蕴行暂时也不好做决定谁来教。

  按理说现在的柳蕴行是有教徒资格的,只是这也要分什么人来看的。

  彭修的年龄暂且还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这个天赋肯定得有合适的人来教。

  柳蕴行本身的天赋受到了限制,往后在没有什么奇遇的情况下能达到的高度也就是这样。

  估计这条路走的还没彭修远,自然是不适合教这个天才的。

  那家里的话,就只有柳治纲勉强有这个能力。

  可柳治纲对外早就宣称不再收徒了,当然如果看到这小子的天赋话,也许会有新的打算。

  这个柳蕴行说不准,暂时也不好回复,只是说了句,“具体谁来教还要等家族内的长辈都看过后再做打算,这个不用着急。”

  一句话也就算是把彭修敷衍过去了……

  彭修也觉着说的有道理,那些书里面不都是有教徒资格的前辈们挑选徒弟的嘛。

  优秀资质的跟厉害的师傅,差的跟一般的……

  嗯,应该没有不好的师傅吧?能教徒弟的应该都是有点儿实力的吧。

  纵然能理解柳蕴行说的话,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打起了鼓,谁都想跟个好点儿的师傅。

  彭修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在没确定好自己的师傅是谁之前更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

  想了想,又试探地问道,“那没事的话,要不咱们现在就走?”

  这焦急的样子,简直是不知道自己被坑的有多惨……

  “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协商了。”

  叶南完全没眼看,说了一句后就走了。

  “我在这里还有点儿事,等要走的时候打招呼。”

  柳蕴行自然是不可能太着急走的,尴尬地摸了摸脑袋说道,“不用着急,过一会儿我们家的长辈也会过来的,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去就行了。”

  他当然不可能走,好不容易有个理由来叶家,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走?

  要知道,叶南消失的这段日子,大家都过得不太顺心。

  他跟叶北才刚谈恋爱,愣是因为这件事好几天没见面了。

  叶北天天忙着处理公司乱七八糟的事,回家还得安慰心情几度崩溃的母亲。

  自己也带着一群人到处找线索,找叶南。

  现在可好了,叶南找回来了,大家那根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下来。

  柳蕴行自然也要去找女朋友谈谈情喽。

  所以当彭修提出要立马走的时候,表现有点儿尴尬。

  彭修也是因为太心急了,很快也意识到自己不对,上赶着的不是好买卖。

  当即,反应过来也不再催了,“好好好,那咱们待会儿见。”

  柳蕴行满意地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

  一离开彭修的客房,就迫不及待的朝女朋友的卧室去了。

  就这样,约莫一个小时左右,楼下传来了非常热闹的动静。

  要知道叶家平时没有什么访客,就算是有也都一半个人来而已,能闹出如此大动静的……

  可想而知,应该是柳家的人过来了。

  叶南听到动静也没有多耽搁,自觉地起身往楼下去了。

  不用说,发生这么大的事,柳治纲肯定是要来的。

  就算叶南平时高傲惯了,可是在面对这个老人的时候多少是有些敬意在的。

  可能是二人的性格比较对盘,也可能是柳治纲是最早在地球上给自己伸出援手的人……

  总之,这个很难说的清楚,叶南就是对这个人充满了好感。

  一下楼,果然看到柳家一大家子都来了。

  柳治纲,柳蕴行的父母,甚至连柳蕴仪都一起过来了。

  都被叶淑仪安排着坐到了客厅,招呼保姆上水果上茶水中。

  “淑仪,不用忙了。”

  柳治纲稳稳地一人坐了一个沙发,抬手迫不及待地说道,“我们来就是看小南的,先把人叫出来吧。”

  话刚说完,就看到正徐徐走来的叶南。

  先是一愣,很快脸上浮现出一抹放松地笑意,“你小子真是不省心,去哪里也得跟家里打声招呼,出去这么久闹的全家上下都不得安稳。”

  说罢,还撇了撇嘴故意玩笑道,“该罚,请大家吃顿好的吧。”

  听到这话,叶南才是笑了,自顾自地走过去,直接坐在了老人的身边说道,“请请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跟别人不同,柳治纲看到自己安然无恙的走出来后,并没有用什么失踪消失这样的词语。

  甚至连一丝紧张难过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叶南去哪里办事了,没有给家里打招呼。

  就好像在责怪远行的孩子,没有事先通知家人一般。

  直接把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给降了下去,不会让叶南感到有压力,也不会把气氛搞僵。

  所以,没有出现叶南刚回家那种情形。

  叶淑仪抱着自己痛哭流涕,整个气氛搞得十分悲伤。

  说实话,那种画面,那种氛围,叶南自己心里面也不是很喜欢的。

  当然,这话也从另外一个程度上也表现出了对叶南实力的肯定。

  非常坚定的认为叶南不是受到了伤害,而是被一些麻烦事缠身了而已。

  要不然说叶南莫名的喜欢这个老头呢?因为实在是会说话会做事。

  知道有的事情别人想说就肯定会说出来,要是不想说就算多少人问也没用。

  这也算是给了叶南空间,不非要一个去哪里的解释。

  也省了叶南找理由找借口的时间……

  “哈哈哈,那肯定是要请客的,改天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就出血吧。”

  柳治纲大笑着说,说完又抓着叶南的肩膀,一脸认真的将其上下都打量了一遍。

  确认叶南没有受伤某,才拍了拍叶南的肩膀说道,“没受伤就好,别的柳爷爷柳都不问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打算。”

  如此恰到好处的关心,叶南是很受用的。

  当即笑了笑表示,“还是柳爷爷了解我。”

  正巧,柳蕴行叶北两人也听到动静姗姗来迟地往楼下走。

  还怕别人看出来点儿啥似的,为了避嫌特意一前一后的走着。

  看到二人,叶南也话锋一转,把话题赶紧转移到二人身上,“不像某些人,非得问出个三二一来才罢休。”

  大家本来还没注意到走下来的二人,听到叶南这么一说都注意到了。

  柳治纲看着二人的眼里满是笑意,柔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画面也算是柳家很想见到的了。

  孙女没有嫁给叶南,好歹也算是有机会能娶到叶老头的孙女做孙媳妇了。

  当初柳蕴行不肯去相亲,吐露出不去的原因之后。

  柳家就一改常态,一边倒的支持柳蕴行,对于不相亲不肯早点儿结婚的事就好像忘了一样。

  反正不管追不追的到,这份意愿就值得全家人去支持了。

  好在,这小子还算不错,把妹子追到手了。

  接下来就希望这两孩子能顺利发展,结婚生子了。

  如果不能的话,柳治纲也没有怨言,两孩子都是自己的亲人,只要孩子们开心就好了。

  别的真没什么在意的了……

  这也可能是他作为长辈来最开通的一次,只因为对象是叶北吧。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