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二百二十章走了

第二百二十章走了

  “喂喂喂,别不知好歹啊。”

  听到是在调侃自己,柳蕴行也是不甘示弱地上前几步说道,“换做别人我才懒得问,这叫做关心知道吗?”

  叶北跟在后面,在这种时候显得格外低调。

  要是以往,隔着段距离看到柳治纲,早就甜甜的叫着“柳爷爷”黏上去了。

  现在可能是跟柳蕴行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看起来倒是比平时拘谨了许多呢。

  只是,她越想不被人注意,就越是有人把话题往其身上带。

  “对对对,哪方面的关心?是作为朋友的关心,还是爱屋及乌的那种关心呢……”

  叶南连连点头,意有所指的说道。

  在说到爱屋及乌的时候,目光还一直往叶北身上瞥,“你说对不对啊,姐?”

  冷不丁被点了名的叶北当即就傻眼了,所以是什么对不对?

  刚才光想着怎么让别人不注意到自己了,具体聊些什么还真是没注意到。

  以至于叶南cue到自己,当时就愣住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柳蕴行顿时发动护妻模式,主动出声解释道,“我当然是作为一个兄长的关心了,可别想歪了奥?说的好像我关心你都是有目的一样。”

  一边说还一边上去,搭上叶南的肩膀假装熟络,嘴却偷偷靠近其耳边小声提醒道,“别找你姐的事啊,她害羞。”

  啧啧啧,威胁谁呢?

  叶南只是撇了撇嘴,继续没眼色地说道,“刚还让我请吃饭,最应该请吃饭的人应该是蕴行吧?毕竟一个大龄男青年也算是脱单成功的人了。”

  这话一说完,叶北先脸红了。

  愣是没敢主动朝着柳治纲地方向去,走到靠边缘的沙发就悄悄坐下了。

  跟柳蕴行在一起的事,一直也没有瞒着两家人。

  怎么说,关系都这么熟了,大家也都乐于看到这个画面,所以就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可是叶北起先是因为害羞,后面是因为家里的事,就一直都没去柳家真正的拜会一下。

  在这种场合见家长多少是有点儿害羞的……

  “你快停嘴吧。”

  还是柳治纲失笑地摇了摇头,主动发话说道,“一个礼拜后都来我们家吃饭,就当是庆祝蕴行脱单成功了,爷爷有几坛子好酒,拿出来一起喝。”

  这边刚说完,那边柳蕴行的母亲就站了起来,主动朝着叶北坐的位置走去。

  从手上退下来一个翡翠镯子带到了叶北的手上,和声说道,“我们来的时候光想着看小南了,倒是没带什么上台面的礼物,这手镯是蕴行的奶奶给的,阿姨再给你也是一样的,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带着玩儿吧。”

  还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呢?

  这手镯的色泽水种一看就是上等翡翠,再加上也有了些年头,价钱自然不菲。

  最重要的是意义……

  柳蕴行的母亲说是上面传下来的,那其中的意思已经算是默认了叶北这个儿媳妇了。

  叶北何其聪明的一个人,能不理解其中的意思?

  登时脸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一样,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戴在手腕上的镯子是拿下来不是,不拿下来也不是。

  最后,只能犹豫地看向叶淑仪。

  叶淑仪自然是打心眼里的满意了,跟柳家做亲家不知道是多么靠谱的一件事。

  当时就点点头,表示可以收下。

  “我也有见面礼给蕴行,这小家伙上次送了一枚红宝石,还没有一个合适的礼物回馈过去。”

  而后,还礼尚往来了一把,起身回卧室了一趟,很快就拿着一个精美的天鹅绒盒子出来了。

  满脸笑容地走向柳蕴行,说道,“阿姨收到红宝石后就开始翻了,这块劳力士的手表是小北外公在的时候最喜欢的,要说值钱的话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老人给晚辈留下来的一点儿念想。”

  说罢,打开盒子,果然里面摆放着一块收藏完好的金表。

  那个年代的劳力士,怎么说也算个古董了吧?

  看样子也不是便宜的货色,放到现在卖个收藏的人,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双方都拿出了如此珍贵的礼物……

  啧啧啧,这就算交换定亲信物了吧?

  “收了东西,往后就得在一起了。”

  叶南莫名觉着有点儿酸,忍不住拿二人做话题调侃道,“要是不在一起,就得把东西还回来,都是挺好的东西呢。”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没忍住笑了起来,整体的气氛还算是不错。

  柳蕴仪也还表现的非常得体,上次说清楚后也没有再缠着自己,每一句话一个举动都变得很有分寸。

  可是,也让人感觉有点儿距离……

  不过这个对叶南来说是好事,哪个人都有自己情窦初开时喜欢的对象,只是那个对象一般到最后都无法成为自己的伴侣。

  有的人能放得下,有的人就放不下……

  柳蕴仪能做到此已经算是不容易了,唯有彻底放下才能赢来新的人生。

  对此,叶南还是挺满意的,当然也感觉比较欣慰。

  就在大家温馨聊天的时候,一个不和谐地声音突然传来,“对了,怎么不见知微?”

  叶南下意识地看向说这句话的人,眼里泛着一些不痛快的情绪……

  柳蕴行,是想死吗?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北听到这话,立刻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情况,赶紧出声把这个可能会毁掉聊天氛围的话题带走,“我有点儿累了,就先上去休息了。”

  说这话的时候,冲柳蕴行使了一个眼色。

  柳蕴行纵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问,却也明白自己此时该做什么。

  “我去送送,不打扰大家聊天了。”

  连忙起身小跑过去,宛若狗腿一般护送叶北上二楼。

  可是,聪明人应该都已经明白了此次叶南出去并非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至少知微肯定出了问题……

  这里面想问题最全面的自然是柳治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断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首先,他是对凤家有些了解的,也一直认为凤家的某些举动存在一些疑问。

  其次是,叶南出来的时候情绪并没有很低落,所以应该不是知微因为某些事受到了伤害。

  并且提到知微的时候,叶南的情绪明显变了一下。

  一开始出来没有提,也并没有伤心难过的样子,提起来还会让叶南感觉特别敏感。

  那很明显,就是知微应该已经背叛了叶南。

  看破不说破,柳治纲把自己的猜测压在心底,也不想继续让这个话题搅乱大家的心情。

  干脆借口身体不舒服,说要先回去了。

  对此,叶南还是比较感激的。

  只是柳治纲刚起来准备走,二楼又下来一个不速之客。

  彭修!

  这家伙因为柳蕴行的话,一直都没有休息,就等柳家人来。

  楼下的动静这小子也听到了,就是没人来喊自己也不好意思出去。

  所以就一直贴在门上听动静等机会,等人来喊自己下去。

  可是等来等去也没动静,却等到楼下的人好像要走了。

  这下彭修是实在忍不住了,就自顾自开门假装下楼要喝水制造个偶遇。

  彭修挑好时机下来,还非常做作地朝人多的地方看了一眼。

  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叶南,笑着打招呼说道,“有客人啊?我下来喝个水。”

  只是,在叶南看来,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

  也实在是不想理会这个逗比了,干脆就跟柳治纲挑明了此人是要拜师的事。

  “你过来。”

  当即喊了声彭修,然后介绍道,“这个家伙想要修炼武道,天赋如何柳爷爷自己看看,然后随便安排一个师傅就行了。”

  纵然此时柳一丁不在,叶南也还是不太敢把话说的太明。

  万一人家就在暗处等着呢?

  彭修听到召唤,立马舔着脸小跑过来。

  端端正正的站在柳治纲地身前,就差手背后做个听话的小学生了,“您老人家好。”

  柳治纲点点头,先是用肉眼看了一遍此人。

  发现并没有一点内力波动,整个人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年轻人。

  不过柳治纲相信,叶南介绍的人绝对没那么简单,如果肉眼没办法看出来的,那就只能用摸脉这个手段了。

  观察完彭修后,柳治纲抬了抬手,有经验的彭修立马就把自己的手腕送上去。

  柳治纲一脸愕然,准备摸脉的手愣是顿了顿,才慢慢地摸上了那等待已久的手腕,“你看来也是很有经验的嘛,知道要摸脉。”

  彭修“嘿嘿”一笑,熟络地应道,“也就被人摸了两回,这是第三回了。”

  柳治纲闻言,微微一笑。

  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感受彭修的脉络,眼睛刚闭上没一会儿又陡然睁开。

  不可思议地看着彭修,嘴巴张了张,却没说话。

  沉默片刻后,感激地看了叶南一眼,“天赋还可以,那柳家就收了,今天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这话是在询问叶南的……

  毕竟彭修算是叶南的客人,就这么贸然带走恐怕不太好。

  然而,叶南却是一点儿留恋都没有,“带走吧带走吧,这小子喜欢武道,早就嚷嚷着要去柳家了,这会儿正随了丫的心意。”

  被戳破心思的彭修一点儿也不觉着尴尬,反而非常开心地说道,“那是,哪个男人没个武侠梦?总算有机会能接触到了,不开心是假的。”

  “嗯,那就这样。”

  柳治纲对这个小白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点头说道,“我们先回去了,别的之后再谈好了。”

  他现在也是,好不容易收到如此天赋妖孽的人,必须得赶紧回家把这件事敲定了才行。

  早定下来早放心……

  叶南介绍的这个人,往后说不一定会成为柳家的顶梁柱。

  只是柳治纲跟自己那个孙子一样,不管心里有多么的激动,面子上始终都保持着平静的模样。

  一点儿也让人看不出来是在面对一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对于这一点,叶南也是佩服。

  彭修自然不用说,心里估计很高兴,连自己被卖了都不知道。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

  彭修现在所处的境况应该就是这样,被卖到了柳家还觉着自己遇到了莫大的缘法。

  不过,也不算亏待了这小子。

  去了柳家之后,估计这样的天才,会让家主亲自教导的。

  叶南的想法是把柳家打造成一个在中原武道有一定话语权的家族,往后甚至是可以超越上官家的存在。

  也计划了给柳家许多功法丹药方面的资助,彭修现在拜入柳家门下,从一定程度上说,是好事。

  因为就算去别的师门,也未必能得到如此大力的支持。

  叶南相信,以自己雄厚的底蕴,一定可以培养出一个在地球上超越宗师级别的高手。

  甚至,只要自己想,修仙界级别的高手也不是不可以。

  眼看着彭修跟柳家的人离开,叶家总算是再次恢复了清净。

  叶南转身回屋的时候,恰巧遇到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出来。

  “卧槽,就这么走了?我还在这里呢。”

  柳蕴行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子,有些无语地吐槽道,“我不是柳家人吗?真是的……”

  “彭修已经跟着回去了。”

  叶南也毫不介意再补一刀,笑着说道,“估计柳爷爷未来的中心都会在这个小子身上吧?你可能要就此失宠了。”

  “什么?已经见到了。”

  柳蕴行对这个进度显然是表示十分吃惊的,“这小子要不要那么急,竟然自己跑下来见爷爷。”

  嘴上这么说,不过对于柳蕴行来说,心里面还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彭修年龄摆在这里,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天赋怎么样。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要用尽全力抓住。

  好在,抓住的是柳家。

  要是抓到了别人家的身上,自己现在恐怕也就只有酸的份儿了。

  “你急什么?留下来弹琴说爱啊。”

  叶南无语地撇撇嘴,说道,“反正已经有人替柳家的未来撑腰了,不如入赘到叶家来?”

  什么叫舔狗一无所有,忽然好想让柳蕴行尝尝这个滋味儿啊。

  再让这家伙没事的时候就在那儿说一些让别人不愉快的话,简直就是该死啊。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